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峤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峤(645~714年),唐朝诗人,三次出任宰相。字巨山。赵州赞皇(今河北赞皇县)人。峤少有才名,十五岁精通《五经》,二十岁考中进士。担任过安定县尉、长安县尉、三原县尉。因劝降岭南邕州、岩州一带(在今广西境内)的僚族叛乱有功,擢升李峤为给事中。因上疏为狄仁杰等人辨冤忤旨,被外放为润州司马,后被召回朝廷,担任凤阁舍人。圣历元年(698年)升任宰相,加授同凤阁鸾台平章事。长安三年(703年)再次拜相,担任文昌左丞、同平章事,不久又升任纳言(即侍中)。神龙神龙二年(706年),李峤以吏部尚书之职拜相,加授同中书门下三品。开元二年(714年),遭到监察御史郭震的弹劾,他虽已致仕(交还官职,即辞官),仍被贬为滁州别驾。后又被改任为庐州别驾,不久病逝于任上,终年七十岁。先后历仕五朝,趋炎附势,史家评价以贬义居多。有文集50卷,今佚。集五十卷,今编诗五卷。《全唐诗》收录其诗作208首。

  李峤是武后、中宗时期的文坛领袖,与苏味道并称“苏李”,又与杜审言崔融苏味道并称“文章四友”(崔李苏杜),晚年被尊为“文章宿老”,深得时人推崇。他的文章善于隶事用典,讲求骈偶,辞采华美,堪称大手笔。开元名相张说赞其文“如良金美玉”,《旧唐书》则称其文学为“一代之雄”。李峤曾作《杂咏诗》一百二十首,分为乾象、坤仪、居处、文物、武器、音乐、玉帛、服玩、芳草、嘉树、灵禽、祥兽十二大类,各以一字为题,又称《单题诗》,一诗咏一物,如《日》、《月》等,句句用典,是诗歌的类书形式。这组《杂咏诗》在天宝六载(747年)已有张庭芳为之作注,后流传至日本,在平安时代成为贵族及士族阶层重要的幼学读物。李峤的诗作以五律数量最多,成就最高。胡应麟把李峤的《侍宴甘露殿》与杜审言《早春游望》、陈子昂《晚次乐乡》、沈佺期《宿七盘》、宋之问《扈从登封》等并列为初唐五言律诗之最佳者。然而后世论者对李峤的诗作多持否定态度。

《中华经典诵读·学生必背与诵读古诗词》作者简介

  李峤(645~714年),唐朝诗人,三次出任宰相。字巨山。赵州赞皇(今河北赞皇县)人。二十岁考中进士。担任过安定县尉、长安县尉、三原县尉。因劝降岭南邕州、岩州一带(在今广西境内)的僚族叛乱有功,擢升李峤为给事中。圣历元年(698年)升任宰相,后二次拜相。有文集五十卷,今佚。诗作以五律数量最多,成就最高。《全唐诗》收录其诗作208首。

生平简介

  李峤少有才名,十五岁精通《五经》,二十岁考中进士。初授安定县尉,因在制举考试中以甲等擢第,调任长安县尉,在畿尉中与骆宾王刘光业齐名,皆以文章著称。后来,李峤又调任三原县尉。

  调露元年(679年),唐高宗发兵征讨岭南邕州、岩州一带(在今广西境内)的僚族叛乱。李峤时任监察御史,奉命充任监军,随军南征,亲入獠洞,宣谕朝旨,成功招降叛军。

  天授元年(690年),武则天称帝,建立武周,擢升李峤为给事中。

  长寿元年(692年),狄仁杰李嗣真裴宣礼等大臣被酷吏来俊臣诬陷谋反,下狱论罪。武则天遂命李峤与大理少卿张德裕、侍御史刘宪一同复核此案。李峤上疏皇帝,为狄仁杰等人辨冤,因而忤旨,被外放为润州司马。

  长寿二年(693年),李峤被召回朝廷,担任凤阁舍人,负责起草朝廷的制诰文书。

  神功元年(697年),李峤代理天官侍郎,后又进拜麟台少监(即秘书少监)。

  圣历元年(698年),李峤升任宰相,加授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当时,武则天命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主编《三教珠英》,并援引一大批当世知名的“文学之士”参与修撰。李峤与阎朝隐徐彦伯张说宋之问崔湜富嘉谟都在其中。

  久视元年(700年),李峤改任鸾台侍郎、同平章事,兼修国史。是年七月,天官侍郎张锡拜相。李峤是张锡的外甥,不宜与舅父同居相位,因而被罢为成均祭酒(即国子祭酒)。后来,李峤又代理文昌左丞,充任东都留守。

  长安三年(703年),李峤再次拜相,担任文昌左丞、同平章事,不久又升任纳言(即侍中)。当时,张易之兄弟大肆招揽文士。李峤与司礼少卿崔融、凤阁侍郎苏味道、麟台少监王绍宗皆以文才折节,依附于二张门下。

