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一世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拿破仑在杜伊勒里宫书房(雅克-路易·大卫作,1812年)

  拿破仑·波拿巴汉语拼音:Napolun Bonaba;法语:Napoléon Bonaparte,意大利语:Napoleone Buonaparte,1769年8月15日-1821年5月5日),法国政治家和军事家,法兰西共和国第一执政(1799~1804),法兰西人皇帝(1804~1814,1815)。即拿破仑一世。习称拿破伦。生于科西嘉岛阿雅克肖一个律师家庭,卒于大西洋圣赫勒拿岛

  1779年5月进布列讷军事学校。1784年10月,进巴黎军事学校,专攻炮兵学。1785年9月毕业后任炮兵少尉,在法国南部瓦朗斯城的炮兵团服务。在学校和服役期间,熟读启蒙学者伏尔泰卢梭等人的著作,并与当时著名学者雷纳尔有通信往来。法国大革命爆发后,1789年9月至1793年6月,3次回科西嘉,开展支持法国革命的运动。1793年8月底发表《博盖尔晚餐》一文,宣称支持雅各宾政府。1793年9月晋升少校,出任土伦炮兵副指挥。在战役中,击败英军,将英军赶出土伦,备受罗伯斯比尔赞赏。雅各宾政府破格授予他准将军衔。1794年2月被任命为意大利军团炮兵指挥。1794年热月政变后罗伯斯比尔倒台,拿破仑·波拿巴被视为罗伯斯比尔的党羽,于8月9日被捕。8月20日获释,退职赋闲。

  1795年葡月13日(10月5日)在镇压王党暴乱中赢得声誉,10月16日擢升少将,26日担任内防军司令兼巴黎卫戍司令。1796年3月2日,督政府任命他为意大利军团司令。3月11日,开赴前线。以装备低劣的3万军队战胜实力强大的奥地利、撒丁联军。1797年进军维也纳,迫使奥地利签订《坎波福尔米奥和约》,粉碎了第1次反法联盟。1798年春,督政府批准他的远征埃及计划,委任他为东方军团司令。同年5月19日拿破仑·波拿巴远征舰队由土伦出发,7月1日在埃及亚历山大港登陆,控制了埃及。8月1日在尼罗河战役中他的舰队被英国纳尔逊舰队歼灭,征服叙利亚的企图也遭到失败。1799年10月16日,拿破仑·波拿巴返回巴黎。在多数督政官的支持下,依靠资产阶级和部分军队的力量,于1799年11月9~10日发动雾月政变。12月颁布共和八年宪法。1799年12月至1804年5月建立执政府统治,自任第一执政。1802年8月,修改共和八年宪法,改为终身执政。1804年11月6日,公民投票通过共和十二年宪法,法兰西共和国改为法兰西帝国,拿破仑·波拿巴为法兰西人皇帝,称拿破仑一世

  拿破仑一世加强中央集权,建立以他为主席的参政院,取消选举产生的地方自治制度。郡守、县长和市长均由中央政府任命,国民议会机关的权力被削弱,保民院、立法院和元老院均无权独立决定国家立法。1802年他同罗马教皇签订《政教协议》,确立宗教和平。1804年颁布民法典,1807年颁布商法典,1810年颁布刑法典,建立资产阶级法律规范。1800年创办法兰西银行,鼓励发展工商业。同时加强报刊审查制度。对雅各宾派的激进要求、城市平民和工人的风潮以及王党分子的叛乱活动一概加以镇压。他越来越倾向于同封建旧势力妥协,允许逃亡贵族回国,发还尚未出售的地产。分封新贵族,变相恢复世袭产业,建立一整套朝臣制度与宫廷仪式。

