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从弟南斋玩月忆山阴崔少府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

同从弟南斋玩月忆山阴崔少府

王昌龄

高卧南斋时,开帷月初吐。
清辉澹水木,演漾在窗户。
荏苒几盈虚,澄澄变今古。
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
千里共如何,微风吹兰杜。


逐句释义:

  高卧南斋时,开帷月初吐:(我和堂弟)在南斋(书房里)的时候,掀开窗帘玩赏初升的月亮。
  高卧:高枕而卧,比喻隐居。
  帷:帘幕,围起来作遮挡用的帐子。一作“帐”。
  月初吐:指月亮初升。

  清辉澹水木,演漾在窗户:淡淡的月光倾泻在水上树上,水波荡漾晃入窗户。
  清辉:指皎洁的月光。
  澹(dàn):水缓缓流的样子。
  演漾(yàng):水波荡漾。

  荏苒几盈虚,澄澄变今古:光阴苒苒,不知经历了多少月圆月缺,清光千年依旧,世事今古不同。
  荏苒(rěn rǎn):(时间)渐渐过去。
  盈虚:盈满或虚空,指月亮的圆与缺。
  澄澄:清亮透明,指月色。

  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崔少府在清江河畔,他夜必定如庄舄般吟唱思乡之曲。
  美人:指相貌俊逸,才德出众之人。可指男子,也可指女子。旧时也指自己思暮的人,这里指崔少府。
  越吟:战国时期越国人庄舄(xì)在楚国当了官,生病时还是不忘越国,发出越国的吟声。形容不忘故国。后用来比喻思乡之情。
  是夜:今夜。

  千里共如何,微风吹兰杜:千里迢迢又能怎样(指作者与崔少府相隔千里,无以相见),微风吹拂着清香四溢的兰杜。
  共:一作“其”。
  如何:一作“何如”。
  吹:一作“出”。
  兰杜:兰草和杜若,古时多用以比喻人的节操美名。兰:兰草。杜:杜若,香草名。多年生草本,高一二尺。叶广披针形,味辛香。夏日开白花。果实蓝黑色。


写作背景:

  《同从弟销南斋玩月忆山阴崔少府》作于开元十四年(726年),这一年王昌龄隐居于京兆府蓝田县石门谷。

  《同从弟南斋玩月忆山阴崔少府》题解:从弟:堂弟。斋:书房。山阴:今浙江绍兴。崔少府:即崔国辅,开元十四年(726)进士及第,授职山阴(浙江绍兴)县尉。少府,官名,秦置,为九卿之一,次于县令。唐代科第出身的士子也任其职。


作品赏析:

  这是唐代诗人王昌龄创作的一首五言古诗。这首观月怀友的古体诗,写得恬淡悠远。

  诗的前六句着重写开窗所见的月色,清幽的月色引起诗人深刻的思考,深深的慨叹反映了诗人对人生的珍视。

  诗人与堂弟高卧南斋时,月亮刚刚出来。渐渐地升高之后,清辉遍洒水上、树木上,倾泻在窗户上。“清辉澹水木,演漾在窗户”这两句写月光很有特色,尤其是一个“澹”字、一个“演漾”,逼真地说出了月光照地时人对月光的感觉。

  “荏苒几盈虚,澄澄变今古”写对月亮的思考:亘古以来,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可是人呢?人也是一代又一代,代代人都看着月亮。月光依然,而人生不常啊。

  最后四句是怀友。诗人驰骋想象,想象在这月光普照的夜晚,崔少府也一定在清江(曹娥江)畔苦吟,思念自己(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真是人隔千里,明月相共。最后采用传统的“引类譬喻”的手法,以兰草、杜若比崔少府,其芬芳之香随处可闻。

  全诗笔不离月,景不离情,情景交融,景情相济,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作者简介:

  王昌龄(698~757年),唐朝诗人。字少伯,河东晋阳(今山西太原)人,又一说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早年贫贱。开元十五年(727年)进士,补秘书郎。二十二年(734年)中博学鸿词科,授汜水县尉。二十七年,被贬岭南,途经襄阳孟浩然有诗相送;经岳阳,有诗送李白。次年回长安,又出为江宁县丞。数年后贬为龙标县尉。世称王江宁或王龙标。安史乱起,由贬所赴江宁。为濠州刺史闾丘晓所杀。

  王昌龄诗生前已负盛名。王昌龄的诗绪密而思清,与高適王之涣齐名。与李白及当时边塞诗派田园山水诗派的主要人物过往甚密,唱酬不断。曾到过西北边塞。殷璠《河岳英灵集》收24人诗作,其中王诗最多,并誉之为中兴高作。他擅长七言绝句,以之与李白并称,人称诗家天子、七绝圣手。王昌龄绝句长于抒情,善于心理刻画,能以典型的情景、精练的语言表现丰富的内涵,意味浑厚深长。现存王昌龄诗180多首,五七言绝句几乎占了一半。他的七言绝句以写边塞、从军为最有名,如《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意境开阔明朗,情调激越昂扬,文字洗练,音调铿锵。尤其后一首,深入浅出,寓意深沉,被誉为唐人七绝压卷之作。一些反映“边愁”的诗,也是悲凉慷慨,沉深含蓄,使人吟味无穷。另有一部分描写妇女寄怀友人的诗作。今存《王昌龄集》2卷,《王昌龄诗集》3卷,《全唐诗》编录其诗为4卷,收录其诗作170首。新、旧《唐书》有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