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戴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马戴唐朝诗人。字虞臣,海州东海(今江苏连云港市西南)人。生活于中晚唐之交的动荡年代,会昌四年进士及第,终官太学博士。其诗很为时人及后世所推崇,尤以五言律诗著称。作品以《会昌进士集》之名行世。《全唐诗》收录其诗作168首。

事迹及诗评

  马博士戴,大中初为太原李司空掌书记,以正直被斥,贬朗州龙阳尉。戴著书,自痛不得尽忠于故府,而动天下之议,行道兴咏,寄情哀楚,凡数十篇。其《方城怀古》云:“申胥枉向秦庭哭,靳尚终贻楚国羞。”《新春闻赦》云:“道在猜谗息,仁深疾苦除。尧聪能下听,汤网本来疏。” (宋·王谠《唐语林》卷二)

  马戴,字虞臣,华州人。会昌四年左仆射王起下进士,与项斯、赵嘏同榜,俱有盛名。初应辟佐大同军幕府,与贾岛、许棠相唱答。苦家贫,为禄代耕,岁廪殊薄,然终日吟事,清虚自如。《秋思》一绝云:“万木秋霖后,孤山夕照余。田园无岁计,寒近忆樵渔。”调率如此。后迁国子博士,卒。戴诗壮丽,居晚唐诸公之上,优游不迫,沉着痛快,两不相伤,佳作也。早耽幽趣,其乡里当名山秦几,一望黄埃赤日,顿起凌云之想;结茅堂于玉女洗头盆下,轩窗甚僻,对悬瀑三十仞,往还多隐者。谁谓白头从宦,俸不医贫,徒兴猿鹤之诮,不能无也。有诗一卷,今传。(元·辛文房《唐才子传》卷七)  

  降而开成以后则有杜牧之豪纵,温飞卿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许用晦之偶对。他若刘沧、马戴、李频、李群玉辈尚能黾勉气格,将迈时流,此晚唐变态之极而遗凤遗韵犹有存者焉。(明·高(木秉)《唐诗品汇》自叙)

  严羽卿云:马戴之诗,为晚唐之冠,信哉。其《蓟门怀古》云:“荆卿西去不复返,易水东流无尽时。日暮萧条蓟城北,黄沙白草任风吹。”雅有古调。至如“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虽柳吴兴无以过也。(明·杨慎《升庵诗话》卷七)

  晚唐惟韩柳为大家。韩柳之外,元白皆自成家。余如李贺、孟郊祖《骚》宗谢;李义山、杜牧之学杜甫;温庭筠、权德舆学六朝;马戴、李益不坠盛唐风格,不可以晚唐目之。数君子真豪杰之士哉!(同上卷十一)

  晚唐诗有极妙而与盛唐远者,有不必妙而气脉神韵与盛唐近者。“不必妙”三字甚难到,亦难言,妙不足以拟之矣。惟马戴犹存此意,然皆近体耳。(明·钟惺、谭元春《唐诗归》卷三十四)

  余尝谓唐末诗人马戴为冠,其行谊亦不可及,《摭言》记戴佐大同军幕,许棠往谒之,流连数月,但诗酒而已,忽一旦大会宾友,出棠家书授之,启缄乃知潜遣一介恤其家矣。此事亦古人所少。(清·王士(礻真)《带经堂诗话》卷十五)

  晚唐诗,今昔咸推马戴。按戴与贾岛、姚合同时,其称晚唐,犹钱、刘之称中唐也。其诗惟写景为工,如“返照开岚翠”, “残日半帆红”,“宿鸟排花动”,皆佳句也。至如“虹霓侵栈道,风雨杂江声”,“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每读此语,便真若身游楚、蜀。(清·贺裳《载酒园诗话》)   

  《宿无可上人房》曰“风传林磐久,月掩草堂迟”,此联上句一意贯串,下句“月”字下又有一转折。大率体涩而思苦,致极清幽,亦近于岛也。(同上)

  《征妇叹》一诗,最有讽谕,从不见选者。“稚子在我抱,送君登远道。稚子今已行,念君上边城。蓬根既无定,蓬子焉用生?但见请防胡,不闻言罢兵。及老能得归,少者还长征。” 此诗哀伤惨恻,殊胜平日溪山云月之作。(同上)

  中唐如韦应物、柳子厚诸人,有绝类盛唐者;晚唐如马戴诸人,亦有不愧盛唐者。然韦、柳佳处在古诗,而马戴不过五七言律。韦、柳古诗尚慕汉晋,而晚唐人近体相沿时尚。韦、柳辈古体之外尚有近体,而晚唐近体之中遂无古意。此又中晚之别也。(清·贺贻孙《诗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