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族医学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鲜族医学汉语拼音:Chaoxianzu Yixue;英语:Korean Medicine),朝鲜族在固有文化基础上,吸收中医药的理论,结合本民族防治疾病的经验而形成发展起来的传统医学体系。简称朝医学或朝医。是中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形成与发展[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朝医学的历史大致分为三个时期:1865年前后~1920年为形成时期。在李朝封建统治下的朝鲜人,大批移居中国延边。当时延边的医药卫生事业极为薄弱,据《吉林汇征》记载,延边地区偏僻,精于方伎者甚少,在集镇做医业兼设药局者,大都是外来者,其数量亦不多。乡间还有不少满族的巫医——萨满,巫医除跳大神外,也有以草药杂方、偏方医治疾病的。1905年以后,随着人口的增加,中国内地和朝鲜各地也迁徙来一些医生和药商,也有青年开始学医。当时从朝鲜传到延边的东医医书有《东医宝鉴》、《东医寿世保元》、《医方活套》等,学医者多从《医方活套》开始。1920~1945年为普及提高阶段。朝鲜遭到日本侵略后,移民至延吉的情况更为普遍,随着人口的增加,医生队伍也壮大了。1922年延吉制定了《取缔医生暂行规则》,实行了对行医者的考试执照制度。1923年起,延吉、和龙、敦化等县相继成立医学研究会。1938年成立汉医讲习会。以后各县相继成立汉医协会。至1953年统计,延边境内从事民族医药工作者达720余人。从1945年开始民族医药受到重视,民族医队伍迅速发展。

基本理论与医疗实践[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朝医学是有独特理论和丰富临证经验的医学。其理论基础是四象医学,所谓四象,是朝鲜医学家李济马根据《灵枢·通天》五态人论提出的,他取其太少阴阳,舍其阴阳和平人,将人分为四象人,创立了四象整体观、阴阳论、四行论、脏腑论、病理学、临床学、预防学等,称为四象医学。

  四象整体观认为自然、环境、社会与人类是矛盾统一的整体。《东医寿世保元》中指出:“天机有四:一曰地方,二曰人伦,三曰世会,四曰天时。”朝医学还认为人的有机体是完整的整体,“五脏之心,中央之太极也,五脏之肺脾肝肾四维之象也”。

  四象阴阳论是朝医学的理论基础。《东医寿世保元》中指出:“太少阴阳脏局短长,阴阳之变化也。”四象医学就是根据这一脏局短长的阴阳变化,把人分为太少阴阳人,认为只有正确的辨象阴阳,才能抓住体质的本质。

  四象四行论是四象医学又一大特征。它认为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具有相互资生、相互助长、相互制约的关系,这些关系都按着一定规律进行运动。这个规律就是四行规律。四行比中医的五行少土行,它把自然界事物和人体的不同性能、作用和形态等统归于四行之内,按四行规律变化。

  四象脏腑论以心为中央,其他四脏为四维之四象,又将腑划为四腑,营卫物分为四营卫物,其他组织器官分属四脏,称为党马,把内脏所在部位划分为四焦。

  四象病理学将各种内外病因分为四浮(风寒暑湿)、四情(喜怒哀乐)、四心(怯心、惧心、不安定心、急迫之心)、四邪恶(骄奢、懒怠、偏急、贪欲)、四毒(酒色毒虫)、四伤(饮食伤、劳役伤、打扑伤、虫兽伤)和疠气等。四象病理学强调人体不同的体质有不同的发病机制,所患病症也各不相同,归纳起来有五种,即阴阳盛衰说、寒热多寡说、脏器大小说、情志过不及说和六经病症局限说等。

  四象诊断学先辨象后辨证,是朝医学在诊断上的独到之处。辨象要先通过四象人辨象纲要,综合分析出病人太少阴阳之象,通过辨象可推断出病人内部状态、心理状态、吉症和重危症等,辨象后再通过望闻问切,参照辨象作出诊断。

  四象药物方剂学认为“药乃局限于人”,是四象医学所独有的药性观。朝医学家通过长期临床实践发现有机体对药物的选择性问题:某些药物对某些人的疾病有治疗和预防作用,而对另一些人却不仅不起治疗作用,反而出现严重的副反应,即药物的“不符合现象”。这是由于四象人阴阳分布、气质特点、体质不同而产生的特殊现象,四象药物学创立了药物归象、按象要药、辨象施治、随证加减的独特用药规律,阐明了药物的异象反应原理,把药物分为太少阴阳四象要药,不可混用。方剂同药物一样,也有四象人不同的方剂,分为古方、新定方(李氏)和经验方(后世医家)三类。

