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意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

古 意

李颀

男儿事长征,少小幽燕客。
赌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尺。
杀人莫敢前,须如猬毛磔。

黄云陇底白云飞,未得报恩不得归。
辽东小妇年十五,惯弹琵琶解歌舞。
今为羌笛出塞声,使我三军泪如雨。


逐句释义:

  男儿事长征,少小幽燕客:好男儿从军远征,他们从小就在幽燕一带生活。
  事长征:从军远征。
  幽燕:今河北、辽宁一带。古代幽燕地区游侠之风盛行。

  赌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尺:个个驰骋在疆场上较量胜负,为取胜不畏惧死亡。
  赌胜:较量胜负。
  马蹄下:驰骋疆场之意。
  由来轻七尺:好男儿向来就把生命看得很轻。七尺:七尺之躯。古时尺短,七尺相当于现在一般成人的高度。

  杀人莫敢前,须如猬毛磔:厮杀时没人敢上前,形貌威武像刺猬张开利刺。
  杀人莫敢前:杀人而对方不敢上前交手,所向无敌之意。
  须如猬毛磔:胡须好像刺猬的毛一样纷纷张开,形容威武凶猛。猬(wèi):刺猬,哺乳动物。身体头部、背部和两侧生有短而密的刺,遇敌时全身蜷曲成球,以刺保护身体。磔(zhé):张开,纷张。


  黄云陇底白云飞,未得报恩不得归:陇下黄沙弥漫,上面白云飘飞,不曾立过战功(未报朝廷恩)怎能回归。
  黄云:指战场上升腾飞扬的尘土。
  陇:泛指山地。

  辽东小妇年十五,惯弹琵琶解歌舞:有个辽东少妇妙龄十五,善于弹琵琶又能歌舞。
  小妇:少妇。

  今为羌笛出塞声,使我三军泪如雨:她用羌笛吹奏出塞歌曲,感动的三军将士泪挥如雨。
  羌笛(qiāng dí):羌族人吹的竹笛。双管并在一起,每管各有六个音孔,上端装有竹簧口哨,竖着吹。
  塞(sài):边塞。
  三军:春秋时,大国的军队分为中军、上军、下军(也有称中军、左军、右军的),后泛指军队。


作品赏析:

  《古意》是李颀创作的一首拟古诗。古意:拟古诗,托古喻今之作。

  首六句写戍边豪侠的风流潇洒,勇猛刚烈。

  后六句写见得白云,闻得羌笛,顿觉故乡渺远,不免怀思落泪。离别之情,征战之苦,跃然纸上。语言含蓄顿挫,血脉豁然贯通,跌宕起伏,情韵并茂。

  开始六句,用五律将在边疆从军的男儿描写得神形兼具,栩栩如生,浮现在读者眼前。第一句“男儿”两字先给读者一个大丈夫的印象。第二句“少小幽燕客”,交代从事长征的男儿是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的幽燕之地的人,为下面描写他的刚勇犷悍作铺垫。这两句统领以下四句。

  “赌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尺,杀人莫敢前”,这三句把男儿的气概表现得淋漓尽致。接下来抓住胡须这一细部特征来描绘主人公的仪表。“须如蝟毛磔”五字,说明须又短、又多、又硬。表现出他英猛刚烈的气概和杀敌时须髯怒张的神态,简洁、鲜明而有力地刻画出了这一从军塞上的男儿的形象。这里诗人采用简短的五言句和短促扎实的入声韵,加强了诗歌的艺术效果。

  “黄云陇底白云飞”,这是诗的主人公身处的情景。

  “未得报恩不得归”,一方面表现好男儿志在报国,因为还没有报答国恩,所以也就坚决不回故乡。另一方面,也说明远征边塞的男儿其实也有思乡的柔情。这两个“得”字,都发自男儿内心,连用在一句之中,更显出他斩钉截铁的决心,同时又与上句的连用两个“云”字相互映带。前六句节奏短促,写这两句时,景中含有情韵,因此诗人在这里改用了七言句,又换了平声韵中调门低、尾声飘的五微韵。但由于第八句中意旨还是坚决的,所以插用两个入声的“得”字,使悠扬之中,还有坚定果断的劲道。

  接下来,出乎意外地出现了一个年仅十五的“辽东小妇”,人们从她的妙龄和“惯弹琵琶能歌舞”,可以联想其风韵。随着“辽东小妇”的出场,又给人们带来了动人的“羌笛出塞声”。前十句,有人物,有布景,有色彩,而没有声音。“今为羌笛出塞声”这一句,“羌笛”是边疆上的乐器,“出塞”又是边疆上的乐调,辽东的少妇用边塞乐器吹出边塞之乐,这笛声是那样的哀怨、悲凉,勾起征人思乡的无限情思,以致“使我三军泪如雨”了。这里诗人原本要写这一个少年男儿的落泪,但诗人不从正面写这个男儿的落泪,而写三军将士落泪,非但落,而且泪如雨下。在这样人人都受感动的情况之下,这一男儿自不在例外,这就不用明点了。这种烘云托月的手法,含蓄而精炼。

  全诗十二句,奔腾顿挫而又飘逸含蓄。首起六句,一气贯注,到“须如蝟毛磔”一句顿住,“黄云陇底白云飞”一句忽然飘宕开去,“未得报恩不得归”一句,又是一个顿挫。接着,忽现辽东小妇,“今为羌笛出塞声”一句用“今”字点醒,“羌笛”、“出塞”又与上文的“幽燕”、“辽东”呼应。最后用“使我三军泪如雨”将首句的少年男儿包涵在内,全诗血脉豁然贯通。


作者简介:

  李颀(?~757年?),唐朝诗人。祖籍赵郡(今河北赵县),长期居住颍阳(今河南登封西)。开元二十三年(735年)进士。一度任新乡县尉,后辞官归隐于颍阳之东川别业。与王维高適王昌龄有诗唱和。天宝末去世。

  李颀诗以五七言歌行和七律见长,有的慷慨奔放,有的秀丽清幽。其边塞诗如《古意》、《古从军行》,情调悲凉沉郁。《听董大弹胡笳弄兼寄语房给事》描写音乐,扣人心弦。《送陈章甫》、《赠张旭》等诗寄赠友人,技巧高超。有些写修道生活情趣的诗,思想消极。有《李颀集》。《全唐诗》编其诗三卷,收录其诗作129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