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石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学生古诗词经典读本: (1-3年级) (4-6年级) (7-12年级) 经典名句 唐诗三百首  千家诗


山 石

唐·韩愈

山石荦确行径微,黄昏到寺蝙蝠飞。
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支子肥。

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来照所见稀。
铺床拂席置羹饭,疏粝亦足饱我饥。
夜深静卧百虫绝,清月出岭光入扉。

天明独去无道路,出入高下穷烟霏。
山红涧碧纷烂漫,时见松枥皆十围。
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生衣。

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束为人鞿。
嗟哉吾党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归。


诗题与背景:

《学生经典古诗词》下载,二维码
《学生经典古诗词》公众号,二维码

  《山石》是唐代文学家、诗人韩愈所作的一首七言古诗。山石,旧诗中常有以首句首二字为题,实与内容无关。

  此诗的写作时间历来有不同说法。学界一般认为此诗写于唐德宗贞元十七年(801年)七月韩愈离徐州去洛阳的途中。当时作者所游的是洛阳北面的惠林寺,同游者为李景兴、侯喜、尉迟汾。方世举《韩诗编年笺注》以此诗为德宗贞元十七年(801年)夏秋间闲居洛阳时作。寺即惠林寺。

  这首诗极受后人重视,影响深远。苏轼与友人游南溪,解衣濯足,朗诵《山石》,慨然知其所以乐,因而依照原韵,作诗抒怀。他还写过一首七绝:“荦确何人似退之,意行无路欲从谁?宿云解驳晨光漏,独见山红涧碧诗。”(《王晋卿所藏着色山二首》其二)诗意、词语,都从《山石》化出。金代元好问的《中州集》壬集第九《拟栩先生王中立传》说:“予尝从先生学,问作诗究竟当如何?先生举秦少游《春雨》诗为证,并云:此诗非不工,若以退之芭蕉叶大栀子肥之句校之,则《春雨》为妇人语矣。”可见此诗气势遒劲,风格壮美,一直为后人所称道。


逐句释义:

  山石荦确行径微,黄昏到寺蝙蝠飞: (通往山寺的)小路隐约崎岖,路边的山石险峻峥嵘。黄昏时分(我抵)达山寺,寺前的蝙蝠在暮色里穿飞。
  荦确(luò qùe):险峻不平的样子。
  行径:指通行的小路。
  微:狭窄。
  蝙蝠:哺乳动物,头部和躯干像老鼠,四肢和尾部之间有皮质的膜,夜间在空中飞翔,吃蚊、蛾等昆虫。


  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支子肥: 登上佛堂坐在石阶上(小憩),(此地)刚刚下过一场好雨。(你看那)芭蕉的叶子真大,栀子的花朵也显得硕肥。
  升堂:登上庙堂。
  阶:厅堂前的台阶。
  新雨:刚下过的雨。
  芭蕉叶大:顾嗣立注引苏颂《草木疏》:“芭蕉叶大者二三尺围,重皮相袭,叶如扇生。”
  支子,即栀子,常绿灌木,叶子长椭圆形,有光泽,花大,白色,有强烈的香气。


  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来照所见稀: 僧人(告诉我)说,这里古壁的佛画很好,(于是)拿来灯火观看,佛画在暗淡的灯下尚能依稀可见。
  僧:僧人,出家修行的男性佛教徒;和尚。
  佛画:古代一种绘画艺术。内容为宣扬佛教教理及佛教史上的事迹。
  火:此指灯火。
  稀:依稀,隐约。一作“稀少”解。所见稀,即少见的好画。


  铺床拂席置羹饭,疏粝亦足饱我饥: (小僧)为我铺好床、拂净席,又安置好晚饭,饭菜虽粗糙却够填饱我的饥肠。
  拂席:拂拭坐席。表示尊敬。
  置:供。
  疏粝:粗糙的饭食。粝,粗米。
  饱我饥:让我吃饱。


  夜深静卧百虫绝,清月出岭光入扉: 夜渐渐深了,我独自静卧,那夏夜的百虫停歇了它们的歌唱,一轮清月爬上了山头,月光照入门窗。
  百虫绝:指虫声绝。一切虫鸣声都没有了。
  清月:清朗的月光。
  出岭:指月亮从山岭那边升上来。
  光入扉:指月光穿过门户,照入室内。扉:门。


