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天姥吟留别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学生诵读古诗词300首(7-9年级)

梦游天姥吟留别

李白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
洞天石扉,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动,怳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逐句释义: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海外来的客人谈起瀛洲,(大海)烟波渺茫,(瀛洲)实在难以寻求。
  海客:浪迹海上之人。
  瀛洲:古代传说中的东海三座仙山之一(另两座叫蓬莱和方丈)。山中居住着很多仙人。《史记·封禅书》:“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船风引而去。盖尝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
  烟涛:波涛渺茫,远看像烟雾笼罩的样子。
  微茫:隐约,不清晰;景象模糊不清。
  信:实在。
  难求:难以寻访。

  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绍兴一带的人谈起天姥山,在云雾霞光中有时还能看见。
  越人:指浙江绍兴一带的人。
  云霞明灭:云霞忽明忽暗。明灭:忽明忽暗。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姥山高耸入云,连着天际,横向天外。山势高峻超过五岳,遮掩过赤城山。
  天姥(mǔ):山名。在浙江新昌东面,嵊州市与新昌县之间。传说登山的人能听到仙人天姥唱歌的声音,山因此得名。
  向天横:遮住天空。横,遮断。
  势拔五岳掩赤城:山势超过五岳,遮掩住了赤城。拔:超出。五岳:指东岳泰山,西岳华山,中岳嵩山,北岳恒山,南岳衡山。赤城:山名,在今浙江天台县北,为天台山的南门,土色皆赤。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天台山高一万(一万为正确版本,四万经考证为误传)八千丈,对着天姥山好像要向东南倾斜拜倒一样。
  天台(tāi):山名,在今浙江天台县北。《十道山川考》:“天台山在台州天台县北十里,高万八千丈,周旋八百里,其山八重,四面如一。”四万八千丈:形容天台山很高,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并非实数。
  对此欲倒东南倾:对着(天姥)这座山,(天台山)就好像要拜倒在它的东面一样。意思是天台山和天姥山相比,就显得更低了。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我根据越人说的话梦游到了绍兴,一天夜里,飞渡过了明月映照的镜湖。
  因之:因,依据。之,代指前段越人的话。
  镜湖:即鉴湖,在绍兴,唐朝最有名的城市湖泊。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镜湖的月光照着我的影子,一直送我到了剡溪。
  剡(shàn) 溪:水名,在今浙江绍兴嵊州市南,曹娥江上游。

  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谢灵运住的地方现在还在,清澈的湖水荡漾,猿猴清啼。
  谢公:指南朝绍兴诗人谢灵运。谢灵运喜欢游山。他游天姥山时,曾在剡溪居住。
  渌:清澈。
  荡漾:(水波)一起一伏地动。
  清:这里是凄清的意思。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脚上穿着谢公当年特制的木鞋,攀登直上云霄的山路。
  谢公屐:谢灵运(穿的那种)木屐.谢灵运游山时穿的一种特制木鞋,鞋底下安着活动的锯齿,上山时抽去前齿,下山时抽去后齿。
  青云梯:指直上云霄的山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上到)半山腰就看见了从海上升起的太阳,空中传来天鸡的叫声。
  半壁见海日:上到半山腰就见到从海上升起的太阳。
  天鸡:古代传说,东南有桃都山,山上有棵大树,树枝绵延三千里,树上栖有天鸡,每当太阳初升,照到这棵树上,天鸡就叫起来,天下的鸡也都跟着它叫。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山路盘旋弯曲,方向不定,迷恋着花,依倚着石头,不觉天色已经晚了。
  迷花:迷恋着花。
  倚石:迷恋着花,依靠着石。
  忽已暝:不觉得天色已经晚了。暝(míng):日落;天黑。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熊在怒吼,龙在长鸣,岩中的泉水在震响,使森林战栗,使山峰惊颤。
  熊咆龙吟:熊在怒吼,龙在长鸣。
  殷岩泉:岩中的泉水在震响。殷(yǐn):形容雷声。这里作动词用,震响。
  栗深林兮:使深林战栗。栗(lì):发抖;战栗。兮(xī):文言助词。大体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啊(a)”。
  惊层巅:使层巅震惊。层巅(diān):高耸而重叠的山峰。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云层黑沉沉的,像是要下雨,水波动荡生起了烟雾。
  青青:黑沉沉的。
  澹澹(dàn dàn):水波荡漾的样子;波浪起伏的样子。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电闪雷鸣,山好像要被崩塌似的。
  列缺:指闪电。列,通“裂”,分裂。缺,指云的缝隙。电光从云中决裂而出,故称“列缺”。
  霹雳(pī lì):云和地面之间发生的一种强烈雷电现象。响声很大,能对人畜、植物、建筑物等造成很大的危害。也叫落雷。
  丘:小山。
  峦(luán):小而尖的山,也泛指山。
  崩摧:崩塌。

