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年4月1日 苏联教育家马卡连科逝世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历史上的今天.png
4月 4月1日


  1939年4月1日,苏联教育家马卡连科逝世。

  马卡连科生于1888年3月13日。1914年毕业于波尔塔瓦师范学院。1920年前后组织高尔基工学团,收容并教养无家可归的儿童。后任类似青少年犯罪收容机构负责人。他认为,家庭是教养儿童的最适当的场所。他不赞成通过训诫和口号进行教育,认为训斥和说教最无效果。他主张把劳动当作发展心智和道德的基本手段;所有儿童都应负担劳动任务,并明确责任,从而让他们了解个人权益的限界。他的教育原则:尽可能多提要求,尽可能多予尊重。他著有多种教育书籍。

  马卡连柯在家庭教育方面作出了独特的贡献。他不仅编著了《父母必读》,还编写了大量有关儿童教育的文章,综合和系统化了先进的儿童家庭教育的经验,提供了严格的和深刻的令人信服的关于家庭教育工作的内容和方法体系。“家庭,——马卡连柯写道一一是人类非常重要的,责任非常重大的事情。家庭带来美好的生活,家庭带来幸福,但每一个家庭,特别是在社会主义社会生活中,首先是具有国家意义的大事情。”这就一语道破了家庭与国家的关系。他指出友爱的家庭集体是教育的必要条件,强调父母的行为,父母间的关系、他们的衣着和同儿童谈话的姿态,较之道德家庭式的谈话和训诫,将会更有力地影响儿童。指出家庭教育工作的真正实质,不仅在于与儿童谈话。而是在于家庭生活和儿童生活的组织中。在教育工作中,一切一一甚至是细小事情一一都具有很大意义。他在关于儿童教育的论文中还指出制度在儿童教育中的重大作用,儿童在家庭中就应养成遵守制度的好习惯。他提出的关于儿童学习劳动和休息的程序,关于整齐、礼节、饮食、自我服务等方面的规则,都是对父母的中肯劝告。这在苏联组织家庭教育中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在谈到将子女培养成为什么样的人的问题时,马卡连柯指出,教育人不仅使他成为一个优秀的工作者,不仅成为一个好公民,还要使他成为一个幸福的人。然而,他认为“这是一个最困难的问题。它所以困难,是因为所有家长都在想这个问题。每个家长都愿意使他的孩子成为幸福的人。这是父母生活的目的。为了这个目的,父母宁愿不要自己的幸福,宁愿牺牲自己的幸福,只要子女幸福就行了。很难找到既不想这点也不希望这一点的父母。”接着他又指出,“这个问题是重要的而且是很困难的,因为幸福要由怎样的性格、怎样的习惯、传统、发展、信念来决定以及什么是幸福等问题,在实践中从来还没有得到解决。”针对这种情况,马卡连柯严厉地批评了家长中对待子女的普遍的错误态度。如他举出“人们时常说,我是母亲,我是父亲,一切都让给孩子,为他们牺牲一切,甚至牺牲自己的幸福”。他认为这是父母所能送给儿童的最可怕的礼物,对此他作了这样的比方:“如果你想毒死你的孩子,那么你就给他饱喝一付足量的你个人的幸福,于是他就被你毒死了”。这与我国常言所说的惯子如杀子的意思完全相同。马卡连柯的态度是“无论怎样,绝对不作任何牺牲,相反的,要让儿童向父母让步。”他在《父母必读》中写道:“在儿童的眼中,父母尽有权先享受幸福的。......最可怕的事情就是用父母的幸福来栽培儿童。应当教育儿童关心父母,培养儿童这样简单而自然的愿望,即在父母没有满足之前,拒绝自己的享乐。”

  在集体与个性的关系上,马卡连柯认为,不能离开社会、离开集体看个性。当时在苏联存在一种“自由教育论”的观点,主张盲目听任儿童在个性上自由发展,不少家长和教师都受这种观点的影响,认为“儿童是生命之花”,“对花朵要欣赏、赞美、沉醉、吻嗅、呼吸”。对此,马卡连柯大声疾呼:不要溺爱儿童!应该好好想一想,从这些花里可以结出什么果实,如果放任,让他们自由发展,那就很可能发展那种自私自利,懒散骄横,放肆任性的不良品质。马卡连柯主张,对儿童要“有严格要求的爱”。

