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州苗族歌鼟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靖州苗族歌鼟
靖州苗族歌鼟:歌会入场式

  靖州苗族歌鼟,主要流传在湖南省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锹里”地区,这里群山滴翠,奇峰耸峙,有着中国“原生态活化石”、“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和“中国苗族歌鼟文化之乡”之称。苗族歌鼟(tēng)这种音乐艺术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是靖州锹里地区的一种多声部民歌,是苗族人民朴素心声和情绪的结晶体,是深层次的反映靖州锹里苗族生活、感情、习俗和智慧的音乐艺术。这种原生态的民族音乐艺术,具有独特的民族音乐文化特征。

  靖州锹里苗族同胞世代居住于崇山峻岭之中。数千年来,特殊的居住环境和生活习俗,产生了这种独特的生态音乐艺术。迄今为止,2万多苗族同胞集中生活在240平方公里的原生态大山深处,是当地土著民族。苗族歌鼟产生于居住在深山老林的土著民族,具有特殊的地域性。他们在生产、生活歌唱和交流中使用最原始的语言,后经社会变革后发展,融合了汉语因素,即苗族汉化的语言形式,当地叫酸话,是一种苗族的变种语言,既有原始苗语,又有汉语,在其它民族中非常罕见,具有语言的独特性。同时,歌鼟是一种多声部音乐艺术,它集茶歌、酒歌、饭歌、山歌、担水歌为一体,贯穿于苗民族各种生活之中;它与侗族大歌和其它民族的民族音乐有很大的区别,是同一地区多声部语言的典型代表,是藏在深山没有被外界所知的文化瑰宝。它的发现,否定了外国认为中国没有多声部语言的观点,改写了世界东方没有多声部民间音乐的历史。其演唱旋律在不同的场所,使用不同的旋律(曲调),即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使用茶歌调、酒歌调、饭歌调、山歌调等多种歌调;其它民族的原生态音乐,在不同场所有不同的歌词而旋律不变,靖州苗族歌鼟却在词曲、旋律诸方面有突破,呈现鲜明独特性;并且在演唱时无需指挥和伴奏,就将所需演唱的词曲表现得恰到好处。一般由一人讲歌,明确唱歌内容,一人起歌,确定音调,然后大家一起和唱。演唱之中,突破了音程关系,大胆使用音乐禁区上的大二度,大二度在歌鼟当中运用巧妙、和谐自然,具有独特的演唱方式。歌鼟不仅地域、语言、声部、旋律、方式等方面独具特色,而且具有词、曲前后相扣的“鱼咬尾”似的穿插特点,由于靖州“锹里”苗族同胞没有文字,祭祀礼仪、生产劳动、婚姻恋爱、劝事说理、唱咏风物、传承历史等方面都依赖于歌鼟。

  据《靖州志》记载,道光年间,锹里地区(今三锹乡菜地村万才组)苗族姑娘潘学贵按当地习俗被迫嫁给她的舅父家为媳。因其表兄痴呆,两人没有感情,她忍受不了煎熬,向往自由和爱情。无奈之下,不幸将其丈夫误杀,结果打了三年官司。“亲家变冤家”,死者尸体三年不葬,命案震惊锹里24寨。1841年,经湖南省靖州府批准,24寨苗族侗寨头人分别集结于三个款场合款,废除舅霸姑婚,并立勒石碑为志。从此,打开靖州锹里苗族男女走向自由恋爱之门。男女青年通过“坐茶棚”、七月十四“赶歌场”和七月十五踩芦笙等活动,以歌传情,寻找如意伴侣。

  靖州的苗族,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由于历代封建统治者的压迫和歧视,苗民和其他少数民族一样被赶进深山老林,在长期生产、生活及抵御外来进攻中创造和积累了独具特色的艺术和文化,“歌鼟”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鼟是击鼓的声音,“歌鼟”原来是“多声部苗歌”的一种,即男女歌队喜庆宴席中宾主对歌时唱的一类歌曲,而这种歌贯穿于苗民各种生活之中,由此,它成为“多声部苗歌”的代表。而后约定俗成,苗民便把“歌鼟”视为多声部苗歌的总称。

