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董大弹胡笳弄兼寄语房给事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

听董大弹胡笳弄兼寄语房给事

李颀

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归客。
古戍苍苍烽火寒,大荒沉沉飞雪白。

先拂商弦后角羽,四郊秋叶惊摵摵。
董夫子,通神明,深山窃听来妖精。
言迟更速皆应手,将往复旋如有情。
空山百鸟散还合,万里浮云阴且晴。
嘶酸雏雁失群夜,断绝胡儿恋母声。
川为净其波,鸟亦罢其鸣。
乌珠部落家乡远,逻娑沙尘哀怨生。
幽音变调忽飘洒,长风吹林雨堕瓦。
迸泉飒飒飞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

长安城连东掖垣,凤凰池对青琐门。
高才脱略名与利,日夕望君抱琴至。


逐句释义:

  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当年蔡琰曾作胡笳琴曲,弹奏此曲总共有十八节。
  蔡女:指蔡文姬(蔡琰)。传说她在匈奴时,感胡笳之音,作琴曲《胡笳十八拍》,音乐委婉哀伤,撕裂肝肠。
  有:通“又”。
  拍:乐曲的段落。

  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归客:胡人听了泪落沾湿边草,汉使对着归客肝肠欲绝。
  归客:指蔡文姬。蔡文姬在匈奴十二年,汉末,被曹操赎回。

  古戍苍苍烽火寒,大荒沉沉飞雪白:边城苍苍茫茫烽火无烟,草原阴阴沉沉白雪飘落。
  戍(shù):边戍哨所。
  苍苍:衰老、残破的样子。

  先拂商弦后角羽,四郊秋叶惊摵摵:先弹轻快曲后奏低沉调,四周秋叶受惊瑟瑟凋零。
  商、角、羽:古代五音(宫、商、角、徵、羽)之一。
  摵摵(sè sè):风吹叶落声。

  董夫子,通神明,深山窃听来妖精:董先生通神明琴技高妙,深林鬼神也都出来偷听。
  董夫子:指董大。
  通神明:指董大的技艺能感动鬼神。

  言迟更速皆应手,将往复旋如有情:无论是急奏还是慢弹都得心应手,(其指法)往复回旋仿佛能传情。
  言:语助词。
  更(gèng):连词,与、和。
  将:语助词,表示动作、行为的趋向或进行。
  往复:来回;反复。

  空山百鸟散还合,万里浮云阴且晴:声如山中百鸟散了又集,曲似万里浮云暗了又明。
  且:表选择关系的连词,抑或、或者。

  嘶酸雏雁失群夜,断绝胡儿恋母声:像失群的雏雁夜里凄楚鸣叫,像胡儿恋母痛绝的哭声。
  嘶(sī)酸:发声凄楚。
  断绝:不连贯,时断时续。
  胡儿恋母:蔡文姬归汉时,和她与匈奴人生的孩子诀别。

  川为净其波,鸟亦罢其鸣:江河(听曲)而平息了波澜,百鸟(闻声)也停止了啼鸣。
  川:河流。
  波:波澜。

  乌孙部落家乡远,逻娑沙尘哀怨生:仿佛乌孙公主远怀故乡,宛如文成公主之怨吐蕃。
  乌孙:汉代西域国名。汉武帝钦命刘细君为公主和亲乌孙昆莫。
  逻娑(luó suō):唐时吐蕃的都城。今西藏自治区拉萨市。

  幽音变调忽飘洒,长风吹林雨堕瓦:幽咽琴声忽转轻松潇洒,象大风吹林如大雨落瓦。
  幽音:清远的乐音。

  迸泉飒飒飞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有如喷涌出的泉水射向树梢发出飒飒声,有如野鹿呦呦鸣叫堂下。
  迸泉:喷涌出的泉水。
  飒飒(sà sà):拟声词。风吹动树木枝叶等的声音。
  木末:树梢。
  呦呦(yōu yōu):鹿鸣声。

  长安城连东掖垣,凤凰池对青琐门:长安城比邻给事中庭院,皇宫门正对中书省第宅。
  东掖垣:指门下省。房琯任给事中。唐时门下省和中书省分处禁中东西掖。门下省在东,为左掖。
  凤凰池:指中书省。
  青琐门:汉时宫门,这里指唐宫门。

  高才脱略名与利,日夕望君抱琴至:房琯才高不为名利约束, 昼夜盼望董大抱琴来奏。
  高才:指房琯。
  脱略:放任;不拘束。
  日夕:朝夕;日夜。


写作背景:

  这首诗约作于天宝六、七载(747—748年)间。董大即董庭兰,是当时著名的琴师。《胡笳弄》是按胡笳声调翻为琴曲的,所以董大是弹琴而非吹秦胡笳。作者听董大弹琴,写下了这首诗,用以寄给事中房琯。


作品赏析:

  这首七言古体长诗,通过董大弹奏《胡笳弄》这一名曲,来赞赏他高妙动人的演奏技艺,也以此寄房给事(房琯),带有为他得遇知音而高兴的心情。

  诗开首不提“董大”而说“蔡女”,起势突兀。

  三、四两句“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归客”,是说文姬操琴时,胡人、汉使悲切断肠的场面,反衬琴曲的感人魅力。

  五、六两句“古戍苍苍烽火寒,大荒沉沉飞雪白”,反补一笔,写出文姬操琴时荒凉凄寂的环境,苍苍古戍、沉沉大荒、烽火、白雪,交织成一片黯淡悲凉的气氛,使人越发感到乐声的哀婉动人。

