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拼音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汉语拼音(Hànyǔ Pīnyīn),一般也简称拼音,是一种用罗马字母记写汉字读音的方法系统。汉语拼音在中国大陆作为基础教育内容全面使用。在海外中文教学,特别是华语地区如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等,目前也在汉语教育中进行汉语拼音教学。台湾自2009年开始,中文译音也采用汉语拼音,但护照姓名和部分地名仍采旧式威妥玛拼音

  汉语拼音同时是将汉字转写为拉丁字母的规范方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八条规定:“汉语拼音方案中国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献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统一规范,并用于汉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领域。”汉语拼音也是国际普遍承认的汉语普通话拉丁转写标准。国际标准ISO7098(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1958年2月11日)正式通过的汉语拼音方案,被用来拼写中文。转写者按中文字的普通话读法记录其读音。”无论中国自己的规范还是国际标准,都明确指出了汉语拼音的性质和地位,即汉语普通话的拉丁拼写法或转写系统,而非汉语正字法或汉语的文字系统。汉语拼音字母只是对方案所用拉丁字母个体的称谓,并不意味着汉语拼音是一种拼音文字(全音素文字)。

  汉语拼音采用拉丁字母和一些附加符号表示汉语的发音。汉语拼音的形式构成分为声母、韵母和声调三部分。

  根据《汉语拼音方案》“字母表”的规定,汉语拼音使用26个现代基本拉丁字母,有大小写之分,字母顺序与英语字母表一致。其中字母V/v,在方案中规定为“拼写外来语、少数民族语言和方言”之用。由于汉语拼音的实际职能仅限于拼写汉语普通话,如今这条规定已然无人问津。不过,字母V/v目前又作为一个键位成为《汉语拼音方案的通用键盘表示规范》为不能省略两点附加符号的字母ü规定的通用键盘替代表示。

  有时可能需要注意,汉语拼音方案发布时使用的字体,并不沿用任何一种通行的字体,而是以非衬线体为基础,几种字体的混合体,这与常见的拉丁字母略有不同。其中较为特殊的是用世纪哥特体写的,没有衬线的字母A的小写ɑ和字母G的小写ɡ,以及字母Y的两笔直画小写y。这种习惯一直沿用下来,但是《汉语拼音方案》本身并没有规定用哪种字体。这几个字形多用于中国大陆正规的语言学专著以及语文教育和对外汉语教学方面的出版物,特别是中小学语文教材。做出如此设计,主要是担心初学拼音字母的学童在手写的时候也去机械模仿常见印刷体a和g的字形。但随着英语教育在中国大陆的普及,如何印刷都变得无伤大雅。而且方案同时规定:“字母的手写体依照拉丁字母的一般书写习惯。”可见,汉语拼音字母和其他常见的基本拉丁字母并不是两套字母表。

  汉语拼音方案还使用了一些附加符号,主要是声调符号和字母ü上的两点符号。前者与字母的组合虽然数目有限,但具体和哪个字母形成组合其实都是临时的,因为一个声调符号就表示了整个音节的高低变化,或者说,表示了一种“超音段音位”;后者来源于德语的元音变音字母(Umlaut),与字母u的组合固定地表示一个元音([y])。还有一种极其少见的附加符号,用在e/z/c/s之上,形成ê/ẑ/ĉ/ŝ,依次表示一个单元音韵母([ɛ])和三个卷舌塞擦音声母zh/ch/sh。

汉语拼音 字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字母表

字母 名称 字母 名称
Nn ㄋㄝ
Bb ㄅㄝ Oo
Cc ㄘㄝ Pp ㄆㄝ
Dd ㄉㄝ Qq ㄑㄧㄡ
Ee Rr ㄚㄦ
Ff ㄝㄈ Ss ㄝㄙ
ㄍㄝ Tt ㄊㄝ
Hh ㄏㄚ Uu
Ii Vv ㄞㄝ
Jj ㄐㄧㄝ Ww ㄨㄚ
Kk ㄎㄝ Xx ㄒㄧ
Ll ㄝㄌ Yy ㄧㄚ
Mm ㄝㄇ Zz ㄗㄝ

注:

  1. 字母的读音与英语等使用的拉丁字母不同。

  2. 字母V,只用来拼写外来语、少数民族语言和方言。

  3. 字母的手写体依照拉丁字母的一般书写习惯。

  4. 专有名词如人名、地名,第一个字母应大写。

汉语拼音 声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汉语中每个音节起始处的辅音可以构成声母。汉语拼音方案《声母表》规定的声母符号一共有21个(不含零声母)。

