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昌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宗昌

  张宗昌(1881年2月13日-1932年9月3日),中华民国时期军事将领,奉系要人。字效坤。山东掖县(今莱州市)人。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赴东北谋生,一度沦为胡匪,后流落到海参崴。辛亥武昌起义后,投山东民军都督胡瑛,随至上海,任光复军骑兵独立团团长。1912年任江苏省第三师骑兵第三团团长、第五旅旅长。

  1913年7月,投靠冯国璋,先后任江苏陆军军官教育团监理、江苏将军公署副官长、总统府侍从武官长。后改任江苏暂编第一师师长。率部进攻护法军,任第二路总指挥。1920年兵败,所部被解散。1921年至奉天张作霖处先后任巡署高级顾问、宪兵营长、绥宁剿“匪”司令、绥宁镇守使。1923年任东北第三混成旅旅长。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时任奉军第二军副军长。二次直奉战争后,改任宣抚军第一军军长。1925年初,任苏皖鲁剿匪司令。4月任山东军务督办。7月兼任山东省省长。1926年初,任直鲁联军总司令。1927年6月,任第二方面军团长。1928年8月,兵败下野,一度亡命大连、日本。

  督鲁3年,横征暴敛,捐税多达50余种。曾残酷镇压青岛日商纱厂工人罢工,造成“青岛惨案”;镇压济南工人运动,杀害工运领导人鲁伯峻朱锡庚史得金宋伯行等。1932年由日本回国,潜居天津租界。同年9月3日被山东省政府参议郑继成枪杀于津浦铁路济南车站。

生平

  张宗昌生于1882年3月4日(一说:1881年2月13日,同样都是农历正月十五),由于这一天是上元节,又称灯节,而民间有“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这一说法,因此给张宗昌起了个小名叫“灯官”。张宗昌幼时曾接受短暂的私塾教育,为后来张宗昌能读书、写字打下了基础。塾师祝修德为其起名张宗昌,乃昌盛张氏家族之意。少年时代的张宗昌,经常衣食无着,饱尝挨饿受冻之苦。为了度日糊口,张宗昌放过牛,当过放铳手、酒计等。痛苦不堪的童年生活既让他过早地饱尝了人间的冰凉,又磨练了他的意志,增强、提高了他对恶劣环境的适应能力。

  1897年,胶东一带又遇荒年,民不聊生,张宗昌逃荒关外。在东北流荡期间,他打过零工,扛过长活,给老财家放过牧。

  1899年,张宗昌应招到中东铁路当筑路工。在这期间,当过装卸工,干过扳道工,由于张宗昌身材高大,勇于干重活,宽厚大度,重义轻利,所以在工人当中很有威信,也逐渐得到俄国人的青睐。并且学会说一口流利而又发音准确的俄语。后前往西伯利亚淘金充任总工头。在金矿任总工头时,不仅学得一手颇为出色的淘金技术,而且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个出众的射杀猛兽猎手,锻炼出了极准的枪法。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后,俄国报纸不断报道中国革命的消息。经人介绍,张宗昌与革命党人张西曼胡金肇等发生联系,加之张宗昌在海参崴时即已经接触过革命思想,经宣传鼓动拉队伍回国参加革命。投山东民军都督胡瑛,不久,即随军到上海,在陈其美部下任光复军的团长。

  1913年,张宗昌升任江苏陆军第三师师长。二次革命时,江苏是国民党人讨袁的主要省份,张宗昌第三师被派往徐州防御袁世凯南下的北洋军。然而,张宗昌却在前线倒戈,投降北洋将领冯国璋;从此成为直系之一部。

  1916年11月,冯国璋出任代理总统,张宗昌则任侍卫武官长。

  1918年护法战争爆发后,张宗昌又出任江苏第六混成旅旅长,随张怀芝赴湘参加对南方军队的作战,结果大败而逃,改任暂编第一师师长。

  1921年,张宗昌又奉命率部入江西,与江西督军陈光远交战,结果,在吉安地区被陈光远打败,所部也被陈光远解散,张宗昌在江苏已无立足之地,只得只身北上直隶省城保定,投靠直鲁豫巡阅使曹锟。曹锟本想收留张宗昌,但吴佩孚等将领容不得这位土匪出身的师长,一怒之下,张宗昌和曹锟手下一名失意军官许琨,远赴奉天投靠张作霖张学良父子,由直系转到奉系。

