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平山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临平山夜景

  临平山,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在临平北,孤独无依。山前古有临平湖,山因湖名。宋时临平为杭州水路东向北行第一站,山上原有塔,山和塔均为行旅接近杭州之标志。唐时,临平已为游览胜境,有景点14处。山顶有细砺洞,又称龙洞。山上下有钱镠磨剑石、白龙潭、藕花洲等数景。山西麓有安隐寺,唐宣宗时建,有名泉曰“安平”。苏轼曾有诗咏泉。寺前有唐经幢(已毁)、古罗汉松、古黄杨树、唐梅等。临平依山傍湖,旧有“临平十景”。(《余杭县志》第十四编第732页)

  令人称奇的是,如此一座紧傍小城,名不见经传的小山,竟然吸引了始于唐代及其后历朝历代的著名诗人,诸如顾况韦应物皎然张祜吴筠秦观苏轼道潜杨万里范成大张昱黄庚吴景奎萨都剌丁养浩沈谦等为它赋诗咏歌,留下一首首精美的篇章,这在中国众多的名山中似乎也不多见。

  唐德宗贞元(785-805)初,海宁(唐时属海盐)人顾况(生卒年不详)为临平山细心勾画山景,凭借他作为山水画家的眼光,“首记下该山绝佳处”十四处,写成诗作十四首,题名《临平坞杂题》,似有意将其合成一幅临平坞的山水长卷。

  《临平坞杂题》我们可选择两首一读:

  《山径柳》:宛转若游丝,浅深栽绿崦。年年立春后,即被啼莺占。

  《石上藤》:空山无鸟迹,何物如人意。委曲结绳文,离披草书字。

  顾况的这组山水诗,一律采用五言绝句,一景一诗,其对临平山景物感受的深细,格调的质朴淡雅,语言的平实如话,富有山野风物的异趣和美感,堪称古代山水诗的上佳之作。

  临平山上的古塔为谁所建?明代钱塘人、文学家田汝成在《西湖游览志》中说:“京之父準,葬临平山,山为驼形,术家谓:‘驼负重乃行。’遂作塔山顶。”(北宋权相蔡京葬父于临平山,听从风水大师,在山顶筑一墓塔),不过,另有人说:“(塔)谓京自筑,非也。”可见何人建塔已不可考。塔毁的时间只有“相传”,亦不可考。

邱丹真人祠

  邱(丘)丹,生卒年不详(有人考证其在世接近百年),唐代苏州嘉兴(今浙江嘉兴市南)人。初为诸暨令,历检校尚书户部员外郎兼侍御史(故有“丘员外”、“丘二十二员外” 之称)。弃官后被临平山景所吸引,在贞元初隐居于此修道炼丹,所谓“身退谢名累,道存嘉止足。设醴降华幡,挂冠守空谷”(《经湛长史草堂》),有“诗僧”、“仙才”之美称。诗作大多散失,现仅有《全唐诗》录存的十一首。

  邱丹深居临平山坞却并不与世隔绝,常出山去与官宦、文人或对方入山与之交游、聚谈,成为他与友人间的一桩乐事。其中,跟时任苏州刺史的韦应物私交更甚,往回更密。邱丹曾不止一两次地去苏州探访韦应物,并寄居其官舍(《送丘员外还山》有“长栖白云表,暂访高斋宿”的诗句,“白云”,指邱丹隐居处,“高斋”指韦应物官舍),韦应物也登临平山去看望这位相知的高僧。同时,两人相互酬唱奉和的诗作也最多,在《韦苏州集》五百多首诗中,有七首是赠予邱丹的,而在邱丹留存的十一首诗中,亦有四首是与韦应物的应答酬唱之作,可见两个官、僧之间似有更多牵扯不断的情愫。

  邱丹居隐于临平山又终于此山。明万历《杭州府志》载:“唐邱员外隐于临平山,后羽化仙去,弃杖于地,生竹皆曲,可为杖。今安隐寺左右多有之。”明末清初仁和临平人、诗人、学者沈谦也在志书《临平记》中有“邱丹隐于临平山,故有邱山之名,所谓的因人重也”之说。