  天明独去无道路,出入高下穷烟霏: 天亮时我独自离去,此时还看不清道路,山路高高低低,我走遍了烟雾缭绕的山径。
  无道路:指晓色迷茫中看不清道路。也有信步走去,行不由径之意。
  出入高下:在高高低低的山路中进出着。
  穷烟霏:看尽烟霏,实即走遍山径。烟霏,泛指云雾。何焯《义门读书记》云:“穷烟霏三字,是山中平明真景。从明中仍带晦,都是雨后兴象。又即发端荦确、黄昏二句中所包蕴也。”


  山红涧碧纷烂漫,时见松枥皆十围: (山涧里透出了晨曦)山花红涧水碧,五彩缤纷,时时可见有十人合抱粗的老松古枥。
  山红涧碧:山指山花,涧指涧水。
  纷烂漫:光泽繁艳。纷,繁盛。烂漫,形容颜色鲜丽。
  枥:同“栎”。落叶乔木。
  围: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合拢起来的长度,或两只胳膊合拢起来的长度为一围。


  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生衣: 遇到涧流,(我禁不住)光着脚板踏石淌水,水声哗哗,山风掀起我的衣裳。
  当流:对着流水。
  赤足踏涧石:是说对着流水就打起赤脚,踏着涧中石头淌水而过。
  激激:拟声词。急流声。


  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束为人鞿: 人生在世能如此,真快乐,何必要像笼头里的骏马被人拘束被人骑。
  人生如此:指上面所说的山中赏心乐事。
  局束:拘束,不自由的意思。
  鞿(jī):马缰绳,这里也是拘束意。
  围: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合拢起来的长度,或两只胳膊合拢起来的长度为一围。


  嗟哉吾党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归: 唉呀,我那几个情投意合的伙伴,怎么能到老也不归去?
  嗟哉(jiē zāi):叹词。
  吾党二三子:指与作者志趣投合的几个人。《韩昌黎集外集·洛北惠林寺题名》:“韩愈、李景兴、侯景、尉迟汾贞元十七年七月二十二日,宿此而归。”《赠侯喜》诗云:“晡时坚坐到黄昏。”与此诗“黄昏到寺蝙蝠飞。”正一时景物,可见二三子指李、侯、尉迟等。
  安得:怎能。
  不更归:更不归,不再回去了。更,再。


李成《晴峦萧寺图》(五代宋初)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记游诗,按时间地点依次写来,全诗可分四个部分。题目“山石”不是本要专门抒发的内容,而是取首句的头两个字而已。

  此诗题应是效仿《诗经》以首句开头为诗题的方式。以诗写山水,虽然早在谢灵运的时代就已兴盛,但多是截取某一侧面,因景写情。像记游散文那样,按照行程的顺序详记游踪,韩愈之前,实不多见。因此可以说,《山石》不仅在韩愈的诗作里是一种风格的代表之作,而且在中国山水诗歌的形成史上,也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此诗按时间顺序记叙了游览惠林寺的所见所感,描绘了从黄昏至入夜再到黎明的清幽景色,抒发了作者不愿为世俗羁绊的心情。记叙时由黄昏而深夜至天明,层次分明,环环相扣,前后照应,耐人寻味。前四句写黄昏到寺之所见,点出初夏景物;“僧言”四句,是写僧人的热情接待;“夜深”二句,写山寺之夜的清幽,留宿的惬意;“天明”六句,写凌晨辞去,一路所见所闻的晨景;“人生”四句,写对山中自然美,人情美的向往。“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促为人鞿”是全诗主旨。


  第一部分:开头四句,写黄昏到寺及雨后所见景色。首句“山石荦确行径微”,写寺外山石的错杂不平,道路的狭窄崎岖。此句概述了到寺之前的行程。次句“黄昏到寺蝙蝠飞”,写古寺的荒凉陈旧,到黄昏时众多的蝙蝠窜上飞下。一个“到”字承前启后,为上下文之脉络,“寺”字点明游览之地;“黄昏”二字点明时间;“蝙蝠飞”三字,将抽象的黄昏具象化了。仅此两句,就把整个深山古寺的景色特征突现出来,使人如临其境。以下两句“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支子肥”,承上“到寺”二字,记述其黄昏抵寺后之所见:芭蕉叶子阔大,栀子果实肥硕,是新雨“足”后的特有景致,读之令人顿觉精神爽快。“升堂”是讲寺主的接见,“坐阶”是指作者见过寺主后,坐于寺院台阶上,观赏寺景。“到寺”、“升堂”、“坐阶”都是以人为中心,以人带物,而人又无不隐映于风景画图之中,特别是“坐阶”二字,十分亲切形象。开头四句,实可独立成为一首绝句。


