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引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学生古诗词经典读本: (1-3年级) (4-6年级) (7-12年级) 经典名句 唐诗三百首  千家诗


丹青引 赠曹将军霸

唐·杜甫

将军魏武之子孙,于今为庶为清门。
英雄割据虽已矣,文彩风流今尚存。
学书初学卫夫人,但恨无过王右军。
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开元之中常引见,承恩数上南熏殿。
凌烟功臣少颜色,将军下笔开生面。
良相头上进贤冠,猛将腰间大羽箭。
褒公鄂公毛发动,英姿飒爽来酣战。
先帝天马五花骢,画工如山貌不同。
是日牵来赤墀下,迥立阊阖生长风。
诏谓将军拂绢素,意匠惨澹经营中。
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玉花却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
至尊含笑催赐金,圉人太仆皆惆怅。
弟子韩幹早入室,亦能画马穷殊相。
幹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
将军画善盖有神,必逢佳士亦写真。
即今漂泊干戈际,屡貌寻常行路人。
途穷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贫。
但看古来盛名下,终日坎壈缠其身。


诗题与背景:

《学生经典古诗词》下载,二维码
《学生经典古诗词》公众号,二维码

  《丹青引赠曹将军霸》是唐代诗人杜甫所作的一首七言古诗。题下曾自注:“赠曹将军霸。”丹青引,意即绘画歌。丹,丹砂,青,青雘,本指绘画的颜料,后为绘画的代称。引,诗体名称,相等于“歌”。曹将军霸,即曹霸(约704—约770年),唐代画家, 谯县(今安徽亳州市)人,三国高贵公曹髦后裔(也就是魏武帝曹操的后人),擅画马,尤精鞍马人物。据《历代名画记》载:“每诏写御马及功臣,官至左武卫将军。”成名于唐玄宗开元年间。天宝年间曾画“御马”,笔墨沉着,神采生动。“安史之乱”后,潦倒漂泊。唐代宗广德二年(764年),杜甫和曹霸在成都相识,十分同情曹霸的遭遇,写下了这首诗。

  这首诗实际也是曹霸的小传。从前后的遭遇上,反映出当时人情的势利,因而也自然地引起人们对这位名画家后期的漂泊生涯的同情。其次,杜诗中的马,往往真马假马,写马写人,写画家写自己,难以分辨,曲尽错综变化之能事。

  诗作于广德二年,这时作者已经五十三岁了,在生活上饱经忧患,在艺术上也更加苍劲了。清代翁方纲曾称为气势充盛,“古今七言诗第一压卷之作。”(《王文简古诗平仄论》)苏轼曾有《韩幹马》诗:“少陵翰墨无形画,韩干丹青不语诗。此画此诗今已矣,人间驽骥漫争驰。”也就是把杜诗韩画看作双绝。


逐句释义:

  将军魏武之子孙,于今为庶为清门: 曹将军是魏武帝曹操后代子孙,而今却沦为平民百姓成为清贫之家。
  将军:即曹将军,曹霸。
  魏武:曹丕建魏国后,追尊其父曹操为太祖武皇帝,后世称为魏武帝。
  为庶为清门:唐玄宗末年,曹霸因罪贬为庶民,也就成为寒门了。庶(shù),平民;百姓。清门,寒素之家。


  英雄割据虽已矣,文彩风流今尚存: 英雄割据的时代虽然已经过去了,而(曹氏)文章丰采还留存(在你身上)。
  英雄割据:指曹操与刘备、孙权三分天下。《汉书序传》:割据山河,保此怀民。申涵光曰:公于照烈、武侯,皆极推尊,此于魏武,只以割据已矣一语轻述,便见正闰低昂。
  虽:一作“皆”。
  文彩风流今尚存:指曹氏的文章风度还能影响曹霸。文彩,同“文采”。今,一作“犹”。


  学书初学卫夫人,但恨无过王右军: 当初为了学书法你拜卫夫人为师,只恨得没有超过王羲之右将军。
  书:指书法。
  卫夫人:东晋女书法家,名铄,字茂漪,晋汝阴太守李矩妻,工隶书,王羲之曾从她学习书法。
  但恨:只恨。
  王右军,即东晋书法家王羲之,曾任右军将军。右军,魏晋南北朝时官名,但非实际领兵之官。


