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诗歌汉语拼音:shiɡe;英语:poetry),文学体裁之一。在各种文学样式中,诗歌出现最早。古今中外对诗歌的起源曾有多种解释,如巫术说、游戏说、心灵表现说和模仿说等。根据近代科学的历史考察,多认为它起源于原始时代人们的集体劳动,最初是原始人在集体劳动中为协调动作、交流感情而发出的劳动呼号与简单语言相结合的产物,随后又作为劳动过程中的伴唱及劳动前后对劳动收获的祝祷与庆祝而得到发展。因此,在人类发展的幼年时代,诗歌是同集体的劳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从表现形式上看,早期诗歌与音乐舞蹈等密不可分。《吕氏春秋·古乐篇》中有这样的记载:“昔葛天氏之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阙。”这里所描述的场面,就是诗歌、音乐、舞蹈三者结合的综合表演。在《毛诗序》中,对诗、乐、舞的关系作了进一步的论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可见诗、乐、舞都出自人们在生活中所激起的感情活动,它们原是三位一体的,发展到后来,诗歌才成为一种独立的文学样式。

诗歌的基本特点

  与其他文学体裁相比,诗歌具有以下一些基本特点:

  1.抒情性 诗歌是情感激流的表现。诗人在从事诗歌创作的时候,往往是处在一种激情勃发、精神昂奋的状态。虽然其他文学体裁的创作也需要有丰富的感情,但诗歌创作中的感情活动特别强烈。唐代诗人白居易曾把诗的特征概括为8个字:“根情,苗言,华声,实义”(《与元九书》)。所谓“根情”,即是以感情作为根本,作为出发点和立足点。当代诗人艾青也认为:“对生活所引起的丰富的、强烈的感情是写诗的第一个条件,缺少了它,便不能开始写诗,即使写出来了,也不能动人。”(《诗论》)创作实践表明,感情是诗的直接表现对象,也是诗的内在生命。

  由于抒情性是诗歌的一个主要特点,而感情总是具体的、生动的,因而就决定了诗歌必然具有鲜明的个性色彩。在优秀诗人的诗篇中,无不鲜明地表现出诗人的个性特征:他的爱和恨、痛苦和欢乐、希望和追求。一般地说,越是能够突出地显示出诗人独特个性和感情色彩的诗篇,便越容易吸引和打动读者。当然,诗人的个性和感情不应是孤立的、褊狭的,而应同时代、同人民息息相通,休戚与共。同时,感情与思想也是分不开的。所谓“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就说明诗是用来“言志”的。“志”指的是诗人的精神境界、理想情操,应当是感情与思想的结合。诗人不仅要有丰富的感情,还应有远大的抱负、深刻的思想。不同的诗人,由于思想不同、感情各异,固然会形成各自不同的诗风;就是同一个诗人,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环境中,由于思想的发展变化,诗风也会有所不同。

  2.音乐性 在中国古代,《诗经》、乐府诗和历代词曲都曾经配乐歌唱。在后来的发展中,诗歌虽然与音乐逐渐分离,但仍保留了音乐的某些特质,形成诗歌自身的特点,最突出的就是鲜明的节奏、铿锵的音调与和谐的音律。