  拿破仑一世执政后向英国和奥地利发出和平呼吁,遭到拒绝后,进行了马伦戈(1800)、奥斯特里茨(1805)、耶拿–奥尔施泰特(1806)、弗里德兰(1807)等战役并取得重大胜利,粉碎了第2、3、4次反法联盟,确立了法国在欧洲大陆的霸主地位。拿破仑一世兼任意大利国王、莱茵邦联的保护者、瑞士联邦的仲裁者,并封他的兄弟约瑟夫、路易、热罗姆分别为那不勒斯、荷兰、威斯特伐利亚国王。他的军队占领了从汉堡到柯尼斯堡的欧洲北部沿海地区。拿破仑一世权力达到高峰。

  无限的权力和征服整个欧洲的野心促使他作出一系列狂妄的决策:1806年11月21日颁布大陆封锁令,对英国实行全面封锁。1807年11月占领葡萄牙,引起1808~1814年的反抗拿破仑一世的西班牙战争。为了制服俄国,1812年6月悍然进军俄国,9月初兵临莫斯科。一周后,俄军总司令库图佐夫弃城而走,实行“焦土”政策。由于严冬早至,拿破仑一世几乎全军覆灭。12月18日,拿破仑一世先于大军匆匆返国。侵俄战争的失败促使形成新的欧洲反法联盟。1813年10月16~19日莱比锡会战后,战场转移到法国本土。1814年3月30日联军攻陷巴黎。4月6日,拿破仑一世退位,被放逐到地中海厄尔巴岛,仍保留皇帝称号。

  1815年3月1日,拿破仑一世带领一队卫士冒险渡海。3月20日在法国本土登陆,沿途兵不血刃,顺利抵达巴黎,再次登上皇位,开始“百日”统治(1815年3月20日至6月22日)。与英国俄国普鲁士奥地利组成的第7次反法联军作战,1815年6月18日在滑铁卢战败。6月22日拿破仑一世第二次退位,被囚禁在大西洋圣赫勒拿岛。1840年12月遗骨运回巴黎。1861年4月灵柩被安置在巴黎残老军人院的圆顶大堂。

  拿破仑一世留下大量口述的回忆录。有《拿破仑一世书信集》(32卷)和多种《圣赫勒拿回忆录》版本等传世。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年[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拿破仑于公元1769年出生在科西嘉岛的阿雅克肖城,父亲给他取名“拿破仑”,意大利语的意思是“荒野雄狮”。其名字在意大利的科西嘉语时为发音“拿布略内·博欧拿巴尔特”(Nabulione Buonaparte),后来才转变为法语发音的“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1770年科西嘉岛被卖给法国后,法王便承认拿破仑的父亲为法国贵族。在父亲的安排下,拿破仑九岁时就到法国布里埃纳军校接受教育。178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后,被选送到巴黎军官学校。

  拿破仑16岁时父亲去世,他放弃文科学校而进入军校。在1785年9月通过毕业考试被授予少尉军衔。在随部队驻防各地期间,他阅读了许多启蒙思想家的著作,其中卢梭的思想对他的影响非常大。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后,拿破仑回到科西嘉。当时科西嘉是三种势力——革命派、保皇派和独立派的竞逐场,拿破仑加入了支持革命的雅各宾派,并在一个志愿军团中得到中校的地位。后因与科西嘉独立英雄巴斯夸·帕欧里起冲突,拿破仑全家被迫在1793年6月逃回法国本土。

  在法国大革命时,拿破仑只是一个无名的军人。雅阁宾派专政时,在1793年12月土伦港之役中,24岁的拿破仑率领革命政府士兵防卫土伦岸炮炮台,成功击败进攻法国以援助波旁王朝的英国舰队,于是他大受法国革命政府倚重,以24岁的年纪被任命为准将。1794年,热月政变中拿破仑由于和罗伯斯比尔兄弟关系紧密而受到调查,后因拒绝到意大利军团的步兵部队服役而被免去准将军衔。1795年巴黎督政官巴拉斯重新起用拿破仑任巴黎校尉,成功平定保王党武装叛乱。拿破仑一夜之间荣升为陆军中将兼巴黎卫戍司令,在军队和政界中崭露头角。