  不过,汉语音节起始处绝非只有21种辅音。在实际语流中,半元音、喉塞音和某些鼻音都可能成为一个汉语音节的领音音系学将这些辅音归纳为零声母音段,例如“安”(an)、“英”(ying)、“文”(wen)、“元”(yuan)等就是零声母音节。由于零声母辅音听感并不十分明显,加上汉语拼音属于音位拼音而非音素拼音,故汉语拼音方案不承认其声母地位,认为零声母音节是以元音开头、没有声母而只有韵母和声调的音节。

  汉语拼音方案规定的21个声母符号,按照《声母表》原顺序排列如下:

字母 b p m f d t n l
发音
字母 g k h   j q x
发音  
字母 zh ch sh r z c s
发音

  《汉语拼音方案》规定,在给汉字注音的时候,为了使拼式简短,zh、ch、sh可以省作ẑ、ĉ、ŝ,ng可以省作ŋ,然而这几个符号并不常用。ng在普通话中只作韵母,在某些方言中则可作声母。

汉语拼音 韵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韵母表
  i
ㄧ 衣
u
ㄨ 乌
ü
ㄩ 迂
ɑ
ㄚ 啊

ㄧㄚ 呀

ㄨㄚ 蛙
 
o
ㄛ 喔
  uo
ㄨㄛ 窝
 
e
ㄜ 鹅
ie
ㄧㄝ 耶
 
ㄩㄝ约
ɑi
ㄞ 哀
  uɑi
ㄨㄞ 歪
 
ei
ㄟ 诶
  uei
ㄨㄟ 威
 
ɑo
ㄠ 熬
iɑo
ㄧㄠ 腰
   
ou
ㄡ 欧
iou
ㄡ 忧
   
ɑn
ㄢ 安
iɑn
ㄧㄢ 烟
uɑn
ㄨㄢ 弯
üɑn
ㄩㄢ 冤
en
ㄣ 恩
in
ㄧㄣ 因
uen
ㄨㄣ 温
ün
ㄩㄣ 晕
ɑnɡ
ㄤ 昂
iɑnɡ
ㄧㄤ 央
uɑnɡ
ㄨㄤ 汪
 
enɡ
ㄥ 亨的韵母
inɡ
ㄧㄥ 英
uenɡ
ㄨㄥ 翁
 
onɡ
ㄨㄥ轰的韵母
ionɡ
ㄩㄥ 雍
   

  (1)'知、蚩、诗、日、资、雌、思”等字的韵母用i。

  (2)韵母ㄦ写成er,用做韵尾的时候写成r。

  (3)韵母ㄝ单用的时候写成ê。

  (4)i 行的韵母,前面没有声母的时候,写成yi(衣), yɑ(呀), ye(耶), yɑo(腰),you(忧),yɑn(烟),yin(因),yɑnɡ(央),yinɡ(英),yonɡ(雍)。u 行的韵母,前面没有声母的时候,写成wu(乌), wɑ(蛙), wo(窝), wɑi(歪),wei(威),wɑn(弯),wen(温),wɑnɡ(汪),wenɡ(翁)ü 行的韵母跟声母j,q,x拼的时候,写成ju(居),qu(区),xu(虚),ü上两点也省略;但是跟声母l,n拼的时候,仍然写成lü(吕),nü(女)。

  (5)iou,uei,uen前面加声母的时候,写成iu,ui,un,例如niu(牛),ɡui(归),lun(论)。

韵母的分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按照韵母的结构和发音特点,普通话韵母可作不同的分类。

  按韵母的结构分类:普通话韵母按结构可分为单韵母、复韵母和鼻韵母三类。

  按韵母的口形分类:韵母可根据韵头分为四类,称为四呼,即开口呼(a、o、e、ê)、齐齿呼(i)、合口呼(u)和撮口呼(ü)。汉语拼音的韵母表就是按此排列的。

韵头、韵腹、韵尾[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复韵母由韵头、韵腹、韵尾组成:

  韵母只有一个元音(如 a),或者一个元音带一个鼻辅音(如 an)的话,该元音称为韵腹,所带的鼻辅音称为韵尾。

  韵母若由两个元音构成(如 ao、ie),开口度较大的元音为韵腹,余下的元音若在韵腹前则称为韵头(又称介音),若在韵腹后则称为韵尾。

  韵母有三个元音(如 iou),或者两个元音带一个鼻辅音(如 ueng)的话,则中间的元音是韵腹,第一个元音是韵头,韵腹后的元音或鼻辅音为韵尾。

汉语拼音 声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汉语普通话中有四个声调,四个声调符号分别是:


