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占山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占山汉语拼音mǎ zhàn shān),(1885~1950),中国抗日将领。字秀芳。1950年11月29日卒于北京。吉林怀德(今公主岭)人。行伍出身。1911年投清军当兵,由骑兵连长递升至旅长。九一八事变后,任黑龙江省主席兼东北边防军驻该省副司令。他在孤立困境中率部在中东路一带首起抗日,迫日军村井少将自杀,誉满全国。后退至海伦。1932年任伪满黑龙江省长,伪军政部长。后秘密出走,于黑河举兵反正,通电抗日,并向国联调查团揭露日本制造伪满洲国内幕。后率旧部在绥化一带抗击日伪军,因弹尽援绝,退至苏联境内。1933年,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闲居天津。西安事变时,赞助张学良杨虎城逼蒋抗日。七七事变后,任东北挺进军总司令,率部在晋绥抗击日本侵略军。抗战胜利后,任东北保安副司令官。不久所部交傅作义。后寓北平。1949年初,对促进北平和平解放作了有益的工作。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因牧马丢失,马占山被地主、官府逼上怀德的黑虎山落草。光绪三十一年(1905)被清军收编,任哨官。辛亥革命后所在部队改编为中央骑兵第二旅,历任连长、营长、团长。1925年起任东北陆军第十七师骑兵第五旅旅长、黑龙江陆军步兵第三旅旅长。1928年东北易帜后任黑龙江省剿匪司令、骑兵总指挥、黑河警备司令。“九一八”事变后任黑龙江省代理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率部抵抗日军对嫩江铁路桥的进攻,打响了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枪。1931年11月任黑龙江省主席。次年2月屈服日军压力,出席伪满洲国成立大典,并任伪满军政部部长、黑龙江省省长。两个月后即通电反正,联络省内各抗日力量不断地给日军以打击。后在日军围攻下退入苏联,复往莫斯科绕道欧洲,于1933年6月回国到上海,任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1936年12月抵西安,参与西安事变并任抗日援绥骑兵集团军总指挥。1937年七七事变后,马由天津到南京,向蒋介石请命抗战,8月被委任为第八战区东北挺进军司令兼理东北四省招抚事宜。9月参加绥远抗战,保卫绥东、转战阴山,给日军以大量杀伤。1938年春,日军调酒井师团并指挥伪蒙军进行“围剿”,马率部在固阳一线与四面包围之敌激战七昼夜,又在大青山与敌血战八昼夜,终于突出重围,于5月初经五原南渡黄河,将部队带到绥陕交界地区的哈拉寨(今府谷哈镇)。1939年冬,马就部队补充和对日作战部署等问题,到重庆向国民政府和蒋介石请示。事毕归队途中,为答谢中共对挺进军在绥远作战和辎重运输等方面的援助,他决定到延安晋见毛泽东。12月22日,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领导人在设宴欢迎之后,又陪他出席延安各界在中央大礼堂举行的欢迎晚会。毛泽东在会上讲话,一开始就说:今天开会欢迎始终如一抗战到底的马占山将军。中国古代社会即是欢迎有始有终的人,一直到今天都是这样,半途而废的人不被人所欢迎。毛泽东说,我们要和马将军一道,和全国抗战的人一道,抗战到底。挺进军驻府谷期间,马组织指挥了多次战役,仅1938年至1943年五六年中,即与日伪军交战30余次,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官兵伤亡也很惨重。据18次战役的不完全统计,为国捐躯的将士近千人。为了表彰将士的殉国精神,马在哈拉寨南山修筑了“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与忠烈祠。马还主持挺进军总部编纂了《挺进军抗日历程》一书。他在这本书的扉页上题书“还我河山”四字,其中“河”的“口”字未封上。人问其意,他慨然陈词:“目下倭寇猖獗,国土残缺,他日驱敌出境,打回东北,方能关口。”成为马氏爱国精神的美谈。

  马严格治军、整饬军纪的故事,在神府乡间广为流传。一副官与伙夫偷卖鸦片烟土,被值勤当场击毙;特务连连长拦路抢劫,即被处决;卫士李树田企图投靠日军,被击毙后,还将其首级悬于哈拉寨的戏楼上,昭示于众。触犯军法被处决的不仅有士兵和下级官员,还有旅长、总参议等军政要员。驻军七八年,很少有扰民事件发生,受到百姓赞誉。马热心公益事业,曾捐款15万元,创建哈拉寨中山中心学校(今哈镇学校)。他鼓励女孩上学,规定凡上学的女生每人发制服一套。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当天,在哈拉寨召开的军民庆祝大会上,马发表讲话说:“现在抗战胜利了,日本投降了,东北挺进军要打回老家去。东北是我的第一家乡,哈拉寨是我的第二家乡。今后,同胞们如果到东北去,找到我马占山都有饭吃。”他还说:“本军在哈七年多,老百姓为本军供给粮草。日本飞机炸死了我的同胞,炸毁了同胞的房屋,这是我马某对不住大家的地方!”8月18日,挺进军开始撤离,镇上百姓成群结队前去送行。随后,哈拉寨百姓在镇外道口,为他树立了“马公德政碑”。

  回东北后,马任东北保安副司令长官、东北“剿匪”副总司令;是国民党六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东北解放战争“蒋军必败”的大局明朗后,马以治病为名留居北平。1949年初,与傅作义等一起宣布起义脱离国民党。新中国成立后寓居北京,1950年11月29日因肺癌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