  1796年3月2日,26岁的拿破仑被任命为法国意大利方面军总司令,3月9日,与情人约瑟菲娜·德博阿尔内结婚,之后便匆匆奔赴前线。当时共和国刚刚建立,欧洲神圣罗马帝国、英国、西班牙等对法国新政权十分畏惧,于是开始结盟打击。正是在意大利拿破仑开始展现他非凡的军事才华,他主张将火炮集中使用,以及充分发挥骑兵的机动作用。拿破仑带兵越过阿尔卑斯山,奥地利和萨丁尼亚联军共同抵挡。拿破仑将其逐一击破,攻下米兰,将奥地利军围困在曼图亚。奥地利派出阿尔文奇、维姆泽等将军解围,却一再战败。曼图亚被攻陷后,奥地利军一万八千人投降。拿破仑又挥军攻向东方,一直打到蒂罗。卡尔大公出兵抵挡,再次被拿破仑击败。奥地利只好将比利时割让给法国,意大利亦成为了法国的附属国,拿破仑在北意大利废除了封建法律,建立了类似于法国的共和体制。

埃及之战与夺取权力[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取得意大利之役的胜利后,拿破仑的威信越来越高,他成为法国人的新英雄。而他的崛起令督政府感到受威胁。拿破仑此时上报称打算进攻埃及,以开启法国向印度进攻的道路为由,事实上是离开巴黎以自保。督政府害怕他在国内时间长了会夺权,于是任命他为法国埃及方面军司令。

  拿破仑本人精通数学和天文学,同时还十分热爱文学与宗教,受启蒙运动的影响十分大。这次在拿破仑的远征军中,除了2,000门大炮外,还带了175名各种学问的学者以及成百箱的书籍和研究设备。在远征中拿破仑曾下达过一条著名的指令:“让驴子和学者走在队伍中间。”在远征埃及时,除发现罗塞塔石碑外,法军探险队深入金字塔内,拿出泥板楔形文字研究,开启日后考古学对埃及古文明研究起源,文化意义贡献重大。

  共和国六年牧月下旬元日,拿破仑攻打马耳他骑士团得胜。获月中旬三日,拿破仑率兵到达亚历山大港,以二万五千人的兵力与十万大军的马穆鲁克在金字塔下决战并获取胜利,这场战争法军仅仅损失了三百人。但这时拿破仑的舰队被英国海军上将纳尔逊完全摧毁,部队被困在埃及,补给无法送达。1799年回国时,400艘的军舰只剩下2艘,原本侵略印度的计划受阻,人员损失惨重。

  此时欧洲反法联盟逐渐形成,而法国国内保皇派势力则渐渐上升。1799年8月,拿破仑最终决定赶回巴黎。1799年10月,回到法国的拿破仑被当作“救星”欢迎。11月9日,拿破仑发动了雾月政变并获得成功,成为法国第一执政,实际为独裁者。

  拿破仑之后并行了多项政治、教育、司法、行政、立法、经济方面的重大改革,其中最著名并且直到今天依然有重要影响的《拿破仑法典》(《民法典》),是在政变的当天晚上就由拿破仑下令起草的,很多条款由拿破仑本人亲自参加讨论做最终确定,共进行了一百多次会议,基本上采纳了法国大革命初期提出的比较理性的原则。法典在1804年正式实施,即使是在两个多世纪后依然是法国的现行法律。法典对德国、西班牙、瑞士等国的立法有重要影响。在政变结束后三周拿破仑向人民发布的公告中,他自豪地宣称:“公民们,大革命已经回到它当初借以发端的原则。大革命已经结束。”

