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人行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学生古诗词经典读本: (1-3年级) (4-6年级) (7-12年级) 经典名句 唐诗三百首  千家诗


丽人行

唐·杜甫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微㔩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
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
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
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
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
箫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
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
杨花雪落覆白蘋,青鸟飞去衔红巾。
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


诗题与背景:

已获得软件著作权,免费下载使用

  《丽人行》是唐代诗人杜甫所作的一首乐府诗。丽人,这里泛指贵妇人。行,古诗的一种体裁。

  外戚是中国封建皇权的真正“禄蠹”,也是冷酷的宫闺生活的必然产物,他们凭藉皇帝的得宠后妃而高踞要津,过着奢淫的寄生生活;后妃们则又以外戚为最可靠的亲信,从而巩固她们自己在皇家的地位。唐代自武后以来,外戚擅权已成为统治阶层中一种通常现象,他们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引起了广大人民的强烈不满,这也是后来酿成“安史之乱”的主因。《旧唐书·杨贵妃传》载:“玄宗每年十月,幸华清宫,国忠姊妹五家扈从。每家为一队,着一色衣;五家合队,照映如百花之焕发。而遗钿坠舄,瑟瑟珠翠,璨瓓芳馥于路。而国忠私于虢国,而不避雄狐之刺;每入朝,或联镳方驾,不施帷幔。每三朝庆贺,五鼓待漏,靓妆盈巷,蜡炬如昼。”又杨国忠天宝十一载(752年)十一月拜右丞相兼文部尚书,势倾朝野。这首诗大约作于天宝十二载(753年)春。


逐句释义: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三月三日阳春时节天气清新,长安曲江河畔聚集好多美人。
  三月三日:古代以三月第一个“巳”日为上巳日,后遂定为三月三日,人们都于水边祓除不祥,后来变成到水畔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
  长安:唐朝都城,今陕西西安市。
  水边:指长安东南风景区曲江,因江水屈曲而得名。附近有慈恩寺、芙蓉苑、乐游原等。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丽人行》)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姿态凝重神情高远文静自然,肌肤丰润胖瘦适中身材匀称。
  态浓意远:姿色浓艳,神情高雅。
  淑且真:样子文雅而又自然。
  肌理细腻:皮肤细嫩光滑。理,纹理。
  骨肉匀:肥瘦适中。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刺绣的绫罗衣裳映衬着暮春风光,衣上用金银线绣出金孔雀银麒麟。
  绣罗:刺绣的丝织品。罗,质地稀疏的丝织品。
  暮春:春季的末期;农历的三月。
  蹙(cù)金孔雀银麒麟:指罗衣上用金银线绣出金孔雀银麒麟。金银二字互文。蹙金,用撚(niǎn)紧的金线刺绣,使纹路绉缩,故又名撚金。


  头上何所有,翠微㔩叶垂鬓唇: 头上戴的是什么珠宝首饰呢?翡翠玉做的花饰垂挂在两鬓。
  翠微:薄薄的翡翠片。微,一本作“为”。
  㔩(è)叶:㔩彩的花叶。㔩彩是妇女的发饰。
  鬓唇:鬓边。


  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 在她们的背后能看见什么呢?珠宝镶嵌的裙腰多稳当合身。
  珠压:珠按其上,使不让风吹起,故下云“稳称身”。
  腰衱(jié):裙带。解释不一,也作腰带解。


  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 其中有几位都是后妃的亲戚,里面有虢国和秦国二位夫人。
  就中:其中。
  云幕:画着云彩的帐幕。
  椒房亲:指杨贵妃的家族,即外戚。椒房,汉代后妃宫中以花椒末和泥涂壁,取其温暖而有香气,后遂借指后妃。
  赐名大国虢(guó)与秦:指赐以国夫人封号。杨贵妃的大姊嫁崔家,封韩国夫人;三姊嫁裴家,封虢国夫人;八姊嫁柳家,封秦国夫人。