  投靠奉系之后,张宗昌也只能从头干起,先任宪兵营营长。不久,吉林军旅长高士傧(原吉林督军孟恩远外甥)联合胡匪卢永贵,要和张作霖作战。当时张作霖刚在直奉战争中战败,无大兵可派,便决定派张宗昌率宪兵营去应战。这本来是一场势力悬殊的较量,但由于卢永贵手下的大小头目,很多都是和张宗昌当年一起闯关东的同乡,此外还有不少山东老乡,不是黄县人就是掖县人,大多久闻“张长腿”的名号;凭着这种关系,张宗昌兵不血刃,即把胡匪收编成三个团,张宗昌又吸收了从俄国逃到中国国内的俄国白军。张作霖很高兴,任命他为吉林省防军第三旅旅长兼吉林省绥宁镇守使。这样,张宗昌有了一块立足之地。不久,俄国内战,白俄卫军败逃到中国,大多投靠了张宗昌,不多久,张宗昌已有近万人马。

  由于人多枪多,张宗昌的军费开支庞大,虽然张作霖不断从奉天拨款资助,也是入不敷出,无奈,张宗昌便在自己辖区内让士兵种植鸦片,弥补不足。这事引起奉军各部不满,要求张作霖遣散这支队伍。加之张宗昌的部队一向匪气极重,声誉甚差,张作霖便有心裁撤。1923年秋,张作霖趁陆军各部演习,派出校阅委员郭松龄到张宗昌第三旅,视察张部的演习情况,名为校阅演习,实则伺机遣散。自然校阅完毕,郭松龄回奉天讲了不少好话,裁撤之议遂息。张作霖对张宗昌大加宠爱,立即把他从吉林调到沈阳,并将张宗昌部改为奉天陆军第三个旅,下辖四个团。

  1924年(民国13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张宗昌被任命为镇威军第2军副军长,立下军功。战后,段祺瑞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张宗昌被任命为宣抚军第1军军长,驻扎上海。1925年(民国14年)2月,张宗昌被任命为苏皖鲁三省剿匪总司令,驻扎徐州。随后,在张作霖的支持下,同年4月,张宗昌被任命为山东军务督办。由此,张宗昌支配山东省,但任内因苛酷残忍、对民众处以刑罚,而被民众呼为“狗肉将军”。张宗昌和奉系的其他将领一样,都以日本为后盾。1925年(民国14年)5月,张宗昌镇压了青岛的日本纱厂工人大罢工,酿成了“青岛惨案”。在统治山东省期间,张宗昌积聚了大量私财,存入大连的日资银行内。同年10月,浙江军务督办孙传芳、冯玉祥的国民军开始携手挑战奉系,张宗昌迎击(浙鲁战争)。随后,第二次直奉战争后一度势弱的直系吴佩孚参战,形成了国民军对直系、奉系联盟的局面。12月,张宗昌自任直鲁联军总司令,开始攻击北京的国民军。

  1926年(民国15年)4月,张宗昌从国民军手中夺取北京。因为自己学问少,故张宗昌对旧学十分倾慕,入北京城之际,张宗昌强制命令华北各学校恢复孔子教育。

  1926年夏,广州国民革命军北伐,吴佩孚首先遭到沉重打击,孙传芳决定和奉系重新修好,共同对付北伐军。11月,孙传芳派杨文恺先后去见张宗昌和张作霖,取得了谅解。随后,张作霖、张宗昌、孙传芳齐集天津,由张宗昌、孙传芳联合提议,推张作霖为安国军总司令。12月1日,张作霖宣誓就职,任命张宗昌、孙传芳为副司令。同时,决定派张宗昌率直鲁联军南下支援孙传芳。

  1927年初,张宗昌调集十余万军队南下援助孙传芳,进驻南京、上海等地。在上海,直鲁联军大举屠杀工人、学生,镇压上海工人武装起义。但是,随着北伐军向华东的进逼,北洋军将领陈仪周凤岐陈调元王善张克瑶等先后归附北伐军。北伐军占领了浙江及安徽的安庆、芜湖等地,直取南京、上海。孙传芳见大势已去,遂将宁沪防务移交张宗昌的直鲁联军,自己率部逃往江北扬州。张宗昌的王翰鸣第十一军在寿州遭到惨败,张宗昌亲征合肥,围了三个月也未攻下。3月下旬,北伐军先后占领南京、上海,后又渡江北进,直鲁联军节节败退,5月,北伐军攻下了蚌埠、徐州,张宗昌率残部退回济南。

