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绝书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越绝书》,记载古代吴越地方史的杂史,又名《越绝记》,全书共十五卷。该书以春秋末年至战国初期吴越争霸的历史事实为主干,上溯夏禹,下迄两汉,旁及诸侯列国,对这一历史时期吴越地区的民族政治、经济、军事、天文、地理、历法、语言等多有所涉及,被誉为“地方志鼻祖”。其中有些记述,不见于现存其他典籍文献,而为此书所独详;有些记述,则可与其他典籍文献互为发明,彼此印证。在现代社会科学的研究过程中,曾有不少人,从不同角度、在不同程度上利用《越绝书》,来考察中国古代史、中国文学史、汉语语言学史、中国民族史、中国历史地理中的一些具体问题,并取得了不少重要成果。

  此书原为三十五篇,所谓“旧有内记八,外传十七”;北宋初亡佚了五篇,现今只剩十九篇。其中首尾两篇属于序跋性质,中间十七篇有内经、内传和外传,显得比较杂乱。但《外传本事》解释说:“经者论其事,传者道其意,外者非一人所作,颇相覆载,或非其事,引类以托意说之者。”这一方面说明其材料来源是多方面的,另一方面说明了,作者著书的意图,每篇都有其特定的目的,所谓“观乎太伯,能知圣贤之分”,“观乎九术,能知取人之真,转祸之福”等等。

  《越绝书》保存有吴、越地区东汉以前的许多史料,特别注重伍子胥、子贡、范蠡、文种、计然(计倪)等人的外交军事活动;有的为《史记》所采用,如勾践行计倪、范蠡之术,其道在富米贵谷。这些史料可以和《左传》、《国语》及《史记》互相印证,补充其不足。

  还有《外传记宝剑》一篇,记述欧冶子、干将二人为越王铸了五口宝剑,又为楚王铸了三口宝剑,都锋利无比。后来考古发掘证明《越绝书》上所记炼剑之事是真实的。还有篇中所谓“以石为兵”、“以玉为兵”、“以铜为兵”、“以铁为兵”的记载,大体上反映了今天考古学上的旧石器、新石器、铜器和铁器时代。

  在《越绝书》的成书年代、作者、卷数、书名、篇名等问题上,至今仍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看法。如关于成书年代,有春秋说、战国说、战国―西汉―东汉说、战国―东汉说、东汉初年说、东汉末年说、东汉初年―东汉末年说、西晋说;关于作者,有子贡撰说、子胥撰说、袁康撰说、袁康、吴平合撰说、袁康撰吴平修订说、袁康、吴平辑录说;关于卷数,有十五卷说、十六卷说;关于书名,有《越绝书》原称《越绝》说、《越绝书》原称《越绝记》说、《越绝记》非《越绝书》说;关于篇名,有吴太伯与兵法篇亡佚说、今本吴地传即古本吴太伯篇说、伍子胥水战兵法内经即古本兵法篇说、今本陈成恒非古本陈恒篇说,等等。

  《越绝书》,被东汉著名学者王充誉为当时五大名著之一。书名曰“绝”,旧有“断灭”等说,今人考证,当为上古越语“记录”的译音,是越国史记的专名。《越绝书》内容极其广泛丰富,详细记载吴越交战、越王勾践生聚教训,最后兴越灭吴,逐鹿中原的经过,内容涉及兵法、权谋、术教等,被有些学者称为“复仇之书”。还记载了许多有关季节变化、农田水利、土地利用、粮食丰歉等内容,因此被不少学者视为一本发展生产、经世致用之书。书中《吴地传》与《地传》两篇,详细记述了吴越两国的山川、地理、物产等,因此被有些学者尊为中国地方志之鼻祖。《越绝书》不仅是浙江最早的地方志,也是国内现存最古的地方志。此书还保存了先秦时期许多珍贵的思想史资料。历代的抄本、刻本有翻元本(越绝书十五卷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明双栢堂刊本双柏堂本)、张佳胤本、陈垲刊本、古今逸史本、四库全书本等版本本。研究成果有清人的二种,一为俞樾越绝书札记曲园杂纂,一为钱培名所作,刻入小万卷楼丛书。

