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画派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2016年5月4日 (三) 09:54阳春7号讨论 | 贡献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嘉兴画派代表作:蒲蝶图

  嘉兴画派,明清时期受“吴门画派”的影响,以鉴赏家项元汴的书画收藏为基础,由一批汇集在嘉兴的书画家、收藏家形成的地方画派。

  • 名称:嘉兴画派
  • 时间:明代
  • 地域:浙江
  • 代表艺术家:项元汴、项圣谟
  • 代表作品:《剪越江秋图》、《大树风号图》、《且听寒响图》、《蒲蝶图》等

产生背景

  “嘉兴画派”的鼻祖是明代的项元汴,其身份是明代自文彭、文嘉之后,董其昌之前的一位鉴定收藏大家。而画派的最主要代表则是项元汴之孙项圣谟。因此,“嘉兴画派”可以说是一个围绕嘉兴项氏而形成的一个地方画派。虽然嘉兴项氏家族为名臣之后,族中曾有项晋于南宋任大理评事,到了明朝又有项忠贵任兵部尚书。但项元汴这一支脉并不是以仕宦发家,凭借的则是精明的经营头脑。明朝中后期,商品经济繁荣发展,特别是在富庶的江南地区,其赋税缴纳总量可敌国之十九,而嘉兴一郡所纳赋税就占到了纳税主力——整个浙江地区的一半。由此可见嘉兴经济之繁荣。项元汴的父亲项铨据说自小就善于理财,逐渐积累起不小的财富,光耀门第,并为项元汴收藏大量古玩字画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明代中后期,整个社会兴起全民收藏的热潮,加之土地赋税沉重,文玩字画收藏成为资本经营的上佳选择。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项元汴自幼受到父亲的熏陶,不仅具有良好的文化修养,而且具备敏锐的投资经营眼光。另外广泛的交游圈子,特别是和吴门画家文彭、文嘉,“松江画派”画家董其昌的交往,都极大地推动了嘉兴地区成为收藏、赏玩、创作书画中心的进程。

艺术特色

  民国期间的陈小蝶在其《明清五百年画派概论》中提到:“项元汴收藏之博,古今无两,间作山水,雅近文唐;”从中可见,项元汴最重要的成就是对文博书画的收藏鉴定,其次才是绘画艺术,或者说绘画活动只占到项元汴所有艺术活动中的一小部分。而从这段记载中也可以看到项氏画风与吴门画风的密切联系。事实上,项元汴的收藏之路一直受到苏州文氏兄弟的引导,他的收藏中相当一部分是由文氏兄弟推荐介绍的。而收藏的趣味直接影响着创作的趣味,这也是项元汴书画“雅近文唐”的原因。此外,项元汴的收藏对董其昌的影响,使得“吴门画派”的趣味得以延续到“松江画派”,而项元汴之孙,也就是“嘉兴画派”的代表项圣谟,在书画艺术上深受董其昌的影响。加之项圣谟饱览家中收藏,其绘画风格从文徵明入手,同时又能向古人学习,并远游写生,观察自然,以简洁秀逸,气韵高雅,极富书卷气的笔致,描绘出意境明净清雅,结构严谨富于变化的山水画。围绕着项圣谟的艺术,以项元汴的收藏为基础,“嘉兴画派”在变化出自己特点的画风的同时更多的是“吴门画派”风格的产物,其艺术特色未能脱出吴门的范围。

发展与影响

  事实上,“嘉兴画派”虽然有着相同的地域、相近的绘画风格,但却缺少像“吴门画派”的沈周、文徵明,“松江画派”的董其昌这样对画史有极大影响力的人物,亦无很大、很集中的画家群体,所以很难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画派。加上“嘉兴画派”仅仅从项元汴一家为主线,后来的画派延续也比较松散。特别是在清军攻陷嘉兴之后,项家的收藏散失殆尽,家道没落之后也没有像项元汴、项圣谟那样能够集聚一地的画家,代表和延续“嘉兴画派”的传统和风格,因此“嘉兴画派”到“海上画派”兴起之后也就渐渐地淡出了历史,最终只能成为“吴门画派”的一条支流。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