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总目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四库全书总目》汉语拼音:Siku Quanshu Zongmu;英语:Catalogue of Complete Collection of Four Treasuries),中国清代官修书目。又称《钦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四库提要》。200卷,是中国古典目录学方法的集大成者。

  清乾隆纪昀(1724~1805)等奉敕撰。乾隆三十八年(1773)清朝设立“四库全书馆”,纂修《四库全书》,纪昀、陆锡熊孙士毅为总纂官。当时,在每书之前都仿效刘向曾巩校书故事写一篇提要,讨论各书大旨及著作源流,并列著者爵里,考该书得失、辨文字异同等。在纂修时将图书分两类,一是准备收入《四库全书》者称“应抄”,一是只准备存其书名,不列入《四库全书》的称“存目”,均撰有提要。这些提要先是由分纂官起草,再由总纂官纪昀、陆锡熊据乾隆皇帝的旨意加以修改,置于各书卷首。乾隆四十六年单独汇集,经纪昀统一润色后成《四库全书总目》200卷,乾隆五十四年由武英殿刊行。

  总目共收各省献呈书籍10,254种,172,860 卷。包括收入《四库全书》的“应抄”书籍3,461种79,309卷,“存目”书籍6,793种93,551卷,基本上包括了先秦至清初尚传世的重要书籍,元代以前的书籍收录尤为齐全。《四库全书总目》卷首有弘历的“圣谕”,四库全书馆臣的“表文”及“职名”、“凡例”等,记载了《四库全书》和《四库全书总目》的编纂经过、人员分工和编写体例。下按经、史、子、集44类编排(经部10类、史部15类、子部14类、集部 5类),每部和每类之前分别有总序、小序一篇,比较复杂的类再细分子目,部分类和子目后有“按语”,旨在说明各种学术思想的渊源、流派、相互关系及立类理由。同一类图书以时代为序,著录书名、卷数、著者以及书籍来源如采进本、内府本、敕撰本、进献本、《永乐大典》本、通行本等。每书都有提要,或简介著者,或论述著作内容得失,或说明文字增删、卷帙分合、版本异同。具体类目如下(括号内为某类的子目):

  经部10类,分为易、书、诗、礼(周礼、仪礼、礼记、三礼总义、通礼、杂礼)、春秋、孝经、五经总义、四书、乐、小学(训诂、字书、韵书)。

  史部15类,分为正史、编年、纪事本末、别史、杂史、诏令奏议(诏令、奏议)、传记 ( 圣贤、名人、总录、杂录、别录)、史钞、载记、时令、地理(总志、都会郡县、河渠、边防、山川、古迹、杂记、游记、外纪)、职官(官制、官箴)、政书 (通制、典礼、邦计、军政、法令、考工)、目录 (经籍、金石)、史评。

  子部14类,分为儒家、兵家、法家、农家、医家、天文算法(推步、算书)、术数(数学、占候、相宅、相墓、占卜、命书、相书、阴阳五行、杂技术 )、艺术 (书画、琴谱、篆刻、杂技)、谱录 (器物、食谱、草木鸟兽虫鱼)、杂家(杂学、杂考、杂说、杂品、杂纂、杂编)、类书、小说家(杂事、异闻、琐语)、释家、道家。

  集部5类,分为楚辞、别集(汉至五代、北宋建隆至靖康、南宋建炎至德祐、金至元、明洪武至崇祯、国朝〔清〕)、总集、诗文评、词曲(词集、词选、词话、词谱词韵、南北曲)。

  《四库全书总目》在目录编撰体例、文献分类、提要撰写和文献考订等方面均有独特成就,是中国古典书目的集大成之作、四部分类法的典范之作,在中国目录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为后人了解和查考中国古代典籍提供了方便,一些学者把阅读该书视为读书治学的门径。

  《四库全书总目》卷帙浩繁,翻阅不便,初稿完成后,纪昀等又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以不录“存目”、简略提要的办法,辑成《四库全书简明目录》20卷,并由馆臣赵怀玉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录出副本,在杭州刊行。因此简本早于《四库全书总目》问世。

  《四库全书总目》版本很多,主要有乾隆五十四年(1789)的武英殿本和乾隆六十年(1795)的浙江翻刻武英殿本,后者改正了殿本一些讹误。后来的版本基本上都是从这两种刻本翻印的,如同治七年(1868年)广东书局覆刻浙本的广东刻本,1926年上海大东书局影印武英殿本(后附有《四库未收书目提要》和陈乃乾编的《人名索引》),1933年上海商务印书馆铅印本(后附有《四角号码人名、书名索引》)。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1965年中华书局又影印了浙江刻本,并核以武英殿本和广东本而成,书后附故宫博物院藏《四库撤毁书提要》(9篇)、阮元撰的《四库未收书目提要》(170多篇),同时有殿本、浙本、粤本校勘表,书名、人名索引,极便使用,这是目前可供使用的最好的一个本子。此外,余嘉锡撰的《四库提要辨证》和胡玉缙、王欣夫辑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补正》可纠正《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的纰缪疏漏。周中孚撰《郑堂读书记》、孙殿起撰《贩书偶记》等也可与之补充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