  节奏是诗歌音乐性的主要因素。诗歌节奏,是指由于语音排列次序不同而形成的有规律的抑扬顿挫。中国古体诗的节奏主要在于顿(即诗句中按照音律单位划分出的大体均匀的段落)的安排。一般说来,四言诗是每句两顿,每顿两个字;五言诗每句三顿,每顿两个字或一个字;七言诗则每句四顿,每顿两个字或一个字。这样读起来,便觉节奏明快,跌宕有致,其中顿的字数的划分固然与字义有关,但更重要的还是为了音调的和谐。近体诗(格律诗)以及词曲的节奏要求更为严格,除了顿和字数的限制以外,还要合乎一定的平仄格律,即按每个字的音调的高低升降,分成平声字和仄声字,在诗句中按一定格式交替使用,并和顿的安排恰好结合。这种平仄的要求不仅加强了诗句内部的抑扬和声调的变换,而且加强了诗句间的对照,从而增强作品的旋律感,使全诗产生更悦耳的音乐效果。诗歌的节奏是由其抒情特点所决定的。诗是情绪激动的表现,而情绪的流动本身是有节奏的,或者先抑后扬,或者先扬后抑,或者抑扬相间,或轻或重,或疾或徐,以波状的形态进行,这便是诗的内在节奏。对于一首诗来说,顿数的匀齐和平仄的谐调还是外在的节奏,它应当与诗的内在节奏(感情的波动)相一致,并成为内在节奏的自然体现。比如,激昂慷慨的情绪在表现形式上需要有短促、有力的节奏,痛苦悲哀的情绪需要有低沉、徐缓的节奏等。这样,诗的节奏才真正和谐圆浑,表里如一。现代诗歌更注重表现诗的内在的节奏,特别是自由体诗,主要就是依据情绪起伏的规律。诗歌音乐性的另一个表现是押韵。押韵就是在诗句的末尾使用韵母相同的字,所以又称韵脚。历来的诗歌一般都是押韵的。不过各个民族的诗歌的押韵方式往往有各自不同的习惯和传统。中国的古体诗大多是除第一句外单句不押韵,双句押韵,但也有每句押韵或押韵无定则的。近体诗的押韵规定较严,除第一句外单句绝不押韵,双句必须押韵。现代诗歌包括自由诗在内一般也注意押韵,但押韵的方式比较自由,有的句句押韵,有的双句押韵,有的没有定则,有的则采用外国诗歌的“商籁体”(即十四行诗)的押韵方式。押韵对于诗歌创作具有重要意义,它可以使诗句更加悠扬动听,前后呼应,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增强诗的节奏和旋律,更便于人们朗读和背诵。

  3.语言的高度凝练和形象性 诗歌的语言要求更集中、更概括地反映生活,并有一定的节奏、音调和格律的限制,因而容不得冗长的叙述和空洞的说教,所以诗歌的语言要比一般口语和散文语言更凝练、更含蓄。诗歌语言的高度凝练,有赖于诗人的刻苦锤炼和精心推敲。中国古代的诗歌创作有所谓“炼字”、“炼句”之说,即是指对诗歌语言的锤炼。

  为了达到高度凝练和形象化,诗歌语言又具有自己特殊的表现手法,如主谓语及其他句子成分的省略,语序的颠倒,词义词性的转换等。像温庭筠的诗句“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商山早行》),没有一个动词。谓语完全省略,这在日常口语和散文语言中一般是不允许的,但在诗歌中却是常事,而且更见意境丰富紧凑,形象生动。此外,在诗歌创作中,赋、比、兴也是常用的方法。这些传统的表现手法,在现代诗歌创作中也得到了继承,并有进一步的发展。

诗歌的分类

  诗歌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许多种类。从形式上分,有格律诗自由体诗散文诗民歌等。从内容上分,主要有抒情诗叙事诗

  抒情诗是诗歌的典型形式。诗歌的特点,特别是它的抒情性和音乐性,在抒情诗中得到充分的体现。抒情诗以抒发诗人在现实生活中被激发起来的感情为主,一般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和丰满的人物形象,也很少正面展开人物之间尖锐的矛盾和冲突;诗人的着眼点并不在于客观地描述生活事件和人物故事,而在于通过某种事件或景物表现自己的主观感受,或直抒胸臆,或触景生情,或借古咏怀,或托物言志。抒情诗是一种最个性化的艺术。诗人往往就是抒情的主人公,诗人的感情往往决定诗的格调,诗人的人品往往决定着他的诗品。

  叙事诗是叙事与抒情的结合。作为诗歌的一种形式,它具有诗歌的一切特征,同时又有叙事的成分,并往往以叙事写人构成作品的主要内容。与抒情诗不同,它有着完整的故事和鲜明的人物形象,以及对社会生活和历史事变所作的客观描述。在叙事诗中,诗人一般不是直接抒发自己的感情,而是把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化在他所描述的形象和故事中。在这一点上,它跟小说比较接近。但它不仅始终具有诗的形式和有节奏、有韵律的诗的语言,而且始终贯注着诗的激情,这又与小说不同。同时,由于叙事写人并非诗歌的特点和专长,所以叙事诗在写作中,一般总是选择比较单纯的故事或事件,人物不多,情节简括,层次分明,因而语言也远较小说凝练概括。

  诗歌的分类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抒情诗与叙事诗的划分,只是相对的,不能机械地看待。前者以抒情为主,但并不完全排除叙事;后者以叙事为主,而同时兼有抒情。还有些诗歌,叙事、抒情在作品中都占有相当比重,则应从整体印象上来加以判断。

