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衍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邹衍汉语拼音:Zou Yan;约公元前340-前260,亦说前305~前240),亦作驺衍战国时期阴阳家的代表。齐国人,传说其墓地在今章丘相公庄镇郝庄。齐国有名的稷下学宫是诸子百家争鸣的重要舞台。邹衍是稷下学宫有名的学者,他知识丰富,“尽言天事”,时称“谈天衍”。司马迁在《史记》中把他列于稷下诸子之首,称“驺衍之术,迂大而宏辨”。邹衍到过赵、魏、燕等诸侯国,均受到各国国君礼遇。

  齐宣王时,邹衍就学于稷下学宫,先学儒术,后改攻阴阳五行学说。齐闵王后期,邹衍离齐入燕。燕昭王对他十分尊崇,亲自抱着扫帚迎接他,为他修筑碣石宫,并拜他为师。传说邹衍曾到燕国气候寒冷的寒谷考察,吹了几个曲子,就理顺了阴阳,使当地气温升高,农作物丰收。燕惠王时,邹衍曾蒙冤入狱。出狱后邹衍回到齐国。其后,他作为齐国使者出使赵国,与公孙龙进行过学术辩论。晚年,邹衍还曾仕于燕王喜。

  邹衍的著作很多,有《主运》、《终始》、《大圣》十多万字。还有《邹子》四十九篇,《邹子终始》五十六篇,共105篇。可惜这些著作早已遗失。 邹衍是阴阳五行学说的集大成者。他创立了“五德终始”理论和“大九州”学说,风行于当时,影响于后人。邹衍的理论学说,是根据已知事实推论出来的,往往“以小推大,以近推远”。这种充满实证精神、富含逻辑思维的认识方法,在当时有进步之处。

  “五德终始”理论,是运用阴阳五行学说来解释社会发展规律的一种理论。邹衍认为,人类社会的历史变化同自然界一样,也受土、木、金、火、水五种物质元素支配。他把五行各赋予德的属性,即土德、木德、金德、火德、水德,由五行相胜而为五德终始,即木德胜土德,金德胜木德,火德胜金德,水德胜火德,土德又胜水德,如此周而复始。比如,虞为土德,夏为木德,商为金德,周为火德。夏朝代替了虞舜,是木德胜土德;商朝代替了夏朝,是金德胜木德;周朝代替了商代,是火德胜金德。照此类推,代替火德的必然是水德,水德朝代出现以后,又要被土德代替,社会的变化就是如此循环复始。他的这一理论深合战国时期各国统治者的口味,成为战国七雄展开兼并战争、夺取统一政权的理论工具。

  邹衍还有一个重要学说,即大九州说。邹衍以前的学者,认为中国九州就是整个世界,而想邹衍却以为中国九州只是天下的八十一分之一。中国名叫赤县神州。在中国之外,如赤县神州的还有九个,这也是所谓的大九州,大九州各有小海环绕着,各洲的人民及兽禽都不能互相交往,像一个独立的区域。虽然大九州的地理说是邹衍的推想,但这一思想对启迪人们对世界的认识还是大有裨益的。

  邹衍的阴阳五行、五德终始学说,对中国古代政治、思想文化的影响巨大。它一方面为秦始皇统一全国提供了理论根据。因为秦文公出猎,捕获过黑龙,这正是水德兴盛的征兆。按照五德终始的理论,水德胜火德,秦必代周。另一方面,也成为封建统治阶级构建理论体系的逻辑骨架。比如《吕氏春秋》全书的逻辑结构,就是按照阴阳五行的秩序编排的。汉朝董仲舒建立的儒学体系,也是袭用了阴阳五行说。此外,邹衍的阴阳五行说还被战国秦汉时期的燕、齐方士们所利用,成为方仙道的基本理论之一,为汉代道教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邹衍开创战国时期阴阳家学派,其主要思想是“五德始终说”和“大九州说”。他把春秋战国时期流行的五行说附会到社会的变动和王朝的兴替上,提出“五德始终”的历史观。他认为整个物质世界是由金、木、水、火、土构成的,事物的发展变化是通过五行相克和五行相生来实现的。人类社会历史的改朝换代与自然界一样,也是一种客观必然。自开天辟地以来的人类社会都是按照五德转移的次序进行循环的,每一朝代都主一德,每一德都有盛有衰。盛时,它对应的那个朝代就兴旺发达;衰时,这个朝代就要灭亡。人类社会的历史变化遵循着五行相生相克的规律进行着循环。该学说对秦汉社会产生过重要影响。在对宇宙的空间认识方面,邹衍创立了“大九州”说。齐地濒海,这启发了他对宇宙空间广阔性的联想。邹衍认为,儒家所称的中国,只占天下的八十一分之一。中国称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有九州,乃禹时所分九州,而中国之外如同赤县神州的还有九个州,各有裨海环绕,每州内又各有九州,语言风俗皆不相通。这种对世界地理的推论性假说,在当时及后世有扩大人们地理视野的意义。邹衍一生著述甚丰。《汉书·艺文志》在阴阳家类著录《邹子》49篇、《邹子终始》56篇。《史记·孟子荀卿列传》说他著有“《终始》、《大圣》之篇十余万言”,并另作有《主运》。邹衍在音乐、方技方面也颇有造诣。

  邹衍“深观阴阳消息”,喜谈宇宙变化,号“谈天衍”。用“先验后推”法,“先验小物,推而大之,至于无垠”,从部分经验事实出发,由近及远、由已知推未知,以至于“窈冥不可考而原”、“海外人之所不能睹”的想象领域。用“五行生胜”说解释社会变化,提出“五德终始”论,认为朝代更替依土、木、金、火、水“五德转移”的顺序进行,预言代火者将是水,未来统治者将得水德,以水德王。其学说适应大一统趋势,受到诸侯尊礼,在秦汉时代有重要影响。其“大九州”说,扩展儒者传统地理观念,认为中国(赤县神州)仅是全世界的一小部分(八十一分之一)。其“先验后推”法有冲破狭隘经验局限,扩大视野的作用,但较多想象成分。其“五行生胜”、“五德转移”和“符应”说,流于机械循环论和神秘主义。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