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先主庙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中华古诗词经典名句

蜀先主庙

刘禹锡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
凄凉蜀故妓,来舞魏宫前。


逐句释义: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刘备的)英雄气概(打动后人),千秋万代一直威风凛凛令人肃然起敬。
  天下英雄:指刘备。暗用曹操对刘备语:“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三国志。蜀志。先主传》)。
  气:气概,气势。
  千秋:一千年,泛指很长久的时间。
  尚:还(hái ),仍然。
  凛然:严肃而可敬畏的样子。

  【注】“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一句,习近平主席《在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仪式上的讲话》(2015年9月2日)中曾引用,讲话原文是:“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包括抗战英雄在内的一切民族英雄,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的事迹和精神都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强大力量。

  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创立基业与吴魏三分天下成鼎足之势,恢复五铢钱币志在复兴汉室。
  势分三足鼎:指刘备创立蜀汉,与魏、吴三分天下,成三足鼎立之势。
  业复五铢钱:汉末有童谣“黄牛白腹,五铢当复”,这里借钱币为说,暗喻刘备复兴汉室的勃勃雄心。五铢钱:汉武帝元狩五年(前118年)铸行的一种钱币,后来王莽代汉时将它罢废。东汉初年,光武帝刘秀又恢复了五铢钱。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刘备三顾茅庐)得诸葛亮辅佐建立了蜀国(蜀汉),然而他的刘禅不能效法先人贤德(致使蜀国亡国)。
  得相:指刘备得诸葛亮辅佐,建立蜀汉。相:指诸葛亮。
  开国:指建立新的国家,在封建时代指建立新的朝代。
  生儿不象贤:刘备之子刘禅不能效法先人贤德,狎近小人,愚昧闇弱,致使蜀国的基业被他葬送。

  凄凉蜀故妓,来舞魏宫前:最凄惨的是那蜀宫中的歌伎,(被掳到魏国)在魏宫前歌舞作乐。
  蜀故妓:指蜀国过去的歌舞伎。蜀国灭亡后,蜀宫中的歌舞伎被俘虏到魏国。
  魏宫:指魏国的宫殿。刘禅降魏后,被东迁到洛阳,封为安乐县公。魏太尉司马昭在宴会中故意用蜀国的歌舞伎表演歌舞,旁人见了都为刘禅感慨,只有刘禅“喜笑自若”,乐不思蜀。(《三国志·蜀志·后主传》裴注引《汉晋春秋》)


写作背景:

  蜀先主庙原建在夔州(治所在今重庆市奉节县东)白帝山上。作者刘禹锡曾于唐穆宗长庆元年(821年)到四年(824年)间任夔州刺史,此诗当作于此时。诗中以“天地英雄”指代刘备。刘备出身卑微,在乱世之中,几经起落,最终形成了与曹操、孙权三分天下之势,实属不易。建立蜀国之后,刘备又力图进取中原,统一中国,振兴汉室,彰显了英雄之志。


作品赏析:

  《蜀先主庙》是刘禹锡五律中传诵较广的一首。这首咏史之作立意在赞誉英雄,鄙薄庸碌。全诗措词精警凝炼,沉着超迈,并以形象的感染力,垂戒无穷。

  首联“天下英雄气,千秋尚凛然”,高唱入云,突兀挺拔。“天下”两字囊括宇宙,极言“英雄气”之充塞六合,至大无垠;“千秋”两字贯串古今,极写“英雄气”之万古长存,永垂不朽。“天地英雄”四字暗用曹操对刘备语:“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三国志·蜀志·先主传》)。刘禹锡仅添一“气”字,便有庙堂气象。“尚凛然”三字虽然只是抒写一种感受,但作者面对先主塑像,肃然起敬的神态隐然可见。

  颔联“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紧承“英雄气”三字,引出刘备的英雄业绩。刘备起自微细,在汉末乱世之中,转战南北,几经颠扑,才形成了与曹操、孙权三分天下之势,实在是得之不易。建立蜀国以后,他又力图进取中原,统一中国,这更显示了英雄之志。“五铢钱”是用典,借钱币的典故,暗喻刘备振兴汉室的勃勃雄心。这一联的对仗难度比较大。“势分三足鼎”,化用孙楚《为石仲容与孙皓书》中语:“自谓三分鼎足之势,可与泰山共相终始。”“业复五铢钱”纯用民谣中语。两句典出殊门,互不相关,可是对应自成巧思,浑然天成。

  颈联“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进一步指出刘备功业之不能卒成,为之叹惜。“得相能开国”是说刘备三顾茅庐,得诸葛亮辅佐,建立了蜀国;“生儿不象贤”则说后主刘禅(刘备之子)不能效法先人贤德,狎近小人,愚昧昏聩,致使蜀国的基业被他葬送。创业难,守成更难,刘禹锡认为这是一个深刻的历史教训,所以特意加以指出。这一联用刘备的长于任贤择相,与他的短于教子、致使嗣子不肖相对比,正反相形,具有词意颉颃、声情顿挫之妙。

  尾联“凄凉蜀故妓,来舞魏宫前”,感叹后主刘禅的不肖。刘禅不惜先业、麻木不仁,足见他落得国灭身俘的严重后果决非偶然。字里行间,渗透着对于刘备身后事业消亡的无限嗟叹之情。

  从全诗的构思来看,前四句写盛德,后四句写业衰,在鲜明的盛衰对比中,道出了古今兴亡的一个深刻教训。诗人咏史怀古,其着眼点当然还在于当世。唐王朝有过开元盛世,但到了刘禹锡所处的时代,已经日薄西山,国势日益衰颓。然而执政者仍然那样昏庸荒唐,甚至一再打击迫害像刘禹锡那样的革新者。这使人感慨万千。


作者简介:

  刘禹锡(772~842年),唐朝诗人、文学家、哲学家。字梦得,洛阳(今属河南)人,自称“家本荥上,籍占洛阳”。又自言系出中山,其先为中山靖王刘胜。一说是匈奴后裔。贞元九年,进士及第,释褐太子校书,迁淮南记室参军,进入节度使杜佑幕府,深得信任器重。杜佑入朝为相,迁监察御史。贞元末年,加入以太子侍读王叔文为首的“二王八司马”政治集团。唐顺宗即位后,实践“永贞革新”。革新失败后,宦海沉浮,屡遭贬谪。会昌二年,迁太子宾客,世称“刘宾客”。卒于洛阳,享年七十一,追赠户部尚书,葬于荥阳。

  刘禹锡诗文俱佳,涉猎题材广泛,与柳宗元并称“刘柳”,与韦应物白居易合称“三杰”,并与白居易合称“刘白”。他的诗精炼含蓄,往往能以清新的语言表达自己对人生或历史的深刻理解,因而被白居易推崇备至,誉为“诗豪”。他在远谪湖南、四川时,接触到少数民族的生活,并受到当地民歌的一些影响,创作出《竹枝》、《浪淘沙》诸词,给后世留下“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的民俗画面。至于“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更是地道的民歌风味了。他在和白居易的《春词》时,曾注明“依《忆江南》曲拍为句”,这是中国文学史上依曲填词的最早记录。留下《陋室铭》《竹枝词》《杨柳枝词》《乌衣巷》等名篇。哲学著作《天论》三篇,论述天的物质性,分析“天命论”产生的根源,具有唯物主义思想。有《刘梦得文集》四十卷、《刘宾客集》。《全唐诗》编其诗十二卷,收录其诗作703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