  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 翠绿色的蒸锅端出褐色驼峰,水晶圆盘送来鲜美的白鳞鱼。
  紫驼之峰:骆驼背上隆起的肉,为珍贵食品。
  翠釜:翠绿的锅。釜,古代的一种锅。
  水精:水晶。
  行:传送;或解陈列着。
  素鳞:洁白的鱼。


  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 她们捏着犀角筷子久久不动,厨师们快刀细切空忙了一场。
  犀箸:犀牛角制的筷子。
  厌饫(yù):饱腻,呆胃,故下云“久未下”。厌,同“餍”。
  鸾刀:也作銮刀。有小铃的刀,割肉用。
  缕切:切成丝。
  空纷纶:因为贵妇们吃不下,厨司们就空忙一番。纷纶,忙碌;忙乱。


  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 宦官骑马飞驰不敢扬起灰尘,御厨络绎不绝送来海味山珍。
  黄门:宦官的通称,其服役处在黄门之内,故名。
  飞鞚(kòng):策马飞驰。鞚,马勒。
  不动尘:比喻马之轻快。
  御厨:皇帝厨房中的厨师。
  络绎:(人)前后相接,连续不断。
  八珍,指珍馐美味。《周礼·天官·膳夫》有“珍用八物”语,原指烹饪方法。


  箫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 笙箫鼓乐缠绵宛转感动鬼神,宾客随从满座,都是达官贵人。
  箫鼓:箫与鼓。泛指乐奏(奏乐)。
  哀吟:这里是缠绵宛转的意思。
  宾从:指杨贵妃的宾客随从。
  杂遝(tà):纷杂;众多杂乱。遝,通“沓”。
  要津:本指重要渡口,这里喻指杨贵妃兄妹的家门,所谓“虢国门前闹如市”。


  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 有一个骑马的官人是何等骄横,车前下马从绣毯上走进帐门。
  后来鞍马:指杨国忠,却故意不在这里明说。
  逡(qūn)巡:原意为欲进不进,这里是顾盼自得的意思。
  轩:车的通称。
  锦茵:锦绣地毯。


  杨花雪落覆白蘋,青鸟飞去衔红巾: 白雪似的杨花飘落覆盖在白色浮萍上,青鸟飞去衔起地上的红丝帕。
  杨花雪落覆白蘋:隐语。以曲江暮春的自然景色来影射杨国忠与其从妹虢国夫人(嫁裴氏)的暧昧关系,又引北魏胡太后和杨白花私通事,因太后曾作“杨花飘荡落南家”,及“愿衔杨花入窠里”诗句。后人有“杨花入水化为浮萍”之说,又暗合诸杨之姓及兄妹丑行。
  青鸟:神话中鸟名,西王母使者。相传西王母将见汉武帝时,先有青鸟飞集殿前(见《汉武故事》)。后常被用作男女之间的信使。
  红巾:妇女所用的红帕,这里是说使者在暗递消息。


  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 (杨家)气焰很高权势无与伦比,切勿近前以免丞相(杨国忠)发怒斥人。
  炙手可热:指气焰熏天。
  绝伦:无论谁或任何事物都比不上。
  丞相:天宝十一载,李林甫死,杨国忠遂代为右丞相,兼领四十余使。
  嗔:恼怒。因起先杨国忠未至,观者犹得近前,及其既至,就把人们斥退了。


《丽人行》题图
《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唐代画家张萱作
《丽人行》瓷画,钟福洪绘


作品赏析:

  这首诗讽刺了杨家兄妹骄纵荒淫的生活,曲折地反映了君王的昏庸和时政的腐败。首二句“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提纲,“态浓”四句写丽人的姿态服饰之美,“就中”二句点出主角,“紫驼”八句写宴乐之奢侈,“后来”六句写杨国忠的气焰和无耻。整首诗不空发议论,只是尽情揭露事实,语极铺张,而讽意自见,是一首绝妙的讽刺诗。