  四象预防学认为:“救病千万,以两言决之曰:莫如预防二字。”四象预防医学要求根据四象人的精神心理状况,分别进行精神调摄,另外它还强调生活习惯对健康的影响。

医学书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乡药集成方》

  是境外朝鲜医学家俞孝通、卢重礼、朴允德合著。此书萃集了朝鲜和中国著名医着之精华,更主要的是引用了大量朝鲜传统医着,具有明显的朝鲜医药传统的特色。共85卷,记载有959病证,10706个方剂,1471条针灸法,乡药本草和炮制法等。于1433年刻字刊行,于1984年朝鲜科学百科全书出版社释文出版。本书是朝鲜民族医学第一部较完整地反映民族医学特色的巨着,可谓朝鲜民族传统医学奠基医着,对朝鲜医学的发展具有极其重大的影响。

  《医方类聚》

  是境外朝鲜医学家金礼荣、柳诚源、闵普和、金汶、辛顾康、李芮、金守温,金循义、崔闰、金有智等历时三年合著。于1455年完成。由于此书卷帙浩繁,直到1477年始用活字排版刊出。共266卷,内容包括各科理论及证治95门,先论后方,都注明出处,按引用书籍年代顺序排列,收方5万多条,约950万字,博引中朝古代医籍153种,兼收传记、杂说及道藏佛书等有关医药内容,堪称15世纪医方之大成,对朝鲜民族医学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尤其是引用医籍中保存了40余种已佚的中医典籍,对医学的发展有着积极的影响。

  《东医宝鉴》

  是境外朝鲜医学家许浚所著。最初,他于1596年奉宣祖之命,同儒医郑醋,太医杨礼寿、金礼泽、李命源、郑礼男等组成编纂局编写,但因战事中断,后于1596年由许浚单独编纂,于1610年完成,1613年刻版刊行。共25卷,25册,分内景篇、外形篇、杂病篇、汤液篇、针灸篇五大部分,选方丰富实用,每方均注出处,并收录民间单方,参考中医药书83种,朝鲜医书3种,是朝鲜最佳综合性传统医学医籍。该书明末清初传入,乾隆丙戌年(1766)由顺德人左翰文在广东刻版,嘉庆丙辰年(1796)又在江宁重刻,于1955年人民卫生出版社根据朝鲜重刊本影印发行 。该书在朝鲜和中国医学的发展中有积极的影响。

  《东医寿世保元》

  是境外朝鲜四象医学家李济马着。他在弃宫学文中,因身病求医,疗效不佳,便阅读古今医书,研究医学,树立了四象医学论,为证实学说,巡回全国,接诊万人,于1894年完成了《东医寿世保元》草稿,1901年由门徒们整理遗稿方刊行于世。共4卷,625条。内容包括性命论、四端论、扩充论、脏腑论等基础理论和医源论等临床病理、诊断和方药,收载了经验方86个、新定方87个。本着从人的体格和气质把人的体质分为太阳、少阳、太阴、少阴四象人,较完整地提示了相应的诊疗方法,是一部医学史上划时代的举世无双的新学说,对的朝鲜民族医学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医门宝鉴》

  是朝鲜尚州地方医生周命新于1724年撰写,后由李王朝高宗御医李命锡于1918年校订后交由汉城市汇东书馆出版发行。合书8卷1册,内容设124门病症,先论病源、病因,而后载入1361条治疗法和药方。

  《济众新编》

  是朝鲜李王朝正祖王的首医康命吉于1799年遵王命以《东医宝鉴》为兰本,删烦就简其内容,摘录其要点,增补养老篇和药性歌,编纂8卷7册。本书可谓《东医宝鉴》的通俗普及本。本书在卷一里设风寒暑湿燥火八大门载入90个病症和 281条治疗方剂;在卷二里设内伤、虚劳、身形、精、气、神、血、梦、声音、语言、津液、痰饮等门,载入66个病症和178个方剂;在卷四里设头、颈项、背、胸、乳、腹、脐、腰、胁、皮、手足、毛发、前阴、后阴等门载入70余种病症和275条方剂;在卷五里设积聚、浮肿、消渴、黄疸、瘟疫、邪崇、痛疽、诸疮、诸伤、中毒等门载入70余种杂病、外科病症和195条方剂;在卷六里设妇人科载入50余种妇人病症和140条方剂;在卷七里设小儿科、养老篇。载入40种小儿病症和140条小儿方剂;在后附增补养老篇载入21种保健粥方;在卷八里载入了386种药物的乡药名和药性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