  洞天石扉,訇然中开:仙府的石门,訇的一声从中间打开。
  洞天:神仙所居的洞府,意谓洞中别有天地。
  石扉:即石门。
  訇(hōng) 然:形容声音很大。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洞中蔚蓝的天空广阔无际,看不到尽头,日月照耀着金银做的宫阙。
  青冥(míng):青天。《楚辞·九章》据青冥而摅虹。
  浩荡:广阔远大的样子。
  金银台:金银铸成的宫阙,指神仙居住的地方。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用彩虹做衣裳,将风作为马来乘,云中的神仙们纷纷下来。
  霓(ní):大气中有时跟虹同时出现的一种光的现象。形成的原因和虹相同,只是光线在水珠中的反射比形成虹时多了一次,彩带排列的顺序和虹相反,红色在内,紫色在外。颜色比虹淡。也叫副虹。
  云之君:云里的神仙。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老虎弹瑟,鸾鸟拉车。仙人们排成列,多如密麻。
  鼓瑟:弹瑟。鼓:在古诗文中与“琴”、“瑟”联用一般作动词,弹奏、敲击的意思。瑟(sè):古代拨弦乐器的一种,形似古琴。
  鸾回车:鸾鸟驾着车。鸾(luán):传说中凤凰一类的鸟。回:回旋、运转。

  忽魂悸以魄动,怳惊起而长嗟:忽然惊魂动魄,恍然惊醒起来而长长地叹息。
  悸(jì):因害怕而心跳得厉害。
  怳(huǎng):古同“恍”。猛然;忽然。
  嗟(jiē):叹息;感叹。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醒来时只有身边的枕席,刚才梦中所见的烟雾云霞全都消失了。
  觉时:醒时。
  向来:原来。
  烟霞:指前面所写的仙境。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人世间的欢乐也是如此,自古以来万事都像东流的水一样一去不复返。
  行乐:消遣娱乐;游戏取乐。
  东流水:(像)东流水一样(一去不复返)。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与君分别何时才能回来,暂且把白鹿放在青青的山崖间,等到要走的时候就骑上它去访问名山。
  白鹿:传说神仙或隐士多骑白鹿。
  须:等待;等到。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我岂能卑躬屈膝去侍奉权贵,让自己不能有舒心畅意的笑颜!
  摧眉折腰:低头弯腰。摧眉:即低眉。
  事:侍奉;伺候。
  权贵:指居高位、掌大权的人。
  

写作背景:

  《梦游天姥吟留别》是李白的一首古体诗。此诗是李白离开长安后第二年写的,是一首记梦诗,也是游仙诗。诗写梦游仙府名山,着意奇特,构思精密,意境雄伟。感慨深沉激烈,变化惝恍莫测于虚无飘渺的描述中,寄寓着生活现实。虽离奇,但不做作。内容丰富曲折,形象辉煌流丽,富有浪漫主义色彩。形式上杂言相间,兼用骚体,不受律束,体制解放。全诗信手写来,笔随兴至,诗才横溢,堪称绝世名作。

