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瑾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2017年4月2日 (日) 06:06阳春1号讨论 | 贡献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刘瑾(?~1510),中国明代宦官。本姓谈。陕西兴平人。景泰年间自宫,依太监刘某进用,改刘姓。孝宗时选侍太子。武宗即位后,与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丘聚、谷大用、张永等8人并得宠,号称八虎。正德元年(1506)十月,诬阁臣刘健、谢迁为首的外廷官僚与司礼太监王岳等内外相结,欲挟制帝之出入,使武宗杀王岳等人,得任司礼太监。三年六月,刘瑾升任司礼秉笔太监,控制朝政。刘瑾日导武宗游戏,使其怠于政事。在武宗宠任之下,刘瑾恣意打击反对派官僚,将大学士刘健、谢迁及尚书韩文和部曹李梦阳、王守仁等50余人定为“奸党”,并与阁臣焦芳深相结纳,以陕西官僚张綵为吏部尚书,制约外朝。他还擅自增加陕西、河南乡试名额,以优焦芳、张綵乡土。为加强对宦官系统的监视,刘瑾创立内行厂,权力在东、西两厂之上。利用秉笔之便,将草奏带回私寓批答。有司奏章必先投他再投通政司。当时,瑾“权擅天下”,有“刘皇帝”或“站皇帝”之称。素贪贿,入觐、出使官员皆须厚献。他还借增置皇庄、皇店之机,扩充自有庄田,仅天津附近所占庄田不下千顷。刘瑾的擅权专横,激起民怨,也引起内廷和外廷的不满。正德五年四月,安化王朱寘鐇以除刘瑾为名,起兵反叛。武宗命御史杨一清、太监张永为总督,监军讨伐。八月事变平息,张永用一清策利用报捷之机,密奏刘瑾诸不法事。刘瑾被逮,凌迟处死。

简介

  刘瑾本姓谈,明孝宗时自阉入宫,因投靠刘姓太监故而改姓。先在东宫侍奉太子朱厚照。武宗即位后,掌钟鼓司。与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丘聚、谷大同、张永等宦官受宠于武宗,窃取政权,枉杀无辜,时人号称“八虎”。

  正德元年(1506),15岁的武宗朱厚照对政事不感兴趣,一心寻欢作乐,骑射游猎,刘瑾极力迎合朱厚照爱好,日进鹰犬、歌舞摔跤之戏供他玩乐,逐渐窃取了政权。刘瑾窃权后,独断专行,恣意妄为。朝臣上皇帝奏章送到内阁去拟旨,秉笔官员须先向刘瑾请示,才敢下笔。后来,刘瑾索性将奏章带回家中,与妹婿孙聪、猾吏张文冕研究批答,使皇帝成了傀儡。

  大学士刘健、户部尚书韩文等上书请诛“八虎”。刘瑾一伙闻讯后,恐惧异常,向武宗哭泣求情;武宗乃下令将进谏者分别贬官、革职、下狱。且令刘瑾管司礼监,命“八虎”分据东厂、西厂等要职。刘瑾派遣阉党分镇各边塞,升迁官校1560余人,又传旨授锦衣官数百名,组成一个宠大的特务网,侦察、监视文武官员及平民百姓。翰林纂修官编写《通鉴纂要》完成后,刘瑾诬陷各纂修官誊写不工正而谴责之。凡是反对刘瑾的,或罢官、或下狱,或用枷打死。

  刘瑾的胡作非为激起朝臣的愤怒,大学士刘健、谢迁、尚书韩文荨曾多次上疏请诛刘瑾,而遭革职、杖责。兵部主事王守仁因触忤刘瑾被打了50大板,贬谪贵州。起程后又派特务在途中窥伺,企图杀害。因王守仁急中生智,假装投江自尽,才得以脱险。

  正德三年(1507)三月,刘瑾召集朝臣跪在金水桥南,宣布刘健、谢迁、韩文、李梦阳、王守仁等53人为“奸党”。其实,这些人都是当时敢于直谏的忠良之士。

  正德三年(1508)夏,丹墀上有一封匿名信,内中写着刘瑾的各条罪状。刘瑾见后大怒,假借皇帝名义,罚朝官三百余人跪在奉天门下,时值盛夏,赤日炎炎,主事何釴,顺天推官、进士陆伸中暑而死。傍晚,又将五品以下的官员全部关入监狱,直到次日大学士李梦阳申救,刘瑾也得知写匿名信者为太监,才把他们释放。

  刘瑾在政治上专权跋扈,经济上贪得无厌,对进宫见皇帝或出使外地的官员都要向他们索取厚贿。给事中周钥回京述职,因无钱献送而自杀。浙江盐运使杨奇因被控拖延税款而死,甚至,卖掉他的孙女。刘瑾所置田庄,侵占北京官地五十余顷,拆毁民房官房三千九百余间,挖掘民间坟墓二千七百余座。因植党营私,勒索受贿而积累了巨额财富。

  刘瑾及其爪牙的乱权专政,使腐败的政治更加黑暗。正德五年(1510),封在宁夏一带的安化王朱置鐇以讨伐刘瑾为名反叛朝廷,并发檄文历数刘瑾的罪状。朝廷起用了曾被刘瑾罢官的都督御史杨一清及太监张永为总督,率军平叛。张永班师回朝,在献俘的仪式匕向皇帝献了朱置鐇的檄文,同时揭发了刘瑾17桩不法事件。庆功酒喝得醉醺醺的武宗说:“刘瑾负我!”并即将刘瑾逮捕入狱。第二天又下令谪居凤阳。不久,武宗亲自到刘瑾家查抄,抄出黄金二百五十余万两,宝石二斗、金甲两副,又搜得伪玺一方,穿宫牌五百及弓弩、衮衣、玉带等违禁物件。还从他经常使用的扇子里发现匕首两把。武宗见了勃然大怒,下令处刘瑾以磔刑,并斩首悬于闹市示众。他的族人和逆党都被定罪杀戮。张綵狱毙、磔尸,阁臣焦芳、刘宇、曹元、尚书毕亭、朱思等六十余人均降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