  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你一生专心于绘画不知老之将至,你把功名富贵看得如天上浮云一般淡薄。
  丹青:指绘画。
  不知老将至:曹霸以毕生精力专心于绘事,竟不知老之将至。《论语·述而》:“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开元之中常引见,承恩数上南熏殿: 开元年间你常常被唐玄宗召见,皇帝的恩宠让你曾多次登上南薰殿。
  开元:唐玄宗的年号(713—741年)。
  中:一作“年”。
  引见:由内臣引领以应皇帝的召见。
  承恩:获得皇帝的恩宠。
  数(shuò)上:屡上。
  南薰殿:唐代宫殿名,在南内兴庆宫内。南薰殿,取古歌“南风之薰兮。”《长安志》:南内兴庆宫内正殿曰兴庆殿,前有瀛洲门,内有南薰殿,北有龙池。


  凌烟功臣少颜色,将军下笔开生面: 凌烟阁的功臣画像年久褪色,曹将军你下笔重画让它别开生面。
  凌烟功臣:贞观十七年二月,诏命画功臣像于凌烟阁。开元时,唐玄宗命曹霸重画一次。
  少颜色:指旧画颜色已暗淡。
  开生面:又有了新面目。


  良相头上进贤冠,猛将腰间大羽箭: (画中)良相们的头上戴上了进贤冠,猛将们的腰间佩带着大羽箭。
  进贤冠:黑布做的帽子,本为古代儒者所戴,唐时百官上朝戴之。《后汉·舆服志》:进贤冠,古缁布冠也,文儒者之服。《唐书》:百官朝服,皆进贤冠。
  大羽箭:大杆羽箭。旧注曾引《酉阳杂俎》中“太宗好用四羽大笴(箭杆)长箭”典。


  褒公鄂公毛发动,英姿飒爽来酣战: (画上)褒公鄂公的毛发似乎都在抖动,他们英姿飒爽好像是正在酣战。
  褒公:褒忠壮公段志玄,唐代开国名将,凌烟阁功臣图中的人物。《旧书》:凌烟功臣李靖等二十四人,开府仪同三司、鄂国公尉迟敬德第七,故辅国大将军、扬州都督、褒国忠壮公段志元第十。
  鄂公:鄂国公尉迟敬德。唐代开国名将,凌烟阁功臣图中的人物。
  英姿:英勇威武的姿态。
  飒(sā)爽:豪迈矫健。爽,一作“飒”(sà)。
  来:一作“犹”。
  酣(hān)战:激烈战斗。


  先帝天马五花骢,画工如山貌不同: 先帝唐玄宗的御马名叫玉花骢,多少画家画出的都与原貌不同。
  先帝:指唐玄宗。先,对死者的尊称。
  天马:一作“御马”。
  玉花骢(cōng):唐玄宗所乘骏马名。骢,马青白色。
  画工:指绘画的技法;也指画家。
  山:众多的意思。
  貌不同:画得不—样,即画得不像。貌,这里是描绘的意思。


  是日牵来赤墀下,迥立阊阖生长风: 当日玉花骢被牵到宫中红色台阶下,它昂首屹立宫门前更增添它的威风。
  是日:此日,这一天。
  赤墀(chí):宫内涂红漆的台阶。墀,台阶上面的空地;台阶。
  迥(jiǒng)立:昂头屹立。
  阊阖(chāng hé):本是神话中的天门,这里指宫门。《文选注》:“紫微宫门,名曰阊阖。”
  生长风:形容马昂立耸鬣时给人的感觉。


  诏谓将军拂绢素,意匠惨澹经营中: 皇帝命曹将军拂拭绢素准备绘画,(曹将军)匠心独运,审慎酝酿,胸有全局而后落笔作画。
  诏:皇帝的命令。
  拂:拭。
  绢素:书画用的白绢;未曾染色的白绢。
  意匠:本指行文作画,心意如匠人的设计,后用作构思。这里指画家的立意和构思。意,一作“法”。
  惨澹(dàn)经营:煞费苦心的意思。《历代画品》:画有六法,五曰经营位置。古乐府:“不知理何事,浅立经营中。”


  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片刻间九天真龙(马)就在绢上显现,一下子万代凡马像是不存在似的。
  斯须:须臾,一会儿。
  九重:旧说天有九重,这里指皇帝所居。《楚辞·九辩》:“君之门以九重。”注:“天子有九门,谓关门、远郊门、近郊门、城门、皋门、雉门、应门、库门、路门也。”
  真龙:古代对八尺以上的马,为了表示神奇,也叫做龙。
  一洗万古凡马空:真龙一出,历来平凡的马像是不存在似的。一,加强语气的助词。