关于书名由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越绝”,首篇《外传本事》说:“越者,国之氏也。绝者,绝也,谓勾践时也。”“贤者,所述不可断绝,故不为记明矣。”清代的俞樾对此作了解释,这是说《春秋》绝笔于获麟之绝,其意在记吴、越之事以续补《春秋》,而重点更在于越,故曰,“越绝”。

关于作者[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关于《越绝书》的作者,《隋书·经籍志》认为是子贡。此书末尾序外传记有隐语:“以去为姓,得衣乃成,厥名有米,复之以庚。”这个隐语里面暗藏了“袁康”两个字;又有“禹来东征,死葬其疆”。这两句表明作者是会稽人;又云:“文词属定,自于邦贤;以口为姓,承之以天,楚相屈原,与之同名”这几句里面有隐藏了“同郡吴平”之名。所以《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判定该书作者为汉朝的袁康和吴平,然而这两人的生平却无从考证。

版本[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该书有《四部丛刊》、《四部备要》、《汉魏丛书》等版本,1956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越绝书校注》是校勘较好的本子。另外有1985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印本。

  今有:《越绝书》十五卷,四部备要本;张宗祥《越绝书校注》商务印书馆1956年版;乐祖谋《越绝书点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越绝书》吴平编吴庆峰点校,《二十五别史》中一种,齐鲁书社2000年版。

四库提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越绝书》·十五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书中《吴地传》称勾践徙琅琊,到建武二十八年,凡五百六十七年,则后汉初人也。书末《叙外传记》以廋词隐其姓名。其云以去为姓,得衣乃成,是袁字也。厥名有米,覆之以庚,是康字也。禹来东征,死葬其疆,是会稽人也。又云文词属定,自於邦贤,以口为姓,承之以天,是吴字也。楚相屈原,与之同名,是平字也。然则此书为会稽袁康所作,同郡吴平所定也。王充《论衡·按书篇》曰:东番邹伯奇,临淮袁太伯、袁文衡,会稽吴君高、周长生之辈,位虽不至公卿,诚能知之囊橐,文雅之英雄也。观伯奇之《元思》、太伯之《易童句》(案童疑作章),文术之《箴铭》,君高之《越纽录》,长生之《洞历》,刘子政、扬子云不能过也。所谓吴君高殆即平字,所谓《越纽录》殆即此书欤?杨慎《丹铅录》、胡侍《珍珠船》、田艺衡《留青日札》皆有是说。核其文义,一一吻合。《隋唐志》皆云子贡作,非其实矣。其文纵横曼衍,与《吴越春秋》相类,而博丽奥衍则过之。中如《计倪内经》军气之类,多杂术数家言。皆汉人专门之学,非后来所能依托也。此本与《吴越春秋》皆大德丙午绍兴路所刊。卷末一跋,诸本所无。惟申明复仇之义,不著姓名。详其词意,或南宋人所题耶?郑明选《秕言》引《文选·七命》注引《越绝书》:大翼一艘十丈,中翼九丈六尺,小翼九丈。又称王鏊《震泽长语》引《越绝书》,风起震方云云。谓今本皆无此语,疑更有全书,惜未之见。案《崇文总目》称《越绝书》旧有内记八、外传十七。今文题阙舛,裁二十篇。是此书在北宋之初已佚五篇。选注所引盖佚篇之文,王鏊所称亦他书所引佚篇之文。以为此本之外更有全书,则明选误矣。别有《续越绝书》二卷,上卷曰《内传本事》、《吴内传》、《德序记》、《子游内经外传》、《越绝后语》、《西施郑旦外传》;下卷曰《越外传》、《杂事别传》、《变越上别传》、《变越下经》、《内雅琴考序传后记》。朱彝尊《经义考》谓为钱 伪撰,诡云得之石匣中。 与彝尊友善,所言当实。今未见传本,其伪妄亦不待辨。以其续此书而作,又即托於撰此书之人,恐其幸而或传,久且乱真。又恐其或不能传,而好异者耳闻其说,且疑此书之真有续编,故附订其伪於此,释来者之惑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