  苗族歌鼟是一种多声部合唱形式,是由大自然的声音演变而成。千百年来,这个勤劳纯朴、爽朗豪放、以饭养歌、以歌养心的民族日出而作、日落而栖的单纯生活,使他们模仿鸟鸣、蝉唱、流水、林涛等丰富多彩的大自然的“和声”以及在生产劳动、狩猎中发出的音律,经过长期的选择、加工和提炼,创造了民族特色的歌鼟,形成优美的旋律与民族特色的音乐形式流传于世,成了他们生息纪事、人际情感交流、民族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和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生活方式。靖州苗族歌鼟按其风格、旋律、内容、演唱方式及民族习俗分为茶歌调、酒歌调、饭歌调、担水歌调和三音歌调。无论是什么歌调,苗族歌鼟歌词大多为七言四句,其内容丰富,题材广泛,涉及到历史传说、祭祀礼仪、生产劳动、婚姻恋爱、劝事说理、唱咏风物等传统文化的诸多方面。

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历史上,苗族以“口传”方式记录并传承本族文化。苗族歌鼟由产生到发展,主要依靠的也是民间传说、故事、歌谣等“口头”方式流传至今。因此,关于苗族歌鼟的起源,后人已难以考证。但我们根据在苗族同胞间广泛流传的张郎刘妹以木叶、禾筒声为媒喜结良缘的传说和《苗家唱歌起源》的故事,以及“田生田宝制歌唱,一班留下一班来”等歌谣,可以推测出苗族歌鼟是由大自然声音演变而成。

  在古老的苗寨,优美清新的自然环境,单纯欢快的生活,促使苗族先民们对鸟鸣、蝉唱、流水、林涛等丰富多彩的大自然“和声”产生浓厚的兴趣和联想。于是他们模拟这些大自然“和声”,编成了高低重叠非常悦耳的歌声。后来,经过长期的选择、加工和传承,形成了今天独具特色的苗族歌鼟。

  “锹里”还没有学堂时,苗民无人识字。生产、生活中记事俱以各种符号或物代替,记歌、编歌只能靠口头传承。自清嘉庆十二年(1807),锹里“凤冲”有了第一所学堂,苗族地区开始出现了一批既懂苗歌又识汉文的苗族文人。这种双重身分促使他们开始采用汉字记录苗族歌鼟,这样,一卷卷苗族歌鼟手抄本便流传于世,苗族歌鼟也被推进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鼟”是击鼓的声音,“歌鼟”原来是“多声部苗歌”的一种,即男女对歌时唱的一类歌曲,而这种歌贯穿于苗民各种生活场景之中,由此,它成为“多声部苗歌”的代表,而后约定俗成,苗民便把“歌鼟”视为“多声部苗歌”的总称。

  从表面上看,苗族歌鼟只是一种苗家的民间歌唱方式,但在“以饭养身、以歌养心”的苗族人民心中,歌鼟的意义决不仅限于“歌唱”。苗民生来便活在“歌”的世界中:“学歌”是与当地族群彼此认同的根本方法;“对歌”是与外寨交往互动及产生婚恋的途径;“教歌”是自觉记忆并延续族群历史的手段。事实上,以歌鼟为必要环节的各种民俗活动已经渗透到苗民生活的各个方面。他们喜庆节日以歌相贺,男女相恋以歌为媒,生产劳动以歌互助,叙述苗史以歌相传。年轻人在歌唱中相识相知,老年人在歌场上叙旧摆古,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便产生在这集体歌唱的热闹氛围中。

  苗族歌鼟歌词大多为七言四句,二、四句末字一般讲究押韵,通常采取比喻、拈连、拟人、夸张等修辞手法。按其风格、旋律可以分为:茶歌调、酒歌调、饭歌调、山歌调、款歌调和嫁歌调等,这些歌调与苗族风俗活动紧紧相联,贯穿了苗族社会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

