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湖南)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白,双百人物

  李白,1910年5月出生于湖南省浏阳县,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6月,被部队选送去学习无线电通讯技术,是红军早期的报务员之一。

  全国抗战爆发后,李白化名李霞、李静安等,1937年10月赴南京上海筹建党的秘密电台。1939年春,党组织安排共产党员裘慧英与李白扮作假夫妻掩护电台,开展工作。两人在革命斗争中产生爱情,第二年秋结为夫妻。

  1942年9月,日军宪兵队在对秘密电台的侦测中,逮捕了李白夫妇。后经党组织多方营救,次年5月,被折磨得满身伤病的李白获保释。1944年秋,中共党组织安排他打入国民党国际问题研究所做报务员,利用国民党的电台为党秘密传送了日、美、蒋方面大量的战略情报。1948年12月30日凌晨,李白被叛徒和国民党特务机关侦测出电台位置而被捕。1949年5月7日,离上海解放仅20天,李白遭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牺牲时39岁。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纪念在上海长期从事党的秘密工作的共产党员李白,以他为原型,拍摄了电影故事片《永不消逝的电波》。2009年9月10日,在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解放军总政治部等11个部门联合组织的“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活动中,李白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简历[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李白刚到上海时的照片

  李白,原名李华初,曾用名李朴,化名李霞、李静安。1910年5月出生于湖南省浏阳县,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湘赣边秋收起义,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成为红四军通信连的一名战士,后任通信连指导员。

  1927年5月“马日事变”爆发后,中共湖南临时省委决定:调集长沙周围的农民军会师围攻长沙。李白也随之参加到战斗中。这场战斗最终因为几支部队没有及时会合而宣告失败,农民军损失惨重。1930年8月,李白正式加入了红军。

  在第一次反“围剿”中,红军缴获了国民党18师电台一部。在王诤的建议下,党中央决定开办无线电训练班,李白成为第二期学员。结业后,李白被分配到红五军团无线电队任政委。在历次反“围剿”中,他负责的电台始终保持通信畅通,为战斗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李白随他的电台人员与红军部队一起开始长征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为了向敌占区及时传达党的方针政策,同时也便于搜集敌人情报,掌握敌人动向,党中央决定委派政治过硬、业务优秀的同志到沦陷区设置秘密电台。李白离开延安来到上海。经党组织安排,李白化名李霞,住进了贝勒路(现黄陂路)148号3楼一间十分简陋的小阁楼里,开始执行任务。为了保障李白和电台的安全,上海党组织选派了一位优秀的纺织女工裘慧英同志做李白的“妻子”。

1939年,裘慧英为掩护李白秘密电台的工作而拍的假夫妻照

  在军、警、特横行的上海,建立一个秘密电台绝非易事。各电信材料商店供应的器材都非常有限,组装电台的零部件只能通过其他渠道一点点地积累。经过多方面的努力,在1938年春天的一个晚上,建台工作总算完成了。从这天起,李白就用他的秘密电台架起了延安与上海之间的“空中桥梁”。可是过了一段时间,李白发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在收发报的时候,灯光的亮度、电键的声音、电波对附近居民用电的干扰会引起他人的注意。电台功率越大,这些现象越明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李白请来了同时潜伏在上海的通信器材专家涂作潮。涂作潮把发报机原来的功率75瓦降低至30瓦,但是他们发现,功率太小发出的电波也微弱。上海与延安相距2000多公里,信号经过多种障碍和干扰,传到延安基本已微弱到没有了。为此,李白和涂作潮反复琢磨、试验,终于摸索出时间、波长、天线三者之间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制约的规律。他们用收音机的天线作掩护,选择在人们都已入睡、空中干扰和敌人侦察相对较少的零时到4时之间来进行收发报。

  由于秘密电台经常出现一些故障,李白就要裘慧英去联络站找涂作潮来家里修理。但是时间长了,难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于是,李白向党组织提出了让他学修发报机的建议。党组织立即作出决定,在威海路338号开一家名为“福声无线电公司”的私人店铺,涂作潮为老板,李白为账房先生。于是,李白和裘慧英于1940年搬进了这间房子里继续进行秘密电台工作。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和相互照顾,这对假夫妻产生了爱情,在党组织的批准下,他们结为了夫妻。之后,李白白天在店铺里工作,晚上跟着涂作潮学修无线电发报机。

  皖南事变爆发以后,上海的形势越来越紧张,日本宪兵开始对地下电台进行疯狂搜查。为了安全,李白夫妇遵照党组织的指示于1942年7月转移至福履理路(现建国西路)福禄村10号。一天夜里,李白像往常一样,关闭了屋里唯一的一扇小窗,拉起密不透风的窗帘,发送重要情报。午夜过后,正当李白发报即将结束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裘慧英在三楼的房间里急忙掀起一角窗帘张望,只见几十个日本宪兵和便衣特务正在翻越围墙。她快步上楼,对李白说:“不好!出事了!”李白果断地发送完最后一段电文,又连拍三遍“再见”暗示远方的战友,迅速地把发报机拆散,拉开一段活动地板,将它藏在下面,随即抱着收音机回到了三楼。裘慧英铺好被子睡在床上为李白作掩护。不一会儿,日本宪兵和特务就闯进了李白的房间,他们看见李白穿着睡衣坐在桌边悠闲地抽着香烟,便大声嚷道:“深更半夜,为什么还不睡觉?”“我有失眠症,睡不着。”李白从容地站起身来回答道。接着,敌人开始在家里进行疯狂的搜查。“收音机怎么是热的?”一个特务摸了摸收音机的外壳怀疑地问。李白不慌不忙地说:“因为睡不着,我刚收听了一下广播。”一阵翻箱倒柜之后,奸诈的敌人发现了地上有块地板与其他处不一样,便撬开了该地板。发现电台收发机的日本军官阴沉着脸,指着电台恶狠狠地盘问李白:“这是什么东西?”不由分说,敌人对李白进行毒打后,将夫妻二人送到四川路桥北的日本宪兵司令部六楼的两间房间里。紧接着,连续十几个小时的严刑拷问使这对革命伴侣受尽了折磨,但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没有被这些所压倒,他们始终坚称电台是私人商用,为一个素不相识的生意人发报。在对李白使用老虎凳、嵌手指、电刑之后,敌人仍然没有从他的嘴里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一个月后,敌人释放了裘慧英,企图通过她来寻求线索,但他们始终一无所获。没过多久,一名打入敌人内部的我党情报人员利用其特殊关系,将李白秘密送到极斯菲尔路(今万航渡路)76号汪伪特务机关,以便进一步利用关系营救。一顿酷刑在所难免,但李白坚称自己的是商用电台的口供。后来,经党组织营救,李白于1943年5月获释。