  殷璠《河岳英灵集》收此诗题为《梦游天姥山别东鲁诸公》。后世版本或题为《梦游天姥吟留别诸公》,或作《梦游天姥吟留别》,或作《别东鲁诸公》。天姥山:在今浙江绍兴新昌县东五十里,东接天台山。唐玄宗天宝三年(744年),李太白在长安受到权贵的排挤,被放出京。第二年,他将由东鲁(今山东)南游越州(绍兴),写了这首描绘梦中游历天姥山的诗,留给在东鲁的朋友,所以也题作《梦游天姥山别鲁东诸公》。

  李白早年就有济世的抱负,但不屑于经由科举登上仕途,而希望由布衣一跃而为卿相。因此他漫游全国各地,结交名流,以此广造声誉。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李白的朋友道士吴筠向玄宗推荐李白,玄宗于是召他到长安来。李白对这次长安之行抱有很大的希望,在给妻子的留别诗《别内赴征》中写道:“归时倘佩黄金印,莫见苏秦不下机。”李白初到长安,也曾有过短暂的得意,但他一身傲骨,不肯与权贵同流合污,又因醉中命玄宗的宠臣高力士脱靴,得罪了权贵,连玄宗也对他不满。他在长安仅住了一年多,就被赐金放还,他那由布衣而卿相的梦幻从此完全破灭。李白离开长安后,先到洛阳与杜甫相会,结下友谊。随后又同游梁、宋故地,这时高适也赶来相会,三人一同往山东游览,到兖州不久,杜甫西入长安,李白南下会稽(绍兴)。这首诗就是他行前写的。题目“吟”,古诗的一种体式,内容大多是悲愁慨叹,形式上自由活泼,不拘一格。“梦游天姥吟留别”就是把梦中游历天姥山的情形写成诗,留给东鲁的朋友作别。


作品赏析:

  诗的开头几句是写入梦的缘由。海上回来的人谈起过瀛洲,那瀛洲隔着茫茫大海,实在难以寻找;越人谈起过天姥山,天姥山在云霞里时隐时现,也许还可以看得到。“瀛洲”是一座神山,中国古代传说,东海上有三座神山,一座叫蓬莱,一座叫方丈,一座叫瀛洲。越,现在浙江绍兴一带。“信”,在这里当“实在”讲。

  先说“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这一笔是陪衬,使诗一开始就带有神奇的色彩;再说“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转入正题。以下就极力描写天姥山的高大:“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一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诗人先拿天姥山跟天相比,只见那山横在半天云上,仿佛跟天连结在一起。再拿天姥山跟其他的山相比,它既超过以高峻出名的五岳,又盖过在它附近的赤城。“赤城”是山名,在浙江天台北,因为山上赤石罗列,远看好像红色的城,所以叫赤城。接着诗人又换一个角度以天台山为着眼点来写,说那天姥山东南方的天台山虽然非常高,但在天姥山面前,也矮小得简直像要塌倒了。这里的“天台一万八千丈”,只是说天台山非常高,并不是说它实有一万八千丈。 在这里,诗人并没有直接说出天姥山怎样高,却用比较和衬托的手法,把那高耸的样子写得淋漓尽致,仿佛那高峻挺拔、在云霞里时隐时现的天姥山就在我们眼前,唤起了我们的幻想,跟着诗人一步步地向那梦幻境界飞去。

  从“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句开始,诗人就进入了梦境。从这里到“失向来之烟霞”一大段,写的都是梦境,是全诗的主要部分。