  长安四年(704年),李峤改任内史(即中书令)。他因政务繁重,数次上疏请辞。武则天遂再次任命他为成均祭酒、同平章事。是年十一月,李峤被免去宰相之职,担任地官尚书。

  神龙元年(705年),唐中宗复辟,诛杀张易之兄弟。李峤被贬为豫州刺史,未及起程又贬通州刺史,但在几个月后便被召回朝中,授为吏部侍郎,封赞皇县男。不久,李峤又升任尚书,进封县公。他奏请大量增置员外官(定员以外的官员,不属正式编制),意欲以私惠获取时望,希望能借此重居相位,结果使得官僚泛滥、国库减耗,铨选制度陷入混乱。

  神龙二年(706年),李峤以吏部尚书之职拜相,加授同中书门下三品。当时,驸马都尉王同皎谋诛佞臣武三思,结果事泄以谋反罪下狱。李峤参与审理,却畏惧武三思威权而无所作为,致使王同皎冤死,天下称怨。是年七月,李峤进位中书令。他因铨选混乱,上疏引咎辞职,并奏陈十余条时政得失。唐中宗认为李峤能自陈失政,下诏抚慰,让他官复原职。

  神龙三年(707年),太子李重俊发动兵变,诛杀武三思父子,又攻打宫城,最终兵败被杀,史称景龙政变。当时,唐中宗与韦皇后在兵变时登玄武门避乱,李峤则与杨再思苏瑰宗楚客纪处讷拥兵二千人,屯于太极殿前,闭门自守。后来,宗楚客指使给事中冉祖雍,奏称前宰相魏元忠犯有大逆之罪。李峤也随声附和,结果遭到唐中宗的训斥。

  景龙二年(708年),李峤兼任修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进爵赵国公。

  景龙三年(709年),李峤被免去中书令之职,改任特进(散阶)、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当时,宗楚客与纪处讷潜怀奸计,广结朋党。李峤身为宰相,却以唯诺自保,对朝政无所匡正。

  景龙四年(710年),唐中宗暴崩。韦皇后秘不发丧,连夜召宰相李峤、苏瑰、宗楚客等十九人入禁中,商议后事。当时,太平公主上官昭容起草遗诏,命温王李重茂即位,由韦皇后临朝理政,并让相王李旦辅政。但宗楚客等韦氏亲信,却以“嫂叔不通问”为由,建议削去李旦的辅政之责。诸宰相中只有苏瑰表示反对,李峤等人皆一言未发。最终,李旦被削去辅政之责,韦氏以皇太后临朝摄政。李峤还密奏韦后,认为不宜将相王李旦之子李成器李隆基等人留在京城。是年六月,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诛杀韦皇后及其亲信党羽,拥立李旦为皇帝,史称唐睿宗。七月,李峤被贬为怀州刺史,不久以年老致仕。

  先天元年(712年),唐睿宗退为太上皇。太子李隆基即位,史称唐玄宗。他在宫中发现了李峤当初的奏表,将其宣示于朝臣。中书令张说认为“桀犬吠尧,各为其主”,不应追究李峤的罪责。唐玄宗遂让李峤随其子虔州刺史李畅到虔州赴任。

  开元二年(714年),李峤又遭到监察御史郭震的弹劾,被追究韦后之乱时“身为宰相,不能匡正”的罪责。他虽已致仕,仍被贬为滁州别驾。后来,李峤又被改任为庐州别驾,不久病逝于任上,终年七十岁。

主要成就

政治成就

  平定岭南僚乱:李峤在高宗年间曾随军征讨岭南僚乱,并入僚洞宣抚,成功招降叛军。

  抑制酷吏政治:李峤不惧酷吏淫威,上疏为含冤入狱的狄仁杰等大臣辩冤。他在武则天晚年时,又与桓彦范先后上奏皇帝,建议为在酷吏政治中含冤而死的大臣洗冤昭雪,最终得到皇帝的批准。

文学成就

  李峤是武后、中宗时期的文坛领袖,与苏味道并称苏李,又与杜审言、崔融、苏味道并称文章四友(崔李苏杜),晚年更被尊为文章宿老,深得时人推崇。他的文章善于隶事用典,讲求骈偶,辞采华美,堪称大手笔。开元名相张说赞其文“如良金美玉”,《旧唐书》则称其文学为“一代之雄”。

  李峤曾作《杂咏诗》一百二十首,分为乾象、坤仪、居处、文物、武器、音乐、玉帛、服玩、芳草、嘉树、灵禽、祥兽十二大类,各以一字为题,又称《单题诗》,一诗咏一物,如《日》、《月》等,句句用典,是诗歌的类书形式。这组《杂咏诗》在天宝六载(747年)已有张庭芳为之作注,后流传至日本,在平安时代成为贵族及士族阶层重要的幼学读物。