  以上六句为第一段,诗人对“胡笳声”的来由和艺术效果作了十分生动的描述,把读者引入了一个幽邃的艺术境界。如此深挚有情的《胡笳弄》,作为一代名师的董庭兰不知又弹得如何。于是,诗人顺势而下,转入正面叙述。从蔡女到董大,遥隔数百年,一曲琴音,把两者巧妙地联系起来。

  “先拂商弦后角羽”至“野鹿呦呦走堂下”为第二段。董大弹琴,确实身手不凡。

  “先拂商弦后角羽”句是写弹琴开始时的动作。董大轻轻地拂拭琴弦,次序是由商弦到角弦,意为曲调开始时迟缓而低沉。琴声一起,“四郊秋叶”被惊得摵摵而下。一个“惊”字,出神入化,极为生动。诗人不由得赞叹起“董夫子”来,说他的演奏简直象是“通神明”,不只惊动了人间,连深山妖精也悄悄地来偷听了。

  “言迟更速皆应手,将往复旋如有情”两句,概括董大的技艺。“言迟更速”、“将往复旋”,指法是如此娴熟,得心应手,那抑扬顿挫的琴音,漾溢着激情,像是从演奏者的手上流淌出来。

  董大的指法使人眼花撩乱,不知琴声究竟如何。诗人不从正面着手,却以种种形象的描绘,来烘托那凄恻动听的声音。琴声忽纵忽收时,就象空廓的山间,群鸟散而复聚。曲调低沉时,就象浮云蔽天;清朗时,又象云开日出。嘶哑的琴声,仿佛是失群的雏雁,在暗夜里发出辛酸的哀鸣,嘶酸的音调,正是胡儿恋母声的继续。诗到此忽然宕开一笔,又联想起当年文姬与胡儿诀别时的情景,照应了第一段蔡女琴声,而且以雏雁喻胡儿,更使人感觉到琴音的悲切。

  接着二句“空山百鸟散还合,万里浮云阴且晴”,引自然界景物来反衬琴声的巨大魅力。琴声回荡,百鸟为之罢鸣,世间万物都为琴声所感动了,这正是“通神明”了。

  诗人接着写董大的弹琴不仅仅是动听而已,他还能完美地传递出琴曲的神韵。侧耳细听,那幽咽的声音,充满着汉朝乌孙公主远托异国、唐朝文成公主远度沙尘到逻娑那样的异乡哀怨之情。这与蔡女造《胡笳弄》的心情是十分合拍的。

  直到“幽音变调忽飘洒,长风吹林雨堕瓦。迸泉飒飒飞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四句,诗人才从正面描写琴声,而且运用了许多形象的比喻。“幽音”是深沉的音,但一经变调,就忽然“飘洒”起来。忽而像“长风吹林”,忽而像雨打屋瓦,忽而像扫过树梢的泉水飒飒而下,忽而像野鹿跑到堂下发出呦呦的鸣声。轻快悠扬,变幻无穷,使听者心醉入迷。

  这一段,诗人洋洋洒洒,酣畅淋漓,从不同的角度表现董大弹奏《胡笳弄》的情景。由于董大炉火纯青的技艺,蔡女“十八拍”丰富的琴韵得到充分的体现。诗人对董大的赞慕之情,自在不言之中。

  最后四句“长安城连东掖垣,凤凰池对青琐门。高才脱略名与利,日夕望君抱琴至”,是“兼寄房给事”的。唐朝帝都长安,皇宫面南坐北,禁中左右两掖分别为门下、中书两省。“凤凰池”指的是中书省,青琐门是门下省的阙门。给事中正是门下省之要职。诗没有提人而人在其中,而且暗示其密迩宫庭,官位令人羡艳。最后,诗以赞语作结。房琯不仅才高,而且不重名利,超逸脱略。这样的高人,正日夜盼望着你抱琴而去。这里也暗示董庭兰得遇知音,可幸可羡。而李颀对董弹《胡笳弄》的欣赏,以及所作的传神的描摹,自然也非知音莫能为。

  这首诗关联着三方面——董庭兰、蔡琰(蔡文姬)和房琯。写董庭兰的技艺,要通过他演奏《胡笳弄》来写。要写《胡笳弄》,便自然和蔡琰联系起来,既联系她的创作,又联系她的身世、经历和她所处的特殊环境。全诗的特色就在于巧妙地把演技、琴声、历史背景以及琴声所再现的历史人物的感情结合起来,笔姿纵横飘逸,忽天上,忽地下,忽历史,忽当下。既周全细致又自然浑成。最后对房给事含蓄的称扬,既为董庭兰祝贺,也多少寄托着作者的一点倾慕之情。李颀此时虽久已去官,但并未忘情宦事,他非常希望能得遇知音而一显身手。


作者简介:

  李颀(?~757年?),唐朝诗人。祖籍赵郡(今河北赵县),长期居住颍阳(今河南登封西)。开元二十三年(735年)进士。一度任新乡县尉,后辞官归隐于颍阳之东川别业。与王维高適王昌龄有诗唱和。天宝末去世。

  李颀诗以五七言歌行和七律见长,有的慷慨奔放,有的秀丽清幽。其边塞诗如《古意》、《古从军行》,情调悲凉沉郁。《听董大弹胡笳弄兼寄语房给事》描写音乐,扣人心弦。《送陈章甫》、《赠张旭》等诗寄赠友人,技巧高超。有些写修道生活情趣的诗,思想消极。有《李颀集》。《全唐诗》编其诗三卷,收录其诗作129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