高中语文教材古典诗词类别

一、弃妇诗

以《诗经》中的《氓》为主要典型。与这一类诗作相近的还有思妇诗与怨妇诗。弃妇诗中,常常埋怨男子的薄情寡义、始乱终弃与刻薄寡恩。思妇诗则常常表达自己对心上人的思念,相思却不得相见的痛苦。怨妇诗则往往流露出自己失宠的痛苦与不幸。

二、爱国诗

从《秦风·无衣》开始,我们便能感受到爱国诗当中那种同仇敌忾、不怕牺牲、共赴困难、慷慨激昂的拳拳爱国之情。在教材中,像陆游、杜甫与辛弃疾的一些作品,往往都带有这种深沉的爱国情怀。而爱国诗的大量产生,往往与国家与民族陷入重重危难、饱经忧患的时代背景有着密切关联。其中也就往往蕴含着诗人浓郁的忧国忧民的情怀。

三、爱情诗

《邶风·静女》中的恋情,让我们感受到一对青年男女沉浸于爱情中的幸福。爱情时而甜蜜,时而苦涩,因了离别的痛苦,爱情变得越发丰富起来。有收获爱情的喜悦,有错过因缘的苦痛,有等待时的相思,有分别时的伤感,有牵挂时的思念,有独处时的寂寞,有相聚时的欢娱,有异地相隔的苦闷,有表白心志的铮铮誓言。秦观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为我们弹奏了一曲忠贞爱情的绝唱。

四、迁谪诗

中国古代的官场上,终究还是以失意潦倒的文人墨客居多。受儒教进取文化的影响,作为一名士子,满腹才华不得施展,雄伟抱负不能如愿以偿,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于是便催生出大量的迁谪诗。在这方面,屈原堪称鼻祖。在屈原的《离骚》当中,表达自己遭遇放逐的苦闷的诗句,俯拾即是。而作为一名贤士,不被朝廷委以重任,多少会在诗歌里面婉曲地表达出来,对朝廷的不满或是影射朝政的黑暗,在诗中也时有流露。

迁谪诗的典型,在教材中表现尤为突出的,当数白居易的《琵琶行》。这首诗除了通过将自己的身世与琵琶女的身世对照来表现自己谪居时的苦痛以外,还运用了其它一些丰富的描写技巧来表达自己的谪居之痛。如:

“浔阳地僻无音乐„„黄芦苦竹绕宅生”几句,通过描写谪居之地的偏僻与荒芜,来表现自己失意时的冷清。

“其间旦暮闻何物„„如听仙乐耳暂明”几句,或融情于景,或以乐衬哀,或正反对照,无一不是为了突出谪居生活的单调、苦闷无聊,把官场失意的痛苦,通过这满腹牢骚烘托的淋漓尽致,无以复加。

谪居诗中,对比、反衬、自况等技巧运用得相当普遍;在情感上人生易逝、功业未就、壮志未酬、怀才不遇、失意落魄等主题表现得较多,多半是一些悲观主义者。也有个性比较倔强或者乐观旷达的,像柳宗元的孤傲与苏轼的达观,在迁谪诗中是不太常见的,这些皆缘于诗人不同的性情与气质。因而对于迁谪诗中表现的情感,我们不能一概而论。

五、讽喻诗

这一类诗,往往不直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怀,而是将感情寄托于所咏之人事上,且常常以古写今,借古人古事来讽喻现实生活,因而在这一类诗作里面,往往会用到许许多多的典故,表情达意委婉深沉、含蓄蕴藉。所以解读这一类的诗,要善于将诗中所咏之人事与诗人的生平经历联系起来对照,方能体会诗中所抒发的感情。如《迢迢牵牛星》借牛郎织女事来表达对现实生活中封建家长专制,爱情婚姻不能自主的不满;《念奴娇•赤壁怀古》借写周瑜诗来表达自己怀才不遇的情怀;《蜀相》中借诸葛亮事来表达诗人壮志未酬的遗憾等。

六、山水田园诗

山水田园诗,大多数乃“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是写山水田园生活,实际上借此来表达自己的志向罢了。然而不排除也有一些春风得意的诗人,位高权重,写山水田园,只是为了表达自己对山水田园生活的喜爱,表达一种回归自然的情趣。这类诗人像谢灵运、欧阳修等。

