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清曲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扬州清曲,又称广陵清曲扬州小曲扬州小唱等,始于元,成于明,盛于清,至今有600多年历史。明人沈德符在《顾曲杂言》中谈到俗曲流行情况时说:“嘉、隆间,兴‘闹五更’‘寄生草’‘罗江怨’‘桐城歌’‘哭皇天’之属,自两淮以至江南。”文中提到以扬州为中心的一片区域。如他所列出懂得曲牌,除个别曲牌已流失外,绝大部分至今仍然为扬州清曲经常演唱的传统曲调。而与此同时,余姚腔等戏曲声腔也流行于扬州,徐渭南词叙录》说:“称余姚腔者,出于会稽、常、润、池、太、扬、徐用之。”处于俗曲、戏曲流行的旋涡,明代的扬州清曲迅速成熟。

  清代,扬州清曲已进入一个全盛时期。清胡彦颖《乐府传声序》载:“自元以来,有北曲,有南曲。南曲习于南耳,故视北曲尤为盛行。然明之中叶以后,于南曲可以求之,别为‘清曲’,渐非元人之旧。”清代乾隆年间,李斗在其所著的《扬州画舫录》一书中,对当时扬州清曲的演出盛况有一段详细的记载:“小唱以琵琶、弦子、月琴、檀板合动而歌。有于苏州虎丘唱是调者,苏人奇之,听者树百人。”表明当时扬州清曲已经流传到很多地方,在当时的昆曲发源地苏州就受到了听众的欢迎。

口传心授

  “口传心授”是扬州清曲基本的传承方式,通过一代代艺人口传心授至今600多年。由于扬州清曲在明、清和民国年间均不被当局所重视,官方史料有关传承的可考资料微乎其微,仅在各代文人学者的一些论著中散见关于艺人的记载,因而传承脉络在清代以前均不详尽。元人夏廷芝《青楼集》中已有维扬名妓李芝仪“工小唱,尤善慢词”记载,可依史据作为最早的传承者,以至像黎殿臣、牟七、陈景贤、潘五道士、朱三、郑玉本等人,仅在清乾隆年间李斗的《扬州画舫录》中稍有记述,而从清代嘉庆至咸丰近60年间的几辈人,均已湮没无考。

  建国后,所有扬州清曲艺术名家,均已相继去世。一支重要的师资队伍丧失殆尽,目前只能依靠他们的弟子或者再传弟子参与传授。 全国范围内,现仅有江苏扬州、镇江及上海市区一带尚有少量扬州清曲业余爱好者活动,也只有扬州曲艺之友社和上海市扬州清曲之友社两支业余团队,另在江都、镇江等地有极少数零星爱好者。上述全部人数已不足50人。

价值形态

  在全国现存的曲艺曲种中,扬州清曲是历史最为悠久的古典曲艺之一,许多明清的古代民间俗曲,特别是一些俗曲的原词在扬州清曲中得到了很好地保存,这不仅有利于我们对古代民间乐曲、民间歌词的认识和研究,而且对当时的城市社会状况、城市市民生活也具有极为难得的认识和研究价值。而且,扬州清曲为明清民间音乐、歌词的演变和传承提高宝贵的实例。据《中国戏曲曲艺词典》所载,辽宁“昆高笛曲”、湖北“恩施扬琴”、广东“广东南音”、江苏“徐州琴书”、四川“四川清音”、云南昆明“云南扬琴”,江西南康“赣州南北词”、湖南“常德丝弦”、河南“大调曲子”、江西“九江清音”、贵州“贵州文琴”、湖北“襄阳小曲”等等均受过扬州清曲的影响。扬州清曲作为一个地方曲种,能对这么多的曲种产生过推动和促进作用,在中国曲艺发展史上实为少见。同时,扬州清曲作为一种民间艺术,在不同时期的扬州清曲作品里,可以看到广大民众在各个时代所具有的世界观。民众的思想和情绪,均可从扬州清曲大量的曲目中得到最真切、最广泛的反映。

生存现状

  扬州清曲目前所留存的曲目,除个别60岁以上的传人掌握较为全面外,爱好者实际掌握的曲目不及十种。同时,音像资料极不完整。扬州清曲的音像资料与扬州清曲本身具有同样重要的价值。但其收集、整理归档和保护工作均匀没有跟上,唱片、磁带、音像保存、抢救迫在眉睫,而且爱好者群体渐小。

  “十里歌吹是扬州”。《扬州画舫录》云:“歌船宜于高棚,在坐船前。歌船逆行,坐船顺行,使船中人得与歌者相融洽。歌以清唱为止。”瘦西湖上的扬州清曲应该不只是从古唱到今,还要从今唱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