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华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姚华(1876-1930),中国近代书画家。字一鄂、重光,号茫父,因久居北京莲花寺,别署莲花庵主,贵州贵筑人。清光绪三十年(1904)进士,担任过工部主事,后来又赴日本留学,在东京政治学院攻读法政,1907年学成之后回国,任邮传部邮政司主事等职。民国建立之后,仍长期寓居北京,曾经三次当选过临时参议院贵州参议员、参议院议员。在北京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先后在北京的五城学堂、清华学堂、民国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任教,并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及北京京华美术专门学校任校长。

  精诗文词曲、碑版古器及考据音韵之学。与陈师曾友善。工书法,紧峭有力,挥洒敏捷,可日书楹联百幅;尤善蝇头小楷,点画精严。偶以书法作画,古拙有奇趣。著有古文字学著述《书适》、《黔语》、《小学问答》,戏曲论著《元刊杂剧三十种校正》、《盲词考》,诗集《藜峨小草》、《芦雪樱云》、《记事抒情诗》、《金石题咏》、《前人遗迹题咏》等等。姚华去世以后,他的学生王伯群将其诗、文汇集,为他印行了一部诗文集,名为《弗堂类稿》。

  姚华幼年即攻读《说文解字》,精于金石学和文字学,碑帖之源流,笔势之利病,谙熟于心,因而没有盲目追随当时盛行的碑派书风,而是寻求刀削斧劈、斩钉截铁的刀刻效果。楷书深得颜氏端庄雄伟、神骨开张的艺术神髓,且旁参欧阳询、柳公权,兼备欧之峻峭、柳之道媚。但他并未完全摒弃刀味浓重的北朝碑刻,而是从中汲取用笔的方挺浑厚、结体的古朴自然,篆书法《琅砑台刻石》、《峄山刻石》,又糅以汉金文、碑额,既得秦篆之婉转圆润,又兼汉篆方方罄坚实;隶书则方圆并用,淳厚古朴。

  姚华在书画上用功尤勤,“早夜不休,肆意作书画,人竟卖之”,其书画成就世所瞩目,已经先后出版了《莲花庵书画集》、《贵阳姚华茫父颖拓》、《姚茫父书画集》等。一代绘画大师刘海粟在给《姚茫父书画集》写的序言里谈到贵州:“近四百年来,风气渐开,名人辈出,兼擅画、书、诗者,于古人必称杨龙友,于今人则成推姚茫父先生。”又评其书:“作书如大匠造殿堂,以欧、颜为梁柱,六朝象赞为砖瓦,晋人行草为门窗帘幕,《石门颂》为匾额,高起高落,内敛郁郁之气,得金文倒薤法,笔先顿而后曳,方圆相济,笔情刀味如名流高座,意气慑人。”刘海粟先生的言论,对姚华书法渊源及风格的摄取熔铸,有着透彻认知。

  除了在书画创作上,有不少的作品流传到今天以外,他在理论上也是颇有见地的,不仅有专门的论著,而且还有若干谈论书画的精简见地散见于他的诗词、题跋、书札之中。他在《弗堂类稿》里的《题陆先妃碑》一文中,他提出“不必事事复古”,但是风格个性的创立,又不能回避古人,需吸收前人优秀风格来突破创新:“除是聋瞽,否则古人之遗迹于耳目,伺从而避之。”这种观点,直至今天也是值得赞赏、依循的。

  姚华的艺术成就,众所皆知,除了书法。绘画外,他还独创了介于书画两者之间的艺术形式——颖拓。不仅融合了他的书画技法,而且运用了他的金石知识。所谓颖拓,也属笔拓,但与传统笔拓中的响拓不同。首先碑刻拓片经过毡拓镌刻于石上的字而得,响拓只是用双钩的方法勾出字的匡廓,然后再在字的匡廓内填满墨,做成的是某家书法作品的复本。颖拓是按照旧本用毛笔和团絮蘸墨作成原拓片的样子,颖拓字迹的大小可以依照原本,也可以放大或者缩小,颖拓是先用双钩的办法钩出字的轮廓,然后采取与响拓相反的办法,用墨专填匡廓之外的部分,留双钩的轮廓内为空白,做出黑底白字的拓片效果。在制作时,如果遇到原本墨色枯燥的地方,为了模防效果,即用秃笔来填墨,如果遇到墨色浓润之处,就用棉花团蘸墨来点虱。姚华的颖拓作品比较多,形式也丰富,不仅有碑刻,还有南北朝、隋唐时期的佛造像等。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