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罗古泽刻版制作技艺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非物质文化遗产:波罗古泽刻版制作技艺

  波罗古泽刻版制作技艺,距今已有430年的历史。在藏文化的发展和佛学的传承中,“波罗木刻”以独特的优势向世人揭示着其中的博大精深。作为服务于生产生活的传统民族手工艺品,波罗木刻雕版精致漂亮,令人赞叹不绝,也因此成就了一批技艺精湛的民间艺人。在有着“木刻之乡”之称的波罗,当地刻工不仅能雕刻《丹珠尔》和《甘珠尔》等经书,还能雕刻难度很大、极具民族特色的风马旗和佛像图案。西藏昌都地区江达县的波罗木刻雕版技艺于2008年6月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波罗古泽木刻雕版起源于1676年,由当时的德格第12世土司和第6世法王却吉·登巴次仁发起,当时四川的德格、白玉、以及西藏的江达都隶属德格土司管辖,加之当时盛行佛教,用于印制佛教经文及图案的木板雕刻工艺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和壮大,推动了波罗木刻印刷技术的全面发展。在整个清代期间,土司、宗本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以较原始的制版刻板方法,兼收并蓄各种学科历史文献和各教派典籍,在寺庙刻制数以万计的木刻雕版。现今位于四川省的全国重点保护单位“德格印经院”中百分之80-90以上印经版均为昌都地区江达县波罗乡所制。

  由于做工的精细、精美、精致,波罗古泽刻板在现代藏区雕刻刻板中属于精品之列,在制作中,古译刻板内文首先必须经过享有盛名的藏文书法家书写而成(用手写印刷字体写在纸上),由雕刻艺人按照原文临摹刻制,出成品后还要经过12次严格校对;刻板的原料采用当地盛产的“桦胶树”。木版雕刻工具分大小40余种,工具多以剃刀为主,以刀口直径分类,也有常见的刷子、磨石、牛皮护膝等工具,一个雕刻艺人随身携带的必备雕刻工具就达10余种。

  波罗木刻雕版做工精细、产品精美,属于藏区雕版中的上乘之品。制作过程有严格的工序,流程可细分为裁纸、撰写、内文校对、印刷、临摹雕刻、经文校对、进油、晾晒、兑制朱砂、上色、防护、分页、核对、捆扎包装等近二十道工序。先找一位享有盛名的藏文书法家把刻版内文写在纸上,经过多人仔细校对后,用特殊液体把文字印在木板上,拿到阳光下晒干,再由雕版艺人按照原文临摹刻制。成品再经十余次校对,确认无误后刷上酥油汤晾晒,待晒干后涂上朱砂颜料,然后用一种能防虫蛀的植物熬成水,将成品浸泡、清洗,最后交付工人印刷即成。

  如今,波罗木刻雕版制作工艺已发展到附近的四川德格县、石渠县,西藏昌都类乌齐、林芝波密等地,被外界尊称为木刻雕版的“鼻祖”。

  木版雕刻按内容分三类:一种是经书版,主要以雕刻经文内容为主,在波罗雕刻最多的是《丹珠尔》和《甘珠尔》,为经书版中雕刻难度最大的刻版工艺;一种是佛像版,主要以雕刻佛像、风马旗等图案为主,其图案极具民族特色,雕刻技术高超;一种是美术版,又称画版,为单面雕刻版,最大的画版长110厘米,宽70多厘米;最小的长30多厘米,宽6厘米。每块印版的手柄长约10厘米。在波罗的诸多雕刻经版中,尤以雕刻《丹珠尔》和《甘珠尔》最为著名,两部经书用朱砂颜料印刷,为经典印版。

  创造了奇迹的波罗古泽木刻被尊称为西藏雕版印刷的“鼻祖”。如此响亮之名气受之无愧,在藏文化发展和佛学传承中,波罗木刻所起的作用非凡,其木刻技术精湛,闻名整个藏区,不仅能镌刻整部《丹珠尔》和《甘珠尔经》,也能镌刻难度较大的风马旗和一些佛教故事中的人物图案,冠名“木刻之乡”名副其实。在波罗峡谷区域各村各寨,木版雕刻大多家传或师徒相授。

  在藏东昌都,木刻艺术、木器家具制作工艺均己自成体系,其成品结实耐用,造型独特。藏式木柜和藏桌形体敦实沉稳、色彩对比强烈,往往干沉静中透露出轻松,于艳丽中传递肃穆高洁的色调。装饰兼雕带绘,无论花卉、草木、人物还是龙、凤、虎、狮等图纹,无不笔法细腻、精雕细琢,其造型活泼,线条奔放,色彩明快,富丽堂皇,极具装饰审美趣昧。

参见条目[编辑 | 编辑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