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现形记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官场现形记》,清代长篇小说,为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全书60回。晚清文学家李伯元著。小说最早在陈所发行的《世界繁华报》上连载,共五编60回,是中国近代第一部在报刊上连载并取得社会轰动效应的长篇章回小说。它由30多个相对独立的官场故事联缀起来,涉及清政府中上自皇帝、下至佐杂小吏等,开创了近代小说批判现实的风气。李伯元原计划写120回,但写到50多回就过世了,由其友人欧阳巨源续成60回。

  鲁迅将《官场现形记》与其他三部小说并称之为谴责小说,是清朝晚期文学代表作品之一。1998年,香港《亚洲周刊》评选20世纪100部优秀文学作品,《官场现形记》排列前10名。199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评选20世纪100部优秀小说,《官场现形记》被列为排行榜第一名。

  李伯元《官场现形记》自1903年开始在《世界繁华报》连载后,这一“嬉笑怒骂之文”一时在上海十分受人欢迎,1906年出版单行本。与李伯元同时代的吴沃尧说:“访贾甚有以他人所撰之小说,肖君名以出版,其见重于社会可想矣。”顾颉刚在《(官场现形记)之作者》一文中提到这样一件事,“《现形记》一书流行其广,慈禧太后索问是书,按名调查,官交有因以获咎者,致是书名大震,销路大广”。太后索阅,官吏获咎,是否真实,值得怀疑;但这部书当时十分走红,却是事实。自该书问世后,坊间以“官场”命名的新书多达十多种,如《官场维新纪》(1906)、《新官场现形记》(1907)、《后官场现形记》(1908)、《官场风流案》(1908)、《官场风流案二集》(1908)、《新官场风流案》(1906)、《官场笑话》(1909)、《新官场笑话》(1909)等。

  据传,《官场现形记》在社会上的影响,也震惊了衙门和朝廷。摄政王载沣就曾下令两广总督端方派人刺杀作者,取缔连载作品的报社。李伯元也不断收到恐吓信,乃至子弹和砒霜等警告物。由于当时《官场现形记》的作者署名是“南亭亭长”,因而官府在“檄文”中就扬言:凡抓到“南匪”就格杀勿论!李伯元遇险不惊,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将报社化整为零。他本人迂回于英、法租界中“游击”办公,通过密友的关系,进行地下印刷。李伯元始终以一种大无畏的气概,受挫不折,报纸一日未停。为显示大丈夫“站不改名,坐不改姓”的意气,将笔名干脆改为正名,并且以诗言志:“往日醒尘梦,尔今更抖擞;慷慨告天下,仍作不平鸣。”如此,李伯元和他的《官场现形记》终于躲过了劫难。就这一点说,英、法租界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在李伯元生前,《官场现形记》即有上海传出盗印翻刻之情事,至其逝世后,坊间盗印、翻刻之风尤甚,后经上海会审公堂审理调停,判决版权归属,并由翻印书馆以3000元购买原书版权以为代价。为晚清文学界中,最早透过诉讼来维护版权的实例。

版本

  《官场现形记》原发表于报刊,其成书始於光绪29年(1903年)9月,由世界繁华报出版,采线装分册装订。在1903年9月8日《世界繁华报》第892号上刊登有出书预告。光绪30年2月,发行续编,内容为第13-24回;光绪30年下半年接著出版三编,内容为第25-36回;及至光绪32年,全书60回始得付梓完毕。

  《官场现形记》有光绪癸卯(1903年)上海《世界繁华报》排印本;光绪甲辰(1904年)粤东书局石印本,有注,六编七十六四。石印本,全名为《增注绘图官场现形记》,书首无作者名氏,亦不署年月,书前有序,序后署“光绪癸卯中秋后五日茂苑惜秋生”。初编卷一至卷十二,续编卷十三至卷二十四,三编卷二十五至卷三十六。故为三十六回本。一函九册,为袖珍本,全书共有插图三十八幅,每页均增有注语,似为惜秋生所加。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世界繁华报馆铅印本。全名为《增注绘图官场现形记》;宣统元年(1909年)崇本堂石印本。另外,据阿英《晚清小说史》云:“又有日本知新社光绪三十年(1904年)铅排本,惟著者已易名为日本吉田太郎,显系伪作。”

今流行版本:

  • 《官场现形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1981年版;
  • 《官场现形记》,中国青年出版社1998年版;
  • 《官场现形记》,凤凰出版社2007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