  对张宗昌的败退,张作霖十分恼怒,要追查责任。就在这时,张宗昌得到一个情报,说第八军军长兼海军司令毕庶澄和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暗中有联系,于是,决定杀毕庶澄。由于毕庶澄手握军权,张宗昌不便明杀,更不愿自己下手,便指使时任直隶军务督办的部将褚玉璞,1927年4月4日在济南将毕庶澄诱捕杀害。张宗昌既借刀杀了人,又搪塞了南下战败的罪责,把失利原因推到毕庶澄通敌之上。直系吴佩孚、孙传芳两支军阀势力在北伐军的打击之下,已被消灭瓦解,剩下奉系军阀还想负隅顽抗。

  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就任安国军大元帅,并宣布成立安国军政府,张宗昌被任为安国军副总司令兼第二军团军团长。张作霖趁宁、汉分裂之机,派张宗昌率军开赴陇海线一带对付冯玉祥军队,双方在徐州交战,张宗昌部损失惨重。张作霖急电严斥张宗昌“久战无功”,张宗昌恼羞成怒,于10月上旬,与冯军再激战于河南兰考一带。张宗昌师长潘鸿钧用计诱降了冯军之旅长姜明玉率部倒戈,逮捕了冯军第八方面军副总指挥、军长郑金声,押解济南。张宗昌获胜,大喜,下令枪杀郑金声,众幕僚劝阻,但张宗昌执意要杀。而这一杀,也象孙传芳斩杀施从滨一样,使自己在数年之后招来了杀身之祸。

  1928年春,国民党四大军事集团联合北伐,奉军节节溃败,张宗昌在山东的日子已很不好过,山东地方势力多派联合,逼张宗昌脱离张作霖,自成山东省保安总司令部。不久,又听说南京政府委任陈调元为山东省主席。张宗昌受到内外逼迫,只得于4月底率直鲁联军离开山东撤入直隶之德州、天津至冀东滦州。

  1928年6月初,张作霖知道京、津已不可保,决定退出关外。但1928年6月4日,他乘火车离开北京后,于皇姑屯被日军炸死(即“皇姑屯事件”)。张作霖死后,张宗昌悲痛万分,手下尚有五万人马不知何去何从。他向张学良恳求出关,张学良深怕他出关后取而代之,不但不允许出关,反而派于学忠等部将其控制。北伐军占领京、津后,9月,白崇禧率部到达冀东,包围了张宗昌部。张宗昌感到大势已去,化装从一条小巷走出,找到一条小鱼船,从滦州口逃往大连,再乘船东渡日本,残部五万人被白崇禧全部收编。

  张宗昌虽然流亡日本,但仍不甘心失败,寻机卷土重回。1929年,他在日本帝国主义支持下,纠合鲁东余部在烟台登陆,结果遭到失败,仍逃回日本。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寇侵占东北,张学良率东北军退入关内,出任北平绥靖公署主任。1932年春,张学良担心张宗昌充当汉奸,电邀他立即返回中国,暂居北京铁狮子胡同。

  张宗昌回国后,则想返回山东招集旧部,东山再起。然而,当时的山东省主席是国民党冀豫鲁“剿匪”总指挥、第三路军总指挥韩复榘,不能让张宗昌卷土重回。8月,张学良召集华北驻军诸将领到北平参加军事会议。在会议期间,经石友三的介绍,张宗昌认识了韩复榘。其后,又经石友三的撮合,张宗昌、韩复榘、于学忠、张学良结成盟兄弟。张宗昌比韩复榘年长几岁,遂以大哥自居,曾在席间向老弟说了这么一段话:“俺的许多老部下现在都散驻在山东各处,俺只要去招呼一下,立即可以汇合成一支队伍!”听了这话,韩复榘表面不动声色,只赔笑敷衍,然而,内心已动了杀机,他知道张宗昌会对自己在山东的统治构成威胁。两天后,韩复榘由北平返回济南。又过了几天,张宗昌便收到韩复榘派出人送来的许多礼物和一封亲笔信,邀请张宗昌速到济南,“共谋大事”。张宗昌看信后,觉得机会来临,决定南下山东。然而,张宗昌的旧部金寿昌、徐晓楼、他的母亲祝巫婆、下野军阀吴佩孚、孙传芳,还有张学良等,全都反对张宗昌回山东,认为韩复榘不怀好意。但张宗昌东山再起之心急切,并不理会众人的劝阻,于8月底携带原参谋长金寿昌到达济南。

