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将行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学生古诗词经典读本: (1-3年级) (4-6年级) (7-12年级) 经典名句 唐诗三百首  千家诗


老将行

唐·王维

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胡马骑。
射杀中山白额虎,肯数邺下黄须儿。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汉兵奋迅如霹雳,虏骑崩腾畏蒺藜。
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

自从弃置便衰朽,世事蹉跎成白首。
昔时飞箭无全目,今日垂杨生左肘。
路傍时卖故侯瓜,门前学种先生柳。
苍茫古木连穷巷,寥落寒山对虚牖。
誓令疏勒出飞泉,不似颍川空使酒。

贺兰山下阵如云,羽檄交驰日夕闻。
节使三河募年少,诏书五道出将军。
试拂铁衣如雪色,聊持宝剑动星文。
愿得燕弓射大将,耻令越甲鸣吾君。
莫嫌旧日云中守,犹堪一战取功勋。


诗题与背景:

  《老将行》是唐代诗人王维所作的一首乐府诗。行,古诗的一种体裁。

  唐玄宗开元二十五年(737年),王维被任命为监察御史,奉使出塞,在凉州河西节度使副使崔希逸幕下任节度判官,在此度过了一年的军旅生活。他发现军队之中也存在着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当时唐室用兵频繁,被弃置的老将想必很多,所以有其现实意义,唐汝询以为是作者自况。


逐句释义:

  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胡马骑: 当年十五二十岁青春之时,徒步就能夺得胡人战马骑。
  步行夺得胡马骑:汉名将李广,为匈奴骑兵所擒,广时已受伤,便即装死。后于途中见一胡儿骑着良马,便一跃而上,将胡儿推在地下,疾驰而归。见《史记·李将军列传》。夺得,一作“夺取”。


  射杀中山白额虎,肯数邺下黄须儿: 年轻力壮射杀山中白额虎,岂可只算黄须儿才是英雄。
  射杀中山白额虎:与上文连观,应是指李广为右北平太守时,多次射杀山中猛虎事。白额虎(传说为虎中最凶猛一种),则似是用晋名将周处除三害事。南山白额虎是三害之一。见《晋书·周处传》。
  肯数:岂可只推。
  邺下黄须儿:指曹彰,曹操第二子,须黄色,性刚猛,曾亲征乌丸,颇为曹操爱重,曾持彰须曰:“黄须儿竟大奇也。”邺下,曹操封魏王时,都邺(今河北临漳县西)。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身经百战驰骋疆场三千里,曾以一剑抵当了百万雄师。
  转战:从一个地区转移到另一地区继续作战。
  百万师:为数众多、威武雄壮的军队。


  汉兵奋迅如霹雳,虏骑崩腾畏蒺藜: 汉军声势迅猛如惊雷霹雳,虏骑互相践踏是怕遇蒺藜。
  奋迅:精神奋发,行动迅速。
  霹雳:疾雷声。
  虏骑:对敌骑的蔑称。
  崩腾:形容杂乱的样子。
  蒺藜:本是有三角刺的植物,这里指铁蒺藜,战地所用障碍物。


  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 卫青不败是由于天神辅助,李广无功却缘于命运不济。
  卫青:汉代名将,汉武帝皇后卫子夫之弟,以征伐匈奴官至大将军。卫青姊子霍去病,也曾远入匈奴境,却未曾受困折,因而被看作“有天幸”。“天幸”本霍去病事,然古代常卫、霍并称,这里当因卫青而联想霍去病事。
  李广:曾屡立战功,汉武帝却以他年老数奇,暗示卫青不要让李广抵挡匈奴,因而被看成无功,没有封侯。
  缘:因为。
  数:命运。
  奇(jī):单数。偶之对称,奇即不偶,不偶即不遇。


  自从弃置便衰朽,世事蹉跎成白首: 自被摈弃不用便开始衰朽,世事随时光流逝人成白首。
  弃置:丢在一旁。
  衰朽:衰弱腐朽;衰老。
  蹉跎:虚度的意思。
  白首:白头,指老年。


  昔时飞箭无全目,今日垂杨生左肘: 当年象后羿飞箭射雀无目,如今不操弓疡瘤生于左肘。
  飞箭无全目:鲍照《拟古诗》:“惊雀无全目。”李善注引《帝王世纪》:吴贺使羿射雀,贺要羿射雀左目,却误中右目。这里只是强调羿能使雀双目不全,于此见其射艺之精。飞箭,一作“飞雀”。
  垂杨生左肘:《庄子·至乐》:“支离叔与滑介叔观于冥伯之庄,昆仑之虚,黄帝之所休,俄而柳生其左肘,其意蹶蹶然恶之。”沈德潜以为“柳,疡也,非杨柳之谓”,并以王诗的垂杨“亦误用”。他意思是说,庄子的柳生其左肘的柳本来即疡之意,王维却误解为杨柳之柳,因而有垂杨云云。高步瀛说:“或谓柳为瘤之借字,盖以人肘无生柳者。然支离、滑介本无其人,生柳寓言亦无不可。”高说似较胜。