  诗开篇即点出时间“三月三日”。用细腻的笔法、富丽的词采,描画出一群体态娴雅、姿色优美的丽人。接着又言其服饰之华丽和头饰之精美,所有这些无不显示出丽人身份的高贵。

  “就中云幕椒房亲”等十句,以细腻的笔触描绘了丽人中的虢、秦、韩三夫人。据《旧唐书·杨贵妃传》记载,杨贵妃的大姐封韩国夫人,三姐封虢国夫人,八姐封秦国夫人。每逢出门游玩,她们各家自成一队,侍女们穿着颜色统一的衣服,远远看去就像云锦粲霞;车马仆从多得足以堵塞道路,场面甚为壮观。作者对三位夫人宴饮的奢华场面描写得尤为细腻。她们在云帐里面摆设酒宴,“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用色泽鲜艳的铜釜和水晶圆盘盛佳肴美馔,写出了杨氏姐妹生活的豪华奢侈。然而,面对如此名贵的山珍海味,三位夫人却手捏犀牛角做的筷子,迟迟不夹菜,因为这些东西她们早就吃腻了,足见其骄矜之气。可怜了那些手拿鸾刀精切细作的厨师们,真是白忙活了一场。内廷的太监们看到这种情形后,立即策马回宫报信,不一会儿,天子的御厨房就络绎不绝地送来各种山珍海味。

  最后六句主要写杨国忠权势煊赫、意气骄恣之态。他旁若无人地来到轩门才下马,大模大样地步入锦毯铺地的帐篷去会虢国夫人。他外凭右相之尊,内恃贵妃之宠,在朝中独揽大权,阻塞言路,使朝政变得十分昏暗。“杨花雪落覆白苹,青鸟飞去衔红巾”句,借曲江江边的秀美景色,并巧用北魏胡太后私通大臣杨华的故事以及青鸟传书的典故,揭露了杨国忠与虢国夫人淫乱的无耻行径。北魏胡太后曾威逼杨华与己私通,杨华害怕惹祸上身,后来投降梁朝,胡太后为表达对他的思念,特作《杨白花》一词。“青鸟”一词最早见于《山海经》,是神话中的一种鸟,传说是西王母的使者。据说,西王母在见到汉武帝之前,先看到青鸟飞集于殿前。后来,“青鸟”被视为男女之间的信使,在这首诗中指的是为杨国忠传递消息的人。诗的最后两句“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中,诗人终于将主题点出,但依然不直接议论,而是温和地劝说旁人:千万不要走近他们,否则丞相发怒后果就严重了,这样的结尾可谓绵里藏针,看似含蓄,实则尖锐,讽刺幽默而又辛辣。


名家点评:

  《彦周诗话》:老杜作《丽人行》云:“赐名大国虢与秦。”其卒曰:“慎勿近前丞相嗔!”虢国、秦国何预国忠事,而近前即嗔耶?东坡言:老杜似司马迁。盖深知之。

  《李杜诗选》:刘曰:三、四语便尔亲切,盖身亲见之,自与想象次第不同。此亦所当识也。又曰:画出次第宛然。“杨花”、“青鸟”二语,极当时拥从如云、冲拂开合、绮丽骄捷之盛;作者之意,自不必人人通晓也。

  《唐诗归》:钟云:本是讽刺,而诗中直叙富丽,若深羡不容口者,妙,妙!如此富丽,一片清明之气行其中,标出以见富丽之不足为诗累。

  《唐诗镜》:诗,言穷则尽,意亵则丑,韵软则卑。杜少陵《丽人行》,一以雅道行之,故君子言有则也。色古而厚,点染处,不免墨气太重。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周敬曰:起结中情,铺叙得体,气脉调畅,的从古乐府摹出,另成老杜乐府。吴山民曰:“头上”数语是真乐府,又跌宕而雅。周珽曰:“态浓”以后十句,模写丽人妖艳入神。想其笔兴酣时,不觉大家伎俩自不可禁。

