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纪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吕纪作品:残荷鹰鹭图 绢本设色,纵190厘米,横105.2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吕纪作品:秋鹭芙蓉图 绢本设色,纵:192.6厘米,横:111.9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吕纪作品:牡丹锦鸡图

  汉语拼音lǚ jì),(1477-?),明代花鸟画家。字廷振,号乐愚,一作乐渔。鄞州(今浙江宁波)人。代表作品有《新春双雉图》、《桂菊山禽图》、《残荷鹰鹭图》、《秋鹭芙蓉图》、《狮头鹅图》、《三思图轴》、《梅花双鹤图轴》、《榴花双莺图》、《浴凫图》等。

  弘治间(1488-1505)吕纪供事仁智殿,弘治间征入宫廷,为宫廷作画,供奉仁智殿,官锦衣卫指挥。擅画临古花鸟,初学边景昭,后研习唐宋诸家名作,继承两宋“院体”,所作有工笔重彩和水墨写意两种画法,工笔重彩,描绘精工,色彩富丽,精工富丽,多绘凤鹤、孔雀、鸳鸯之类,辅以树木坡石、滩渚流泉背景,既具法度,又富生气。在水墨写意方面受林良影响,粗笔挥洒,随意点染,简练奔放,富有气势和动感。他亦兼善人物、山水,宗法南宋马远、夏圭画法。他的花鸟画风在当时宫廷内外影响甚大,他创立的花鸟画新风追随者甚众,从子高、棠、远七,外甥叶双石,徒弟胡镇、刘俊均得其亲授,受其影响者尚有殷宏、陆锡、童佩、罗素、殷偕、唐志尹等。

  吕纪的画作深具庙堂之美,深受统治者的推崇和喜爱,他亦被称为明代花鸟画第一家。由于皇帝的欣赏品位不同,他的画风也发生了变化,他画风的改变究其直接原因就是为了适应不同皇帝的口味。他所描绘的对象多为色彩斑斓的珍禽,如:鹤,凤、孔雀、鸳鸯,也有普通的麻雀鹭鸶等;在花卉选材上既有雍容华贵的牡丹、芍药、也有气节高尚的梅花、菊花等;在背景的选择上多绘古树悬崖,滩渚流泉,坡岸巨石。在他的作品中有机的把华贵与野逸、清雅与炫丽融为一体,在技法的运用上,紧密的结合所描绘的物象,对在花鸟的描绘上施以精勾细勒,在敷色上则鲜艳明快,在对背景的描绘上对树石则用马夏的雄健笔法和粗犷的大斧皴,两相映衬,与精丽中见雄阔之气势。

  吕纪是在继承唐宋传统的基础上有富有变化去粗取精,取其工整精细,去其萎靡柔媚的特点。在从前的基础上绘制大幅巨制,且构图饱满,画面中所描绘的元素灵活生动,经常把花卉、禽鸟、树木、山泉、坡石统一和谐的置于画面中,在表现手法上善用工、写相结合来刻画花卉、禽鸟和粗放的木石环境,让整个画面显得富丽堂皇中不失端庄浑厚。在构图上,突出主体,而又善于剪裁,讲求画面的虚与实的对比而又兼顾呼应。可见吕纪的大幅全景构图的花鸟画是其绘画的一大艺术特点。

  吕纪存世作品大约有 43 幅,粗笔水墨作品就有 9 幅。在写意这一类作品中吕纪多绘野生的林木和花鸟,如:芦苇,水草、鸿雁、鹰隼、古木等,富有野逸和雄阔之感,迥异于工整富丽工笔花鸟画。吕纪的笔墨表现,在其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他的这些画作粗中见细,粗细结合,与奔放中,见精细的勾勒和严谨的造型,雄旷而不失法度,形神与质势兼备。他的作品注重以形写神,花鸟勾勒精细,而背景则用笔粗健,这样通过陪衬、对比和协调的表现手法,很好的突出了主体的禽鸟,达到形全神俱的效果。吕纪的花鸟画作品中工笔设色一路比较多,他在禽鸟花卉等主体物的用笔上讲究工整严谨,刻画细致之外,在背景的刻画上如,坡石、树干、杂草等运用了粗笔水墨的形式,画面中在笔墨上粗细结合,增强了画面的生动感,例如《山茶锦鸡图轴》等作品,就体现了吕纪在用笔上工写结合的特点,从而使画面形神俱备,质势相兼。

  吕纪将明代院体工笔花鸟画推进到了气势恢弘的境地,在明代院体花鸟框架内创立了工写结合的花鸟画画风。吕纪的花鸟画在取材上继承了“皇家富贵”的宫廷院体花鸟画传统,以传达王室贵族的审美情趣为宗旨,最终形成了富丽华美的画风,并突出体现了以特殊的寓意进行劝谏的政治功能。吕纪在花鸟画中对构成元素寓意性的灵活运用,是得益于对所描绘的客观物象本身有着详细的了解以及内在特征的把握和理解。正因为如此,吕纪成为一个参透个中妙谛的独特宫廷花鸟画家。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