  第二部分:从“僧言古壁佛画好”至“清月出岭光入扉”,写入寺后一夜的情景。先写僧人的热情招待,僧人先是主动地向客人介绍古壁佛画,兴致勃勃地擎着灯火引着客人前去观看。“稀”字既道出壁画的珍贵,也生动地显露出诗人的惊喜之情。接着写僧人的殷勤铺床置饭。“辅床拂席”极写主人之盛情,“疏粝亦足饱我饥”则以条件之清苦,反写自己的愉快心境。后两句“夜深静卧百虫绝,清月出岭光入扉”写夜深入睡,“百虫绝”从反面衬托出深山古庙虫鸣之盛,直到夜深之后才鸣声渐息。“清月出岭光入扉”,很有李白“床前明月光”诗句的意境。“出”字与“入”字写出了下弦之月由出岭而入扉的一个时间过程,进一步写出了诗人因美景而陶醉,虽静卧而难眠的高度兴奋的状态。

  方东树《昭味詹言》曾对此诗前十句做此评价:“许多层事,只起四语了之,虽是顺叙,却一句一样境界。如展画图,触目通层在眼,何等笔力。五句六句一画,十句又一画。”


  第三部分:从“天明独去无道路”至“水声激激风吹衣”,写晨去的路上所见所感。雨后的深山,晨雾缭绕,曲径萦回,以至分不清道路,高低难行。接下去描绘脱离雾区,在一片晴朗中所见到的秀丽山景:峭崖上红花一片,山涧下碧水清清,更有那挺拔粗壮的松、枥树时时跃入眼帘。“时见”二字看似平常,实有精确的含意,它表明这些松、枥树不是长在一处的,而是作者在行进中时时见到的。如此便把景色拉开,使读者的意念像跟着作者行走似的一路领略山中风情。下两句“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生衣”写新雨后的山涧,水流横溢,激溅奔泻,作者脱去鞋子,提起裤管,小心翼翼地在溪流中移进。山风阵阵,牵衣动裳,使人有赏不尽的山、水、风、石的乐趣。这里景色丰富,境地清幽。所以诗写到此,很自然地引出最后一段。


  第四部分:最后四句,抒写情怀。作者在长期的官场生活中,陟黜升沉,身不由己,满腔的愤懑不平,郁积难抒。故对眼前这种自由自在,不受人挟制的山水生活感到十分快乐和满足。从而希望和自己同道的“二三子”能一起来过这种清心适意的生活。这四句是对此次漫游的总结,可以视为全诗的主题歌。它抒发了追求自然之美、追求与自然合一的归隐式的人生道路。这自然是中国文人传统的人生追求,结合全诗看,也确实起到了强化全诗所写之境界的作用。


  这首诗看似平凡,实际有较高的艺术成就。突出的特点是巧妙地运用了赋体中“铺采摛文”的手法。所谓赋体的“铺采摛文”,就不是一般地叙事状物,而是在记叙的过程中兴会淋漓地、铺扬蹈厉地状写事物,绘景抒情,使之物相尽形,达到辗转生发的艺术效果。此诗无论是开头部分的黄昏到寺,还是其后的歇寺、离寺,先后按时间推移,把在这一段时间中的所做所为、所见所闻、交待得清清楚楚。而这些事都是日常的平凡之事(像入寺、坐阶、看画、铺床、睡觉、晨起登程等);客观之景(像大石、蝙蝠、芭蕉、栀子、月光、晨雾、山花、涧水、松枥等)就像一篇记事的日记一般,没什么奇特之处。然而作者却在这些无甚奇特的事物中,洋溢着真挚之情,状写出美妙之景,从而生发出无限的诗意。如“黄昏到寺蝙蝠飞”,虽是一个很普通的现象,也无雕饰的词语,但却十分有力地烘托出深山古寺在黄昏中的气氛,使人如见古寺之荒凉,环境之沉寂。如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一种美妙的诗意。再如“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吹衣”又是一幅多么优美的图画。水声激激,风扯衣衫,一位赤足的人在溪流中上下小心踏石过流,其神其态,其情其趣,使人对这幅充满诗意的“山涧行”的图画,产生无限生趣。这就是诗人“铺采摛文”笔法所升华出的功力。