  玉花却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 玉花骢图如真马反而在皇帝榻上,榻上马图和阶前屹立真马相同。 张相先生《诗词曲语辞汇释》卷一云:“榻上之玉花骢,画中假马也;庭前之玉花骢,真马也。然以画马逼真,故玉花反在御榻上,与庭前之真马对峙而不可辨矣。”原诗之意当如此。
  玉花:指画中的马。
  却在:反在,倒在。
  榻:这里指坐具。


  至尊含笑催赐金,圉人太仆皆惆怅: 皇上含笑催促左右赏赐金钱,养马的和掌管车马的官员个个都赞叹。
  至尊:指皇帝。
  圉(yǔ)人:养马的官员。《周礼》:圉人,掌养马刍牧之事,以役目师。
  太仆:掌管皇帝车马的官。《汉书·百官表》:太仆,秦官,掌舆马。
  惆怅:这里是赞叹的意思。杜甫的《画马赞》中也有“良工惆怅,落笔雄才”语。申涵光曰:“圉人太仆皆惆怅”,讶其画之似真耳,非妒其赐金也。


  弟子韩幹早入室,亦能画马穷殊相: (曹将军的门生)韩幹画技早学上手,(他)也能画马且有许多不凡形象。
  韩幹,唐玄宗时官太府寺丞,初以曹霸为师,后自成一派。对宫中及王府的良马,都曾写生过。
  入室:指最得师传的学生。
  穷殊相:极尽各种不同的形姿变化。殊相,不凡的形态。相,一作“状”。


  幹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 韩幹只画马的外表画而没有画出内在精神,常使骅骝好马(画得)失去了精气神。
  幹惟画肉不画骨:意思是嫌韩幹把马画得太肥了,但韩干却是据实画的。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即说“玄宗好大马”。当时御厩中的马,多是“胡种”,由于专人饲养,也不可能不肥,宋·张耒在《萧朝散惠石本韩幹马图马亡后足》中即说:“韩生丹青写天厩,磊落万龙无一瘦”(《柯山集》卷十三)。杜甫自己在《画马赞》中,也称韩马为“毫端有神”。大抵画家只从马的真实形态来画,尤其是“御马”;作者则从马的筋骨上别具寄托,后来的李贺也有“向前敲瘦骨,犹自作铜声”的话。本诗这样说,实是借韩以特重曹。
  骅骝:古骏马名,周穆王八骏之一。
  气凋丧,意指没有精气。凋丧,丧失;失落。


韩幹《牧马图》


  将军画善盖有神,必逢佳士亦写真: 将军的画精美有神韵,偶逢品行或才学优良的人士才肯为他动笔写真。
  善:精美。
  有神:有精神。
  必:一作“偶”。
  佳士:品行或才学优良的人。
  写真:指画肖像。

  即今漂泊干戈际,屡貌寻常行路人: 而今你漂泊在战乱之际,沦为时常给平常的行路人作画。
  即今:今天;现在。
  漂泊:比喻生活不固定,居无定所,犹如在水上漂流。
  干戈:干和戈都是古代常用兵器,后用来泛指武器,比喻战争或动武。这里指安史之乱。
  屡:屡次;多次。
  貌:描绘的意思。
  寻常:平常。


  途穷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贫: 处境困窘你反而遭受世俗的白眼,人世间还没有人像你这般赤贫。
  途穷:比喻走投无路或处境困窘。
  俗眼白:遭到世俗的轻视。
  公:指曹霸。


  但看古来盛名下,终日坎壈缠其身: 只要看看历来那些负有盛名的人,有谁不是以穷愁终其身。 历来负有盛名的人,往往以穷愁终其身。杜甫作这首诗时,已是晚年,所以这里面也隐寓自己的感慨。
  但看:只看。
  盛名:很大的名望。
  坎壈(kǎn lǎn),穷困不得志。


曹霸骏马图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写画马的诗,并直接送给画家曹霸。它着重写了画家的身世、经历,类似一首小叙事诗。全诗以画家承皇帝的宠爱命再绘凌烟阁功臣像和玉花骢马为中心,极状了曹霸当时画名的显赫,因而更衬出晚景的凄凉。这时候作者也饱经沧桑,生活贫困,在感情上更能和曹霸互相理解。全诗写得错综多变,叙事抒情,跌宕有致,在艺术上很成功。此诗当与《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并看,互为补充。