  第一声,(阴平,或平调¯);

  第二声,(阳平,或升调ˊ);

  第三声,(上声,或上音ˇ);

  第四声,(去声,或去音ˋ);


  阳平符号从左下写起(提),去声符号从左上写起。

  每个汉字由韵母和声母配合构成一个音节构成。在韵母上部应该标出声调,为了方便也可省略。


  汉语拼音中标声调位置的规则如下:

  声调符号标在音节的主要母音上。轻声不标。

  如果没有a,但有o或e,则标在这两个字母上。这两个字母不会同时出现。

  如果也没有o和e,则一定有i、u或ü。如果i和u同时出现,则标在第二个韵母上。这是特别针对ui和iu而言的(这两个音的实际读音应该是uei和iou)。如果i和u不同时出现,则标在出现的那个韵母上。

  声调一律标原调,不标变调。但是在语音教学时可以根据需要按变调标写。

汉语拼音 变调、轻声、儿化、音变、声调符号、隔音符号[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变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变调是指在读词语或朗读说话过程中,由于邻近音节声调的相互影响,有些音节的声调往往要发生变化的现象。


  “一”的变调

  “一”在去声音节前读阳平,调值35。

  “一”在非去声音节前,即在阴平、阳平、上声前读去声,调值51。


  “不”的变调

  “不”在去声音节前读阳平,调值35。

  “一”夹在重叠式动词中间,“不”夹在动词或形容词中间,或充当动词后面的不语时,都轻读,属于“次轻音”。

轻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轻声在汉语拼音中不标调,如:你们(nǐ men)。而某些辞书上是通过在音节前加点的方式来表示轻声,如:你们(nǐ·men)。轻声是一种特殊的变调现象,也是普通话中的一种特殊现象。

轻声的作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普通话中,有的轻声词有区别词义和词性的作用。如:外面wàimiàn(外表)与外面wàimian(外边)的词义不同;对头duìtóu(正确、合适,形容词)与对头duìtou(仇敌、对手,名词)的词性不同。

  读作轻声的几种情况:

  1. 固定读轻声的:

   (1) 名词、代词的后缀(子、头、们等)

   (2) 语气词(啊、吗、呢、吧等)

   (3) 助词(的、地、得、着、了、过等)

   (4) 音节重叠的亲属称谓(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等)

   (5) 名词、代词后面的方位词(上、下、里、面等)

   (6) 动词、形容词后面表示趋向的词(来、去、上等)

   (7) 单音节动词的重叠形式(看看、试试等)


  2. 少部分用于分辨词义词性的


  3. 习惯上读轻声的词语

儿化[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读处于词尾的“儿”字时,只保留卷舌的动作,与前一个音节融合成一个音节。

  儿化音变规则

  1. 音节末尾是a、o、e、ê、u的音节,韵母直接卷舌。

  2. 韵尾是i、n(in、ün除外)的音节,丢掉韵尾,韵腹直接卷舌。

  3. 韵母是in、ün的音节,丢掉韵尾,加er。

  4. 韵母是i、ü的音节,直接加er。

  5. 韵母是舌尖元音-i(前)和-i(后)的音节,韵母变作er。

  6. 韵尾是ng的音节,丢掉韵尾,韵腹鼻化(发音时口腔鼻腔同时共鸣,称作鼻化音,用~表示)并卷舌。

  普通话中有的词语末尾也是“儿”字,如婴儿、幼儿等,这些词语中的“儿”字是自成音节,不是儿化韵。在某些诗歌、散文中,为了节奏和韵律的和谐,词尾的“儿”也是自成音节,不需儿化,否则会打乱诗歌或文章句子的节奏。

音变[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啊”的音变

  1.“啊”在句首的音变

  “啊”在句首的一般读阳平或上声。

  2.“啊”在句末的音变

   (1) 前一个音节结尾音素是a、o(ao、iao除外)、e、ê、i、ü时,“啊”读作ya,书面可写作“呀”。

   (2) 前一个音节结尾音素是u(包括ao、iao)时,“啊”读作wa,书面可写作“哇”。

   (3) 前一个音节结尾音素是-n时,“啊”读作na,书面可写作“哪”。

   (4) 前一个音节结尾音素是ng时,“啊”读作nga,书面可写作“啊”。

   (5) 前一个音节结尾音素是舌尖元音-i(前)时,“啊”可读作[zA疑是za,麻煩檢查]。

   (6) 前一个音节结尾音素是舌尖元音-i(后)时,“啊”读作ra。

  3. 部分形容词的音变

  形容词+重叠式后缀的词语,即ABB式,一般读阴平,也可以读原调。

隔音符号[编辑 | 编辑源代码]