  路傍时卖故侯瓜,门前学种先生柳: 像故侯流落为民路旁卖瓜,学陶令门前种上绿杨垂柳。
  故侯瓜:故侯召(shào)平的典故,召平曾是秦朝的东陵侯,秦亡后在长安青绮门外的路边卖瓜。召平,本秦东陵侯,秦亡为平民,贫,种瓜长安城东,瓜味甘美。
  先生柳:晋陶渊明弃宫归隐后,因门前有五株杨柳,遂自号“五柳先生”,并写有《五柳先生传》。先生,指陶渊明。


  苍茫古木连穷巷,寥落寒山对虚牖: 古树苍茫一直延伸到深巷,寥落寒山空对冷寂的窗牖。
  苍茫:一作“茫茫”。
  古木:古老的树木。
  连:一作“迷”。
  穷巷:深巷。
  寥落:冷落;冷清。寥,一作“辽”。
  寒山:冷落寂静的山;寒天的山。
  虚牖(yǒu):空寂的窗。


明 萧云从《云台疏树图卷》(局部)


  誓令疏勒出飞泉,不似颍川空使酒: 誓学耿恭在疏勒祈井得泉,不做颍川灌夫为牢骚酗酒。
  誓令疏勒出飞泉:后汉耿恭与匈奴作战,据疏勒城,匈奴于城下绝其涧水,恭于城中穿井,至十五丈犹不得水,他仰叹道:“闻昔贰师将军(李广利)拔佩刀刺山,飞泉涌出,今汉德神明,岂有穷哉。”旋向井祈祷,过了一会,果然得水。事见《后汉书·耿恭传》。疏勒,指汉疏勒城,非疏勒国。
  颍川空使酒:灌夫,汉颍阴人,为人刚直,失势后颇牢骚不平,后被诛。使酒,恃酒逞意气。


  贺兰山下阵如云,羽檄交驰日夕闻: 贺兰山下战士们列阵如云,告急的军书日夜频频传闻。
  贺兰山:一称阿拉善山,在今宁夏中部,唐代常为战地。
  阵:古代交战时布置的战斗队列。
  羽檄:紧急军书,上插鸟羽,以示加速。
  交驰:互相奔走,纷至沓来。
  日夕:朝夕;日夜。
  闻:传报。


  节使三河募年少,诏书五道出将军: 持节使臣去三河招募兵丁,招书令大将军分五路出兵。
  节使:持有朝廷符节的使臣。符节是使臣持作凭证之用。
  三河:汉代称河南、河东、河内三郡为三河,相当于今河南一带。
  年少:年轻人。
  诏书五道出将军:诏令众将军分五道出兵。《汉书·常惠传》:“汉大发十五万骑,五将军分道出。”
  日夕:朝夕;日夜。
  闻:传报。


  试拂铁衣如雪色,聊持宝剑动星文: 老将揩试铁甲光洁如雪色,且持宝剑闪动剑上七星纹。
  试拂:即拭拂。擦,抹。
  铁衣:护身的铁甲。
  聊持:且持。
  星文:指剑上所嵌的七星文。


  愿得燕弓射大将,耻令越甲鸣吾君: 愿得燕地的好弓射杀敌将,绝不让敌人甲兵惊动国君。
  燕弓:燕地出产的弓,以坚劲出名。燕,今河北北部,辽宁西南部。
  耻令越甲鸣吾君:以敌人甲兵惊动国君为可耻。《说苑·立节》:越国甲兵入齐,雍门子狄请齐君让他自杀,因为这是越甲在鸣国君,自己应当以身殉之,遂自刎死。鸣,这里是惊动的意思。


  莫嫌旧日云中守,犹堪一战取功勋: 莫嫌当年云中太守又复职,还堪得一战为国建立功勋。
  莫嫌旧日云中守:魏尚为汉文帝时名将,为云中太守,深得军心,匈奴不敢犯其境,嗣因所缴敌首差六级,被削爵。后冯唐在文帝前为他抱不平,文帝乃命冯唐持节赦魏尚罪,复其官职。云中,汉郡名,在今山西大同市一带。
  取:一作“立”。



作品赏析:

  这首诗叙述了一位老将的经历。他一生东征西战,功勋卓著,结果却落得个“无功”被弃、不得不以躬耕叫卖为业的可悲下场。边烽再起,他又不计恩怨,请缨报国。作品揭露了统治者的赏罚蒙昧,冷酷无情,歌颂了老将的高尚节操和爱国热忱。

