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肖特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罗伯特·肖特(Robert Short),首位为中国抗日战争牺牲的美国飞行员
肖特座机,X66W号波音218

  罗伯特·肖特(Robert Short;1905—1932),军政部航空学校美籍飞行教官。首位为中国抗日战争牺牲的美国飞行员。1905年出生于生于美国华盛顿州。1931年来到中国。因技术精湛被国民党军政部航空学校聘为飞行教官。1932年2月22日,肖特驾机在苏州上空与6驾日机发生空战,以身殉难,年仅27岁。在这次战斗中,肖特所驾飞机坠落在苏州东郊高垫镇镬底潭边、浮漕港口。

空战过程

  1932年2月19日,一架机尾编号为X66W、机身被漆成棕绿色,双层机翼、机背和机尾都被漆成漂亮黄色的波音218(即P-12原型机)飞机,刚刚组装完毕,并正从上海虹桥机场加满油,准备飞往南京举行飞行表演。途中,竟与从公大机场起飞的三架日机遭遇。经过近20分钟纠缠以后,3架日本飞机中已有2架中弹负伤,不得不抱头鼠窜。驾驶这架波音218双翼战斗机的就是美国波音公司试飞员罗伯特·肖特(McCawley Robert Short)。

  2月22日,他按计划随中国空军的一支八机编队从南京飞往新的前进基地杭州笕桥。可不知为什么飞行不久他就掉了队,在他独自飞往目的地的途中,第二次与日本海军六架飞机撞了个正着,这六架飞机是日本第一航空战队小谷进率领的机群。

  日本第一航空战队(航空母舰“凤翔”和“加贺”的海军航空兵组成)中“加贺”号航空母舰的攻击机队和战斗机队已经转移到上海公大纺织厂内的机场,以此为基地准备向中国军队施加压力。当天派出的兵力为三架十三式舰攻(舰载攻击机)和三架三式舰战(舰载战斗机),这两种飞机都是单发双翼机。其中十三式舰攻乘员为三人,一号机驾驶员为崎长嘉郎中尉、投弹手位置上为小谷进大尉、电信员兼射手为佐佐木节郎一级飞兵(一等兵);三式舰战为单座,战斗机队一号机为生田乃木次大尉,其余二架由武雄一夫一级飞兵和黑岩利雄下级飞曹(下士)驾驶。整个六机编队由小谷担任总指挥,书面上的出击目的是对苏州进行侦察,但实际上攻击机携带着弹药,随时准备对中国军人和平民下手,同时他们也得到提醒:三天前曾有一架美制波音战斗机对“凤翔”号的战斗机进行了攻击。

  肖特毫不考虑个人得失,一推机头先朝脚下那三架十三式舰载轰炸机展开攻击,其中的一架被他在30米近距离击中,飞机的中座飞行员(指挥官)小谷进大尉当场毕命。飞机饶幸由前座驾驶飞回老巢。不料,此时的肖特却遭到从高处扑来的另三架三式战斗机居高临下的偷袭,并在肖特进入云层隐蔽时,他的波音座机不幸被日机击中。肖特进而转入低空撤退,但仍遭到生田乃木次驾驶的三式战斗机1,500米外致命的一个长射。下午17时许,肖特连同其座机一同坠落在苏州东南郊外10公里处的吴县车坊乡高店镇浮槽港口水中,不治身亡。

生平简介

罗伯特·肖特(Robert Short)

  1904年10月,罗伯特·麦考利·肖特出生在华盛顿州的皮尔斯小镇。1912年,肖特的父亲抛弃了妻子伊丽莎白·肖特和三个孩子。那年姐姐伊莎多拉8岁,肖特7岁,弟弟埃德只有两岁。对于这个单亲家庭而言,生活无疑是艰辛的。伊莎多拉不久后死于猩红热。抚养两个幼子的双重责任无疑超出了肖特太太的能力。埃德在婴儿时期便经常被寄养在别家。

  作为长子,肖特早早便担负起家庭的责任,而他似乎也很快适应了这种责任。在小学时期,他便接受了一份送报的工作,并很快把自己的客户数量从15家增加到了55家。之后他开始在一架本地造船厂担任送信人的工作。他赚到的大部分钱都交给了母亲,因为姐姐之前的患病和去世,这个家庭深陷于债务之中。