  ɑ,o,e开头的音节连接在其它音节后面的时候,如果音节的界限发生混淆,用隔音符号(')隔开,例如pi'ɑo(皮袄)。

 

汉语拼音的作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汉语拼音对普及识字以及初等教育起了很大的作用。同时它也为语源学汉语与其它语言的比较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同过去其它的汉语拉丁化的规则相比,它的规律比较简单,发音更规范于普通话的发音。它系统地体现了普通话发音的规则。

  随着计算机的普及,汉语拼音也是一种非常常用的中文输入法。

  由于汉语拼音是一种只书写读音的体系,无法取代汉字。完全用汉语拼音写出来的文章很难懂,因此,它不是一种正式的书写方式,而只是一种阅读的帮助。

汉语拼音的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古代没有拼音,就使用反切,就是用两个认识会念的字,取第一个的声母,取第二个的韵母,拼合起来就行了。

  古代,中国的回族不学汉字,学习阿拉伯语,但他们用阿拉伯文的字母来拼写口语(汉语),所以这是中国最早的拼音。元朝,蒙古统治者用改变了的藏文的字母来拼写汉语等语言,叫八思巴字。虽然不是专门拼写汉语的,但是,也算汉语拼音的一种吧。 明朝,西方传教士用拉丁字母拼写汉语,是中国最早的拉丁字拼音。 清末明初,出现了用简单的古字表现汉语语音的拼音方式。民国年间,政府制定了“注音字母”,就是这个系统的集中表现。现在台湾依然使用。但是,同时也出现了拉丁字的拼音运动,而且,跟左翼人士的政治运动结合很密切。 共和国成立后,立即由政府制定了“汉语拼音方案”,就是现在使用的这一套方案。联合国也承认的。

  汉语拼音方案最早可以追溯到1906年朱文熊的《江苏新字母》和1908年刘孟扬的《中国音标字书》,还有1926年的国语罗马字和1931年的拉丁化中国字。所有这些汉字拉丁化方案都为汉语拼音的制定提供了基础。

  1949年,吴玉章给毛泽东写信,提出为了有效的扫除文盲,需要迅速进行文字改革。毛泽东把信批复给郭沫若、茅盾等人研究,于1949年10月成立中国文字改革协会,其中一项任务就是研究汉语拼音方案。

  1954年,中国文字改革协会改为国务院直属的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其间收到各种汉语拼音方案1600多个。大致有这样几种形式:汉字笔画式、拉丁字母式、斯拉夫字母式、几种字母的混合形式、速记式、图案式、数字形式。而最后决定采用拉丁字母作为汉语拼音的符号系统,以便于国际间的交流和合作。

汉语拼音运动的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汉语拼音的古代史 中国原来没有拼音字母,采用直音或反切的方法来给汉字注音。直音,就是用同音字注明汉字的读音,如果同音字都是生僻字,就是注了音也读不出来。反切,就是用两个汉字来给另一个汉字注音,反切上字与所注字的声母相同,反切下字与所注字的韵母和声调相同。

  唐代守温在分析汉语声母韵母和声调的基础上,制定了描述汉字语音的三十六字母,说明当时我国的语音分析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可惜他用汉字来表示这些声母和韵母,因此,这样的字母没有进一步发展成拼音文字。

  500年前中国部分穆斯林少数民族中曾经使用“小经”文字,这种文字是一种阿拉伯文字。用阿拉伯字母来拼写汉语,比唐代守温用汉字来表示声母和韵母又进了一步。共有36个字,其中4个字母是特有的,这可能是中国最早的用来拼写汉语的拼音文字,它不再带有汉字的痕迹,完全采用拼音字母。“小经“同时也为东乡、撒拉等民族使用。

  明朝末年西方传教士来中国传教,为了学习汉字,他们开始用拉丁字母来拼写汉语。1605年,意大利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 1552-1610)在北京出版了《西字奇迹》,其中有4篇汉字文章加了拉丁字母的注音。这是最早用拉丁字母给汉字注音的出版物,比“小经”用阿拉伯字母给汉字拼音稍晚,“小经”大概是最早用字母文字给汉字拼音的尝试。《西字奇迹》原书已不容易找到,据说,梵蒂冈图书馆尚有藏本。

