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吟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

游子吟

孟郊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慈cí母mǔ手shǒu中zhōng线xiàn,
游yóu子zǐ身shēn上shàng衣yī。
临lín行xíng密mì密mì缝feng,
意yì恐kǒng迟chí迟chí归guī。
谁shuí言yán寸cùn草cǎo心xīn,
报bào得dé三sān春chūn晖huī。


逐句释义: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慈母用手中的针线,为远行的儿子赶制身上的衣衫。
  慈母:父严母慈,故称母为慈母;古代也称抚育自己成人的庶母(父亲的妾)为慈母。
  游子:古代称远游旅居的人。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临行前一针针密密地缝制,担心儿子回来得晚(衣服破损)。
  临行:将要离开,将要离别。
  意恐:担心。
  归:回来,回家。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有谁敢说,子女像小草那样微弱的孝心,能够报答得了像春天阳光般无限的慈母恩情呢。
  谁言:一作“难将”。言:说。
  寸草:小草。这里比喻子女。
  心:语义双关,既指草木的茎干,也指子女的心意。
  报得:报答。
  三春晖:春天灿烂的阳光,指慈母之恩。三春:旧称农历正月为孟春,二月为仲春,三月为季春,合称三春。晖:阳光,形容母爱如春天温暖、和煦的阳光照耀着子女。


写作背景:

  《游子吟》写于溧阳(今属江苏)。此诗题下孟郊自注:“迎母溧上作。”孟郊早年漂泊无依,一生贫困潦倒,直到五十岁时才得到了一个溧阳县尉的卑微之职,结束了长年的漂泊流离生活,便将母亲接来同住。诗人仕途失意,饱尝了世态炎凉,此时愈觉亲情之可贵,于是写出这首发于肺腑、感人至深的颂母之诗。吟:诗体名称。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五言诗。是一首母爱的颂歌。

  全诗共六句三十字,采用白描的手法,通过回忆一个看似平常的临行前缝衣的场景,凸显并歌颂了母爱的伟大与无私,表达了诗人对母爱的感激以及对母亲深深的爱与尊敬之情。此诗情感真挚自然,虽无藻绘与雕饰,然而清新流畅,淳朴素淡的语言中蕴含着浓郁醇美的诗味,千百年来广为传诵。

  开头两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用“线”与“衣”两件极常见、普通的东西将“慈母”与“游子”紧紧联系在一起,写出母子间的骨肉之情。

  紧接两句“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写出了人的动作和意态,把笔墨集中在慈母上。这里通过慈母为游子赶制出门衣服的动作和心理的刻画,深化母子的骨肉之情。行前的此时此刻,母亲的千针万线,针针线线“密密缝”是因为怕儿子“迟迟”难归。慈母的一片深笃之情,正是通过日常生活中的细节自然地流露出来。朴素自然,亲切感人。这里既没有言语,也没有眼泪,然而一片爱的纯情从这普通常见的场景中充溢而出。

  前面四句采用白描手法,不作任何修饰,但慈母的形象真切感人。

  最后两句是前四句的升华,以当事者的直觉,翻出进一层的深意:“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作者直抒胸臆,对母爱作尽情的讴歌。这两句采用传统的比兴手法:儿女像区区小草,母爱如春天阳光。儿女不能报答母爱于万一。悬绝的对比,形象的比喻,寄托着赤子对慈母发自肺腑的炽烈的情感。


作者简介:

  孟郊(751~814年),唐朝诗人。字东野,武康(今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武康镇)清河桥人。少时居嵩山读书。及长,在湖州参加诗僧皎然组织的诗会,刻意吟咏。贞元七年(791年)秋,在湖州举乡贡。贞元十二年(46岁)中进士。作《登科后》一诗:“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贞元十六年,孟郊赴洛阳参加铨选(选才授官),出任江苏溧阳县尉。任职期间,寄情山水,公务多废。县令派假尉代职,分其半俸。二十年,毅然辞官,奉母寓居常州。元和元年(806年),经河南尹郑余庆推荐,任河南水陆转运从事,试协律郎,居洛阳立德坊。九年三月,郑余庆转任山南西道节度使,荐其为兴元军参谋,任大理评事。八月十九日赴任途中,暴疾卒于河南阌乡(今阳平)。葬于洛阳,韩愈为其作墓志铭,友人张籍等私谥为贞曜先生。北宋宋敏求编《孟东野诗集》十卷行世。《全唐诗》编其诗十卷,收录其诗作402首。

  孟郊耿介倔强,仕途失意,却坚持操守,贫寒终生,时人称“寒酸孟夫子”。作诗刻苦,与贾岛齐名,同称苦吟诗人,有“郊寒岛瘦”之称。所作《游子吟》后人广为传诵。韩愈称他为继陈子昂李白杜甫之后的优秀诗人。同代诗人李观也认为:郊之五言诗,其高处在古无上,平处下顾二谢。李肇《国史补》说“元和以后,歌行则学流荡于张籍,诗章则学矫激于孟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