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柴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

鹿 柴

王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逐句释义: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空旷寂静的山中看不见人,只听到有人说话的声响。
  空山:幽深少人的山林。
  但:只;仅仅。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夕阳的金光照射进深林中,又照在幽暗处的青苔上。
  返景:夕照,傍晚的阳光。景:同“影”,这里念“yǐng”。
  青苔(tái):阴湿的地方生长的绿色苔藓植物。


写作背景:

  唐天宝年间,王维终南山下购置辋川别业。鹿柴是王维在辋川别业(别墅)的胜景之一。辋川有胜景二十处,王维和他的好友裴迪逐处作诗,编为《辋川集》,这首诗是其中的第五首。柴:本作砦(zhài),篱笆。

  辋川,即辋谷水。在陕西省蓝田县南,源出秦岭北麓,北流至县南入灞水。王维曾置别业于此。《新唐书·文艺传中·王维》:“别墅在輞川,地奇胜,有 华子冈、欹湖、竹里馆、柳浪、茱萸沜、辛夷坞,与裴迪游其中,赋诗相酬为乐。”


作品赏析:

  这首诗描绘的是鹿柴附近的空山深林在傍晚时分的幽静景色。选取傍晚时分的景色作为描写对象。这时夕阳返照射入树林深处,又有一部分光线落到青苔上面。天色就要暗下来,各类景物斑斑驳驳的,明暗对比鲜明。

  诗的妙处在于以动衬静,以局部衬全局,清新自然。落笔先写空山寂绝人迹,接着以但闻一转,引出人语响来。空谷传音,愈见其空;人语过后,愈添空寂。最后又写夕阳余晖的映照,愈加触发人幽暗的感觉。

  前两句“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用直白的语言,略作点染,境界即出。

  诗的第一个透视点是深林。人的感官无法直接测知树林深处,此诗以不可见即想象中的“无限”和“神秘莫测”写幽深之感。第二个透视点是青苔。这一景色即在目底,可以观其形,辨其色。青苔生于阴暗潮湿之处,它的生长,是浓密的树木遮住日光的结果,而此刻却在夕照中。这两个透视点合在一起,互相映发,使诗意虚实相生。

  这首诗中作者对语言的提炼,刻画了空谷人语、夕阳返照那一瞬间特有的寂静清幽,耐人寻味。


作者简介:

  王维(约701~761或768),唐朝诗人、画家。字摩诘。祖籍太原府祁县(今山西祁县东南),后随父徙家蒲州(治所在今山西永济西)。官终尚书右丞,世称“王右丞”。王维早慧,工诗擅画。玄宗开元九年(721),进士擢第,任大乐丞。同年秋,因太乐署中伶人舞黄狮子事受到牵累,贬为济州司仓参军。十四年(726)改官淇上,不久弃官在淇上隐居。约在十七年,回到长安闲居,并从荐福寺道光禅师学佛。二十三年(735)春,为宰相张九龄所擢拔,官右拾遗。二十五年,张九龄受到李林甫的排挤、打击,谪为荆州长史,王维对此很感沮丧,曾作《寄荆州张丞相》诗,抒发自己黯然思退的情绪。同年,赴河西节度使幕为监察御史兼节度判官。二十八年(740),以殿中侍御史知南选,赴桂州(今广西桂林)。翌年春北归后曾隐于终南山天宝元年(742),为左补阙。四载,迁侍御史。后转库部员外郎、库部郎中。十四载(755),迁给事中。天宝时,李林甫杨国忠相继专权,朝政日趋黑暗腐败,王维的进取之心和用世之志也日渐衰减。他身在朝廷,心存山野,在蓝田辋川购置了别业(别墅),经常在公余闲暇游憩其中,过着亦官亦隐的生活。十五载(756),安史叛军攻陷长安,王维扈从玄宗不及,被俘获。他服药取痢,“伪疾将遁”,结果被缚送洛阳囚禁。后被迫接受伪职。唐军收复两京后,王维得到唐肃宗的特别宽宥而复官,后累迁至给事中、尚书右丞。

  王维诗今存376首。《全唐诗》收录其诗作351首。在中国诗歌史上,他以擅长描写山水田园等自然风景著称。他的山水田园诗多表达流连山水的闲情逸致和闲居生活中的萧散情趣,喜欢刻画宁静幽美的境界。如《山居秋暝》写秋日傍晚雨后的山村,极其恬静优美;《鸟鸣涧》以动写静,渲染出春天月夜溪山一角的幽境。同是描写幽静的景色,也呈现出缤纷多姿的面貌。有些田园诗把农家生活写得非常平和宁静,将田夫野老写成悠闲自得的隐士式的人物,表现了他对闲适生活的喜爱。也有的山水田园诗气象萧索,幽寂冷清,流露出离世绝俗的禅意。不过,大部分山水田园诗所流露出来的感情是安恬闲静,而不是幽冷空寂。如《竹里馆》,不仅流露了离尘绝世的思想情绪,还表现了诗人沉浸在寂静境界中的乐趣。王维山水田园诗所刻画的幽静之境捕捉自然之美,具有某种净化心灵的作用,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喜爱和欣赏。他还有些山水诗勾画出雄伟壮丽的景象,如《汉江临眺》、《终南山》等。

  王维还有一些作品揭露豪门贵族把持仕途、才士坎坷不遇的不合理现象,抒发了诗人内心的愤慨不平,如《寓言二首》其一、《偶然作》其五等。王维的边塞、军旅诗,充满勇武、豪逸之气,境界雄浑、壮阔,如《从军行》、《燕支行》、《出塞作》、《使至塞上》、《观猎》等。写侠士的诗则表现了侠少的豪迈气概和爱国热忱,笔墨酣畅,如《少年行》四首等。

  王维诗歌的语言清新明丽,简洁洗炼,精警自然。如“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送沈子福归江东》)等,写景言情,都妙语天成,清淡自然而又韵味无穷。王维诸体诗(包括四言诗、六言绝句、骚体诗)都有佳制,并臻工妙,这在唐代诗人中是颇罕见的。他的七律或雄浑华丽,或澄净秀雅,为明七子所师法。七古《桃源行》、《老将行》、《同崔傅答贤弟》等,形式整饬而气势流荡,堪称盛唐七古中的佳篇。散文也有佳作。《山中与裴秀才迪书》清幽隽永,极富诗情画意,与其山水诗的风格相近。

  王维诗在他生前以及后世都享有盛名。他是开元天宝时代最有名望的诗人,当时李白杜甫的名望均不及他,后来才超过他。他的创作对刘长卿大历十才子以及姚合贾岛人的诗歌,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直到清代王士禛标举神韵,实际上也以王诗为宗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