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悲怀·其二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2020年10月11日 (日) 03:32云贵组02讨论 | 贡献的版本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学生古诗词经典读本: (1-3年级) (4-6年级) (7-12年级) 经典名句 唐诗三百首  千家诗


遣悲怀·其二

唐·元稹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诗题与背景:

《学生经典古诗词》下载,二维码
《学生经典古诗词》公众号,二维码

  这是一首悼亡诗,是唐代诗人元稹所作《遣悲怀》三首(诗题一作《三遣悲怀》)中的第二首,体裁为七言律诗

  此诗悼念的是作者的妻子韦丛。韦丛,字茂之,杜陵(今陕西西安市东南)人,元稹元配,少元稹四岁。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年)二十岁时嫁与元稹,其时元稹尚无功名,婚后颇受贫困之苦,而她无半分怨言,夫妻感情很好。生五人而仅存一女。卒于元和四年(809年)七月。葬于咸阳,年二十七。这时元稹已任监察御史。韩愈曾撰《监察御史元君妻京兆韦氏夫人墓志铭》。韦丛的父亲韦夏卿,官至太子少保,韦丛为其幼女。韦氏死后,元稹悲痛万分,曾作多首悼念的诗,但以此三首最为人传诵,主要则如陈寅恪先生所说:“直以韦氏之不好虚荣,微之之尚未富贵。贫贱夫妻,关系纯洁。因能措意遣词,悉为真实之故。夫唯真实,遂造诣独绝欤?”

  据刘逸生先生《读诗小札》所说,这三首是在韦丛死后两年,即元和六年作,时元稹已贬江陵士曹参军。

  《遣悲怀》三首,一个“悲”字贯穿始终。诗题“遣悲怀”,实际上,是越“遣”越“悲”,越“遣”越不能忘“怀”。真切的“悲怀”,贯穿了全诗,充溢了全诗。

  第一首,缅怀妻子在艰难家境中安贫劳作、恩爱贤惠的品行,并抒写自己的抱憾之情。

  第二首,与第一首结尾处的悲凄情调相衔接。追念妻子生前的戏言竟成遗嘱,来表达自己的哀痛和痴情。尾联概括地点明,共历贫贱患难的夫妻,一旦诀别,回首往事,事事可哀。

  第三首,首句“闲坐悲君亦自悲”,承上启下,以“悲君”总括上两首,自伤身世不幸,进一步表达贫贱夫妻生死离别之情。由妻子早丧想到人生短暂,悼妻之际自伤自怜。

  这三首诗,叙事叙得实,写情写得真,写出了作者的至性至情,因而成为古今悼亡诗中的绝唱。


逐句释义: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往昔曾经戏言我们身后的安排,如今都按你所说的出现在眼前。
  戏言:开玩笑的话。
  身后意:死后的安排,遗嘱之意。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你生前的衣裳已经快施舍完了,你的针线活计我还保存着不忍打开。
  衣裳:此指亡妻的衣物。
  施:施舍与人。
  行看尽:眼看不多了。行,将要,快要。
  针线:针线活计,亦此指过去妻子为自己亲手缝制的衣物。
  未忍开:因怕睹物伤怀,所以不忍心再打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时常想到你往昔宽厚待人,我对婢仆也格外怜爱;也曾依据梦里你周济过的人,急忙给他们送去钱财。
  旧情:指妻子生前的怜惜婢仆之意。
  怜:怜爱。
  因梦:依据梦里妻子周济的人。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确实知道,夫妻死别之恨世间人人都有,但贫贱夫妻所经历的桩桩事情都会勾起哀思无限。
  诚知:确实知道。
  此恨:夫妻间死别的恨事。
  贫贱夫妻:曾经共过贫贱生活的夫妻。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悼亡诗,是《遣悲怀》三首中的第二首。与重在追怀往事的前一首诗相比,此诗更偏重于对妻亡之后作者哀凉心绪的描写。如果说妻子生前的“百事乖”是前诗的主线,那么妻亡之后的“百事哀”便是这首诗的中心。


  首联“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与第一首结尾处的悲凄情调相衔接。昔日开玩笑时曾说过死后的情景,想不到今天竟成了事实。这两句脱口而出,毫不做作,却已见出内心深处的凄苦与感怆(感慨悲伤)。


  颔联“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人已仙逝,而遗物犹在。为了避免见物思人,稍减哀伤之情,便将妻子穿过的衣裳施舍出去;将妻子做过的针线活仍然原封不动地保存起来,不忍打开。一“施”一“存”,心情极为矛盾,这种消极的做法本身恰好证明作者根本无法摆脱对亡妻的无尽怀念,


  颈联“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每当看到妻子在世时身边的婢仆,也引起自己的哀思,因而对婢仆也平添一种哀怜的感情。多次梦到你我便为你焚纸烧钱。


  尾联“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夫妻死别,固然是人所不免的,但对于同贫贱共患难的夫妻来说,一旦永诀是更为悲哀的。末句从上一句泛说推进一层,着力写出自己丧偶不同于一般的悲痛感情。


《唐诗三百首》古籍版本之一91
《唐诗三百首》古籍版本之一92


作者简介:

  元稹(779—831年),唐朝大臣,文学家、诗人。字微之,河南(今河南洛阳)人,居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早年家贫。举贞元九年明经科、十九年书判拔萃科,曾任监察御史。因得罪宦官及守旧官僚,遭到贬斥。后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暴疾卒于武昌军节度使任所。与白居易友善,常相唱和,世称“元白”。有《元氏长庆集》。《全唐诗》收录其诗作593首。(新、旧《唐书》本传、《唐才子传》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