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凤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沈凤(1685-1755),清代书画家、篆刻家与古董鉴赏家。字凡民,号补萝,又号帆溟、樊溟、凡翁、谦斋、桐君、补萝外史、补萝散人等。江苏江阴人。官南河同知。嗜古成癖,曾客程从龙家,遍观所藏金石书画,潜心研习,艺事大进。自言,生平篆刻第一,画第二,书法第三。作书,受业于王澍。绘画,善山水,喜用干笔。治印,宗法秦、汉,布局活泼多变,用刀时切时冲,印风苍劲浑穆。郑板桥所用印,大多为其所作。自言“生平篆刻第一,画次之,字又次之”。

  沈凤其艺术成就的取得,不仅由于天赋甚高,而且得益于清代“以书法冠海内”的著名书法家王澍(字若林,号虚舟,江苏金坛人)的教诲。沈凤19岁拜王虚舟为师。时王氏在淮安富户程氏家坐馆,沈凤伺候其侧。程氏富甲一方,又喜好古董,故罗致许多桓碑彝器、晋唐真迹,沈凤得以纵观临摹,大开眼界;王氏又授予八法源流,使沈凤业精而学博。沈凤此时还学习刻画金石,古丽精峭,技艺日进。后沈凤尝一过京师,再游酒泉,所至公卿之流闻其大名,争袖玉石求其握刀,名声益振。乾隆癸酉年(1753)著有《谦斋印谱》,高东轩、汪退谷为之序,又作自序。

  在艺术上,沈凤除了篆刻之外,书画皆能,他自己还专门为排定名次,谓平生以篆刻第一,画次之,书又次之。其次序之间,似也隐隐然反映出一种悠闲清雅的情绪来。沈凤的印风并无开辟一代雄风的气概。但却以体式丰富见长。如“凡民鉴定”为师法程邃的合作,鸟虫篆“沈凤私印”、古玺“谦斋”等,都是当时很难看到的新体式。同时代印家很少有人问津的绝域,他却拈来毫不费力气,可称眼界开阔蕴藏丰厚。沈凤自称“三十年来为人所刻布满一世”,在数量上可能颇为可观,在印坛上的成就不可忽视。

  沈凤与高凤翰齐名,但他的为人行径却完全有悖于高凤翰的“狂”。他是个积学成家、按部就班的典型。有记载说道:“少时即喜篆籀,遇石无佳恶,辄刻之。四至京师,一抵酒泉,所至必搜访古今名迹。摹秦汉印逾千余方。”与王澍为友,嗜古成癖,深得王澍推许,屡加奖拔。客程从龙家,得遍观所藏商周彝器、秦汉玺印及晋唐书画真迹,细加临摹,艺事遂精。

  沈风与郑燮、金农、高凤冈、李方膺、袁枚等一代名流相交游,使他的艺术视野十分开阔。特别是扬州八怪的大胆艺术实践,以及金农等人同时在篆刻方面的出众修养,或许还有金农与一代宗师丁敬的挚交,这种种因素或明或暗都会作用于沈凤的艺术生涯,使他的篆刻逐渐从个人追求走向迎合整个江南士大夫文化氛围。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