  《杜臆》:自“态浓意远”至“穿凳银”(按:杨用修谓“稳称身”后,尚有“穿凳银”等二句),极状姿色、服饰之盛;而后接以“就中云幕”二句,突然又起“紫驼之峰”四句,极状馔食之丰侈;而后接以“黄门飞鞚”二句,皆弇州所谓“倒插法”,唯杜能之者。……“紫驼之峰”二句,语对、意对而词义不对,与“裙拖六幅”“髻挽巫山”俱别一对法,诗联变体。……至“杨花”、“青鸟”两语,似不可解,而驺徒拥从之盛可想见于言外,真化工之笔。

  《姜斋诗话》:“赐名大国虢与秦”,与“美孟姜矣”、“美孟弋矣”、“美孟孱矣”一辙,古有不讳之言也,乃《国风》之怨而诽、直而绞者也。夫子存而弗删以见卫之政散民离,人诬其上;而子美以得“诗史”之誉。

  《唐诗评选》:可谓“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矣。是杜集中第一首乐府。杨用修犹嫌其末句之露,则为已甚。

  《唐诗快》:通篇俱描画豪贵浓艳之景而讽刺自在言外。少陵岂非诗史?实有所指,转若无所指,故妙(首二句下)。何以体认亲切至此(“态浓意远”二句下)。

  《杜诗详注》:此诗刺诸杨游宴曲江之事。……本写秦、虢冶容,乃概言丽人以檃括之,此诗家含蓄得体处。

  《杜诗话》:《卫风·硕人》美之曰:“其颀”,自手而肤,而领而齿,而首而眉,而口而目,一一传神,此即《洛神赋》蓝本。《丽人行》为刺诸杨作,本写秦、虢冶容,首段却泛言游女以檃括之。曰“态浓意远淑且真”,状其丰神之丽也;“肌理细腻骨肉均”,状其体貌之丽也;“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状其服色之丽也;头上“翠微㔩叶”,背后“珠压腰衱”,通身华丽俱见,与《洛神赋》另样写法。若如杨升庵伪本,添出“足下何所著”,尚成何诗体耶?

  《唐诗别裁》:大意本《君子偕老》之诗,而风刺意较显。“态浓意远”下,倒插秦、虢;“当轩下马”下,倒插丞相;他人无此笔法。

  《读杜心解》:“绣罗”一段,陈衣妆之丽,“紫驼”一段,陈厨膳之侈。而秦虢诸姨,却在两段中间点出,笔法活变。……末段以国忠正后作收,而“丞相”字直到煞句点出,冷隽。……“杨花雪落”、“青鸟衔巾”,隐语秀绝,妙不伤雅无一刺讥语,描摹处语语刺讥;无一慨叹声,点逗处声声慨叹。

  《杜诗镜铨》:李安溪云:欧阳文忠言《春秋》之义,痛之深则词益隐,“一般卒”是也;刺之切则旨益微,《君子偕老》是也。此诗实与“美目巧笑”、“象揥绉絺”同旨。诗至老杜,乃可与《风》《雅》代兴耳。宋辕文曰:唐人不讳宫掖,拟之乐府,亦《羽林郎》之亚也。蒋弱六曰:美人相、富贵相、妖淫相,后乃现出罗刹相,真可笑可畏。


《唐诗三百首》古籍版本之一55
《唐诗三百首》古籍版本之一56


作者简介:

  杜甫(712~770年),唐朝诗人。字子美,祖籍襄阳(今湖北襄阳),出生于河南巩县。自称“杜陵布衣”、“杜陵野客”、“少陵野老”。杜审言之孙。开元后期,举进士不第,漫游各地。后寓居长安近十年。及安禄山军陷长安,乃逃至凤翔,谒见肃宗,官左拾遗。长安收复后,随肃宗还京,寻出为华州司功参军。不久弃官居秦州同谷。又移家成都,筑草堂于浣花溪上,世称浣花草堂。一度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幕中任参谋,武表为检校工部员外郎,故世称杜工部。晚年携家出蜀,病逝于湘江途中。其诗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被称为“诗史”。与李白合称“李杜”。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语言精练,具有高度的表达能力。有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大多集于《杜工部集》。《全唐诗》编其诗十九卷。(新、旧《唐书》本传、《唐才子传》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