  诗人梦见自己在湖光月色的照耀下,一夜间飞过镜湖,又飞到剡溪。他看到:谢公投宿过的地方如今还在,那里渌水荡漾,清猿啼叫,景色十分幽雅。

  接着写道:“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这里的“谢公屐”,指的是谢灵运特制的一种登山用的木鞋,鞋底上有木齿,上山就去掉前齿,下山就去掉后齿,这样走着省力些。“天鸡”是古代传说里的一种神鸡,相传住在东海桃都山顶的一棵大树上,天鸡一叫,天下的鸡都跟着叫起来。诗人说:他穿着谢灵运特制的木屐,登上天姥山的上连青云的石阶。站在高山之巅,看见东海的红日在半山腰涌出,听见天鸡在空中啼叫。这样,从飞渡镜湖到登上天姥山顶,一路写来,景物一步步变幻,梦境一步步开展,幻想的色彩也一步步加浓,一直引向幻想的高潮。正面展开一个迷离恍惚、光怪陆离的神仙世界:“千岩万壑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这几句的意思是说,在千回万转的山石之间,道路弯弯曲曲,没有一定的方向。倚靠着岩石,迷恋缤纷的山花,天忽然昏黑了。熊在咆哮,龙在吟啸,震得山石、泉水、深林、峰峦都在发抖。天气也急剧地变化,青青的云天像要下雨,蒙蒙的水面升起烟雾。写得有声有色。这里采用了楚辞的句法,不仅使节奏发生变化,而且使读者联想到楚辞的风格,更增添了浪漫主义的色彩。

  突然间景象又起了变化:在我们面前,霹雳闪电大作,山峦崩裂,轰隆一声,通向神仙洞府的石门打开了,在一望无边、青色透明的天空里,显现出日月照耀着的金银楼阁。“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这里作者接连用四个四言短句“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开”,节奏参差错落,铿锵有力,把天门打开时的雄伟声势,充分地写了出来。

  在天门打开以前,诗人极力铺叙昏暗恍惚的色彩和惊天动地的响声,而天门打开以后,景象又是一片光辉灿烂,壮丽非凡。这样,前者就对后者起了烘托的作用,在诗的气势上,形成了一个由低沉到高昂的波澜。为神仙的出场渲染了神奇的背景。

  接着,神仙出场了:“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许多神仙纷纷走出来,穿着彩虹做的衣裳,骑着风当作马,老虎在奏乐,鸾凤在拉车。梦境写到这里,达到了最高点,诗人的幻想真像“天马行空”,无拘无束地任意奔驰。

  但是,好梦不长:“忽魂悸以魄动,怳惊起而长嗟。唯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心惊梦醒,一声长叹,枕席依旧,刚才的烟雾云霞哪里去了?诗在梦境的最高点忽然收住,急转直下,由幻想转到现实,仿佛音乐由响彻云霄的高音,一下子转入低音,使听者心情也随着沉静下来。读诗,尤其是读古体诗,全篇的波澜起伏是应该注意体会的。

  诗人由梦醒后的低徊失望,引出了最后一段。这一段由写梦转入写实,揭示了全诗的中心意思。这首诗是用来留别的,要告诉留在鲁东的朋友,自己为什么要到天姥山去求仙访道。这一段是全诗的主旨所在,在短短的几句诗里,表现了诗人的内心矛盾,迸发出诗人强烈的感情。他认为,如同这场梦游一样,世间行乐,总是乐极悲来,古来万事,总是如流水那样转瞬即逝,还是骑着白鹿到名山去寻仙访道的好。这种对人生的伤感情绪和逃避现实的态度,表现了李白思想当中消极的一面。在李白的思想当中,和“人生无常”相伴而来的,不是对人生的屈服,不是跟权臣贵戚同流合污,而是对上层统治者的蔑视和反抗。他的求仙访道,也不是像秦始皇、汉武帝那样为了满足无穷的贪欲,而是想用远离现实的办法表示对权臣贵戚的鄙弃和不妥协,正像诗的结句所说:“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哪能够低头弯腰伺候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使得我整天不愉快呢!

  艺术风格

  这首诗是七言古诗。七言古诗是旧体诗的一种,在唐以前就形成了。到了唐代在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上都得到充分的发展。这种诗体,主要是七言,也可以兼用或长或短的句子。用韵,可以一韵到底,也可以中间换韵。句数不限,篇幅可长可短,于旧体诗中是比较少受格律拘束的一种。李白很善于写七言古诗。这大概是由于这种诗体流畅自然的特点,更适合于表现他的豪迈奔放的思想感情。