  后世论者对李峤的诗作多持否定态度。清代王夫之在《姜斋诗话》中谈到咏物诗的发展中认为:“李峤称大手笔,咏物尤其属意之作,裁剪整齐,而生意索然,亦匠笔耳。至盛唐以后,始有即物达情之作。”乔象钟在《唐代文学史》中称李峤的咏物诗:“乍看题目,令人眼花缭乱;实际上却充满陈腐的堆砌雕琢和连篇累牍的隶事用典,毫无生气,使人腻而生厌。”今人多认为李峤的咏物诗不过是小弄巧笔,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李峤的诗作以五律数量最多,成就最高。他改造齐梁声律理论中的不合理因素,除讲求一联中平仄相“对”外,开始注意上下联之间相“粘”的规则,使得一联之间的叶韵发展为全篇的谐畅。无论咏物、应制、写景、抒怀,皆“风骨高华,句法宏赡,音节雄亮,比偶精严”。胡应麟把李峤的《侍宴甘露殿》与杜审言《早春游望》、陈子昂《晚次乐乡》、沈佺期《宿七盘》、宋之问《扈从登封》等并列为初唐五言律诗之最佳者。

  李峤的诗作在中唐时期随遣唐使东渡至日本,《日本国见在书目》著录《李峤百廿咏》一卷。今存最早钞本为日本嵯峨天皇亲笔所钞本,凡二十一首,在日本已被定为国宝。镰仓时代初期学者源光行《百咏和歌》,即据《李峤百廿咏》翻作。《杂咏诗》及张注在日本影响极大。江户时期学者林述斋《佚存丛书》本附跋说:“皇朝中时,甚喜此诗,家传户诵,至使童蒙受句读者亦必熟背焉。以故诸家传本,不一而足。”

轶事

梦得双笔

  李峤幼时曾梦到一个神人送给他两支笔,从此学业大进,终成一代文豪。后世遂用“双笔”比喻文才出众。

龟息贵寿

  李峤有兄弟五人,都不到三十岁便去世了。其母担心李峤也不能长寿,便请相士袁天罡为李峤看相。袁天罡看后,认为李峤也难以活过三十。李母大惧,请袁天罡再看卧相。当夜,袁天罡与李峤同榻而睡,发现李峤睡觉没有喘息声,用手一试,鼻中已经断气。他吃惊不已,察看良久才发现李峤是用耳朵呼吸。次日,袁天罡对李母道:“你放心吧,你儿子睡觉用的是龟息,定能大贵长寿,只是不富而已。”后来这些果然应验。

宰相安贫

  李峤虽官至宰相,但家中一直清贫,卧室里用的是粗绸帐子。武则天认为宰相如此有损大国体面,便赏赐他宫中御用的绣罗帐。当夜,李峤睡在绣罗帐中,结果通宵难以安睡,觉得身体好象生病一般,极不自在。他对皇帝道:“臣年轻时,曾有相士对我说过,不应奢华。如今用这么好的帐子米,所以睡不安稳。”武则天无奈,只得任由他用旧的粗绸帐子。

李峤无儿

  根据笔记小说《松窗杂录》记载,唐中宗曾召见宰相苏瑰和李峤的儿子,对他们道:“你们想想自己读过的书,说一说可以对我讲的。”苏瑰之子苏颋道:“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意思是,木头依照墨线就直,国君听从劝谏就圣明。李峤的儿子李某(名字失载)则道:“斮朝涉之胫,剖贤人之心。”意思是,斩断早晨过河人的小腿,挖出贤人的心。唐中宗认为李某学识远不如苏颋,叹道:“苏瑰有子,李峤无儿。”

  “斮朝涉之胫,剖贤人之心”出自《尚书·泰誓下》:“自绝于天,结怨于民。斮朝涉之胫,剖贤人之心。”李某的本意与苏颋一样,都是在规劝皇帝。他是提醒君王,不要有“斮胫”、“剖心”一类的暴君之行,以致“自绝于天,结怨于民”。可惜唐中宗未解其意。刘声木在《苌楚斋随笔》中便曾评论:“二子所言,皆不为无见,未易定其优劣。瑰子之言是规也,峤子之言是谏也,颇合规谏二字之理。……峤子直谏于祸乱未萌之先,其远识应在瑰子之上。”

诗感玄宗

  相传,唐玄宗晚年曾夜登勤政楼,命梨园子弟唱曲。伶人便唱了一首李峤的旧作《汾阴行》:“富贵荣华能几时,山川满目泪沾衣。不见只今汾水上,惟有年年秋雁飞。”唐玄宗听得百感交集,不禁潸然泪下,连连赞叹道:“李峤真才子也。”

  后来,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逃奔蜀地,途中登白卫岭,回望山川,心潮起伏,不由得又吟起这四句诗,再次赞叹道:“李峤真才子也。”

史籍记载

  《旧唐书·卷九十四·列传第四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四十八》

  《唐才子传·卷一》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