  1626年,法国耶稣会传教士金尼阁杭州出版了《西儒耳目资》,这是一本用拉丁字母给汉字注音的字汇。注音所用的方案是在利玛窦方案的基础上修改的。利玛窦和金尼阁的方案是以“官话读书音”为标准设计的,适于拼写北京语音。这种新颖的拼音方法给中国学者以很大的启迪。但是,在两三百年间,利玛窦和金尼阁的方案只是在外国传教士中使用,没有在中国人当中广为传播。

  1815年到1823年之间,在广州传教的英国传教士马礼逊编了一部《中文字典》,这是最早的汉英字典,字典中用他自己设计的拼音方案来拼写汉语的广东方言,实际上是一种方言教会罗马字。接着,在其他的方言区也设计了不同方言的方言教会罗马字。其中厦门的“话音字”1850年开始传播,仅在1921年就印刷出售五万册读物,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前,大约还有十万人左右使用这样的方言教会罗马字。其他各地的方言教会罗马字,在南方的通商口岸传播,主要用来传教。

  1867年,英国大使馆秘书威妥玛(Thomas F. Wade)出版了北京语音官话课本《语言自迩集》,他设计了一套拼写法,用拉丁字母来拼写中国人名、地名和事物的名称,叫做“威妥玛式”。

  1931年到1932年间,有两个外国传教士提出了“辣体汉字”,这是一种根据《广韵》设计的、以音节为单位的汉语拉丁字母文字,同音字几乎都有不同的拼写法,拼写的是方言。

  这些用拉丁字母拼写汉字的方案,为以后的汉语拼音运动提供了经验。

  汉语拼音的近代史 中国人自己的汉语拼音运动是从清朝末年的切音字运动开始的。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挽救民族危亡和振兴中华的热情,激发着一些爱国知识分子提出了教育救国的主张,梁启超沈学卢戆章王照都一致指出,汉字的繁难是教育不能普及的原因,因此,掀起了一场“切音字运动”。梁启超在《沈氏音书序》中指出,“国恶乎强?民智斯图强,民恶乎智?尽天下之人而读书,而识字,斯民智矣”。沈学说:“欧洲列国之强,……有罗马之切音也。人易于读书,则易于明理,理明,利弊分析,上下同心,讲求富强”。卢戆章说:“以切音以识汉文,……全国皆能读书明理,国家何致贫穷?人民何致鱼肉?”王照说:“列位啊,咱们个人都要点儿强吧,瞧瞧咱们中国都成什么样儿啦?”“中国政府非注意下层教育不可,欲去下层教育的障碍,非制一种沟通语言的文字使言文合一不可”。

  卢戆章(1854-1928)是中国第一个创制拼音文字的人。1892年,他在厦门出版《一目了然初阶》,公布了他创制的“中国切音新字”,用拉丁字母及其变体来拼厦门音,声韵双拼,左右横写,声母在右,韵母在左,另加鼻音符号和声调符号,增加声母后还可兼拼泉州音和潮州音。他认为,汉字“或者是当今天下之文字之至难者”,而切音新字“字母与切法习完,凡字无师能自读”,这样一来,“省费十余载之光阴,将此光阴专攻于算学、格致、化学,以及种种之实学,何患国不富强也哉!”卢戆章并不要求废除汉字,他主张“切音字与汉字并列”。后来,他又编写了《中国字母北京切音教科书》和《中国字母北京切音合订》,用切音字来拼写官话。

  继卢戆章的《一目了然初阶》之后,开始了延续20年的切音字运动。几乎每隔一二年就有新的切音字方案出现,如吴敬恒的《豆芽快字》,蔡锡勇的《传音快字》,沈学的《盛世元音》,王炳耀的《拼音字谱》,王照的《官话合声字母》,劳乃宣的《增订合声简字》等。这些切音字方案多数是声韵双拼式的汉字笔画式字母方案的,大多数只在小范围内传习,没有广泛推行,只有王照的官话字母和劳乃宣的合声简字推行较广。

  切音字创制者的目的,虽然不想用它来代替汉字,但是他们希望切音字能够成为一种拼音文字,与汉字分工,并行使用。然而,他们的愿望没有实现。

  在切音字运动中提出的拼音字母方案是多种多样、琳琅满目的,大致可以归纳为三大系:

  ① 假名系:模仿日文假名,采用汉字部首作为拼音符号。1892年卢戆章的《一目了然初阶》一书中提出的“中国切音新字”,1901年王照的“官话合声字母”等都属于假名系。

  ② 速记系:采用速记符号作为拼音符号。1896年到1897年两年间出版的蔡锡勇的《传音快字》、沈学的《盛世元音》、王炳耀的《拼音字谱》等书中提出的方案都属于速记系。