  苗族歌鼟的演唱方式,一般由一人讲歌,明确要唱的歌词内容;再由一人起歌,确定音调;最后由大家一起和唱。也有一唱一答式的讲歌形式,相当于主客见面的交谈。

  苗族歌鼟的歌师是天然的修辞大师,博古通今,知识渊博,能根据不同场合,信手作词,能善用比喻、拟人等手法,使歌唱内容丰富多彩,趣味幽默。歌师在歌唱中一般担当讲歌的角色,相当于歌曲的即兴作词人。

  苗族歌鼟的演唱语言,原来采用苗语,后来为便于记录传承,则逐步演变为用汉语地方方言传唱,这种地方汉语又被称作“酸话”。现在除了个别曲调,如饭歌调外,苗族歌鼟都采用统一的三锹乡凤冲“酸话”为语言标准进行演唱。

  苗族歌鼟博大精深,其形式填补了东方无人指挥多声部唱法的空白;其内容展现了苗族五千年的历史,展现了丰富的民族习俗和优秀的礼仪文化。

苗族歌鼟演唱形式[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一、山歌调(情歌调、茶棚歌调) 山歌是苗族男女青年“坐茶棚”、“坐夜”、“玩山”、谈情说爱、交流感情时所唱的曲调。在“茶棚”里,男女各坐一方,女用歌问,男用歌答,形式有唱有和,韵律有起有落,节奏有快有慢。这种曲调属同声二声部重唱,歌声悠扬婉转,娓娓动听,柔媚而富有感染力。“文革”时期,“坐茶棚”被视为旧习俗遭禁止,“茶棚”拆除后,苗族青年便把对歌地点选在古树参天的山坡上,因此也称之为“玩山”。可以说,学唱“茶棚歌”是苗族青年婚恋习俗中的必然环节。因此,“茶棚歌”数量最多,占了歌鼟词库的绝大部分。

  二、茶歌调 又称歌谣调,是苗民在各类喜事活动中,酒宴正式开席之前喝茶点或主客对歌前所唱的曲调,也就是活动正式开始前的“引子”。这种曲调嘹亮奔放、激越昂扬、富有气势,旋律如同波浪起伏,可男女合唱,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甚至上百人。分讲歌、领歌、和歌,先由歌师讲歌,一人领歌,然后众人和歌。讲歌时口语性极强,听起来近似说话,实为歌师临时编歌,被尊称为歌师的人均具有“依声填词”的编歌能力,及长期而稳定的授歌经验、良好的嗓音素质和记忆能力;领歌起到定调作用,领歌者要求嗓音好,记忆力强,主要担任高音声部的演唱;和歌时由低音歌手在一个主音上依靠循环呼吸的方法唱一个持续低音,高音歌手则带有即兴色彩演唱中、高音,中、高音之间此起彼伏,与低音形成和谐的映衬,要求做到不从众,音调相差3—5度不等,所以,又称为“帮腔”。

  在锹里苗寨,苗家龙头宴是苗家必不可少的盛宴,先茶后饭,席间歌伴,在有贵客、订婚、结婚、打三朝、吃年饭等场合而设,席前先摆上糖果,用大山茶叶和接骨茶叶开水泡制茶水待客(接骨茶又名草珊瑚,具有清热解毒、开胃之功效),主客之间品糖果相饮而歌。茶歌便是人们在这种比较隆重的场合用于表达喜庆生活、释放欢愉心情的一种方式。歌唱时,声部起落较大,音调似高山流水,仿佛森林松涛之声。

  三、酒歌调 酒歌是苗族人民宴请客人,在宴席上以歌助兴、以歌会友时所唱的曲调,属男声多声部合唱歌曲。苗民性格豪爽,热情好客,各种群体性交往活动非常普遍,几乎每寨都有歌师。特别是在各类喜庆活动的酒宴上,他们以歌相互祝贺,相互夸赞,表明结交之诚,抒发友爱之意,并带有赛歌性质。主客之间歌来歌往,众主宾齐和,场面热闹,气氛浓厚。演唱时全用真嗓,声音浓厚,情感奔放。和茶歌调一样,酒歌调也分讲歌、领歌、和歌,但比茶歌调更富有气势。