  张宗昌到济南后,受到韩复榘的盛情款待,石友三也被邀来作陪。但是,几天下来,也没听韩复榘提到“共谋大事”,张宗昌感到很失望。再说,张学良得知张宗昌南下山东,十分着急。1932年9月2日,张学良借张宗昌姨太太之名给张宗昌发一电报,假称祝巫婆病危,让他马上返回北平。3日上午,张宗昌接到电报,万分焦急,即向韩复榘说明及辞行。韩复榘也显得很焦急和同情,当即派人为张宗昌订了下午5点37分的火车票。下午5点钟,韩复榘通知了山东省军政要员在济南火车站为张宗昌送行。张宗昌与韩复榘等握别,返身登车时,突然遭到刺客的枪击,当即死亡。刺客举枪高呼:“我是郑金声的儿子郑继成,为父报仇!现在投案自首!”原来,韩复榘邀张宗昌到济南时,即已计划由省议员郑继成在张宗昌离开时将其枪杀,郑继成为报父仇(叔父,过继为子),也乐于担当此任。1932年9月4日后,郑继成为父报仇,刺杀张宗昌,投案自首的消息传遍全国,郑继成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人物,经冯玉祥等奔走帮助,一个月后,郑继成被国民政府特赦。郑继成无罪释放。

妻妾

《北洋画报》刊“张宗昌下堂妾霞仙”影像。《北洋画报》第二百七十九期第二版刊载一则通讯,开篇写道:“长腿将军第四妾霞仙老七,近忽自大连来沪,请某洋律师向其盟姊爱之花老三追索存款十八万……”附有一青楼女子影像,题“张宗昌下堂妾霞仙”(见图)

  1.原配张贾氏(1884-1916)。包办婚姻,由邻村嫁来。

  2.填房夫人袁书娥(1889-1944年)。沈阳人。张宗昌闯关东时成亲。育有三男三女。长子早夭;次子张济乐,三子张宁乐。长女春娇,因婚变服毒自杀;次女春亭,三女张纯。

  3.如夫人袁中娥(1895-?)。袁书娥胞妹。

  4.四姨太吕雅仙。妓女出身。1928年,就地蒸发,远嫁他乡。

  5.老五安淑义(1902-?)。朝鲜人。安重根之妹。1922年,安氏为张生有一女,名张春绥。

  6.六姨太富贵儿。原杂耍艺人,擅长耍花轱辘棒。未有子女。

  7—9.七姨太欢欢、八姨太圆圆、九姨太柔柔。此三人是妓女出身,为张机缘购来从良。后来分别赏赐给部下。

  10.十姨太祁氏。河北霸县人,从小家境贫寒,被卖到北京八大胡同妓院。张宗昌出巨资赎其从良。生下一子盛乐。

  11—19.十一姨太长相甚丑,满嘴龅牙,张见其为有名老处女,乃收侧室。十二姨太是一艺人,姿色迷人,张在一次散步期间抢为己有。十二、十三姨太难耐寂寞,后另嫁他人。十四姨太1931年在铁狮子胡同因患肺病而死。 十五、十六姨太没有子嗣,张死后匆忙嫁人。十七姨太生有一女,名叫春张霄。十八姨太是上海人,大家称之为“上海太太”。张死后,她避居上海,从未告知子女其父为张宗昌,也再未与张家人走动。十九姨太为韩复矩赠送,故未同过房,后不知所终。

  20.二十姨太卢辅义。为部下献姬,此女貌若天仙。于1929年生有一子,名昭乐。

  21.二十一姨太朱宝霞。评剧演员,与张无子。

  22. 二十二姨太山口美子(1910-?),日本人。1931年张宗昌在日本纳之为妾。夫妻生活只有15天便不了了之。

  23.二十三姨太伊藤顺子(1909-?),日本人。春风一度,赠给军阀石友三。

  24.二十四姨太李艳红(1922-?),人称“大辫子”,梨花大鼓女艺人。嫁给张不足一年即守寡。无子,后下落不明。

  25.二十五姨太张一鸣(1921-?),张家侍女,本无名无姓,其名为张所送。有一女春绣。后不知所踪。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