  出狱后的李白仍然受到敌人的秘密监视,经验丰富的他暂时没有去找党组织。在进步友人的帮助下,夫妻二人来到了茂名北路141号良友糖果店作店员。1944年秋,潘汉年领导的中央华中情报局在静安寺与李白联系上了,为此,李白化名李静安。

1946年1月,儿子出生35天,李白全家合影于上海

  1945年冬,李白夫妇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过了两个月,李白受党组织委派到浙江淳安,打入国民党军委会国际问题研究所当报务员,利用敌台进行党的秘密工作。后来党组织为了能在敌占区设立电台,又派李白到浙江场口杨家庄做地下报务工作。后来,敌情突然紧张,李白撤回淳安。到淳安时,因他之前所取得的电台登记证明已过期,还没来得及重新申请登记,因而被国民党怀疑是私设电台加以逮捕。后经有关单位证明是国民党国际问题研究所的电台,才得以释放。

  抗战胜利后,李白夫妇重新回到上海,他们先后将电台迁至虹口区黄渡路107弄6号和15号,继续从事与党中央的秘密收发报工作。

  一天深夜,电台旁边的小灯泡忽然熄灭,耳机里的信号也随之中断,李白掀起一角窗帘,窗外一片漆黑。过了几分钟,灯泡又亮了,他继续工作,可是又过几分钟,灯泡再次熄灭了。李白的心猛然一沉:这是分区停电,很有可能是敌人在侦测电台位置。第二天,知道自己处在危机之中的李白联系上了电台领导人刘人寿,他郑重提出了建立预备电台的建议。刘人寿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立即让李白承担组装电台的工作。很快,收发报机配备齐全,电台进入调试阶段,李白亲临预备电台地点协助报务员排除故障。然而,就在预备电台即将正式工作之时,李白的电台被侦破了。

  1948年12月30日凌晨,国民党特务终于侦察到李白秘密电台的方位。一大批特务悄无声息地包围了李白的住所,并且封锁了该地区所有的出口。窗外的异常情况被正在望风的裘慧英发现了,李白镇定地给党中央拍发完长江防务情报,迅速隐蔽好电台,把儿子送到楼下的一个同志那里隐藏起来。不一会儿,特务和军警撞开了李白的屋门搜查。李白第三次被捕了。在淞沪警备司令部刑讯室里,敌人用钳子拔光了李白的指甲,并把竹签钉入他的手指,还用烧红的木炭烙在他的身上。李白被灌完辣椒水后,老虎凳上的砖块也随之增加到五块,每次昏死过去,又被冷水浇醒。但这长达30多个小时的连续审问和30多种刑具的痛苦折磨也没有使李白屈服。

  1949年4月22日,李白被转到蓬莱路警察看守所。5月7日晚,李白等12名中国共产党党员就被特务送到浦东戚家庙秘密杀害了。

后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电影故事片《永不消逝的电波》剧照

  1949年5月30日,上海解放的第三天,刚上任的上海市市长陈毅接到一份电报。电报是中共中央情报部部长李克农打来的,要求查找一位名叫“李静安(即李白)”同志的下落。6月20日,一户家住戚家庙的百姓向上海军管会交出他已秘密隐藏多日的李白等烈士的遗体,他把当晚目睹的一切告诉了政府。查明真相的陈毅给李克农立即回电并在电文最后写道:“血债要用血来还!残害李白烈士的反革命分子,我们定要向他们讨还这笔血债!”为此,上海市公安局专门成立了专案小组。经过大量工作,1950年9月18日,曾任华北“剿总”北平电监科科长、上海中校督察官的叶丹秋被捕,在大量人证、物证面前,他交代了由其主持破坏李白秘密电台的罪行。1951年1月13日叶丹秋被上海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1949年8月,上海为李白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李克农建议将他的事迹搬上银幕。1958年,以李白为原型,由孙道临主演的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轰动全国。1961年,李克农强支病体赶到上海,看望了李白的遗属。离开上海前,李克农向李白烈士墓三鞠躬……

  1987年,上海市虹口区建立了李白烈士故居纪念馆。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李白被中央宣传部和中央文明委命名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上海市出版了《盛世慰英杰——纪念李白烈士牺牲六十周年图文集》,并于李白的牺牲日(5月7日),举办了解放60周年暨纪念李白烈士牺牲60周年大会。

  2010年6月12日,李白的家乡浏阳对其故居进行了全面修复,设立了李白烈士生平事迹陈列展,举办了“纪念李白烈士诞辰100周年”等系列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