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让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禅让汉语拼音:Shanrang;英语:Abdication),中国古史传说时代中对原始社会首领职位传承习惯法的概括。基本特点在于继任人选必须经过公众推举和议事会认可,尽管首领之子不乏被推举的机会、存在数代领袖人物出自同一家族或家庭的事实,但这种继承法的关键在于任何人(包括领袖之子)都没有法定继承权。禅让制与数代首领连续出自同一家庭并不矛盾,但这种父子相继与世袭有本质区别。

  由于原始社会生存斗争的艰难,为保证群体的生存,首领人物必须具有组织公共事务才能,而且能在遵守原始社会道德方面起典范作用。所以经过推举讨论而“传贤”,作为一种习惯法,在世界各地的古代社会广泛存在过。

  在中国的古史传说中,这一习惯法保存在禅让的故事里,它记述了一种与[夏]]首开的传子制不同的领袖职位传承法。由于尧舜禹的时代氏族制度已经瓦解,对首领职位的争夺已经出现,在这种转变关头,僭取和反僭取的斗争是难以避免的,而且在这种变革时期,传统习俗往往会被利用作为斗争的手段和口实,所以在传说中对于尧舜禹权力转移方式也存在不同说法。如《尚书·尧典》讲尧舜禹的传承体现禅让的原则;《竹书纪年》则说“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韩非子·说疑》也有“舜逼尧、禹逼舜”,并与汤放桀、武王伐纣相提并论,所以史学界对于尧舜禅让的可信性长期存在不同看法。

  实际上,民族学资料印证了尧舜禅让故事所反映的习惯法的可信性,在尧舜禹的时代尽管这一习惯法已遭破坏,领袖职位传承的实现会不止一种途径,但直到夏启时才确立取代这一习惯法的新法规。

  《尚书·尧典》详细记述禅让制的执行过程,先是在议事会讨论职事人选,第一个被提出的是尧子丹朱,然后是共工,尧分别以愚鲁不听忠言和阳奉阴违加以否定。四岳再提让鲧负责治水,尧先反对,后同意试用,最终还以治水不成的罪名,“殛鲧于羽山”。又在议事会讨论继任者人选,尧首先问四岳中谁能胜任,再提出贵戚中、乃至平民中是否有贤者,四岳推荐了舜。尧首先观察他的德行;继而让他负责推行德教、总理百官、接待四方宾客,以考验他处理政事的能力;还将他“纳于大麓”,舜在烈风雷雨中也能辨清方向,终于通过了考验,被选定为继任者,摄行政事。尧死后,舜正式继任领袖职位。这个故事传递的历史信息是禅让制下选择领袖的标准唯有能力和品德,议事会的成员、显贵家族代表人物及其成员往往被优先考虑,但是平民中的杰出人物也有机会脱颖而出。在古籍中,舜有出身于显贵的古族之说,但在尧舜禅让的故事里,却是父顽、母嚣、弟傲的平民(见舜),可能与强调这种习惯法的原则有关。

  《孟子》说舜“生于诸冯(今山东诸城),迁于负夏(今河南濮阳),卒于鸣条(今河南开封境)”。但在其他传说中,舜所到之处几乎遍及华夏各地,《史记》还说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得尧举,年五十摄政,六十一代尧,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而身死,葬于苍梧之野。在史前时代,百岁之寿的可能性很小,执政到百岁更是不可能的,只有出于同一家族、以同一名号相称的若干代首领执政的积年可达数十上百年,所以被尧选中的舜与取代尧的舜不一定是同一个人,与死于南巡的舜肯定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