  诗的开头四句统摄全篇。接着写曹霸在书画上的师承渊源,进取精神,刻苦态度和高尚情操。“开元”以下八句,转入主题,高度赞扬曹霸在人物画上的辉煌成就。“先帝”以下八句,细腻地描写了画玉花骢的过程。“玉花”以下八句,进而形容画马的艺术魅力。最后八句,又以苍凉的笔调描写曹霸流入民间的落泊境况。作者以诗摹写画意,评画论画,诗画结合,富有浓郁的诗情画意,把深邃的现实主义画论和诗传体的特写融为一炉,具有独特的美学意义。清代翁方纲曾称此诗为气势充盛,“古今七言诗第一压卷之作”。


  开头四句“将军魏武之子孙,于今为庶为清门。英雄割据虽已矣,文彩风流今尚存”,统摄全篇。起笔洗炼,苍凉。先说曹霸是魏武帝曹操之后,如今削籍,沦为寻常百姓。然后宕开一笔,颂扬曹霸祖先,曹操称雄中原的业绩虽成往史;但其诗歌的艺术造诣高超,辞采美妙,流风余韵,至今犹存。清诗人王士禛十分赞赏,称为“工于发端”(《渔洋诗话》卷中)。


  “学书初学卫夫人,但恨无过王右军。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接着写曹霸在书画上的师承渊源,进取精神,刻苦态度和高尚情操。曹霸最初学东晋卫夫人的书法,写得一手好字,只恨不能超过王羲之。他一生沉浸在绘画艺术之中而不知老之将至,情操高尚,不慕荣利,把功名富贵看得如天上浮云一般淡薄。“学书”二句只是陪笔,故意一放;“丹青”二句点题,才是正意所在,写得主次分明,抑扬顿挫,错落有致。


  “开元”以下八句,转入主题,高度赞扬曹霸在人物画上的辉煌成就。开元年间,曹霸应诏去见唐玄宗,有幸屡次登上南薰殿。凌烟阁上的功臣像,因年久褪色,曹霸奉命重绘。他以生花妙笔画得栩栩如生。文臣头戴朝冠,武将腰插大竿长箭。褒国公段志玄、鄂国公尉迟敬德,毛发飞动,神采奕奕,仿佛呼之欲出,要奔赴沙场鏖战一番似的。曹霸的肖像画,形神兼备,气韵生动,表现了高超的技艺。


  “先帝”以下八句,细腻地描写了画玉花骢的过程。玄宗的御马玉花骢,众多画师都描摹过,各各不同,无一肖似逼真。有一天,玉花骢牵至阊阖宫的赤色台阶前,扬首卓立,神气轩昂。唐玄宗即命曹霸展开白绢当场写生。作画前曹霸先巧妙运思,然后淋漓尽致地落笔挥洒,须臾之间,一气呵成。那画马神奇雄峻,好象从宫门腾跃而出的飞龙,一切凡马在此马前都不免相形失色。先用“生长风”形容真马的雄骏神气,作为画马的有力陪衬,再用众画工的凡马来烘托画师的“真龙”,着意描摹曹霸画马的神妙,这一段文字倾注了热烈赞美之情,笔墨酣畅,精彩之极。


  “玉花”以下八句,进而形容画马的艺术魅力。榻上放着画马玉花骢,乍一看,似和殿前真马两两相对,昂首屹立。作者把画马与真马合写,实在高妙,不着一“肖”字,却极为生动地写出了画马的逼真传神,令人真假莫辨。玄宗看到画马神态轩昂,十分高兴,含笑催促侍从,赶快赐金奖赏。掌管朝廷车马的官员和养马人都不胜感慨。随后又用他的弟子、也以画马有名的韩幹来作反衬。作者用前后对比的手法,以浓墨彩笔铺叙曹霸过去在宫廷作画的盛况。