  ③ 拉丁系:采用拉丁字母作为拼音符号。1906 年朱文熊的《江苏新字母》、1908年刘孟扬的《中国音标字母》和江亢虎的《通字》、1909 年黄虚白的《拉丁文臆解》等书中提出的方案都属于拉丁系。

  1913年2月,读音统一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的主要任务是“审定一切字的国音发音”和“采定字母”。会议开了三个多月。在这次会议上,审定了6500个汉字的读音,用各省代表投票的方法确定了“标准国音”;拟定了一套注音字母,共39个,这套字母采用汉字笔画式,字母选自古代汉字,音节采用声母、韵母和声调的三拼制,对双拼的反切法进行了改进,其用途仅在于标注汉字读音,不作为拼音文字。这套注音字母后来减为37个(声母12个,韵母13个,介母3个,比双拼切音字的方案中的字母几乎减少了一半。会议对于注音字母的作用和地位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最后决定注音字母的作用是给汉字注音,不能与汉字并行使用。黎锦熙明确指出,注音字母的职能是“伺候汉字,偎傍汉字”。

  注音字母通过之后,搁置了五年,才于1918年由北洋政府教育部正式公布。1920年,全国各地陆续开办“国语传习所”和“暑期国语讲习所”,推广注音字母,全国小学的文言文课一律改为白话文课,小学教科书都在汉字的生字上用注音字母注音。北京还成立了注音字母书报社,印刷注音字母的普及读物,还办了《注音字母报》。从1920年到1958年,注音字母在中国使用了近40年的时间。这对于统一汉字读音、推广国语、普及拼音知识起了很大的作用。1930年,上层官员中有人觉得“注音字母”的名称不好,改称为“注音符号”,以强调这不是一种与汉字并行的文字。

  五四运动之后,于1918年,钱玄同在《新青年》四卷四期上发表《中国今后之文字问题》的文章,提出了“废孔学”、“废汉字”的主张。他说:“欲废孔学,不可不先废汉文;欲驱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蛮的顽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废汉文”;甚至说:“欲使中国不亡,欲使中国民族为二十世纪文明之民族,必以废孔学、灭道教为根本之解决;而废记载孔门学说及道教妖言之汉文,尤为根本解决之根本解决”;他提出:“废汉文之后”,“当采用文法简赅,发音整齐,语根精良之人为的文字Esperanto(世界语)”。这显然是一种非常激进的言论,在学术上是错误的,因而受到了陈独秀的批评。陈独秀指出,语言和文字“此二者关系密切,而性质不同之问题”绝不能混淆,所以,是“仅废中国文字乎?抑并废中国语言乎”还值得研究,因此他提出了“先废汉文,且存汉语而改用罗马字书之”的意见。这个意见得到了《新青年》同人的支持。钱玄同也接受陈独秀的意见,一同倡导国语罗马字,开始了国语罗马字运动。

  1923年,《国语月刊》出版了《汉字改革专号》,采用罗马字的呼声达到高潮,国语罗马字运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钱玄同发表《汉字革命》的论文,否定汉字,说“处处都足以证明这为老寿星的不合时宜,过不惯二十世纪科学昌明时代的新生活”,“所以汉字革命,改用拼音是绝对可能的事”,“惟有响响亮亮的说汉字应该革命!如此,则汉字改革的事业才有成功的希望”。他不满足于注音字母,认为“汉字根本改革之根本改革”应该采用罗马字母。黎锦熙发表《汉字革命军前进的一条大路》,提出“词儿连书”的问题,对于这个重要的问题,进行了系统的研究。赵元任发表《国语罗马字的研究》,提出了“国语罗马字的草稿”,使用国际通用的拉丁字母,用字母表示音节的声调,不造新字母,不加新符号,并提出了系统的词儿连写规则。

  1923年8月,教育部召开国语统一筹备会,决议组织“国语罗马字拼音研究委员会”。1925年9月在北京的部分委员和一些语言学者自动组织“数人会”,提出了《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1928年9月,大学院院长蔡元培正式公布《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作为“国音字母第二式”,用于给汉字注音和统一国语,“与注音字母两相对照,以为国音推行之助”。在国语罗马字运动中,出版了一些读物,如《国语留声片读本》等。

  1932年教育部公布的《国音常用字汇》,用注音字母和国语罗马字两式对照。但是,国语罗马字始终没有走出知识阶层的圈子,没有在社会上普遍推行,它的影响远不如注音字母。