只是,大多数还是像陶渊明一样,于仕途郁郁不得志,进不能居庙堂之高,则退居江湖之远以自娱自乐,且不时流露出对现实、对朝局的不满之意。这一类诗作大都体现着如下一些思想感情:

1、表达自己对现实的不满,揭露朝政的昏暗,讽刺统治阶层的昏庸腐朽,抒发自己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傲世情怀。

2、表现山水田园生活的闲适与安宁,表现自己悠然自得的闲情逸致,表达自己对山水田园生活的喜爱,抒写自己的出世归隐之情。(一句话,说明自己离开了官场同样过得逍遥自在快活,其实是在装样子,内心很痛苦)

3、表达自己满腹才华不得施展的苦闷,人生易逝却又功业未就、怀才不遇不受重用的寂寞,于是流露出归隐江湖的愿望。

七、羁旅思乡诗

古时的交通并不发达,所以长年在外漂泊的游子,对家乡与亲人的思念就显得格外地殷切。特别是在一家人团聚的时刻,自己却旅居异乡,思乡的愁苦便爬满了心头。如果在异乡的境遇又不佳,过得十分艰难,再加上自己遭遇到一些挫折,像科考落第、人生失意、功业未成、壮志难酬、无颜见家乡父老等,这种痛苦便会来得格外剧烈。所以这一类的诗歌,在思想感情上往往表现为或表达自己对家乡对亲人刻骨思念,或表达自己沦落异乡的孤独,或抒发自己飘零憔悴的伤感,或写满郁郁不得志的悲伤。但不管怎样,写其它的一些痛苦,都是为了加强自己思念家乡的痛苦,思乡还是主要的。

八、悼亡诗 既为悼亡,那么诗的字里行间无不表现出对已故之人的深切缅怀。比较有名的像元稹的《离思》与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或通过对往昔生活的深情追忆,或通过虚实(过去与现在)对照,或通过对比反衬,或加以细节描写,无一不是为了更好地抒发自己与亡人阴阳相隔的苦痛。

九、送别诗

送别诗在思想内容上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形:一是表达自己对友人的难舍难分、依依惜别之情,二是写友人离去自己形单影只的离愁别绪,三是表现自己对友人的牵挂以及对真挚友情的赞美歌颂,四是对友人的劝慰与赞美,五是表达自己对送别的一种乐观豪迈的态度,六是借送别以表明自己的志向,七是借送别来抒写自己的人生际遇。具体是哪一种情形,我们要视具体诗歌而定,不能盲目套用。

十、游仙诗

游仙诗其写作意图与山水田园诗比较接近,无非是退居江湖的另一种形式罢了,最典型的诗人莫过于李白。李白的游仙,多半是仕途人生不得意的产物,并不是真正的想去游仙。心中的忧愁难以排遣的时候,便希望浏览名山大川,交游神仙以求超脱现实,暂时忘却现实生活中的苦闷。李白的游仙诗大抵如此,人生易逝,怀才不遇,壮志难酬,于是便蔑视功名,抨击权贵,姑且及时行乐,游仙访道,图一时快活逍遥,这是诗人放荡不羁的表现之一。

十一、咏物诗

咏物诗主要有三种类型:一者动机比较纯粹,确实喜欢,于是歌咏赞美,表达对此物的喜爱之情;二者以物品来寄托人品,托物言志,表现自己清高脱俗的志向和追求;三则借物来写人,实不知何乃为物,何乃为人,诗人即是所咏之物,所咏之物即是诗人,这样写的目的,是为了含蓄地表达自己的忧愁发愤之情或者不便于明说的苦衷。所以对于咏物诗,并非一定都是运用了象征的描写技巧与托物言志的表达方式,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运用了这类手法,就要注意将物与人结合起来,体会其中的深层含意。为了使所咏之物特征更加鲜明,也常常借助于对比或反衬的描写手法。

十二、怀古诗

怀古并非为了写古,多半是为了写今。或凭吊古迹,将往昔的繁华与今日的衰败进行对照,表达昔盛今衰、物是人非、国运衰微的感慨;或借古事讽喻今事,来讽刺朝廷的统治者昏庸误国、不图进取,表达自己内心的忧愤与不满;或写古今朝代更替,抒写历史变迁、沧海桑田的巨变;或缅怀古人,以古人自况(对照),来抒写自己人生失意的凄凉。这一类的诗歌,或以写古为主,或以写今为主,但从手法上来说,一般都会用到对比、反衬、虚实结合等表达技巧。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