  最后八句,又以苍凉的笔调描写曹霸如今流入民间的落泊境况。“将军善画盖有神”句,总收上文,点明曹霸画艺的精湛绝伦。他不轻易为人画像。可是,在战乱的动荡岁月里,一代画马宗师,流落飘泊,竟不得不靠卖画为生,甚至屡屡为寻常过路行人画像了。曹霸走投无路,遭到流俗的轻视,生活如此穷苦,世上没有比他更贫困的了。画家的辛酸境遇和杜甫的坎坷蹭蹬又何其相似。内心不禁引起共鸣,感慨万分:自古负有盛名、成就杰出的艺术家,往往时运不济,困顿缠身,郁郁不得志。诗的结句,推开一层讲,以此宽解曹霸,同时也聊以自慰,饱含对封建社会世态炎凉的愤慨。


  这首诗在章法上错综绝妙,诗中宾主分明,对比强烈。如学书与学画,画人与画马,真马与画马,凡马与“真龙”,画工与曹霸,韩幹与曹霸,昔日之盛与今日之衰等等。前者为宾,是绿叶,后者为主,是红花。绿叶扶红花,烘托映衬,红花见得更为突出而鲜明。在诗情发展上,抑扬起伏,波澜层出。前四句写曹霸的身世,包含两层抑扬,摇曳多姿。“至尊含笑催赐金”句,将全诗推向高潮,一起后紧跟着一跌,与末段“途穷反遭俗眼白”,又形成尖锐的对比。诗的结构,一抑一扬地波浪式展开,最后以抑的沉郁调子结束,显得错综变化而又多样统一。在结构上,前后呼应,首尾相连。诗的开头“于今为庶为清门”与结尾“世上未有如公贫”,一脉贯通,构成一种悲慨的主调与苍凉的气氛。中间三段,写曹霸画人画马的盛况,与首段“文彩风流今尚存”句相照应。


名家点评:

  《彦周诗话》:老杜作《曹将军丹青引》云:“一洗万古凡马空。”东坡《观吴道子画壁诗》云:“笔所未到气已吞。”吾不得见其画矣。此二句,二公之诗各可以当之。东坡作《妙善师写御容诗》,美则美矣,然不若《丹青引》云“将军下笔开生面”,又云“褒公鄂公毛发动,英姿飒爽来酣战”。后说画玉花骢马,而曰:“至尊含笑催赐金,圉人太仆皆惆怅。”此诗微而显,《春秋》法也。

  《诚斋诗话》:七言长韵古诗,如杜少陵《丹青引曹将军画马》《奉先县刘少府山水障歌》等篇,皆雄伟宏放,不可捕捉。学诗者于李、杜、苏、黄诗中,求此等类,诵读沈酣,深得其意味,则落笔自绝矣。

  《韵语阳秋》:杜子美《曹将军丹青引》云:“将军魏武之子孙,干今为庶为清门。”元微之《去杭州》诗亦云:“房杜王魏之子孙,虽及百代为清门。”则知老杜于当时已为诗人所钦服如此。残膏剩馥,沾丐后代,宜哉!

  《吴礼部诗话》:又凡作诗,难用经句,老杜则不然,“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若自己出。

  《唐诗品汇》:刘云:起语激昂慷慨,少有及此(“于今为庶”句下)。 刘云:突兀四语,能事志意,毕竟往复浩荡,只在里许(“学书初学”四句下)。又云:自是笔意至此,非思致所及。谢无勉云:此自然不做底语到及至处者也(“富贵于我”句下)。刘云:“迥立”,意从容(“迥立阊阖”句下)。 刘云:首尾悲壮动荡,皆名言。

  《唐诗援》:申凫盟谓此首:首尾振荡,句句作意。

  《唐诗归》:钟云:此语作负真癖人不知(“丹青不知”句下)。钟云:“意匠惨淡经营中”,此入想光景,无处告诉,只“颠狂此技成光景”上句俦众中有之,下句幽独中有之,苦心作诗文人知此二语之妙(“意匠惨淡”句下)。钟云:五字说出帝王鉴赏风趣在目(“至尊含笑”句下)。钟云:骂尽凡手(“干惟画肉”句下)。谭云:骨气挺然语,古今豪杰停读。钟云:韩干名手,老杜说得如此,是何等胆识!然今人犹知有韩干马而不闻曹霸,安知负千古盛名,非以画肉之战乎(“忍使骅骝”句下)。钟云:写即有品(“必逢佳士”句下)。钟云:可怜(“即今漂泊”二句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顾璘曰:直语,亦是有生动处。陆时雍曰:“斯须九重”二语是杰句,“干惟画肉”二语,此便是画家妙诀,不类泛常题诗。周珽曰:选语妙合处如龙行空中,鳞爪皆化为烟云。