  这首诗为传统的纪游诗开拓了新领域,它汲取了山水游记的特点,按照行程的顺序逐层叙写游踪。这首诗连同其人生追求之主旨一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如苏轼不仅步韵抒怀,而且还另有一首七绝称颂,另外一大家元好问也极为称道。


名家点评:

  黄震:《山石》诗,清峻。(《黄氏日钞》)

  元好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诗。(《遗山先生文集·论诗三十首》)

  瞿佑:元遗山《论诗三十首》,内一首云:“有情芍药含春泪……”初不晓所谓。后见《诗文自警》一编,亦遗山所著,谓“有情芍药含舂泪,无力蔷薇卧晚枝”,此秦少游《春雨》诗也,非不工巧,然以退之《山石》句观之,渠乃女郎诗也。破却工夫,何至作女郎诗?按昌黎诗云:“山石荦确行径微……芭蕉叶大栀子肥。”遗山固为此论,然诗亦相题而作,又不可拘以一律。如老杜云:“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俱飞蛱蝶元相逐,并蒂芙蓉本自双”,亦可谓女郎诗耶?(《归田诗话》)

  陆时雍:语如清流啮石,激激相注。李、杜虚境过形,昌黎当境实写。(《唐诗镜》)

  冯时可:此诗叙游如画如记,悠然澹然,在《古剑》篇诸作之上。余尝以雨夜入山寺,良久月出,深忆公诗之妙。其“嗟哉吾党”二句,后人添入、非公笔也。(《雨航杂录》)

  何焯:直书即目,无意求工,而文自至,一变谢家模范之迹,如画家之有荆、关也。从晦中转到明(“清月出岭”句下)。“穷烟霏”三字是山中平明真景。从明中仍带晦,都是雨后兴象。又即发端“荦确”、“黄昏”二句中所包蕴也(“出入高下”句下)。顾“雨足”(“当流赤足”句下)。(《义门读书记》)

  查慎行:意境俱别。查晚晴曰:写景无意不刻、无语不僻。取径无处断,无意不转。屡经荒山古寺来,读此始愧未曾道着只字,已被东坡翁攫之而趋矣。(《初白庵诗评》)

  汪森:句烹字炼而无雕琢之迹,缘其于淡中设色,朴处生姿耳。七言古诗,唐初多整丽之作,大抵前句转韵,音调铿锵,然自少陵始变为生拗之体,而公诗益畅之,意境为之一换。(《韩柳诗选》)

  袁枚:元遗山讥秦少游云:“有情芍药含春泪……”此论大谬。芍药、蔷薇,原近女郎,不近山石,二者不可相提而并论。诗题各有境界,各有宜称。杜少陵诗光焰万丈,然而“香雾云鬤湿,清辉玉臂寒”,“分飞蛱蝶原相逐,并蒂芙蓉本是双”;韩退之诗“横空盘硬语”,然“银烛未销窗送曙,金钗半醉坐添春”,又何尝不是“女郎诗”耶?《东山》诗:“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周公大圣人,亦且善谑。(《随园诗话》)

  张文荪:寓潇洒于浑劲,昌黎七古最近人之作。昌黎诗体占奥奇横,自辟户庭,此种清而厚、丽而逸,亦公独得妙境,后惟山谷能学之,其笔力正相肖。(《唐贤清雅集》)

  方东树:凡结句都要不从人间来,乃为匪夷所思,奇险不测。他人百思所不解,我却如此结,乃为我之诗。如韩《山石》是也。不然,人人胸中所可有,手笔所可到,是为凡近。不事雕琢,自见精彩,真大家手笔。许多层事,只起四语了之。虽是顺叙,却一句一样境界,如展画图,触目通层在眼,何等笔力!五句、六句又一画。下句又一画。“天明”六句,共一幅早行图画。收入议。从昨日追叙,夹叙夹写,情景如见,句法高古。只是一篇游记,而叙写简妙,犹是古文手笔。他人数语方能明者,此须一句,即全现出,而句法复如有馀地,此为笔力。(《昭味詹言》)