  1802年8月,修改共和八年宪法,改为终身执政。1804年11月6日,公民投票通过共和十二年宪法,法兰西共和国改为法兰西帝国,拿破仑·波拿巴为法兰西人的皇帝,称拿破仑一世。12月2日,拿破仑仿效查理曼大帝的历史,以减少革命派对于他登基帝位的不快。同时这也是第一次法国皇帝以自己的“名字”作为皇帝的称号。他并不是由当时的教皇庇护七世加冕,而是自己将皇冠戴到了头上,然后为妻子约瑟菲娜·德博阿尔内加冕为皇后,以示他的权力至高无上,不受教会控制。一年之后,他又在意大利由教皇加冕为意大利国王。

  1805年8月,奥地利、英国、俄国组成了第三次反法同盟,拿破仑于是在9月24日离开巴黎,亲自挥军东征,到10月12日法军已经占领了慕尼黑。10月17日法国和奥地利在乌尔姆激战后,反法同盟投降。之后法国又取得了奥斯特裡茨战役的胜利,反法同盟再度瓦解,并且迫使奥地利帝国皇帝取消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称号,神圣罗马帝国彻底灭亡。拿破仑随后联合了德意志境内各邦城国组成“莱茵邦联”,把它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次年秋天,英国、俄国、普鲁士组成了第四次反法同盟,但是10月14日法军同时在耶拿和奥尔斯塔特击溃敌军,普鲁士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拿破仑因此取得了德国大部分地区。1807年6月法军又在波兰大败俄国军队,拿破仑与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会面,双方签定了和平条约,在此前一年拿破仑颁布了《柏林敕令》,宣布大陆封锁政策,禁止欧洲大陆与英伦的任何贸易往来。自此,法国在欧洲大陆的霸主地位得到了确立。拿破仑一世兼任意大利国王、莱茵邦联的保护者、瑞士联邦的仲裁者,并分别封他的兄弟约瑟夫、路易、热罗姆为那不勒斯、荷兰、威斯特伐利亚国王。

入侵西班牙、奥地利与俄罗斯[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807年末,西班牙爆发内部动乱,西班牙国王遭到人民的唾弃。拿破仑于是乘机入侵了西班牙,并让其长兄约瑟夫·波拿巴成为西班牙国王。但是这个举动遭到西班牙人的反对,拿破仑根本无法平息当地的暴动。英国于是在1808年介入西班牙争端,英军8月8日登陆蒙得戈湾,8月30日占领了整个葡萄牙。牵制30万法军于西班牙泥泞无法调动至主战场普鲁士前线,导致“反法联盟”形成,之后他们在当地民族主义者的支持下,逐步将法军赶出了伊比利半岛。因为发生在伊比利半岛上,此事件称为半岛战争。

  正当拿破仑陷入西班牙问题之际,1809年初,第五次反法同盟组成。奥地利在背后偷袭法国在德意志的领土,拿破仑被迫退出西班牙,率军东征。奥地利军队虽然一开始取得优势,但是拿破仑很快就转败为胜,迫使奥地利签定维也纳和约(也称为“申布伦条约”),再次割让土地。次年,拿破仑娶奥地利公主玛丽·路易莎为妻,法奥结成同盟。到了1811年末,法俄关系已经开始恶化,俄罗斯帝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拒绝继续与法国合作抗英,最后战争爆发。拿破仑率领由说12种不同语言士兵组成的675,000大军攻入俄罗斯。俄军采取了撤退不抵抗的战略(坚壁清野),直到1812年9月12日法军历经焦土政策(法军有440,000人阵亡和重伤)后,进入莫斯科。拿破仑本以为亚历山大一世将会妥协,未料到迎接他的却是莫斯科全城的大火。而此时在国内又有人策划了一次失败的政变,令他不得不返回法国,最后回到法国的只有20,000人;拿破仑称“败给俄国冬天将军”;日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军皆避免与西班牙作战及不与俄国冬天决战,即吸收拿破仑战败经验予以修正。