  李白的这首诗,在构思和表现手法方面,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突破了一般送别、留别诗的惜别伤离的老套,而是借留别来表明自己不事权贵的态度。在叙述的时候,又没有采取平铺直叙的办法,而是围绕着一场游仙的梦幻来构思的,直到最后才落到不事权贵的主旨上。这样的构思,给诗人幻想的驰骋开拓了广阔的领域。跟这样的构思相适应的是,大胆运用夸张的手法来描述幻想中的世界,塑造幻想中的形象。在这方面,诗人显示了非凡的才能,他写熊咆龙吟,写雷电霹雳,写空中楼阁,写霓衣风马……把幻想的场面写得活灵活现,真是令人眼花缭乱,惊心动魄。杜甫说李白“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是十分恰当的评论。写神仙世界的美丽,正是反衬现实世界的丑恶;写自己一心想遨游仙境,正是表现对现实世界的憎恶,不愿跟权臣贵戚同流合污。不事权贵的主旨,像一盏聚光灯,把全诗照明。

  就这首诗来说,句法的变化极富于创造性。虽然以七言为基调,但是还交错地运用了四言、五言、六言和九言的句子。这样灵活多样的句法用在一首诗里,却并不觉得生拼硬凑,而是浑然一体,非常协调。这是因为全诗为一条感情发展的脉络所贯穿,随着感情的起落,诗句有长有短,节拍有急有缓。有人说李白的诗“虽千变万化,如珠之走盘,自不越乎法度之外”,这是十分恰当的。


作者简介:

  李白(701~762年),唐朝诗人。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有“诗仙”之称,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祖籍陇西郡成纪(今甘肃平凉市静宁县南),出生于蜀郡绵州昌隆县(今四川江油市青莲乡),一说生于西域碎叶(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逝世于安徽当涂县。其父李客,夫人有许氏、刘氏等四位,育二子(伯禽、天然)一女(平阳)。李白出生于盛唐时期,他的一生绝大部分都在漫游中度过,游历了大半个中国。李白不愿应试做官,希望依靠自身才华,通过他人举荐走向仕途,但一直未得人赏识。天宝元年(742年),因道士吴筠的推荐,李白被召至长安,供奉翰林,文章风采,名震天下。李白初因才气为玄宗所赏识,后因不能见容于权贵,在京仅三年,就弃官而去,仍然继续他那飘荡四方的流浪生活。公元762年病卒,享年61岁。存世诗文千余篇,代表作有《蜀道难》、《行路难》、《梦游天姥吟留别》、《将进酒》等诗篇,有《李太白集》传世。《全唐诗》编其诗二十五卷,收录其诗作896首。

  李白的诗大多为描写山水和抒发内心的情感为主。诗风雄奇豪放。与杜甫并称为“大李杜”(李商隐杜牧并称为“小李杜”)。李白的乐府、歌行及绝句成就为最高。其歌行,完全打破诗歌创作的一切固有格式,空无依傍,笔法多端,达到了任随性之而变幻莫测、摇曳多姿的神奇境界。豪放是李白诗歌的主要特征。他善于凭借想象,他的诗几乎篇篇有想象,甚至有的通篇运用多种多样的想象。现实事物、自然景观、神话传说、历史典故、梦中幻境,无不成为他想象的媒介。李白诗歌的浪漫主义艺术手法之一是把拟人与比喻巧妙地结合起来,移情于物,将物比人。另一个浪漫主义艺术手法是抓住事情的某一特点,在生活真实的基础上,加以大胆的想象夸张。他的夸张不仅想象奇特,而且总是与具体事物相结合,夸张得那么自然,不露痕迹;那么大胆,又真实可信,起到突出形象、强化感情的作用。有时他还把大胆的夸张与鲜明的对比结合起来,通过加大艺术反差,加强艺术效果。李白喜欢采用雄奇的形象表现自我,在诗中毫不掩饰、也不加节制地抒发感情,表现他的喜怒哀乐。对权豪势要,他“手持一枝菊,调笑二千石”(《醉后寄崔侍御》二首之一);看到劳动人民艰辛劳作时,他“心摧泪如雨”。当社稷倾覆、民生涂炭时,他“过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南奔书怀》)那样慷慨激昂;与朋友开怀畅饮时,“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山中与幽人对酌》),又是那样天真直率。总之,他的诗活脱脱地表现了他豪放不羁的性格和倜(俶)傥不群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