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次盱眙县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

夕次盱眙县

韦应物

落帆逗淮镇,停舫临孤驿。
浩浩风起波,冥冥日沉夕。
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
独夜忆秦关,听钟未眠客。


逐句释义:

  落帆逗淮镇,停舫临孤驿:落下船帆留宿淮水岸边的小镇,小船停靠着孤零零的驿站。
  落帆:落下船帆。
  逗:停留。
  淮镇:淮水旁的市镇,指盱眙。
  舫:船。
  临:靠近。
  驿:供邮差和官员旅宿的水陆交通站。

  浩浩风起波,冥冥日沉夕:大风突起江上的波浪浩荡,太阳沉落大地的夜色苍黑。
  浩浩:形容水势浩大。
  冥冥(míng míng):昏暗的样子。

  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夜色降临,人们都回到家里,高飞的大雁下来在芦洲上休息。
  山郭暗:指远山和城郭都被暮色笼罩。郭:古代在城的外围加筑的一道城墙。
  芦洲白:指芦苇丛生的水泽一片灰白。

  独夜忆秦关,听钟未眠客:孤独的夜晚不禁想起长安,听到岸上钟声我不能入睡。
  独夜:一个人的夜晚。
  秦关:指长安。秦:今陕西的别称,因战国时为秦地而得名。


写作背景:

  此诗《夕次盱眙县》当作于唐德宗建中三年(782年),韦应物出任滁州刺史的途中。次:出外远行时停留的处所。盱眙(xūyí),县名,韦应物自长安赴滁州经过此地。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写羁旅风波,泊岸停宿,客居不眠,顿生乡思的诗。

  诗的前四句为第一段,是写傍晚因路途风波,不得不停泊孤驿。后四句为第二段,是写人雁归宿、夜幕降临,自夜到晓不能入眠而生乡思客愁。全诗富有生活气息。看是写景,景中寓情,情由景生,景令情动。

  首联“落帆逗淮镇,停舫临孤驿”点题,交代时间地点,自然引出下文停船所见景物的描写。“孤”含有孤寂之意,奠定全诗感情基调。“落帆”“停舫”意为黄昏时分船要泊岸停靠。

  颔联“浩浩风起波,冥冥日沉夕”承接首联,“风起波”“日沉夕”描写夜晚江边的景象。傍晚因路途风波,不得不停舫孤驿,交代停泊的原因,也写出羁旅奔波的艰辛。晚风劲吹,水波浩荡,夕阳沉落,暮色昏暗,以旷野苍凉凄清的夜景,烘托内心漂泊异乡的凄苦心情。

  颈联“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描写停舟靠岸后放眼所见景象。“山郭暗”“芦洲白”写夜色降临之景;“人归”“雁下”意为随着夜色降,在外的人们回到家,高飞的大雁也停下休息。日落黄昏,是人回家鸟回巢的时刻,眼见人们回家尽享家的温馨以解一天的疲惫,鸟儿们也有温暖的巢得一晚的安眠,反观自身却是孤身一人。此处运用色彩明暗对比渲染了凄冷的意境,景中寓情(借景抒情),借人归雁下表达羁旅乡思之情。夜幕降临,人雁归宿反衬作者客居异乡的凄苦惆怅。

  尾联“独夜忆秦关,听钟未眠客”,“独夜”“听钟”“未眠”也处处点“夕”,处处写夜,写出乡思客愁之深。


作者简介:

  韦应物(约737~约792年),唐朝诗人。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曾祖父韦待价武后朝为相。玄宗天宝六载(747年)左右,以门荫补三卫,为玄宗御前侍卫,常出入宫闱,扈从游幸。后进入太学读书。安史之乱起,避难至武功等地。代宗广德元年(763),为洛阳丞。后因惩办不法军士,被讼去官,闲居洛阳同德寺。九年,为京兆府功曹参军,摄高陵县令。十三年,为鄠县令。次年,坐累改栎阳县令。辞归长安西郊沣上善福精舍。德宗建中元年(780年),起为比部员外郎。次年,出为滁州刺史。兴元元年(784年)冬,罢官,因贫不能归长安,暂居滁州西涧。贞元元年(785年)秋,授江州刺史。三年,入朝为左司郎中。四年冬,出为苏州刺史。与顾况秦系孟郊丘丹皎然等均有唱酬往来。七年,罢职,寓居苏州永定寺。世称韦江州、韦左司或韦苏州。唐代有另一韦应物,与白居易刘禹锡同时,曾任诸道盐铁转运、江淮留后、御史中丞等职。南宋沈作喆《补韦刺史传》将二韦应物混为一人,实误。韦应物原有集10卷,北宋王钦臣重加编定,题名为《韦苏州集》。后迭经刊刻,续有增补,今存南宋乾道刻本递修本《韦苏州集》10卷、《补遗》1卷。《全唐诗》收录其诗作551首。

  韦应物各体皆长,但以五言古体成就最高。风格恬淡闲远,语言简洁朴素,白居易称其“高雅闲淡,自成一家之体”(《与元九书》)。但韦诗也有秾丽秀逸的一面,所以宋濂说韦诗“一寄秾艳于简淡之中”(《答章秀才论诗书》)。韦应物的五言古体主要是学陶渊明,但是山水写景等方面,也接受了谢灵运谢朓的影响。韦应物诗中最为人称道的是山水田园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