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咏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学生诵读古诗词300首(7-9年级)

西施咏

王维

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
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贱日岂殊众,贵来方悟稀。
邀人傅脂粉,不自著罗衣。
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
当时浣纱伴,莫得同车归。
持谢邻家子,效颦安可希。


逐句释义:

  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艳丽的姿色向来为天下器重,美丽的西施怎么能久处低微?
  艳色:艳丽的姿色,代称美女。
  西施:春秋末期越国(今浙江一带)美女。传说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后,勾践命范蠡求得美女西施,献给吴王夫差,吴王许和。勾践卧薪尝胆,生聚教训,于公元前473年一举灭吴。吴亡后,传说西施与范蠡乘舟从游五湖(今太湖)而去。
  宁(nìng):岂。
  微:卑微,卑贱。

  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原先她是越溪的一个浣纱女,后来却成了吴王宫里的爱妃。
  越溪:源出浙江绍兴若耶山,北流入运河,传说为越国美女西施浣纱(洗衣服)之处。

  贱日岂殊众,贵来方悟稀:平贱时难道有什么与众不同?显贵了才惊悟她丽质天下稀。
  殊众:不同于众,出众。

  邀人傅脂粉,不自著罗衣:(她)吩咐宫女为她搽脂敷粉,也不用自己穿罗衣。
  邀:吩咐。
  傅脂粉:即搽脂敷粉。傅:涂抹;搽。
  著:穿(衣服)。
  罗衣:轻软丝织品制成的衣服。

  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君王的宠幸让她的姿态更加娇媚,君王怜爱从不计较她的是非。
  宠:宠爱;偏爱。
  益:增加;更加。
  娇态:妩媚的姿态。
  怜:怜爱。
  无是非:没有是和非;分不出是和非。有“言听计从”之意。

  当时浣纱伴,莫得同车归:昔日一起在越溪浣纱的女伴,再不能与她同车去来同车归。
  浣纱:洗衣服。

  持谢邻家子,效颦安可希:奉告那盲目效颦的邻人东施,光学皱眉而想取宠并非容易。
  持谢:奉劝。谢:告诉;告诫。
  邻家子:一作“邻家女”。
  效颦(pín):仿效西施皱眉。比喻胡乱模仿,效果极坏。颦:皱眉。
  安可希:怎能希望别人的赏识。


写作背景:

  《西施咏》一说作于王维少年时期,一说作于天宝(唐玄宗年号,742~756年)时期。王维所处的盛唐时代,在繁华的外表下隐藏着政治危机:奸邪小人把持朝廷大权,纨绔子弟凭着裙带关系飞黄腾达,甚至连一些斗鸡走狗之徒也得到了君王的恩宠,身价倍增,飞扬跋扈;才俊之士却屈居下层,无人赏识。而“读书三十年”的儒生,却“腰下无尺组”,“一生自穷苦”。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讽刺诗,通过借咏西施而抒发对现世感愤不平,语意深微。

  诗人通过西施的故事来发表诗人对人生的一点体会,即“贱日岂殊众,贵来方悟稀”的现象。这一现象有两种情况:一是一般人难于辨别好歹,一旦美好事物被发现后,大家才吃惊地感叹艳羡;二是某些人与事物本来也平常无奇,一旦被评为上品或提拔成高官贵妇后,大家就刮目相看,敬佩不已。

  春秋时越国诸暨苎萝山的美女西施,被越王勾践选送给吴王夫差,成为吴宫邀幸擅宠、娇怜命贵的艳妃,左右了吴王,支配了吴国。当然,西施这样做是有她的政治目的,但王维此诗并不是取材她的政治图谋,而是用她入官后艳色凌人,写令人感到厌恶的恃宠擅权的官场世态。

  开始两句从通常世态的角度提出了一个很有概括性的问题:“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这两句是说:天下人好德者少,重色者多,有这种社会习俗,像西施那样的人物,不可能长久地处于微贱之地。因此生活中像西施这样的人物,会有被尊贵的一天,只是时机之遇的早晚。这两句是对取人不重德能的当政者的讥讽,并同时表明,那些得势者一朝之内便娇骄得判若两人,根源还在于重色者。

  三四句“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是前两句中的有“重”而不“微”的一个突出的事实证明。一个越国的山村中的普通女子,一朝之间身价十倍,原因就是因为遇到了重艳色的人;重色人有多大权力,有色者就有多么贵重,如此的逻辑适合于说明历史上的一切权臣和宠姬。作者就是借宠姬而抨击权臣的,鄙视权臣并不是以自身的德能显出贵重的意义,而是借“重”而“贵”的,作者提醒当权的不要忘乎所以,用意是很尖刻的。