  国语罗马字一直在台湾使用,1984年台湾发表国语罗马字修订草案,征求意见之后,于1986年1月28日正式公布,名称为《国语注音符号第二式》,改用于《汉语拼音方案》相同的符号标调法来表示声调。

  新文化运动中的汉语拼音发展 在国语罗马字运动稍后,中国还开展了拉丁化新文字运动。中国的拉丁化新文字是20年代末30年代初在苏联创制的,其目的是在苏联远东的10万华工中扫除文盲,今后在条件成熟时,用拉丁化新文字代替汉字,以解决中国大多数人的识字问题。当时的苏联政府把在苏联远东地区的华工中扫除文盲也列为苏联本国的工作任务,于是,在苏联的中国共产党员瞿秋白吴玉章林伯渠萧三等人与苏联汉学家龙果夫、郭质生合作,研究并创制拉丁化新文字。1931年5月,苏联各民族新文字中央委员会科学会议主席团对中国拉丁化字母的方案进行了审定,并批准了这个方案。拉丁化新文字方案通过后,首先在华工中推行,出版书籍47种,刊印10多万册,许多华工学会了新文字,可以用新文字读书写信。

  拉丁化新文字的创制者和国语罗马字的创制者之间曾经进行过激烈的论战,前者叫做“北拉派”,后者叫做“国罗派”。后来他们都发现,两派在一些根本问题的认识上是一致的,只是在个别枝节问题上有分歧。  

  1933年,拉丁化新文字介绍到国内。1934年8月,上海成立了“中文拉丁化研究会”,出版介绍拉丁化新文字的书籍。接着,在北方和南方的一些大城市都先后成立了拉丁化新文字团体,甚至在海外华人中也成立了这样的拉丁化新文字团体,据统计,从1934年到1955年二十一年中,拉丁化新文字团体总共有300多个。拉丁化新文字的传播还得到了文化教育界人士的热情赞助。1935年12月,蔡元培鲁迅郭沫若茅盾陈望道陶行知等688位知名人士,共同发表文章《我们对于推行新文字的意见》,其中说:“我们觉得这种新文字值得向全国介绍。我们深望大家一齐来研究它,推行它,使它成为推进大众文化和民族解放运动的重要工具”。这是拉丁化新文字运动的一份革命宣言。1936年9月22日,毛泽东看了这篇文章之后,亲自写信给蔡元培说:“读《新文字意见书》,赫然列名于首位者,先生也。20年忽见我敬爱之孑民先生,发表了崭然不同于一般新旧顽固党之簇新议论,先生当知见之而欢跃者绝不止我一人,绝不止共产党,必为无数量人也!”毛泽东对于当时新文字运动给以极大的赞赏。

  在抗日战争的最紧急年代里,拉丁化新文字的传播形成一个与民族解放运动相结合的前所未有的群众性文化革命运动。这场运动不但没有被战争的炮火摧毁,反而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在全国各地到处开花结果。新文字在陕甘宁边区推行,效果很好。据吴玉章说,“延安县市冬学中,不到三个月,就扫除了1500余文盲,他们学会新文字,能写信、读书、看报,收到了很大的成绩”。

  拉丁化新文字运动一直延续到1958年《汉语拼音方案》公布时为止,历时近30年。它对中国的文字改革事业,对制定和推广《汉语拼音方案》,都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汉语拼音方案》的产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就马上着手研制拼音方案。1949年10月成立了民间团体“中国文字改革协会”,协会设立“拼音方案研究委员会”,讨论拼音方案采用什么字母的问题。

  1951年,毛泽东指出:“文字必须改革,必须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但是,究竟采用什么形式的拼音方案,他本人也是经过了反复斟酌的。毛泽东到苏联访问时,他曾经问斯大林,中国的文字改革应当怎么办;斯大林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可以有自己的字母。毛泽东回到北京之后,指示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制订民族形式的拼音方案。同时,上海的新文字研究会停止推广“北方拉丁化新文字”,等待新方案的产生。

  1955年10月15日,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北京举行。叶籁士在发言中说:“从1952年到1954年这个期间,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主要进行汉字笔画式拼音方案的研究工作,经过了三年的摸索,曾经拟定几种草案,都放在《汉语拼音方案草案初稿》(汉字笔画式)里头”。这次会议上印发给代表们六种拼音方案的草案,有四种是汉字笔画式的,一种是拉丁字母式的,一种是斯拉夫字母式的。会议之后,当时的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吴玉章向毛泽东报告说,民族形式方案搞了三年,难以得到大家都满意的设计,不如采用拉丁字母。毛泽东同意采用拉丁字母,并在中央开会通过。

