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女仁智图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顾恺之 列女图(南宋人摹本) 绢本设色 纵25.8厘米横470.3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列女仁智图》,又名《列女图》。根据刘向所著的《古列女传》人物故事而创作。内容是颂扬与标榜妇女的明智美德。据宋人题跋原有15段,至南宋已不全,现在画面绘有28人,分八段,每段书有人名和颂辞。用较粗的“铁线描”,线条刚劲凝重,人物面部、衣褶等处运用了晕染法。衣纹用笔比《洛神赋图》稍粗。无背景,但间画有屏、柱器皿等物。顾恺之人物画创作上提出的“以形写神”、“悟对通神”等要求,在此图中处理人物之间的相互关系和表现人物的性格神态上,同样有生动形象的体现。如在“卫灵夫人”一段中,画卫灵公与夫人相悟对,他既流露出内心对夫人识别贤德的明智感到惊喜,为不失自己身份又故作镇静。

  此卷无名款,原作久已散佚,今天所见的是忠实原作最佳的宋人摹本,难能可贵。与《洛神赋图》比较,此卷更显顾氏风范。后纸有南宋汪注、叶隆礼,清王铎等题记。卷前有清收藏家染清标书签。钤元乔臾成、王芝,清梁清标、王鹏翀及乾隆内府诸鉴藏印。经《庚子销夏记》、《石渠宝笈初编》等书著录。

  图中描绘历史典故中的杰出女性,颂扬她们的忧国意识和远见卓识,以及辅佐国政的精神。共分十段,每段均书有榜题并节录汉《列女传》一则。衣纹用渲染法,颇有凹凸感,构图及人物形态较古朴。

  一、“邓曼”故事。邓曼是楚武王的夫人。楚王令伐隋,邓曼劝说:“日中必移,盈则荡,天之道也。”图中好战的楚王执剑欲行,掀动的衣袖折射出他不平静的内心。

  二、“许穆夫人”故事。许穆夫人是卫懿公的女儿。许、齐两国同时遣使向卫国求亲,图中两国使节持节怒目相视,卫公挥手拒绝其妻和女儿的意见,执意要将女儿许配给国力虚弱的许国,而未和强大的邻邦齐国联姻。卫国后被翟人击败,卫懿公逃亡,在齐桓公的帮助下才得以安居。

  三、“曹僖负羁妻”故事。曹僖负羁是曹国大臣。晋国公子重耳因国乱逃到曹国,受曹恭公的鄙视。图中曹僖负羁听从其妻的劝导,托着食盘和玉璧,善待重耳。当重耳复国后,大举进攻曹国,在战乱中,曹僖负羁的宅第、家人和前来避乱的百姓均得到晋军的保护。

  四、“孙叔敖母”故事。孙叔敖是楚国宰相。在少年时,他听说见到双头蛇者必死。所以当他看到一条双头蛇,怕再有他人遭到厄运,便杀而埋之。图中是他回家后向母亲哭诉告别,母亲说,能为他人着想,不但不会死,日后定能成为国家栋梁。

  五、“伯宗妻”故事。伯宗式晋国大夫孙伯纠之子,为人好直言。图中其妻抱着幼子暗暗担忧,毕羊受伯宗妻之托,恳切地劝诫他改过。伯宗年轻气盛,昂首握剑’毫无顾忌之意,秉性耿直的形象十分鲜明。最终,伯宗因得罪了权贵而被诛杀。

  六、“卫灵公夫人识贤”故事。一天深夜,卫灵公听到宮外远处传来马车声,停息一会后又隐起。卫灵公夫人认定是蘧伯玉从门前经过,她说伯玉是贤臣,惟有他能自觉地在夜行中恪守礼制,在途经宮门时,会下车轻声缓行。卫灵公出去查询,果真是伯玉。图中卫灵公坐屏风内发问,夫人对坐回答,宮外画乘车和步行的伯玉,表现伯玉经过宮门前后的连续性动作。

  七、“齐灵仲子”故事,此段不全,只存一人。齐灵仲子是齐灵公的夫人。起初,灵公娶声姬,生子光,被立为太子,后娶仲子生子名牙,灵公欲废子光而立牙为太子,仲子辞说不可。图中太子光挥手而去,疾步中还回首一顾。

  八、“鲁漆室女”故事,此段残损,仅存两人。鲁国漆室邑之女,大龄未嫁,整日忧伤,邻里都以为她是为自己的不幸而感伤。其实她是担心鲁穆公年老体弱、太子年幼无知,会丧失国家。三年后,齐楚果然合攻鲁国,鲁国大乱。图中漆室女正向一男士讲述她的忧虑,男士肃然起敬。

  九、“晋羊叔姬”故事。图中羊叔姬在教诲幼小的叔向和叔鱼礼让为国,不可贪淫。叔向年长后博学多闻,能以礼让为国,而叔鱼为晋大夫,因贪淫而被邢侯所杀。

  十、“晋范氏母”故事,已残,仅存两人,即长子和仲子。原绘晋范氏母正在训诫儿子,晋范氏母的图像在清代以前已损毁。

  本幅题字漫漶,唯“凯”字可辨。钤清内府藏印“乾隆御览之宝”(朱文),前隔水钤藏印“宣统鉴赏”、“蕉林书屋”(朱文)、“无逸斋精鉴玺”(朱文)。后隔水钤清乾隆藏印两方。尾纸有汪注、叶隆礼、王铎等题跋四则,钤鉴藏印二十一方。曾经《石渠宝笈初编》、《庚子销夏记》著录。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