  《唐风定》:沉雄顿挫,妙境别开,气骨过王、李,风韵亦逊之,谓诗歌之变体,自非虚语。

  《唐风怀》:南村曰:叙事历落,如生龙活虎,真诗中马迁,而“画肉”、“画骨”一语,尤感慨深长。

  《唐诗快》:此又是一起法,笔力俱足千钧(首二句下)。笔趣横流(“丹青不知”二句下)。闪烁怕人,“子璋髑髅”之句可以辟疟,何不用此句乎(“英姿飒爽”句下)?使观者亦复惨淡(“意匠惨淡”句下)。忽然眼张心动(“斯须九重”二句下)。骅骝丧气乎?英雄丧气乎(“忍使骅骝”句下)?俗眼青且不可,何况于白!然不白不成其俗(“途穷反遭”句下)。

  《杜诗说》:就家势起,起法从容;不即入画、先赞其书,更从容。“弟子”四句,乃抑彼扬此法,插此四句,更觉气局排荡。

  《而庵说唐诗》:此歌起处,写将军之当时,极其巃嵷;结处写将军之今日,极其慷慨;中间叙其丹青之思遇,以画马为主;马之前后,又将功臣、佳士来衬,起头之上,更有起头,结尾之下,又有结尾。气厚力大,沉酣夭矫。看其局势,如百万雄兵团团围住,独马单枪杀进去又杀出来,非同小可,子美,歌行中大将,此首尤为旗鼓。可见行兵、行文、作诗、作画,无异法也。

  《杜诗解》:(此诗)波澜叠出,分外争奇,却一气混成,真乃匠心独运之笔。

  《原诗》:杜甫七言长篇,变化神妙,极惨淡经营之奇。就《赠曹将军丹青引》一篇论之:起手“将军魏武之子孙”四句,如天半奇峰,拔地陡起;他人于此下便欲接丹青等语,用转韵矣。忽接“学书”二句,又接“老至”“浮云”二句,却不转韵,诵之殊觉缓时无谓;然一起奇峰高插,使又连一峰,将来如何撒手?故即跌下陂陀,沙泺石确,使人蹇裳委步,无可盘桓,故作画蛇添足,拖沓迤逦,是遥望中峰地步。接“开元引见”二句,方转入曹将军正而。……接“凌烟”“下笔”二句,盖将军丹青是主,先以学书作宾;转韵画马是主,又先以画功臣作宾,章法经营,极奇而整。……按“良相”“猛士”四句,宾中之宾,益觉无谓;不知其层次养局,故纡折其途,以渐升极高极峻处,令人目前忽划然天开也。至此方入画马正面,一韵八句,连峰互映,万笏凌霄,是中峰绝顶处。转韵接“玉花”“御榻”四句,峰势稍平,蜿蟺游衍出之,忽接“弟子韩干”四句。他人于此必转韵。更将韩干作排场,仍不转韵,以韩干作找足语,盖此处不当更以宾作排场,重复掩主,便失体段;然后咏叹将军画,包罗收拾,以感慨系之篇终焉。章法如此,极森严,极整暇。

  《义门读书记》:《类本》云:此等,太史公《列传》也。多少事,多少议论,多少气魄!

  《茧斋诗谈》:《丹青引》与《画马图》一祥做法,细按之,彼如神龙在天,此如狮子跳踯,有平涉、飞腾之分;此在手法上论。所以古人文章贵于超忽变化也。“褒公鄂公毛发动,英姿飒爽来酣战”,人是活的、马是活的可想。映衬双透,只用“玉花宛在御榻上”二句已足,此是何等手法!

  《唐宋诗醇》:起笔老横,“开元之中”以下,叙昔日之遇,正为末段反照;丹青之妙,见赠言之义明矣。通篇浏漓顿挫,节奏之妙于斯为极。

  《唐诗别裁》:不以正统与之,诗中史笔(“英雄割据”二句下)。神来纸上,如堆阜突出(“一洗万古”三句下),反衬霸之尽善,非必贬干也(“干惟画肉”二句下)。推开作结(“但看古来”二句下)。画人画马,宾主相形,纵横跌宕,此得之于心,应之于手,有化工而无人力,观止矣。

  《读杜心解》:“佳士”句,补笔引下。须知将军画不止前二项,故以写佳士补之。其前只铺排奉诏所作者,正与此处“屡貌寻常”相照耀。见今昔异时,喧寂顿判:此则赠曹感遇本旨也。结联又推开作解譬语,而寄慨转探。