  四、烟歌调 “烟是和气草,没有可以讨,忧闷吃袋烟来解,忧愁唱支歌来玩”,这是锹里苗歌歌调的一种,一般是一群男女聚集围坐在一起调侃抒怀,女子给男子敬烟表达对对方的尊敬和好感。烟歌的唱法以四句歌词清唱,声音沉稳畅快,调子温和婉转,气氛在烟雾缭绕中和谐轻松欢快。如遇有对方盘问烟歌根古,即究其烟袋和火镰的来历,就用款歌唱法应对。

  五、饭歌调 饭歌是酒后吃饭时所唱,唱腔酷似茶歌调,但唱法又截然不同,有鼟的味道,音域宽宏粗犷,音调跌宕起伏,声音抑扬顿挫,给人无数美感,所讲所唱全部用苗语,趣味横生、诙谐幽默,可使人开怀大笑,由一人讲歌,一人领唱,众人合歌。

  六、款歌调 款歌优美、抒情,较为欢快,在茶棚、坐夜、酒席以及平时常用此腔调,由一人唱高调,一人唱低调,即一人主唱,一个帮腔,帮腔之人在帮腔时要掌握主唱下句的歌词,才能唱得和谐优美,否则会跟不上腔,出现滑腔的现象,所以双方必须配合默契。

  七、担水歌调 担水歌是当地的苗族青年举行婚礼的第二天,男方为了打糍粑给新娘带回家作为酬谢,而请新娘担水泡米,在担水过程中所唱的曲调。担水时新娘在“六亲客”(即六位男歌手)和伴娘的陪同下,挑着水桶,唱着《担水歌》缓缓而行,每走五六步,便要停下来男女对唱一段。一路上歌声朗朗,尽管水井近在咫尺,但一唱一和至少要两小时才能结束这一活动。演唱时,为一人“讲歌”,二人“和歌”,曲调优美动听,音韵和谐。此曲调除新娘担水时唱以外,其他社交场合也可以唱和。

  八、嫁歌调 新娘嫁日晚上,要和父母哭诉养育之恩,和兄弟姐妹哭诉手足之情。“哭嫁”最感人肺腑,它是衡量女子才智的标志。父母对女儿的“哭嫁”多是劝歌,且由父母代唱,郎家歌师闻听“哭嫁”声悲切动人,便以歌相劝,你一曲,我一段,哭成一团,众人见状,也纷纷落泪。

  九、三音歌调 是以担水歌调、款歌调、茶歌调在一句歌词里用三种音腔的结合唱法。声调高低起落有序,时而粗犷,时而柔美,给人以无限美感。

  十、童谣调 童谣节奏明快、活泼欢乐,适合在比较喜庆的场合演唱。

艺术特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靖州苗族歌按风格、旋律、内容、演唱方式及民族习俗可分为茶歌调、酒歌调、饭歌调、山歌调、担水歌调和三音歌调等。其歌词多为七言四句,内容涉及历史传说、祭祀礼仪、生产劳动、婚姻恋爱、劝事说理、唱咏风物等诸多方面。其音乐的音律和音程既不同于其他地方的苗族民歌,也不同于邻近的侗族民歌和汉族民歌,有鲜明的个性和特点。演唱采取由低至高、由轻至重、由少至多的递进形式,多以单人低声部起歌,其他声部先后进入,多个声部相互交替流动。靖州苗族歌有《山歌》、《担水歌》、《茶歌》、《三歌》等曲目。演唱语言主要使用当地苗族土语(酸话)。其歌唱活动往往与苗族民俗紧密相联,彼此融为一体。

  茶歌,酒歌是苗族人民喝茶、饮酒时所唱的歌曲。苗族人民生性豪爽,热情好客,在各类喜事活动的宴席上均以歌助兴,他们用歌相互祝贺,相互夸赞,表明结交之诚,抒发友爱之情。系群体对唱,并带有赛歌性质,曲调嘹亮奔放,激越昂扬,富有气势。和声以半协和声为主,和歌时腔调多变且有规律,可唱出多个声部来。具有强烈的艺术表现力,从中能表露出苗家人粗犷、豪爽的性格。