  全诗分三部分,开头十句是第一部分,写老将青少年时代的智勇、功绩和不平遭遇。中间十句为第二部分,写老将被遗弃的清苦生活。最后十句为第三部分,写边烽未息,老将时时怀着请缨卫国杀敌的衷肠。诗中大量用典,几乎句句对仗,层次分明,自始至终洋溢着爱国激情,格调苍凉悲壮,但哀而不伤。也有人认为,全诗用典太多,有些典也不很切题,近于堆砌。


  第一段:开头十句,是写老将青壮年时代的智勇、功绩和不平遭遇。先说他少时就有李广之智勇,“步行”夺得过敌人的战马,引弓射杀过山中最凶猛的“白额虎”。接着改用曹操的次子曹彰故事,彰绰号黄须儿,奋勇破敌,却功归诸将。作者借用这两个典故,描绘老将的智勇才德。接下去,以“一身转战三千里”,见其征战劳苦;“一剑曾当百万师”,见其功勋卓著;“汉兵奋迅如霹雳”,见其用兵神速,如迅雷之势;“虏骑崩腾畏蒺藜”见其巧布铁蒺藜阵,克敌制胜。但这样难得的良将,却无寸功之赏,所以作者又借用历史故事抒发自己的感慨。汉武帝的贵戚卫青所以屡战不败,立功受赏,官至大将军,实由“天幸”;而与他同时的著名战将李广,不但未得封侯授爵,反而得罪、受罚,是因“数奇”。这里的“天幸”,既指幸运之“幸”,又指皇帝宠幸;“数奇”,既指运气不好,又指皇恩疏远,都是语意双关的。作者借李广与卫青的典故,暗示统治者用人唯亲,赏罚失据,写出了老将的不平遭遇。


  第二段:中间十句,写老将被遗弃后的清苦生活。自从被弃置之后老将便“衰朽”了,岁月蹉跎,心情不好,连头发都白了。他昔日虽有后羿射雀而使其双目不全的本领,但久不习武,双臂就如同生了疡瘤,很不利落了。古人常以“柳”谐“瘤”,并且“杨”“柳”通假。在这里作者以“杨”谐“疡”(疮)是照顾到诗的平仄声调。老将被弃,疡生左肘,却还得自寻生计,“路旁时卖故侯瓜”。“故侯”,指秦东陵侯召平,秦破,为布衣,种瓜于长安东城。这里说他不仅种瓜,而且“路旁时卖”,可知生活没有着落。“门前学种先生柳”,也是指他以耕作为业的意思。陶渊明门前有五柳,因自号“五柳先生”。至于住处则是“苍茫”一片“古木”丛中的“穷巷”,窗子面对着的则是“寥落寒山”,这更见世态炎凉,门前冷落,从无宾客往还。但是老将并未因此消沉颓废,他仍然想“誓令疏勒出飞泉”,像后汉名将耿恭那样,在匈奴疏勒城水源断绝后,与战士们同甘共苦,终于又得泉水却敌立功;而决不像前汉颖川人灌夫那样,解除军职之后,使酒骂坐,发泄怨气。


  第三段:最末十句,是写边烽未熄,老将时时怀着请缨杀敌的爱国衷肠。先说西北贺兰山一带阴霾沉沉,阵战如云,告急的文书不断传进京师;次写受帝命而征兵的军事长官从三河(河南、河内、河东)一带征召大批青年入伍,诸路将军受诏命分兵出击。最后写老将,他再也呆不住了,先是“拭拂铁衣如雪色”,把昔日的铠甲磨擦得雪亮闪光;继之是“聊持宝剑动星文”,又练起了武功。他的宿愿本就是能得到燕产强劲的名弓“射天将”(“天将”一作“大将”),擒贼擒王,消灭入寇的渠魁;并且“耻令越甲鸣吾君”,绝不让外患造成对朝廷的威胁。结尾为老将再次表明态度:“莫嫌旧日云中守,犹堪一战取功勋”,借用魏尚的故事,表明只要朝廷肯任用老将,他一定能杀敌立功,报效祖国。魏尚曾任云中太守,深得军心,匈奴不敢犯边,后被削职为民,经冯唐为其抱不平,才官复旧职。


  这首诗十句一段,章法整饬,大量使事用典,从不同的角度和方面,刻画出“老将”的艺术形象,增加了作品的容涵量,完满地表达了作品的主题。沈德潜《唐诗别裁》谓“此种诗纯以对仗胜”。诗中对偶工巧自然,如同灵气周运全身,使诗人所表达的内容,犹如璞玉磨琢成器,达到了理正而文奇,意新而词高的艺术境界。


名家点评:

  《王孟诗评》:满篇风致,收拾处常嫩而短,使人情事欲绝。起语娇嫩,复胜老语。愈出愈奇(“苍茫古木”句下)。

  《唐诗镜》:轻轻说起有法,接语天然,“自从弃置”句以下,写出老退。“贺兰山下”后,又突起一节,老当益壮,引用“云中守”结方有力。

  《唐诗解》:对偶严整,转换有法,长篇之圣者。史称右丞晚年长斋奉佛,无仕进意,然观此诗,宦兴亦自不浅。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周珽曰:……“卫青”、“李广”二句,天然偶对。“苍茫”、“寥落”二句,忽入景,妙。尾数语雄浑,力可鞭策龙虎。吴山民曰:陡然起便劲健。次六语何等猛烈。“卫青”句正不必慕,“李广”句便自可叹。“苍茫”二句说得冷落。“誓令”二句猛气犹存。末六句老赶何如。

  《唐风定》:绝去雕组,独行风骨,初唐气运至此一变。歌行正宗、千秋标准,有外此者,一切邪道矣。

  《此木轩论诗汇编》:凡三章,章五韵,最整之格。每一韵为一章,一章之中又各两小章,而意则各于末句见之。前二章之末韵犹所谓过文,“卫青”二句渡下,“李广”句自谓也,“誓令”二句又渡下。结二句勿连读……章法最为清明整肃者也。看摩诘写此老将,何等有志气、有身份,不但本事绝人而已。如“李广无功”云云,实命不犹,悲而不怨,诗人之致也。“誓令疏勒”云云,赤心报主,说礼敦诗,名将之风也。推此类可见,不能一一具言之。

  《历代诗法》:右丞七古,和平宛委,无蹈厉莽之态,最不易学。

  《唐诗别裁》:此种诗纯以队仗胜。学诗者不能从李、杜人,右丞、常侍自有门径可寻。

  《唐贤三昧集笺注》:从少说起。写得闲散,意象如画(“寥落寒山”句下)。前路迤逦,其势蓄极,到此乃喷薄而出,须知其谐处俱不失其健(“贺兰山下”句下)。此段驰骤,须放缓来收。音节乃尽抑扬之妙。

  《唐贤清雅集》:起势飘忽,骇人心目。七古长篇概用对句,错落转换,全以气胜,否则支离节解矣。转接补干,用法精细,大家见识。

  《唐宋诗举要》:高步瀛曰:雄姿飒爽,步伐整齐。


试题精选:

  1.本诗主要的表现手法是什么?请联系全诗加以分析。(6分)

  参考答案:①全诗主要的表现手法是对比。②前六句极写老将年轻时的英勇机智,转战千里, 功勋卓著,后六句则叙写了老将功高反被弃,不得不以耕作为生,清苦凄凉的晚景。③这一 鲜明对比表达了作者对老将的钦佩、赞扬和深厚的同情,也表达了替老将鸣不平、对朝廷不 能善待功臣的不满情绪。(每点 2 分,如答用典、夸张,分析合理亦可。)


  2.下列对这首诗的理解和赏析,不正确的两项是( 、 )(5分)

  A.诗题中的“行”,即歌行,是中国古代诗歌的一种体裁,在平仄、音韵、篇幅等方面都较为宽松。

  B.诗中老将结局可谓悲惨:被“弃置”后衰朽无为,蹉跎到老,不得不以躬耕叫卖为业,生活凄苦。

  C.“射杀山中自额虎”写老将至老还能引箭开弓,射杀山中白额猛虎,像飞将军李广那样智勇双全。

  D.“寥落寒山对虚牖”写到老将寥落寒山空对窗牖的处境,令人不觉生出门前冷落,世态炎凉的感慨。

  E.王维诗最主要的风格是恬静淡远,清新优美,禅理隐然,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此诗亦然。

  参考答案:C、E(C,是用典,射杀白额虎的是李广,“至老还能”错;E,说王维此诗风格“恬静淡远, 清新优美,禅理隐然”错,对一个给 3 分,对两个给 5 分)


作者简介:

  王维(约701~761或768年),唐朝诗人、画家。字摩诘,原籍祁(今属山西),其父迁居蒲州(今山西永济),遂为河东人。开元进士。累官至给事中。安禄山叛军陷长安时曾受伪职,乱平后,降为太子中允。后官至尚书右丞,故亦称王右丞。中年后居蓝田辋川,过着亦官亦隐的优游生活。诗与孟浩然齐名,世称“王孟”。前期写过一些以边塞为题材的诗篇。但其作品最主要的则为山水诗,通过田园山水的描绘,宣扬隐士生活和佛教禅理;体物精细,状写传神,具有独特成就。兼通音乐,工书画。有《王右丞集》。今存诗376首。《全唐诗》收录其诗作351首。(新、旧《唐书》本传、《唐才子传》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