  在马卡连柯的教育思想中,另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是他的乐观主义教育观与精湛的教育技巧。乐观主义的教育观是他能卓有成效地把三千多名青少年违法者和流浪儿童教育培养成为苏维埃国家所需要的各种人才的思想保证。他说:“我深信,男女孩子们所以成为‘违法者’或‘不正常的人’,都是由于受了‘违法的’和‘不正常的’教育的缘故。正常的教育,和具有一定目的的教育,能很快地使儿童集体变成完全正常的集体。在我个人的亲身经验中,这种道理的确凿性,达到了百分之百。”*“最低限度我总认为青年人是美好的,要说男女青年是罪恶的,那是很难想象的……如果青年受了合理的教育,能合理的生活,工作和娱乐,他们就会永远是美好的。”*马卡连柯卓越的工作成就无可辩驳地证实了他这种乐观主义教育观的正确性。

  马卡连柯能以此教育好特殊的教育对象。那么,对普通的教育对象就没有理由不用乐观主义的态度去对待。这在理论上是容易理解的,但实践起来就不那么简单。例如,在我们的教育实际工作中,对青少年抱有偏见的人亦不在少数,认为青少年不好教育,也有一部分教师由于缺乏应有的责任心而嫌弃有这样或那样缺点的学生,最后导致教育工作的失败。应该看到,当代青少年之所以“不好教育”,这固然有社会、环境和家庭等方面的原因,但与教师是否以乐观主义的态度,以良师益友的姿态对待学生,有着直接的关系。在这些方面,马卡连柯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若肯于向他学习,就不愁搞不好教育工作。就是说,乐观主义的教育观是教育成功的至关重要的因素。

  同时,马卡连柯又明确指出,教师的教育技巧是教育成功的又一个重要条件。他曾不倦地号召教师掌握教育技巧,特别是教师工作的技巧。在这方面是没有人可以与他相比的。正如他的一位学生所说:“马卡连柯的教育方法是无穷无尽的,多种多样的”,“并且在每一种场合,他的做法是不同的,新鲜的而不是重复的。他总能使人信服,完全真挚,没有犹豫不决的态度。”*按照马卡连柯的看法,教师的技巧,并不是需要某种特殊天才的艺术。每一位教师如果他是较长时期在学校里工作,并诚恳地对待工作,他就能成为善于组织和培养团结友爱的儿童集体的能手。但它却是需要教导的一种专门技能。“正如教医生学习他的技术,教音乐家学习他的技术是一样的。”*马卡连柯指出,教师的技巧表现在多方面,但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教师需要学会掌握自己的声调和控制自己的表情。“做教师的决不能够没有表情,不善于表情的人就不可能做教师”,“只有学会用十五种至二十种声调来说‘到这里来!’的时候,只有学会在脸色、姿态和声音的运用上能作出二十种风格音调的时候,我就真正变成一个有技巧的人了。”因此,教师应该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真正具有技巧的教师,不是把愤怒表现在命令和谩骂之中,而是将所感受的愤怒表现在面孔上,而这种表现会对儿童发生很深的印象。这是马卡连柯非常强调的。但是,他又特别指出,不能容许教师的烦恼、精神上的痛苦做为教育的工具。即不允许教师把自己的种种不快带入课堂。就是说,教师不仅是以乐观主义的态度看待学生,而且自身也必须要充满乐观地、生气勃勃地工作和生活,以轻松愉快的情绪感染学生。马卡连柯把这看作是教师技巧的必备条件。可见,他认为娴熟的教育技巧是教育成功的又一重要因素。

  一般来说,我们多数教师(包括各级各类学校的教师)在这些方面还很不足,不完全适应或根本不适应教育工作的这种要求。因此,要出色地完成培养四化建设人才的重任,就必须认真学习马卡连柯的乐观主义教育观及其高超的教育技巧,并付诸实践。国家对未来教师的培养,也应进一步明确对这方面的要求与加强实际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