  为纪念这位在临平山“羽化仙去”、“地因人重”的诗僧,临平后人曾在临平山南麓景星观内建有邱丹真人祠,祠内存放其炼丹炉,千百年来香火缭绕,祭祀不绝。

  现今,设在临平山上的临平公园里有一高坡,据说是邱丹“羽化仙去”的地方,其上,树一身骑小黄牛、银须飘拂的老人青铜像,并在铸像近旁的景观石上镌刻“邱山仙隐”,斜对的石碑上刻其仅存十一首诗中的八首,并有邱丹生平的简略介绍,成为园内一处重要的景点。

  临平镇上早先有邱山大街,2017年,又将连接景星观路与星光街约400米的隧道命名为“邱山隧道”,一再显示临平后人对邱丹的景仰与纪怀之情。

  顾况有诗作《访邱员外丹》,韦应物也为邱丹写过多首赠诗。

  贞元初那会儿,临平山山坞里到处都是繁盛高大的松树,在此修道炼丹的邱丹,日常常以松子为食,故在秋天松果成熟的时节,在苏州当刺史的韦应物便自然地遥想起身居山中的友人,遂作《秋夜寄丘员外》一诗:“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山空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言简意长,语浅情深,成为诗人五言绝句的代表作之一。

  邱丹收到韦应物的赠诗后,随即写了《和韦使君秋夜见寄》应和:“露滴梧叶鸣,秋风桂花发。中有学仙侣,吹箫弄秋月。”诗中说,你说的那个略有凉意、明月当空的秋夜,我还真的没有入睡,然而不是在松树旁聆听松子落地,而是在梧桐、桂花树边听一起学仙的道友吹箫呢。

  韦应物的另一首赠诗《重送丘二十二还临平山居》(前有《送丘员外还山》),事由是邱丹去苏州拜访韦应物,返回时,韦又用牛车亲自将他送回到临平山的居隐处。诗曰:“岁中始再觏,方来又解携。才留野艇语,已忆故山栖。幽涧人夜汲,深林鸟长啼。还持郡斋酒,慰子霜露凄。”感喟与友人相见的时间太过短促。邱丹则以《奉酬重送归山》诗相酬和:“卖药有时至,自知来往疏。遽辞池上酌,新得山中书。步出芙蓉府,归乘觳觫车。猥蒙招隐作,岂愧班生庐。”为与友人“来往疏”表达歉意。

  有一次,韦应物特意到临平去探望邱丹,不巧上山未遇,扫兴而归,邱丹遂以《奉酬韦使君送归临平山居之作》示谢:“侧闻郡守至,偶乘黄犊出。不别桃源人,一见经累日。蝉鸣念秋稼,兰酌动离瑟。临水降麾幢,野艇才容膝。参差碧山路,目送江帆疾。涉海得骊珠,栖梧惭凤质。愧非郑公里,归扫蒙笼室。”为自己离家外出,错过了与友人见面的机会而充满遗憾和惆怅:听说韦太守你来看我,不巧我骑小黄牛出门去了,让你没见到我这个世外之人,如果见到,咱们聊一天也聊不完。接着又赞扬韦应物的高贵品质:太守你是海中的宝珠,梧桐树上的凤凰,惭愧自己不是贤士高人,回家只能打扫园子和屋子。由于邱丹在诗作中自曰“偶乘黄犊出”,后人便将他居隐的这片山岭称为“黄犊岭”。

  韦应物与邱丹的这类酬答诗,无不凸显两个身份、地位迥异的友人间切切思念、不时惦记的真诚深厚的感情。

  韦应物擅长五言古诗,有“五言长城”之称。因出任过江州刺史、左司郎中、苏州刺史,故世称韦江州、韦左司、韦苏州。在苏州刺史任期届满后,他随即由官舍移居苏州无定寺,不久,贫病交加辞世于该寺院内,卒年五十五(或五十六)。贞元十二年(796),邱丹为其撰写《韦应物墓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