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临江仙词牌名,原为唐代教坊曲名。又名“谢新恩”“雁后归”“画屏春”“庭院深深”“采莲回”“想娉婷”“瑞鹤仙令”“鸳鸯梦”“玉连环”等。格律俱为平韵格,双调小令,字数有五十二字、五十四字、五十八字、五十九字、六十字、六十二字六种。常见者全词分两片,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此调唱时音节需流丽谐婉,声情掩抑。代表作有宋苏轼《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宋李清照《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明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等。

沿革

临江仙原是唐教坊曲,后用作词牌,《乐章集》入“仙吕调”,《张子野词》入“高平调”。

临江仙源起颇多歧说。南宋黄昇《花庵词选》注:“唐词多缘题。所赋《临江仙》,则言仙事。”明董逢元《唐词纪》认为,此调“多赋水媛江妃”,即多为咏水中的女神。调名本意即咏临江凭吊水仙女神。近代学者任半塘先生据敦煌词有句云“岸阔临江底见沙”谓词意涉及临江。“临”本意是俯身看物;临江而看的自是水仙。但中国历代所祭的水仙并不确定。像东汉袁康、吴平《越绝书》所记的春秋吴国功勋伍子胥受谗而死成为长江水仙,东晋王嘉《拾遗记》称战国楚大夫屈原为湘江水仙。此外,还有琴高、郭璞、陶岘各为不同水仙的记载。另外,投湘江而死的舜之二妃、三国魏曹植笔下的洛河女神,都是人们祭祀的对象。

清康熙年间所编《钦定词谱》卷十“临江仙”条目下,选“临江仙”十一体,可见其变体甚多,而且并无正体、异体之分。注曰:“宋柳永词注‘仙吕调’;元高拭词注‘南吕调’。李煜词名‘谢新恩’;贺铸词有‘人归落雁后’句,名‘雁后归’;韩滮词有‘罗帐画屏新梦悄’句,名‘画屏春’;李清照词有‘庭院深深深几许’句,名‘庭院深深’。”又有“采莲回”、“想娉婷”、“瑞鹤仙令”、“鸳鸯梦”、“玉连环”等别名。《乐章集》又有七十四字一体,九十三字一体。《汲古阁本》俱刻作“临江仙”。今据《花草粹编》校定,一作“临江仙引”,一作“临江仙慢”,故不类列。

按《临江仙》调起于唐时,惟以前后段起句、结句辨体,其前后两起句七字、两结句七字者,以和凝词为主,无别家可校。其前后两起句七字、两结句四字、五字者,以张泌词为主,而以牛希济词之起句用韵、李煜词之前后换韵、顾夐词之结句添字类列。其前后两起句俱六字、两结俱五字两句者,以徐昌图词为主,而以向子諲词之第四句减字类列。其前后两起句俱七字、两结俱五字两句者,以贺铸词为主,而以晏几道词之第二句添字、冯延巳词之前后换韵、后段第四句减字、王观词之后段第四句减字类列。盖词谱专主辨体,原以创始之词、正体者列前,减字、添字者列后,兹从体制编次,稍诠世代,故不能仍按字数多寡也。他调准此。

此调唱时音节需流丽谐婉,声情掩抑。至今影响最大的《临江仙》,是明代才子杨慎所作《廿一史弹词》的第三段《说秦汉》的开场词《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毛宗岗父子评刻《三国演义》时被放在卷首,后电视剧《三国演义》的片头曲歌词有引用。

格律

格一双调,五十四字。上下片各四句,三平韵。以和凝《临江仙·海棠香老春江晚》为代表。此词上下片两结句俱七字,见《花间集》和词二首,唐宋元人无照此填者。 按和词别首上片起句“披袍窣地红宫锦”,“披”字平声,“窣”字仄声。第二句“莺语时啭轻音”,“莺”字、“时”字俱平声,“语”字仄声。下片起句“肌骨细匀红玉软”,“肌”字平声,“细”字仄声。第三句“娇羞不肯入罗衾”,“不”字仄声。结句“兰膏光里两情深”,“兰”字平声。