  山歌,也称"情歌",是苗族男女青年"坐茶棚""玩山"谈情说爱,交流感情对唱的歌。在三锹苗族,每个村寨附近都有一个专供青年男女自由社交的场所,叫做"茶棚"。每逢农历"戊日",苗家姑娘便穿新戴银,三三两两的在寨边等着外寨水伙子来"茶棚"对歌。男女各坐一方,形式有唱有和,韵律有起有落,节拍有快有慢。茶棚对歌达到高潮时,全寨男女老少到茶棚边围观聆听,歌声、笑声、掌声连成一片,一派幸福喜悦的情景。经过初次会歌后,男女青年还要多次相约到"茶棚"对唱,逐渐建立感情后,姑娘小伙会互赠信物,私定终身。

  苗族男女青年把对歌地点选在百花盛开的草坪里,垂柳依依的小溪旁,古树参天的山坡上称之为"玩山"。每逢对歌日,周围几十里,甚至上百里的青年男女先后来到对歌地点,成双结对地唱山歌。有时叔伯、哥嫂也来听歌,给晚辈或弟妹壮胆出主意。在"坐棚"和"玩山"对歌中,苗族男女青年有时还用木叶来伴奏,更能产生锦上添花的效果。

  苗族山歌内容最为丰富,除了用歌声来"问姓""讨花戴"表达爱慕之意,追恋之情外,还用歌声来盘古问今,互考才智。苗族山歌歌唱时,低声部先起歌,中、高声部后进入,歌声悠扬婉转,韵律优美,属于复乐段。结构严谨,一气呵成。乐句拉腔中几个声部相互交流,有极强的动感。

  "担水歌"是苗族男女青年结婚的第二天,新娘到井边担水过程中所唱的歌曲。担水时男方要选出三个后生,陪同新娘和伴娘前去,新娘在伴娘和后生的陪同下,挑着水桶,唱着"担水歌"缓缓而行,每走五六步,便要停下来男女对唱一段。虽然水井不远,但一唱一和至少要两个多小时才能结束这一活动。演唱时,为一人"讲歌",二人"和歌"。"讲歌"实际是"吟唱",口语性强;"和歌"中又分为"领唱"和"拉腔"。和歌中的领歌为起歌,有起腔定调的作用;和声音程为大、小三度、纯四度,旋律多为级进,这种民歌曲调琅琅上口,情绪较为开朗。

  靖州苗族传统乐器比较多,有唢呐、长号、芦笙、牛角、海螺、笛子等。苗族的高音唢呐,在音量、音色方面,独具风格。调式多样,曲牌有上白种之多。吹起来声音高昂、清脆、宏亮,变化无穷。苗家的锣、鼓、钹、铃等传统打击乐器也颇具特色。多种乐器配合演奏,响亮异常,气氛热烈,更能调动人的情趣。此外,吹木叶也是苗族、尤其是苗族青年的特长。吹法是摘木叶横夹于口,吹气使木叶颤动发音,听起来清脆悦耳,颇有情趣,也有吹、唱结合的,更能产生景上添花的效果。

传承价值[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中国民歌中,多声部侗族大歌已为世人认知,而多声部苗族歌 却不见经传,两者同处同一地区流行至今,并且又有本质的区别,无论从音乐方面,还是从历史、民俗、语言学等方面都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靖州苗族歌的艺术价值体现在它独特的旋律及和声的音程关系上,是对立与统一的结合体,是劳动人民天才的艺术创造力所形成的奇特艺术现象,更是当今音乐创作难得的借鉴、参考之本。发掘、抢救、保护苗族歌,对"锹里"地区乃至整个少数民族地区的精神文明建设,丰富苗族群众文化生活,加强民族团结,促进少数民族地区全面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将产生重要的促进作用。

  然而,随着"锹里"地区交通和通讯的发展,当地苗族与外界长期相对隔绝的状态被打破,苗族歌 赖以生存、发展的传统文化空间在迅速萎缩;重要的歌师、歌手逐年递减,当地苗族同胞对歌 的兴趣日益淡漠,苗族歌 及其代表苗族传统文化正面临着后继无人,濒临失传,被外来文化和现代文化同化的巨大危险。

参见条目[编辑 | 编辑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