  刘熙载:昌黎诗陈言务去,故有倚天拔地之意。《山石》一作,辞奇意幽,可为《楚辞·招隐士》对,如柳州《天对》例也。(《艺概》)

  程学恂:李、杜《登太山》、《梦天姥》、《望岱》、《西岳》等篇,皆浑言之,不尽游山之趣也,故不可一例论。子瞻游山诸作,非不快妙,然与此比并,便觉小耳,此惟子瞻自知。(《韩诗臆说》)

  汪佑南:是宿寺后补作。以首二字“山石”标题,此古人通例也。“山石”四句,到寺即景。“僧言”四句,到寺后即事。“夜深”二句,宿寺写景。“天明”六句,出寺写景。“人生”四句,写怀结。通体写景处,句多浓丽;即事写怀,以淡语出之。浓淡相间,纯任自然,似不经意,而实极经意之作也。(《山泾草堂诗话》)

  菊池三溪:起笔四句细写山寺荒凉景况,刻画逼真。前半篇极沈厚笔,下半篇极用平淡笔,正是浓淡相极、险夷并行之作法。茶山云结句气似衰杀,今按结意,自出题外,全不觉衰杀,是适茶山所不好耳。(《增评韩苏诗钞》)


试题精选:

  1.本诗视听结合有声有色,作者沉浸其中,请结合诗句简要分析(6分)

  参考答案:①“百虫绝”说明夜深之前百虫鸣奏;百虫鸣息,清月 出岭,月光入窗扉,表现出山寺之夜的清幽。②“穷烟 霏”说明天明时分山间白雾茫茫,看不清道路,只能于迷雾中上下穿行。③阳光冲出浓雾,天光一开,眼见 花红水碧,烂漫纷呈,还不时见到粗大的松枥。④涧 水激激,微风习习,赤足涉山涧,作者不觉整个身;都 陶醉在大自然的美妙境界中,融情于景。(每点2分)


  2.这首诗开篇四句写景,给我们描绘了一个怎样的古寺环境?请加以概括。

  参考答案:地处偏僻,人迹罕至,花木茂盛,清新幽美。


  3.诗中从“天明独去无道路”到“水声激激风生衣”六句,写诗人早行观景。试从这些描写中概括诗人的心情,并分析这种景物描写与诗人后面抒发的情感之间的联系。

  参考答案:表现了诗人闲适自在、愉悦轻松的心情。描写眼前美景让人感受到人生的轻松快乐,为后文作者抒发不愿受世俗羁绊,渴望归隐山林自然的思想感情作铺垫。


  4.下列对这首诗的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3分)

  A、本诗是咏物诗,借对山石的歌咏来表达自己对此景的喜爱与向往之情。

  B、本诗有时间的流转,从深夜静卧到天明独行再到日出雾散,时间节点较明确。

  C、本诗有行踪的变换,从屋内观月到深山穷霏再到山涧踏石,游踪记录很详细。

  D、本诗有画面有情趣,当流不犹豫赤足涉山涧,涧水激激,清凉漫过足背。

  参考答案:A

  本题考查鉴赏文学作品的形象、语言和表达技巧的能力。此诗标题虽然为“山石”,看起来是咏物诗,但诗中并没有对“山石”的具体描绘,没有通过描摹客观事物的某一个方面的特征来表达作者 情感或揭示作品的主旨;并且也没有象征或起兴手法的运用。所以,“咏物诗”错。本诗可以算是写景诗,用到了借景抒情的手法。(3分)


作者简介:

  韩愈(768—824年),唐代文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字退之,河阳(今河南孟州市)人。祖籍昌黎,世称韩昌黎。贞元进士。曾任国子博士、刑部侍郎等职,因谏阻宪宗迎佛骨,贬为潮州刺史。后官至吏部侍郎。卒谥文。倡导古文运动,其散文被列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其诗力求新奇,有时流于险怪,对宋诗影响颇大。有《昌黎先生集》,《全唐诗》编其诗十卷,收录其诗作372首。(新、旧《唐书》本传、《全唐文》卷三六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