1945年5月7日 德国无条件投降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历史上的今天.png
5月 5月7日


1945年5月8日24时,法西斯德国军队统帅部的代表在柏林正式签署德军无条件投降书,图为德军代表在柏林签署无条件投降书的场景

  1945年5月7日凌晨2时41分,在法国东北部小城兰斯举行了德国投降签字仪式,德国代表向盟军四方(美、英、法、苏)递交了只有两页打字纸的投降书。根据投降书,德国军队将在5月8日23时01分停止一切战斗,并向盟军缴械投降。各方同意在5月8日15时正式宣布这一消息。

  投降书上只有4个签名:德军陆军总参谋长阿尔弗雷德·约德尔(代表第三帝国),盟军参谋长沃尔特·比德尔史密斯将军(代表盟军),少将伊万·苏斯洛帕罗夫(代表苏联),法国将军斯瓦兹(作为证人)。

  但是,斯大林得知兰斯投降签字情况后,立即打电话给在柏林朱可夫元帅,提出投降书应在反希特勒联盟国家的最高统帅面前签署,地点只能是在法西斯侵略中心柏林。于是,原本打算有条件投降的德国方面,无奈只好答应苏联再投降一次。

  5月8日深夜至9日凌晨,在柏林卡尔斯霍尔斯特再次举行了德国无条件投降仪式。仪式由朱可夫元帅主持,签字地点选在柏林东郊一所军事学校的大厅内。

  8日深夜,盟军代表首先入场,在朱可夫元帅的带领下,英、苏、美、法四国代表依次坐在面对大门的上座上。他们依次是,英国代表空军上将泰德、苏联代表朱可夫元帅、美国代表斯巴兹将军和法国代表德朗西将军。

  随后,德国代表凯特尔元帅率领着德国代表团来到签字厅。凯特尔元帅用他的权杖向盟国代表行礼。但是,盟军方面无人还礼。凯特尔元帅在整个签字仪式中神情沮丧。

  朱可夫元帅询问凯特尔,他是否有权签署投降书。凯特尔回答说是的。凯特尔要求将投降协议的签署,推迟24小时,但请求被拒绝了。

  9日零时15分,凯特尔来到签字桌前坐下。他整了整眼镜,然后沮丧地在投降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零点20分,凯特尔签完了所有9份投降协议,之后这些协议转交给盟军代表。朱可夫元帅,这位带领苏联红军战胜纳粹德国的总指挥,首先签字。然后其他盟军代表也依次签了字,代表各自政府,接受了德国的投降。仪式完毕时,时针指向5月9日的零时43分。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宣告结束!5月8日成了“欧洲战胜法西斯日”。


  《朱可夫自传》“第二十二章 法西斯德国无条件投降”中记述:

  5月7日,И·В·斯大林打电话到柏林通知我说:“今天德国人在兰斯市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是苏联人民,而不是同盟国,肩负了战争主要重担,因此,投降书应在反希特勒联盟所有各国的最高统帅部面前签署,而不能只在同盟军最高统帅部面前签署。”

  “不在柏林,不在法西斯侵略的中心签署投降书的这种作法,”斯大林继续说道,“我是不同意的。我们已与各同盟国商定,把在兰斯签署投降书一事只当作投降仪式的预演。明天德国最高统帅部的代表和盟军最高统帅部的代表要来柏林。苏军最高统帅部的代表由你担任。维辛斯基明天就会到达你那里。在投降书签署后,他将留在柏林,充任你的政治助理。”

  5月8日清晨,А·Я·维辛斯基乘飞机来到柏林。他带来了处理德国投降所必须的全部文件,以及盟军最高统帅部代表的组成名单。

  从这天早晨起,世界各大报刊的记者、撰稿人和摄影记者开始到达柏林,以便记下从法律上肯定法西斯德国灭亡这一历史性时刻,记下希特勒德国承认自己的一切法西斯计划、仇视人类的目标遭到无可挽回失败的这一历史性时刻。

……

  按照我们预先的约定,23时45分,盟军统帅部代表特德、斯巴兹和塔西厄,以及А·Я·维辛斯基、К·Ф·捷列金、В·Д·索科洛夫斯基等人,在我的办公室会齐。我的办公室距举行投降签字仪式的大厅很近。