  第五至八句,是对西施的讥刺,针对性是世俗心理和那些得宠后便殊众自贵、颐指气使的娇骄者。在作者看来,有一种社会性的心理惰性,就是一个美的事物,被埋没的时候谁也看不出它的“殊众”之处,而一旦被人发现了之后,它就成了世上稀有的宝贝。诗人认为西施就是这种心理的一个代表对象。诗人好像要问一问西施:“当年你在苎萝村溪边浣纱时,你意识到你自己是那么天下少有吗?比所有的浣纱姑娘都美吗?可为什么一进吴官,成为贵人,便感到自己成了稀世之珍呢?”对于自贵自稀的人,王维最鄙夷那种“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的得幸者,得幸者愈宠愈娇,借高权保护,唯己为是,非己为非,以致到了无有是非的程度。作者在仕途里不乏坎坷,接触了不少炙手可热的权臣,诗人很憎恶这种人,此刻诗人指着西施,一点也不客气地针砭了这些小人。

  最后两句“持谢邻家子,效颦安可希”是归结性的道德评价。这里包含的意义是很复杂的。在时间上,诗人回到了西施的时代,找到了那个被人传为笑柄的东施,向东施致语。向西施效颦学不到真西施的样子,又告诉她:这样的西施怎么可能学得了,况且她“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再不屑与当年浣纱伴为伍了,没有什么可效之处。王维的话当时的人是听得见的,诗人的真正的“邻家子”乃是现世人,不可效的是那些“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的衮衮诸公。


作者简介:

  王维(约701~761或768),唐朝诗人、画家。字摩诘。祖籍太原府祁县(今山西祁县东南),后随父徙家蒲州(治所在今山西永济西)。官终尚书右丞,世称“王右丞”。王维早慧,工诗擅画。玄宗开元九年(721),进士擢第,任大乐丞。同年秋,因太乐署中伶人舞黄狮子事受到牵累,贬为济州司仓参军。十四年(726)改官淇上,不久弃官在淇上隐居。约在十七年,回到长安闲居,并从荐福寺道光禅师学佛。二十三年(735)春,为宰相张九龄所擢拔,官右拾遗。二十五年,张九龄受到李林甫的排挤、打击,谪为荆州长史,王维对此很感沮丧,曾作《寄荆州张丞相》诗,抒发自己黯然思退的情绪。同年,赴河西节度使幕为监察御史兼节度判官。二十八年(740),以殿中侍御史知南选,赴桂州(今广西桂林)。翌年春北归后曾隐于终南山天宝元年(742),为左补阙。四载,迁侍御史。后转库部员外郎、库部郎中。十四载(755),迁给事中。天宝时,李林甫杨国忠相继专权,朝政日趋黑暗腐败,王维的进取之心和用世之志也日渐衰减。他身在朝廷,心存山野,在蓝田辋川购置了别业(别墅),经常在公余闲暇游憩其中,过着亦官亦隐的生活。十五载(756),安史叛军攻陷长安,王维扈从玄宗不及,被俘获。他服药取痢,“伪疾将遁”,结果被缚送洛阳囚禁。后被迫接受伪职。唐军收复两京后,王维得到唐肃宗的特别宽宥而复官,后累迁至给事中、尚书右丞。王维诗今存376首。《全唐诗》收录其诗作351首。

  在中国诗歌史上,王维以擅长描写山水田园等自然风景著称。他的山水田园诗多表达流连山水的闲情逸致和闲居生活中的萧散情趣,喜欢刻画宁静幽美的境界。如《山居秋暝》写秋日傍晚雨后的山村,极其恬静优美;《鸟鸣涧》以动写静,渲染出春天月夜溪山一角的幽境。同是描写幽静的景色,也呈现出缤纷多姿的面貌。有些田园诗把农家生活写得非常平和宁静,将田夫野老写成悠闲自得的隐士式的人物,表现了他对闲适生活的喜爱。也有的山水田园诗气象萧索,幽寂冷清,流露出离世绝俗的禅意。不过,大部分山水田园诗所流露出来的感情是安恬闲静,而不是幽冷空寂。如《竹里馆》,不仅流露了离尘绝世的思想情绪,还表现了诗人沉浸在寂静境界中的乐趣。王维山水田园诗所刻画的幽静之境捕捉自然之美,具有某种净化心灵的作用,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喜爱和欣赏。他还有些山水诗勾画出雄伟壮丽的景象,如《汉江临眺》、《终南山》等。王维还有一些作品揭露豪门贵族把持仕途、才士坎坷不遇的不合理现象,抒发了诗人内心的愤慨不平。王维诗歌的语言清新明丽,简洁洗炼,精警自然。王维诸体诗(包括四言诗、六言绝句、骚体诗)都有佳制,并臻工妙,这在唐代诗人中是颇罕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