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远抗战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绥远抗战,1936年7~12月,中国爱国将领傅作义领导晋绥军队在绥远省(今划归内蒙古自治区)东、北地区抗击日伪军进攻的战役。1935年7月,日本关东军制定了以政治谋略和军事进攻两手兼用的夺占绥远的政策,先是妄图策动绥远省政府主席兼三十五军军长傅作义与其合作,遭傅拒绝后,即决定诉诸武力。其时,南京国民政府正处在走向抗日的过程中。蒋介石开始采取有限度的局部抵抗政策,太原绥靖公署主任阎锡山也采取联共、抗日、联蒋路线,傅作义决心誓保国土,抵抗到底。1936年春,日本关东军侵占察哈尔省(今划入河北内蒙古)北部六县后,为吞并绥远,策动德穆楚克栋鲁普(即德王)成立伪蒙古军和伪蒙古军政府,并指使汉奸王英成立“大汉义军”,6月、8月两次唆使伪军犯绥,未逞。11月初,由日军驻嘉卜寺(今化德)特务机关长田中隆吉指挥伪蒙古军和王英军总兵力1.7万人,在日军数架飞机支援下,企图分四路攻占绥远。傅作义先后调集部队约3万余人,以小部兵力和当地民众武装坚守要点,主力首先歼击进犯绥东的红格尔图伪军,揭开了绥远抗战的序幕。18日,傅作义指挥各部取得红格尔图保卫战的胜利,毙敌1000余人。24日挥师北上收复百灵庙(今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摧毁日伪军在绥北的基地。12月10日,收复锡拉木伦庙,“大汉义军”彻底覆灭。


  1936年春,日本帝国主义指使伪蒙军侵占中国察北6县,同时,日本侵略军派遣大量日军军官担任伪军部队的训练和作战指挥,补给伪军大批军需品。令蒙奸德穆楚克栋鲁普部驻嘉卜寺,李守信部驻张北、庙滩,伪蒙军穆克登宝部驻百灵庙(今内蒙古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另以伪蒙骑兵5000人驻多伦、沽源、平定堡地区,伺机向绥远(旧省名,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及其以西地区)发动进攻。

  中国国民政府绥远省主席兼第35军军长傅作义以“不惹事,不怕事,不说硬话,不做软事”的原则同日军和德王进行坚决斗争,在军事上也作了相应的准备。

  1936年11月5日,日本侵略者在嘉卜寺召开侵绥军事会议,决定集中兵力向绥东进犯,企图侵占红格尔图,直迫绥远省会归绥(今呼和浩特) ,再分兵进占绥东平地泉(集宁)与绥西包头、河套。傅作义获悉后,迅速秘密集结兵力,进行迎战部署。15日,日伪军一部5000余人,在野炮、装甲车、飞机掩护下,向红格尔图猛烈进攻。中国军队4个多团迎击日伪军,傅作义亲临平地泉前线指挥作战。从16到18日,日伪军的连续进攻均未得逞。19日,将伪军击溃,败退商都。

  红格尔图战役后,日伪军深恐中国军捣毁其伪政权,派伪蒙军一部进占大庙,增强百灵庙外围防御力量外,还令伪蒙军随即抽调兵力加强商都、化德的防务,并在绥北百灵庙构筑坚固的防御工事。再增派日本军官200余人补充各伪军部队任指导官。还拟抽调伪满军及日军一部由赤峰开往多伦、商都、百灵庙等地,待机进犯绥东、绥北。

  蒋介石此时正集中大量军队准备“围剿”红军,仅派一小部兵力援绥。为了粉碎日军的侵略阴谋,傅作义决定展开主动进攻作战。红格尔图战斗胜利后,11月22日,傅作义命令所属部队4个多团集结在百灵庙东南二分子、乌兰忽洞一带,选定东南山口为主攻方向,奇袭百灵庙。11月23日夜,部队冒零下42℃严寒,向百灵庙发起攻击,很快占领了外围山头,将敌压缩在山内平地。日军顾问在前沿督阵,指挥伪蒙军第二军第七师扼守女儿山进行阻击。11月24日晨,中国军队指挥官命令山炮营进至百灵庙东南高地,集中火力猛攻女儿山,并配以装甲车队,向东南山口冲击。与此同时,骑兵团攻占北山,控制了飞机场,断敌后路。敌由东北方向败退大庙。中国军队收复百灵庙,歼灭伪蒙军第7师大部。12月2日,击溃日伪军4000余人对百灵庙的反扑,歼其700余人,并于10日收复大庙(锡林木楞庙),20余名日本顾问被击毙,先后争取伪蒙军4个旅反正。

  绥远抗战和百灵庙大捷,是中国军队自1933年长城抗战以来取得的唯一一次完全胜利。在日本步步进逼、南京政府步步退让、中国民众抗日愿望长期遭受压抑的情形下,极大地兴奋了中国人民的抗战热情,傅作义将军的壮举,符合中国共产党号召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一贯主张,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高度赞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