  24时整,我们走进了大厅,1945年5月9日开始了。

  大家在桌旁坐好。桌子靠墙放着,墙上挂有苏、美、英、法四国的国旗。

  红军将领们坐在大厅内一些铺有绿色呢布的长桌旁,是他们的部队在极短的时间内粉碎了柏林的防御,并迫使敌人放下武器。到场的还有许多苏联和外国的记者和摄影记者。

  “我们,苏军最高统帅部和盟军最高统帅部的代表,”我在受降仪式揭幕时宣布,“受反希特勒同盟各国政府的委托,来接受德军统帅部代表德国作无条件投降。请德军最高统帅部代表进入大厅。”

  所有在场的入都转过头来注视着门口,曾向全世界吹牛,说他们能够以闪电的速度粉碎法国、英国,并能在一个半至两个月内消灭苏联。征服全世界的人,现在就要露面了。

  头一个跨进门槛的,是希特勒的主要助手凯特尔元帅。他慢慢地走着,努力保持着镇静。他举起拿着元帅杖的右手,向苏军和盟军最高统帅部的代表致敬。

  跟随凯特尔之后进来的,是什图姆普弗上将。他是低矮个儿,眼睛里充满了凶狠而又无能为力的表情。一同进来的,还有未老先衰的弗雷德堡海军上将。

  德国人被安置坐在离门不远、专为他们准备的一张单独的桌子旁边。

  凯特尔不慌不忙地坐下来,并抬头凝视着坐在主席团桌旁的我们。什图姆普弗和弗雷德堡也紧靠凯特尔坐下。随从军官们则站在他们椅子的后面。

  我问德国代表团说:

  “你们手里有没有无条件投降书?你们是否已研究过它并有全权签署它?”

  特德空军上将用英语把我提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是的,我们已研究过并准备签署它。”凯特尔元帅用嘶哑的嗓音回答说,同时将邓尼兹海军上将签署的一份文件交给我们。该文件证明,凯特尔、弗雷德堡和什图姆普弗有权签署无条件投降书。

  这已经完全不象是在接受被征服的法国投降时那个目空一切的凯特尔了。现在他显得十分狼狈,虽然他还力图保持某种姿态。

  我站起来说:“建议德国代表团到桌子这儿来签署德国无条件投降书。”

  凯特尔用不友善的目光扫了我们一下之后,马上站了起来,垂下眼睛,慢慢从桌上拿起他的元帅杖,迈着迟缓的步子走到我们桌子跟前。他的单眼镜掉了下来,挂在镜绳上。脸上满布着红斑。

  什图姆普弗上将、弗雷德堡海军上将和随从德国军官,也跟他一起走到桌子跟前。凯特尔戴上单眼镜,坐到椅子边上,用颤抖的手签署了五份投降书。什图姆普弗和弗雷德堡也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署完毕之后,凯特尔从桌旁站了起来,戴上右手的手套,这时他又想显示一下他的军人姿态,但没有成功,于是就默默地退到自己的桌旁。

  5月9日零时43分,无条件投降的签字仪式宣告结束。我建议德国代表团离开大厅。

  凯特尔、弗雷德堡和什图姆普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鞠躬敬礼之后,就低着脑袋,退出了大厅。他们的参谋军官也跟着退了出去……

  我以苏联最高统帅部的名义,为这一长久期待的胜利,向所有在场的人表示衷心的祝贺。大厅里响起了一片难以形容的欢呼声。大家都在相互祝贺、握手。许多人的眼里涌出了欢乐的泪水。В·Д·索科洛夫斯基、М·С·马利宁、К·Ф·捷列金、Н·А·安季品科、В·Я·科尔帕克奇、В·И·库兹涅佐夫、С·И·波格丹诺夫、Н·Э·别尔扎林、Ф·Е·博科夫、П·А·别洛夫、А·В·戈尔巴托夫等战友,把我围了起来。

  “亲爱的朋友们,”我对战友们说,“伟大的荣誉落到了我和你们身上。人民,党和政府信任我们,要我们在最后的交战中,率领英勇的苏军强击柏林。苏联军队,包括你们这些在争夺柏林的交战中指挥部队的人,光荣地实现了这一信任。遗憾的是,有许多人已不在我们中间了。否则,他们将为这长久盼望的胜利,而多么欢欣鼓舞啊!他们正是为了这个胜利而毫不动摇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当想起未能活到这一欢乐日子的亲人和战友们时,这些习惯于毫不畏惧地正视死亡的人们,不管如何控制自己,也不禁流出了眼泪。

  1945年5月9日零时50分,接受德国武装力量无条件投降的会议,宣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