格二双调,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以张泌《临江仙·烟收湘渚秋江静》为代表。此词上下片两结俱四字一句、五字一句。 按《花间集》顾夐、尹鹗、毛熙震词与此同,惟孙光宪词上片起句“暮雨凄凄深院闭”,与鹿虔扆词“金锁重门荒苑静”同。宋欧阳修、蔡伸、赵彦端、张抡诸词本之。 又李煜词下片起句“春光镇在人空老”,宋柳永词本之,皆与此词平仄全异。至平仄小异者,李煜词上下片第二句“蝶翻轻粉双飞”、“望残烟草低迷”,“蝶”字、“望”字俱仄声,“轻”字、“烟”字俱平声。欧阳修词上片第三句“如今薄宦老天涯”,“如”字平声,“薄”字仄声。孙光宪词下片第三句“不堪心绪正多端”,“不”字仄声,“心”字平声。尹鹗词两结“逡巡觉后,特地恨难平”、“梧桐叶上,点点露珠零”,“逡”字、“梧”字俱平声,“觉”字、“叶”字、“特”字、“点”字俱仄声。

格三双调,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以徐昌图《临江仙·饮散离亭西去》为代表。此词上下片第一、二句俱六字两句,校张词减一字。两结俱五字两句,校张词添一字。宋晏几道、陈师道、陆游、史达祖、高观国、赵长卿、元詹正诸词俱本此填。但上片第一句,如晏词之“旖旎仙花解语”、陈词之“曲巷闲街信马”、赵词之“春事犹余十日”、史词之“草脚轻回细腻”,下片第一句,如晏词之“沈水浓熏绣被”、赵词之“香淡无心浸酒”、陆词之“只道真情易写”、高词之“前度诗留醉袖”,第五字皆用仄声,与此小异。又晏几道词下片第四、五句“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梦”字仄声,又与诸家小异。

格四双调,五十八字。上片五句,四平韵;下片五句,三平韵。以牛希济《临江仙·柳带摇风汉水滨》为代表。此即张泌词体,但上片起句用韵。 按《花间集》牛希济词七首皆然,惟一首上片起句或作“谢家仙观寄云岑”,又一首或作“洞庭波浪飐晴天”,与毛文锡词“暮蝉声里落斜阳”、阎选词“两停荷芰逗浓香”句同,俱与此词平仄全异。其余可平可仄已见张词。

格五双调,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以李煜《谢新恩·庭空客散人归后》为代表。此亦张泌词体,惟上下片换韵异。此词字句悉同张词、牛词,其可平可仄亦同。

格六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六句,三平韵。以顾敻《临江仙·碧染长空池似镜》为代表。此亦张泌词体,惟两结句各添一字作三字两句异。在《花间集》亦仅见此体,无别首可校。

格七双调五十六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以向子湮《临江仙·新月低垂帘额》为代表。此词上下片起二句与徐昌图词同,第二句以下仍与张词同。 按《惜香乐府》“破靥盈盈”词、“夜久笙箫”词正与此同。

格八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以贺铸《临江仙·巧剪合欢罗胜子》为代表。此词上下片第四句校张词各添一字,宋元词俱照此填。惟秦观词上片起句“千里潇湘接蓝浦”,“蓝”字平声。葛胜仲词下片起句“今夜那愁煞风景”,“今”字平声,“那”字仄声,“风”字平声,间作拗句。又黄机词前后两结“驿程那复记,魂梦已先飞”、“绿阴幽邃处,不管尽情啼”,“那”字仄声,“幽”字平声,谱内据此。若赵长卿词下片第四句“仙源正闲散”,“闲”字或用平声,此偶误,不必从。其余字句,与诸家同者,可平可仄,悉可参校。

格九双调六十二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以晏几道《临江仙·东野亡来无丽句》为代表。此与贺词同,惟上下片第二句各添一字作七字句异。宋词仅见此体,无别首可校。

格十双调,五十九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以冯延巳《临江仙·冷红飘起桃花片》为代表。首句亦可作“中平中仄平平仄”,后片换韵。

格十一双调,五十九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以王观《临江仙·别浦相逢何草草》为代表 。此与冯延巳词同,惟上下片不换韵异。 按冯延巳“秣陵江上”词前结“青帘斜挂里,新柳万枝金”,后结“天长烟远,凝恨独沾襟”,又秦观“髻子偎人”词前结“断肠携手处,何事太匆匆”,后结“夕阳流水,红满泪痕中”,正与此同。但冯词上下片两起句“秣陵江上多离别”、“隔江何处吹横笛”平仄与此异。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