战败与流放[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813年英国、俄国、普鲁士和奥地利组成了第六次反法同盟,双方在现今德国境内多次激战。虽然法军取得了多次胜利,但是针对拿破仑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直到十月的莱比锡战役法军被击溃,各附庸国也纷纷脱离法国独立,同盟军开始向巴黎挺进。1814年3月31日,巴黎被占领,同盟军要求法国无条件投降,同时拿破仑必须退位。同年4月11日,拿破仑宣布无条件投降,并在日记里说到:法国首相塔列隆是法奸,是波旁王朝复辟潜伏于他身边,暗算出卖他。同月13日,拿破仑在巴黎枫丹白露宫签署退位诏书。拿破仑本人在退位后被流放到地中海上的一个小岛厄尔巴岛,他在前往厄尔巴岛的路上几乎被暗杀。拿破仑保留了“皇帝”的称号,可是他的领土只局限在那个小岛上。而在巴黎,路易十八回到法国,重新成为法国国王,波旁王朝复辟。

百日王朝[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815年2月26日拿破仑从厄尔巴岛濳返法国,国王路易十八派去的部队并没有攻击他,反而迎接。路易十八逃亡至别国后,拿破仑再次夺得政权。欧洲其他各国迅速组成第七次反法同盟。同年6月18日,拿破仑的军队在比利时滑铁卢被英国威灵顿公爵带领的反法盟军所击败,史称“滑铁卢战役”,同年7月15日他正式投降。其后拿破仑被流放到大西洋上的一个小岛圣赫勒拿岛。从夺回政权到再次战败只有约一百天的时间,被称为百日政权。

流放圣赫勒拿岛[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拿破仑被流放圣赫勒拿岛。 在流放中,拿破仑使16岁混血女孩爱莎·维赛(Esther Vesey)于1816年怀孕,但由于爱莎·维赛是黑奴和英国士官的私生女,拿破仑决定驱逐她。爱莎·维赛在1817年生下了一个男孩,詹姆斯-奥克塔夫(James-Octave),简称吉米(Jimmy)。这个男孩后来被拿破仑的男仆马尚承认为自己的孩子。“贴身男仆没有英雄!”波拿巴说道。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马尚)对我的帮助就像朋友。”拿破仑在忏悔中认识到了这一点。

去世[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自1821年2月起,拿破仑的健康状况开始急速恶化。同年5月5日,拿破仑在岛上去世,5月8日,这位征服者在礼炮声中被葬在圣赫勒拿岛上的托贝特山泉旁。直至今日,拿破仑的死因仍是众说纷纭,英国医生的验尸报告显示他是死于严重胃溃疡,但根据新的研究:1980年代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生物化学系检验拿破仑遗体发现,他应死于砷中毒,而且从当年贵族爱用的壁纸上,历史学家亦发现含有砷的矿物,猜测是因为环境潮湿而让砷在空气中渗透;普遍认为是波旁王朝为阻止拿破仑重返法国,买通侍从人员在拿破仑专饮橡木桶葡萄酒里放砒霜,而负责囚禁监管的英国人员又失察,导致拿破仑被暗杀。

  他去世后九年,新的奥尔良王朝在国民的压力之下将拿破仑的塑像重新竖立在旺多姆圆柱上。1840年,法国奥尔良王朝的路易·菲利普派其子将拿破仑的遗体接回。同年12月15日,拿破仑的灵柩被运回巴黎,在经过凯旋门后被安葬到塞纳河畔的荣誉军人院。

改革[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拿破仑推动了影响深远的改革措施,包括高等教育、税法、道路和下水道系统,并建立了法兰西银行(中央银行)。他同天主教会议定了1801年教务专约,旨在同治下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天主教信徒进行和解;与之一同出台的还有奥兰治条约,这一条约对公共礼拜进行了管理。同年,拿破仑成为了法国科学院的院长,并指定让·巴蒂斯特·约瑟夫·德朗布尔为永久秘书。