  《杜诗镜铨》:神来之笔。申曰:与“堂上不合生枫树”同一落想,而出语更奇(“斯须九重”二句下)。张惕庵曰:此太史公列传也。多少事实,多少议论,多少顿挫,俱在尺幅中。章法跌宕纵横,如神龙在霄,变化不可方物。

  《岘佣说诗》:《丹青引》画人是宾,画马是主。却从善书引起善画,从画人引起画马,又用韩干之画肉,垫将军之画骨,末后搭到画人,章法错综绝妙。……唯收处悲飒,不可学。

  《昭昧詹言》:起势飘忽,似从天外来。第三句宕势,此是加倍色法。四句合,乃不直率。“学书”一衬,就势一放,不致短促。……“开元”句笔势纵横。“凌烟”句,又衬。褒公”二句与下“斯须”句、“至尊”句,皆是起棱,皆是汁浆。于他人极忙之处,却偏能闲雅从容,真大手笔也。古今惟此老一人而已,所谓放之中,要句字留住,不尔便伤直率。“先帝”句又衬,又出波澜。叙事未了,忽入议论,牵扯之妙,太史公文法。“迥立”句夹写夹叙。“诏谓”以下,磊落跌宕,有文外远致。……此诗处处皆有开合,通身用衬,一大法门。

  《唐宋诗举要》:前人有谓作诗戒用经语,恐其陈腐也。此二句令人忘其为经者,全在笔妙(“丹青不知”二句下)。二句真马、画马合写,何等精灵(“榻上庭前”句下)。方曰:此与《曹将军画马图》有起有讫,波澜明画,轨度可寻,而其妙处在神来气来,纸上起棱,凡诗文之妙者无不起棱,有浆汁,有兴象。不然,非神品也。


试题精选:

  1.为了突出曹霸的高超画技,诗人作了哪些铺垫?请简要分析。(6分)

  参考答案:诗人先说众画工对唐玄宗的御马玉花骢都都描摹过,但各各不同,无一肖似逼真;又用“生长风”形容真马的雄骏神气,作为画马的铺垫;再用来烘托画师的“真龙”,着意描摹曹霸画马的神妙,可谓层层铺垫。

  试题分析:题干问的是“为了突出曹霸的高超画技,诗人作了哪些铺垫?请简要分析”这是考查表达技巧,但题中已经指出是“铺垫”,所以难度就降低很多,学生只要能够读懂诗歌,正确理解诗歌内容就能够写出答案。

  考点:鉴赏文学作品的表达技巧。能力层级为鉴赏评价D。


  2.如何理解曹霸画的马“一洗万古凡马空”?曹霸是怎样做到的?请简要分析。(5分)

  参考答案:诗人用“生长风”形容真马的雄骏神气,作为画马的铺垫,然后写曹霸画的马神奇雄峻,好像从宫门腾跃而出的飞龙,一切凡马在此马前都显得相形失色。曹霸作画前先巧妙运思,然后淋漓尽致地落笔挥洒,须臾之间,一气呵成。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鉴赏文学作品形象的能力。本题为两问,第一问是“如何理解曹霸画的马‘一洗万古凡马空’”,在诗中找出描写马的特征的词语即可。第二问“曹霸是怎样做到的”考查人物形象,到诗中找出作画的准备,及作画时的状态。

  考点:鉴赏文学作品的形象。能力层级为鉴赏评价D。


作者简介:

  杜甫(712~770年),唐朝诗人。字子美,祖籍襄阳(今湖北襄阳),出生于河南巩县。自称“杜陵布衣”、“杜陵野客”、“少陵野老”。杜审言之孙。开元后期,举进士不第,漫游各地。后寓居长安近十年。及安禄山军陷长安,乃逃至凤翔,谒见肃宗,官左拾遗。长安收复后,随肃宗还京,寻出为华州司功参军。不久弃官居秦州同谷。又移家成都,筑草堂于浣花溪上,世称浣花草堂。一度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幕中任参谋,武表为检校工部员外郎,故世称杜工部。晚年携家出蜀,病逝于湘江途中。其诗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被称为“诗史”。与李白合称“李杜”。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语言精练,具有高度的表达能力。有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大多集于《杜工部集》。《全唐诗》编其诗十九卷。(新、旧《唐书》本传、《唐才子传》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