  在中国制定拼音方案的时候,苏联已经不再搞拉丁化,改为搞斯拉夫化,把所有的拉丁化民族文字一律改成了斯拉夫字母。蒙古人民共和国也把蒙古字母改成了斯拉夫字母。50年代,中国向苏联一边倒,有人主张采用斯拉夫字母,跟苏联在文字上结盟。苏联派到中国的语言学家谢尔久琴柯也提出使用斯拉夫字母的建议。据说,苏联的一位副总理来中国访问时,曾经向陈毅副总理说,希望中苏两国都采用相同的字母。陈毅副总理回答说,中国文化必须跟东亚东南亚联系,东亚和东南亚都习惯用拉丁字母。这样,中国才没有采用斯拉夫字母。

  1956年1月20日,毛泽东在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上,发表了赞成拉丁字母的讲话。他说,“吴玉章同志的发言讲的很好。关于文字改革的意见,我很赞成。在将来采用拉丁字母,你们赞成不赞成呀?我看,在广大群众里头,问题不大;在知识分子里头,有些问题。中国怎么能用外国字母呢?但是,看起来还是采用这种外国字母比较好。吴玉章同志在这方面说得很有理由。因为这种字母很少,只有二十几个,向一面写,简单明了。我们汉字在这方面实在比不上。比不上就比不上,不要以为汉字那么好。有几位教授跟我说,汉字是‘世界万国’最好的一种文字,改革不得。假使拉丁字母是中国人发明的,大概就没有问题了。问题就出在外国人发明,中国人学习。但是,外国人发明中国人学习的事情是早已有之的。例如阿拉伯数字,我们不是久已通用了吗?拉丁字母出在罗马那个地方,为世界大多数国家所采用。我们用一下,是否就大有卖国的嫌疑呢?我看不见得。凡是外国好的东西,对我们有用的东西,我们就是要学,就是要统统拿过来,并且加以消化,变成自己的东西。我们中国历史上,汉朝就是这么做的,唐朝也是这么做的。汉朝和唐朝,都是我国历史上很有名很强盛的朝代。他们不怕吸收外国的东西,有好的东西就欢迎。只要态度和方法正确,学习外国的好东西,对自己是大有好处的。”(转引自郑林曦《论语说文》)。

  此期间,群众中也创制了不少的文字方案,寄到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根据统计资料,从1950年到1955年8月31日全国文字改革工作会议为止,寄来的方案有655个,从1955年8月31日到1958年2月汉语拼音方案公布为止,寄来的方案有1000多个,从1958年2月到1980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为止,寄来的方案有1667个。群众设计的各种各样的文字方案总共有3300多个。这种创制造文字方案的积极性,在中国文化的发展历史上是空前的。

  1955年2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设立了“拼音方案委员会”,开始设计汉语拼音方案,提出了《汉语拼音方案(草案)》。1956年2月12日,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发表《汉语拼音方案(草案)》,公开征求意见。这个草案共有31个字母,其中有5个新字母(无点的i;长脚的n;带尾的z,c,s),以便实现“一字一音”,不用变读和双字母。草案发表后在全国范围内引起热烈的讨论,甚至海外华侨和留学生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1955年10月,国务院成立“汉语拼音方案审定委员会”,经过一年的工作,于1957年10月提出《修正草案》,11月1日由国务院全体会议第60次会议作为新的《汉语拼音方案(草案)》通过,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1958年2月11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正式批准《汉语拼音方案》。

汉语拼音对其它语言拼音的影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中国的少数民族语言(包括藏语拼音、新维文)、汉语方言在新创文字时都受到汉语拼音的影响。 捷克语拼写中文采用捷克拼法。

  送气清音和不送气清音写作p,t,k和b,d,g,藏语拼音、闽南语拼音方案(台湾称为“普闽典”)就是这样。

  汉语普通话中无浊塞音,因此遇到有浊塞音的语言,浊塞音要用双写字母,写成bb,dd,gg,藏语拼音、闽南语拼音方案(台湾称为“普闽典”)就是这样。

  j,q,x所表示的音与汉语拼音的基本一致。藏语拼音就是这样。

  因此,这些拼音与国际音标和国际通用拼法有较大差别。例如,藏语国际上通用的威利转写法较为接近国际音标,而与藏语拼音有较大差别。(真正导致两者巨大差别的是藏语的文字系统与语音系统不一致,现行藏文字母纪录的是11世纪的藏语语音,威利转写法是转写藏文字母,而没有顾及藏语词汇的现代发音的转写系统,藏语拼音是对现代藏语拉萨话语音的描写,而不是对藏文的转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