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朴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吴朴(1922-1966),中国近现代书画篆刻家。幼名得天,又名中簠,原名吴朴堂后改名吴朴,字厚庵。浙江绍兴人。代表作品:《小玺汇存》四卷、《朴堂印稿》、《印章的起源和流派》、与人合作出版有 《瞿秋白笔名印谱》、《古巴谚语印谱》、《养猪印谱》等。

  吴朴少年即居杭州,朴堂的叔祖父便是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的吴石泉,家学渊源,自幼即嗜书法篆刻。他治印先摹西泠八家,后学本家吴昌硕,直至神形兼备;而当师承王福庵先生后,始入浙派堂奥,近朱者赤,深得福庵嘉许,英年就名扬杭城。

  吴朴十九岁时曾为阮性山治印。阮钤于扇上到处为之揄扬,遂致时誉,丁辅之、叶品三、陈叔通诸前辈尤激赏。民国三十五年(1946),以王福厂之推荐,吴朴堂曾任南京总统府印铸局技正,专门负责宫印之篆稿,如“总统之印”等皆出于其手。1947年时二十五岁加入西泠印社,属早期社员中最年轻几位之一。建国后,得陈叔通之荐入上海博物馆工作、埋首于文物及学者堆中,自称枯术逢春、乃精进不已。吴朴堂之印纯出传统,秀雅、整饬如其人。他对古玺较着意,尤其一种粗边细文之小型古玺,曾费两年之工,收集、遴选并临刻四百万辑成《小玺汇存》四卷。梓行以后,颇得印学界赞誉。其摹刻之精,气韵之佳,置古谱中难辨真伪矣。

  1956年吴朴到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古物整理部工作。1959年,市文管会和上海博物馆合署办公,吴朴堂任上博征集编目组组长。上博馆藏丰富,视野的扩展,使其书刻艺术猛进。他曾为上海、安徽、沈阳故宫等博物馆,北京、上海、山东大学等图书馆刻制馆藏印,秀美绝伦,延用至今。又为国家许多领导人刻过姓名章,尤其是毛泽东主席托秘书田家英来沪请朴堂刻“毛氏藏书”一印。

  吴朴堂除刻印外,还擅鉴赏。尝为嘉兴吴藕汀收集名人刻印逾百钮,有陈秋堂、钱叔盖、赵撝叔、吴让之诸家,尤以徐三庚、胡菊邻为多。这些印以后大都著录在1945年钤拓成谱的《百家印选》中。这种早年积累的鉴赏能力,在后来谋职的上海博物馆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并藉此为文博考古作出了诸多贡献。

  吴朴堂书法,除篆、隶师事福庵;小楷步武吴湖帆,各得其神采。黄宾虹遗著《宾虹草堂玺印释文》的编写者即为朴堂,他用了四十个晚上的工夫,一丝不苟,工楷字字珠玑,似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感。因其少作,故不多传,书名为印名所掩。吴朴堂服膺湖帆艺事,曾先后精心为其刻印数方。我们可在湖帆得意之作上常见有“风娇雨秀”、“画屏闲展吴山翠”、“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等朴堂刻的印。尤其后二印,前者借鉴官印九叠文法布章,虽印面文字横画特多,然如此篆来不觉板滞,且斯文端庄;后者则以皖派(邓石如)章法入印,使此多字印秀丽流动,尽显妩媚。

  六十年代初,吴朴堂的印艺力求出新,于福庵家法外,又将历代碑刻砖额、简牍镜铭、隋唐写经等入印,或作印面或作边款,自成一格,前无古人。这个时期,他和方去疾、单晓天等联合创作了《瞿秋白笔名印谱》、《古巴谚语印谱》和《养猪印谱》等作品,深受读者欢迎。然好景不长,“文革”开始后不久,1966年6月23日朴堂因受迫害自戕,年仅45岁。印坛史上一段优雅动听的旋律嘎然而止。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