  1802年5月,拿破仑创立了法国荣誉军团勋章,用于取代旧时的荣誉和骑士勋章体系,以鼓励民事和军事成就,而这一勋章至今仍是法国最高的荣誉勋位勋章。拿破仑的个人权力在第十年宪法中得到加强,其中第一款写道:“法国人民指定,法国参议院拥戴拿破仑·波拿巴为终身第一执政。”从此之后他开始被普遍称作拿破仑而非波拿巴。

  拿破仑的民法典,即后来广为人知的《拿破仑法典》在第二执政让-雅克·雷吉斯·德·冈巴塞雷斯领导的法律专家委员会下起草。拿破仑本人还积极参加法国最高行政法院会议,参与草案的修改。民法典的起草过程注重明文性和通俗性,相较于传统的民法体系有着本质性的不同。拿破仑还委托起草了其他与刑事和商事相关的法典,其中出台的刑事诉讼法典采用了正当法律程序的原则。

《拿破仑法典》[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拿破仑法典在欧洲被广泛采用(虽然只限于拿破仑征服的土地),而在拿破仑兵败之后仍然得到了继承。拿破仑曾经说过:“我真正的光荣不在于打了四十次胜仗,滑铁卢之战抹去了关于这一切胜利的记忆……但……有一样东西将永垂不朽,那就是我的《民法典》。”这一法典至今仍然对欧洲、美洲和非洲的法制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

  狄特尔·朗格维舍将民法典称作一项“革命性的工程”,通过扩大拥有财产的权利和加速封建制度的灭亡带动了德国资产阶级社会的发展。拿破仑将原先神圣罗马帝国的领土(上千个政体)重组成为了更为精简的莱茵邦联(四十个国家),而这也为德意志邦联的建立和1871年的德意志统一提供了制度基础。

  同样,拿破仑在意大利的统治也促成了意大利的统一运动。这些改革推动了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的发展。

米制度量衡[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99年9月,官方出台了米制度量衡系统。这一举措在法国社会并未受到欢迎,但拿破仑的统治仍然显著推动了这一新标准在法国和法国势力范围内的推广。1812年,拿破仑最终退让,通过法律推广“传统计量单位”以支持零售贸易。这一系统与大革命前的计量单位相似,但采用的是千克和米作为单位,例如公制1斤为500克而非旧的489.5克(1“国王磅”)。其他计量单位也以类似形式得到推广,而这也为欧洲在19世纪中期普遍推行米制度量衡打下了基础。

影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拿破仑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军事家,他一生亲自参加的战争达到60多次,而其指挥的战斗,在军事史上有重要意义。他的征战打破了欧洲的权力均衡。在拿破仑战败后的维也纳会议上,新的欧洲秩序与均衡被重新建立起来。

  除此之外,拿破仑也是最早提出欧罗巴合众国构想并试图通过武力合并来实现的人。虽然他本人并未成功实现这个梦想,今天的欧洲也正朝向一体化的目标前进。欧盟就是此一梦想的成果。

  作为一位政治家,拿破仑的影响也同样深远,于1804年颁布以他的名字为名的《拿破仑法典》(又叫《法国民法典》)是大陆法系的经典典范,也是1896年颁布的《德国民法典》的重要参考之一,其中所确立的关于民法和财产法制的基本原则,大致上后来大多数国家皆普遍模仿和遵循,倡导的自由、平等、博爱随着他的领土扩张迅速的传播开来;另一方面他又勇于挑战及破坏专制主义,可以说是近代的民主主义以及民族国家等理念的先驱者。

  许多著名人物向拿破仑表示过追思之意,包含拿破仑的敌国英国君主。1855年尚是王储的爱德华七世,曾在巴黎向母亲维多利亚女王口中“伟大的拿破仑墓”下跪致敬。在崇拜拿破仑的人中,其中的两个就是独裁者希特勒和墨索里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