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

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

韦应物

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
海上风雨至,逍遥池阁凉。
烦疴近消散,嘉宾复满堂。
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
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
鲜肥属时禁,蔬果幸见尝。
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
神欢体自轻,意欲凌风翔。
吴中盛文史,群彦今汪洋。
方知大藩地,岂曰财赋强。


逐句释义:

  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官衙门前)画戟林立兵卫森严,休息室内凝聚着焚檀的清香。
  兵卫:持执兵器的侍卫。
  森:众多,密集;密密地排列。
  画戟:因饰有画彩,称画戟,常用作仪仗。唐刺史常由皇帝赐戟。戟(jǐ):一种能直刺横击的兵器。
  燕寝:本指休息安寝的地方,这里指私室,即诗题中的“郡斋”。燕:通“宴”,这里义为休息。
  清香:室中所焚之香。

  海上风雨至,逍遥池阁凉:海上忽然间起了风雨,池苑楼阁变得适意而清凉。
  海上:指苏州东边的海面。
  池阁:池苑楼阁。

  烦疴近消散,嘉宾复满堂:心里头的烦躁苦闷差不多都消散了,嘉宾贵客重新聚集济济一堂。
  烦疴:指因暑热产生的困顿烦躁。疴(kē):本指疾病。
  满堂:充满厅堂。

  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惭愧所处地位高,却不曾见百姓有多么安康。
  自惭:自己感到惭愧。
  居处崇:地位高。崇:高。

  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如能领悟事理是非自然消释,性情达观世俗礼节就可淡忘。
  理会:通达事物的道理。
  达:旷达。
  形迹:指世俗礼节。

  鲜肥属时禁,蔬果幸见尝:鲜鱼肥肉是五月进食的禁忌,请大家把蔬菜和水果品尝。
  鲜肥:鱼肉类美味肴馔。
  时禁:古代正月、五月、九月禁止杀生,称为时禁。此诗中的宴会正当五月时禁,不能食荤,只能吃素。
  幸:希望。这里是谦词。

  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俯首饮下一杯酒,抬头聆听各位吟诵金玉诗章。
  聆:听。
  金玉章:文采华美、声韵和谐的好文章。这里指客人们的诗篇。

  神欢体自轻,意欲凌风翔:精神愉快身体自然轻松舒畅,真想要凌风飞翔。
  神欢:精神欢悦。
  体:身体。

  吴中盛文史,群彦今汪洋:吴中(苏州)不愧为文史鼎盛,文人学士济济一堂。
  吴中:苏州的古称。
  群彦(yàn):群英;众英才。
  汪洋:原意水势浩大。这里指人才济济。
  体:身体。

  方知大藩地,岂曰财赋强:现在才知道大州大郡的地方,哪里是仅以财物丰阜而称强。
  大藩:这里指大郡、大州。藩,原指藩王的封地。
  财赋强:安史之乱后,天下财赋,仰给于东南。苏杭一带是中央财政的重要支撑。


写作背景:

  作者韦应物50多岁时担任苏州刺史。一年夏季病愈后,恰逢好雨知时,韦应物心情大好,于是召集群朋好友、文人雅士在居所宴饮,事后创作了这首五言古诗《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郡斋:指苏州刺史官署中的斋舍。燕集:宴饮聚会。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描写宴集并抒怀的诗,是韦应物的名作之一。作者自惭居处高崇,不见黎民疾苦。全诗议论风情人物,大有悲天悯人胸襟,叙事,抒情,议论相间,结构井然有序。

  这首诗大致可分成四个层次。

  第一层为开头六句,写宴集的环境,突出“郡斋雨中”四字。兵卫森严,宴厅凝香,显示刺史地位的高贵与威严。史载韦应物人性高洁,讲究排场,鲜食寡欲,所到之处常常焚香扫地而坐,警卫人员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然而这并非骄矜自夸,而是下文“自惭”的原由。宴集恰逢下雨,不仅池阁清凉,雨景如画,而且公务骤减,一身轻松。再加上久病初愈,精神健旺,面对嘉宾满堂,诗人不禁喜形于色。寥寥数句,洒脱简劲,颇有气概。

