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耳曼语族”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14行: 第14行:
 
  西日耳曼语从共同日耳曼语中分离出来,并且演变为英语(7世纪时由[[盎格鲁-撒克逊人]]带到英国)、[[弗里西亚语]](形成于11世纪,主要使用于荷兰北部一个省)、[[荷兰语]](以4~5世纪进入荷兰的[[法兰克人]]的方言为基础发展而成)、德语。德语是6世纪前后日耳曼语言发生“高地德语音变”的产物。这个音变的主要特点是塞音在词首或重复出现时变为塞擦音(在元音后变为擦音),即p→(p)f,t→z,k→ch;例如哥特语的taihun变成了高地德语的zehan(现代德语为zehn)。荷兰语有一个变体南非荷兰语(即[[阿非利坎语]])。德语有一个变体依地语,为[[犹太人]]所使用。
 
  西日耳曼语从共同日耳曼语中分离出来,并且演变为英语(7世纪时由[[盎格鲁-撒克逊人]]带到英国)、[[弗里西亚语]](形成于11世纪,主要使用于荷兰北部一个省)、[[荷兰语]](以4~5世纪进入荷兰的[[法兰克人]]的方言为基础发展而成)、德语。德语是6世纪前后日耳曼语言发生“高地德语音变”的产物。这个音变的主要特点是塞音在词首或重复出现时变为塞擦音(在元音后变为擦音),即p→(p)f,t→z,k→ch;例如哥特语的taihun变成了高地德语的zehan(现代德语为zehn)。荷兰语有一个变体南非荷兰语(即[[阿非利坎语]])。德语有一个变体依地语,为[[犹太人]]所使用。
  
  北日耳曼语在600~1050年之间称为共同斯堪的纳维亚语。它的许多特点(特别是复杂的词形变化)还保留在[[冰岛语]]中。现代北欧各日耳曼语言是16世纪后发展起来的,它们内部(冰岛语除外)有很大的一致性。挪威的书面标准语甚至称为“丹麦–挪威语”。北欧各语言在书写上的一个特点是把5个元音字母和几个特殊变音字母配套使用,后者有y,?(丹麦、挪威、冰岛使用;瑞典作?),?(丹麦、挪威使用;瑞典作?),?(丹麦、挪威、瑞典使用)。西日耳曼语言作sh或sch的词,北欧语言往往作sk(表2)。北欧日耳曼诸语言在语法上的共同特点如:名词所有格加-s;形容词比较级加-r,最高级加-st;定冠词可以作为后缀附在名词上;数词“一”的非重读形式用作不定冠词。这些语言之间当然也有差异,如[[挪威语]]和瑞典语在定冠词后的名词上还须加上后缀,[[丹麦语]]不必这样做;[[瑞典语]]在“是”后用主格,丹麦语用宾格。
+
  北日耳曼语在600~1050年之间称为共同斯堪的纳维亚语。它的许多特点(特别是复杂的词形变化)还保留在[[冰岛语]]中。现代北欧各日耳曼语言是16世纪后发展起来的,它们内部(冰岛语除外)有很大的一致性。挪威的书面标准语甚至称为“丹麦–挪威语”。北欧各语言在书写上的一个特点是把5个元音字母和几个特殊变音字母配套使用,后者有y,?(丹麦、挪威、冰岛使用;瑞典作?),?(丹麦、挪威使用;瑞典作?),?(丹麦、挪威、瑞典使用)。西日耳曼语言作sh或sch的词,北欧语言往往作sk。北欧日耳曼诸语言在语法上的共同特点如:名词所有格加-s;形容词比较级加-r,最高级加-st;定冠词可以作为后缀附在名词上;数词“一”的非重读形式用作不定冠词。这些语言之间当然也有差异,如[[挪威语]]和瑞典语在定冠词后的名词上还须加上后缀,[[丹麦语]]不必这样做;[[瑞典语]]在“是”后用主格,丹麦语用宾格。
  
  

2014年7月13日 (日) 22:27的最后版本

  日耳曼语族汉语拼音:Ri'erman Yuzu;英语:Germanic Group),印欧语系的主要语族之一。所属各语言使用于北欧中欧德国奥地利卢森堡等)、西欧英国比利时荷兰),以及欧洲之外的英语国家和地区,总人口在4.8亿以上。

  日耳曼民族约在公元前750年聚居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南部以及与此邻近的北海和波罗的海沿岸。日耳曼诸语言是印欧语言内发生“日耳曼语音变”时分化出来的;这个音变就是:原始印欧语的p、t、k变为日耳曼语的f、p、h,同时b、d、g变为p、t、k,而f、p、h则变为b、d、g,例如拉丁语的decem(十)变成了哥特语的taihun。

  原始印欧语中的词根元音交替现象在日耳曼语言里还表现得很突出。

  词汇方面,日耳曼诸语言内部的相似性很明显。

  约公元前250~公元250年间,日耳曼人的部落分化为5个部分,形成5个方言。学者们习惯把现代日耳曼诸语言分为北支、西支和东支,其中西支包括原来的3个方言。

  东日耳曼人(以哥特人为代表)曾扩张到黑海西岸和南欧哥特语用w转写希腊语的ν。这个w后来广泛用于各日耳曼语言,被称为“日耳曼v”(其音值为[v]或[w])。哥特语于16世纪中叶在最后一块地盘克里米亚消亡。

  西日耳曼语从共同日耳曼语中分离出来,并且演变为英语(7世纪时由盎格鲁-撒克逊人带到英国)、弗里西亚语(形成于11世纪,主要使用于荷兰北部一个省)、荷兰语(以4~5世纪进入荷兰的法兰克人的方言为基础发展而成)、德语。德语是6世纪前后日耳曼语言发生“高地德语音变”的产物。这个音变的主要特点是塞音在词首或重复出现时变为塞擦音(在元音后变为擦音),即p→(p)f,t→z,k→ch;例如哥特语的taihun变成了高地德语的zehan(现代德语为zehn)。荷兰语有一个变体南非荷兰语(即阿非利坎语)。德语有一个变体依地语,为犹太人所使用。

  北日耳曼语在600~1050年之间称为共同斯堪的纳维亚语。它的许多特点(特别是复杂的词形变化)还保留在冰岛语中。现代北欧各日耳曼语言是16世纪后发展起来的,它们内部(冰岛语除外)有很大的一致性。挪威的书面标准语甚至称为“丹麦–挪威语”。北欧各语言在书写上的一个特点是把5个元音字母和几个特殊变音字母配套使用,后者有y,?(丹麦、挪威、冰岛使用;瑞典作?),?(丹麦、挪威使用;瑞典作?),?(丹麦、挪威、瑞典使用)。西日耳曼语言作sh或sch的词,北欧语言往往作sk。北欧日耳曼诸语言在语法上的共同特点如:名词所有格加-s;形容词比较级加-r,最高级加-st;定冠词可以作为后缀附在名词上;数词“一”的非重读形式用作不定冠词。这些语言之间当然也有差异,如挪威语和瑞典语在定冠词后的名词上还须加上后缀,丹麦语不必这样做;瑞典语在“是”后用主格,丹麦语用宾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