  为了照顾母亲和年幼的弟弟,肖特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尝试各种工作赚钱养家。在一位朋友的建议下,他参加美国陆军航空队新兵飞行员招募考试,通过了严格的笔试和体能测试。

  1928年3月1日,在加利福尼亚州里弗赛德的初级飞行学校,肖特和同学们宣誓入伍,在此接受为期六个月的训练课程。训练以优胜劣汰的方式选出优秀的新兵,前往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的凯利机场,进行高级训练。肖特优秀的飞行天赋很快就展露出来,第三周时,他已获得了指导员的首次表扬:“肖特,你似乎已经掌握了飞行的全部要领。”

  飞行训练越来越严苛,学员一个接一个被淘汰。课程结束时,肖特成绩优秀,名列班级前五。

  为了照顾家庭,肖特放弃了高级飞行训练的机会,选择了退伍,他在洛杉矶国际机场担任指导员,为洛克希伍德公司进行飞机试飞,也为私人飞行进行指导,甚至还在多部好莱坞电影中展示飞行特技。

  1931年,肖特接受了一份前往中国运送航空邮件的工作,告别家人乘船来到中国。看到他即将驾驶的飞机的糟糕状态,他决定不去为中国邮政局去冒上生命危险。他又干了各式工作。作为空中特技表演飞行员,他赢得了中国最出色飞行员的声誉。

  1931年6月15日,他写信告诉母亲:能为中国组建训练一支空军,我感到非常荣幸。

  1932年2月18日,在严重被毁的上海虹桥机场,一架波音P-12E型飞机完成组装,肖特驾驶着它进行了试飞,确认一切正常。2月19日下午四点半,肖特驾驶这架飞机转场南京。起飞不久,与3架日机狭路相逢,一番较量后,技高一筹的肖特甩开对手,7点半安全飞抵南京。

  2月22日下午,肖特驾驶着波音飞机,行经苏州上空时,发现6架日机伺机轰炸苏州新建成的葑门机场,肖特见状,驾机奋不顾身冲向敌阵,直面迎战日机。在击落一架日机、击毙一位日军指挥官后,肖特终因寡不敌众,被击中机身要害,连人带机坠落于吴县车坊无潮港口水中,成为中国对日空战中第一位捐躯的外籍飞行员。

葬礼

  1932年4月24日,在上海,中国政府为肖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追授他中国空军上尉军衔。他的母亲及弟弟受邀从美国赶来参加了葬礼,市民自发地为这位“中国的美国英雄”送行。那天,在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和其他国民党精英做礼拜的上海沐恩堂教堂,挤满了城市显贵和来宾。送葬车队——灵车后跟随着四匹白马、45辆花车和300辆私人汽车——沿着静安寺路到达肖特被埋葬的虹桥机场。

纪念

肖特纪念碑,位于苏州工业园区车坊镇高垫村

  1932年4月28日,苏州各界在公共体育场缅怀肖特,与会人员达万人。吴县各界民众募资在苏州大公园建起了“肖特义士纪念碑亭”,同年7月,在车坊无潮港口旁又树起了近3米高的华表式花岗石纪念碑,上刻“美飞行家肖特义士殉难处”11个大字。1933年,肖特牺牲后的第二年,他的英勇事迹即被写进高小国语读本。郁达夫、钱基博、陶行知等文人志士亦纷纷撰文,称颂肖特挺身出战、身殉正义之精神。

  1984年,埃德与女儿杰奎琳来到中国,由于年代久远,他们并没有找到肖特的墓地。但找到了当年为肖特举行葬礼的教堂沐恩堂,并访问了肖特殉难地苏州车坊。杰奎琳回忆说:“车坊的人们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一些当地人还记得那次坠机,工作人员带我们坐船去了坠机地点。虽然没能找到当年墓葬地址,但我父亲找到了当年罗伯特坠机所在地,感到十分欣慰。”

  1988年,埃德从一位美国飞虎队成员处得知哥哥的墓位于中山陵所处的紫金山北麓南京航空烈士公墓中。1993年9月,埃德去世了。1994年,为了却父亲的心愿,杰奎琳和丈夫来到广州探望教习英文的女儿,并于2月前往南京航空烈士公墓,在那里,一家人找到了罗伯特·肖特的墓碑。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