  第二层为“自惭”以下四句,写宴前的感慨。“自惭居处崇”,不单指因住处的高大宽敞而感到惭愧,还包括显示刺史地位的“兵卫森画戟,宴寝凝清香”等因素在内,因为这些更使韦应物感到了自身责任的重大。当然,“未睹斯民康”,百姓生活的艰难困苦是触发他“自惭”的最为直接的原因。作者仁政爱民,自觉地将“斯民”之康跟自己的华贵、威严及“居处崇”对比,这是很自然的。但是又将宴饮享乐了,解决这种心理上的矛盾,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老庄思想(正是唐代早期中期的执政理念)了,于是,“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会老庄之理而遣送是非,达乐天知命之性而忘乎形迹,用这种思想遣怀,心安理得地宴集享受,不必再受良心的谴责。

  第三层为“鲜肥”以下六句,写这次宴集的欢畅体会。这次宴会,正值禁屠之日(武则天余毒,武则天好佛,因而禁止屠宰),并无鱼肉等鲜肥食品上桌,而是以蔬果为主。这说明与宴者的欢乐并不在吃喝上,而是在以酒会友、吟诗作赋上。“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神欢体自轻,意欲凌风翔”,他一边品尝美酒,一边倾听别人吟诵佳句杰作,满心欢快,浑身轻松,几乎飘飘欲仙了。

  第四层为最后四句,盛赞苏州不仅是财赋强盛的大藩,更是“群彦今汪洋”的人才荟萃之地,以回应题目上“诸文士燕集”的盛况。

  宋代和尚惠洪在《冷斋夜话》中写道“范文正公清严,而喜论兵,常好诵韦苏州诗‘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是说范仲淹这个人清正严明而喜好谈论兵法,经常诵读韦应物的“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唐代白居易在《吴郡诗石记》中称赞《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这首诗“最为警策”。明代杨慎在《升庵全集》第五十四卷中称赞它“为一代绝唱”。


作者简介:

  韦应物(约737~约792年),唐朝诗人。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曾祖父韦待价武后朝为相。玄宗天宝六载(747年)左右,以门荫补三卫,为玄宗御前侍卫,常出入宫闱,扈从游幸。后进入太学读书。安史之乱起,避难至武功等地。代宗广德元年(763),为洛阳丞。后因惩办不法军士,被讼去官,闲居洛阳同德寺。九年,为京兆府功曹参军,摄高陵县令。十三年,为鄠县令。次年,坐累改栎阳县令。辞归长安西郊沣上善福精舍。德宗建中元年(780年),起为比部员外郎。次年,出为滁州刺史。兴元元年(784年)冬,罢官,因贫不能归长安,暂居滁州西涧。贞元元年(785年)秋,授江州刺史。三年,入朝为左司郎中。四年冬,出为苏州刺史。与顾况秦系孟郊丘丹皎然等均有唱酬往来。七年,罢职,寓居苏州永定寺。世称韦江州、韦左司或韦苏州。唐代有另一韦应物,与白居易刘禹锡同时,曾任诸道盐铁转运、江淮留后、御史中丞等职。南宋沈作喆《补韦刺史传》将二韦应物混为一人,实误。韦应物原有集10卷,北宋王钦臣重加编定,题名为《韦苏州集》。后迭经刊刻,续有增补,今存南宋乾道刻本递修本《韦苏州集》10卷、《补遗》1卷。《全唐诗》收录其诗作551首。

  韦应物各体皆长,但以五言古体成就最高。风格恬淡闲远,语言简洁朴素,白居易称其“高雅闲淡,自成一家之体”(《与元九书》)。但韦诗也有秾丽秀逸的一面,所以宋濂说韦诗“一寄秾艳于简淡之中”(《答章秀才论诗书》)。韦应物的五言古体主要是学陶渊明,但是山水写景等方面,也接受了谢灵运谢朓的影响。韦应物诗中最为人称道的是山水田园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