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曲(李益)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重定向自江南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学生诵读古诗词300首(4-6年级)


江南曲

唐·李益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诗题与背景:

  《江南曲》是唐代诗人李益所作的一首乐府诗,属于闺怨诗一类。诗题《江南曲》原是乐府《相和歌》的曲名,为《江南弄》七曲之一。这是一首很有民歌色彩的拟乐府。

  在唐诗中,有不少闺怨诗,写的是闺中怨妇。怨妇怨的是与夫婿分离。这些与妻子别离的夫婿主要有两类人,一为征夫(古指出征的战士),一为商人。唐代经济繁荣,商业已很发达。商人长年累月出外经商,致使他们的妻子独守空房,便生出许多怨望来。此类闺怨诗正反映了当时较为普遍的社会现象。李益的这首《江南曲》就属于此类闺怨诗。


逐句释义: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嫁了个远出瞿塘经商的买卖人,从来是归期没定准。
  瞿塘贾:在长江上游一带作买卖的商人。瞿(qú)塘:指瞿塘峡,长江三峡之一。贾(gǔ):商人。
  妾:谦词。旧时用于女子自称。
  朝朝(zhāo zhāo):天天,每天。
  期:指约定的归期。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早知潮水的涨落这么守信,还不如嫁一个弄潮的丈夫。
  潮有信:潮水涨落有一定的时间,叫“潮信”。
  弄潮儿:潮水涨时戏水的人,或指潮水来时乘船入江海的人。


绘图要点:照着画,就可以了。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乐府诗,以白描手法叙述了丈夫常年在外经商的妇人的闺怨之情。这首诗吸取了乐府民歌的长处,语言明白如话,却又耐人寻味。诗歌前两句以平实见长,后两句则想落天外,出语惊人:“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夫婿无信,而潮水有信,早知如此,应当嫁给弄潮之人。全诗从一个不同寻常的角度展示了闺中少妇由盼生怨、由怨而悔的内心活动,深刻地展示了这她的苦闷和怨恨心情。

  前二句“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从语言到内容都是平易、朴实无华的。嫁给远出瞿塘经商的人,总是延误我的约期(或归期)。写的自然朴素,没有半点斧凿痕迹的叙述口气。

  后二句“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语言依然朴素,而内容却陡起波折,忽发奇想,忽出奇语:早知潮水有信,还不如不嫁给弄潮儿。“弄潮儿”至少会随着有信的潮水按时到来,而自己远出经商的丈夫,却屡屡延误归期。这里仅仅取其如期而至这一点,并非对弄潮儿有好感,更非真的要嫁给弄潮儿。思之切,恨之深,思、恨到了极点,便可能忽发天真之想,忽出痴人之语。这是思妇在万般无奈中生发出来的奇想。“早知”二字写出她幽怨的深长,不由得自伤身世,悔不当初。“嫁与弄潮儿”,既是痴语,也是苦语,写出了思妇怨怅之极的心理状态,虽然是想入非非,却是发乎至情。这种基于爱怜的怨怅,源于相思的气活,尽显江南女子的娇嗔之态。

  这首诗运笔自然,内在的逻辑很严密。思妇由夫婿“朝朝”失信,而想到潮水“朝朝”有信,进而生发出所嫁非人的悔恨,细腻地展示了由盼生怨、由怨生悔的内心矛盾。全诗感情真率,具有浓郁的民歌气息。


名家点评:

  钟惺《唐诗归》:荒唐之想,写怨情却真切。

  贺裳《载酒园诗话》:诗又有无理而妙者,如李益“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此呵以理求乎?然自是妙语。

  刘永济《唐人绝句精华》:此写商人妇之怨情也。商人好利,久客不归,其妇怨之也。人情当怨深时,有此想法,诗人为之道出。

  陈邦炎:这一由盼生怨、由怨而悔的内心活动过程,正合乎这位诗中人的心理状态,并不违反生活真实。


作者简介:

  李益(748~829年),唐朝诗人。字君虞,陇西姑臧(今甘肃武威市凉州区)人。广德二年(764年)随家迁居洛阳。代宗大历四年(769年)中进士建中四年(783年)举书判拔萃。任郑县主簿。久不迁,四次从军。德宗贞元十三年(797年),任幽州节度使刘济从事,有《献刘济》诗。十六年游扬州等地,写反映江南风光的优美诗篇。宪宗元和后入朝,历任秘书少监、集贤学士、右散骑常侍、太子宾客、左散骑常侍。文宗大和元年(827年)以礼部尚书致仕。为中晚唐的重要诗人,尤以七言绝句和边塞诗著称。有《李君虞诗集》。《唐才子传》卷四有传。《全唐诗》收录其诗作178首。


参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