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高适薛据登慈恩寺浮图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诗三百首·全译新注

与高适薛据登慈恩寺浮图

岑参

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
登临出世界,磴道盘虚空。
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
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
下窥指高鸟,俯听闻惊风。
连山若波涛,奔走似朝东。
青槐夹驰道,宫馆何玲珑。
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
五陵北原上,万古青濛濛。
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
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


逐句释义:

  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大雁塔的气势宛如平地涌出,孤傲高峻耸耸入天宫。
  涌出:形容拔地而起。

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塔,即大雁塔。

  登临出世界,磴道盘虚空:登上去像走出人间,蹬踏梯道盘旋空中。
  出世界:高出于人世的境界。世界,人世的境界。
  磴道:登山的石径。这里指塔内阶梯石道。磴(dèng):石级。
  盘:回旋,曲折。

  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耸然而出雄视着神州大地,峥嵘峻险胜过鬼斧神工。
  突兀(wù):高耸的样子。
  神州:指中国。战国时人驺衍称中国为“赤县神州”(见于《史记·孟子荀卿列传》),后来用“神州”做中国的代称。
  峥嵘(zhēng róng):高峻的样子。
  鬼工:事物精妙高超,非人工所能为。

  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四角伸展挡住白日,七层挨着天空。
  四角:塔的四周。
  碍:遮挡。
  七层:塔本六级,后渐毁损,武则天时重建,增为七层。
  摩:挨着,擦着。
  苍穹(qióng):天空。

  下窥指高鸟,俯听闻惊风:站在塔上鸟瞰指点翱翔飞鸟,俯身向下听到迅猛呼啸的风声。(低头下望,鸟在眼下,风在脚下,极力夸张塔体之高。)
  惊风:疾风,猛烈的风。

  连山若波涛,奔走似朝东:山连着山起伏像汹涌的波涛,仿佛去朝拜大海滚滚而东。(写东方景色)
  连山:山连着山,群山。

  青槐夹驰道,宫馆何玲珑:青槐夹着笔直驰道,楼台宫殿何等玲珑。(写南方景色)
  驰道:可驾车的大道,指皇帝车驾专用的大道。
  宫馆:指皇帝的宫殿。
  玲珑(líng lóng):精巧细致。

  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秋天秀色从西而来,苍苍茫茫弥漫关中。(写西方景色)
  秋色:秋天的景色。
  关中:指今陕西中部地区。

  五陵北原上,万古青濛濛:长安城北汉代五陵,万古千秋苍润、茂盛。(写北方景色)
  五陵:指汉代五个帝王的陵墓,即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及昭帝平陵。
  青濛濛:苍润、茂盛的样子。

  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清净佛理完全领悟。善因素来为人信从。
  净理:佛家的清净之理。
  了:明白。
  胜因:佛教语。善因。
  夙(sù):向来;素有的,旧有的。
  宗:信奉。

  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我发誓回去后辞官归隐,去追求无穷无尽的大觉之道。
  挂冠:辞去官职。
  觉道:佛教的达到消除一切欲念和物我相忘的大觉之道。


写作背景:

  唐玄宗天宝十一年(752年)秋,岑参自安西回京述职,相邀高适薛据杜甫储光羲等同僚诗友,出城郊游,来到慈恩寺,见宝塔巍峨俊逸,拾级而上,触景生情,遂吟诗唱和以助兴。高适首唱,作《同诸公登慈恩寺塔》,其余人相和,岑参此诗就是当时的和诗之一。

  诗题《与高适薛据登慈恩寺浮图》,浮图,原是梵文“佛陀”的音译,这里指佛塔。慈恩寺浮图,即今西安市的大雁塔。高适:唐朝边塞诗人,景县(今河北景县)人。薛据,荆南人,《唐诗纪事》作河中宝鼎人。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五言古诗。全诗主要描写了佛塔孤高危耸的情态,表达了作者登临后忽然领悟禅理,产生出世的念头。

  此诗前十八句描摹慈恩寺塔的孤高、突兀、超逸绝伦的气势,以及佛塔周围苍茫、古寂、清幽的环境,烘托出一派超脱虚空的气氛;末尾四句,抒发情怀,流露出怅惘之情。

  开头两句“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自下而上仰望,只见巍然高耸的宝塔拔地而起,仿佛从地下涌出,傲然耸立,直达天宫。用一“涌”字,增强了诗的动势,既勾勒出了宝塔孤高危耸之貌,又给宝塔注入了生机,将塔势表现得极其壮观生动。

  接来去四句“登临出世界,磴道盘虚空。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写登临所见、所感,到了塔身,拾级而上,如同走进广阔无垠的宇宙,蜿蜒的石阶,盘旋而上,直达天穹。此时再看宝塔,突兀耸立,如神工鬼斧,简直不敢相信人力所及。大雁塔不仅雄伟,而且精妙。

  再下去四句“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下窥指高鸟,俯听闻惊风”,写登上塔顶所见,极力夸张塔体之高,摩天蔽日,与天齐眉,低头下望,鸟在眼下,风在脚下。这鸟和风,从地面上看,本是高空之物,而从塔上看,就成了低处之景,反衬宝塔其高无比。

  下面八句以排比句式依次描写东南西北四方景色。

  “连山若波涛,奔走似朝东”描绘东面山景,连绵起伏,如滚滚巨浪;

  “青槐夹驰道,宫馆何玲珑”状摹南面宫苑,青槐葱翠,宫室密布,金碧交辉;

  “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刻写西面秋色,金风习习,满目萧然,透着肃杀之气;

  “五陵北原上,万古青濛濛”写北边陵园,渭水北岸,座立着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它们是前汉高帝、惠帝、文帝、景帝、武帝五位君王的陵墓。当年,他们创基立业,轰轰烈烈,如今却默然地安息在青松之下。

  诗人对四方之景的描绘,从威壮到伟丽,从苍凉到空茫,景中有情,也寄托着诗人对大唐王朝由盛而衰的忧思。

  最后四句“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诗人想辞官事佛,此时,岑参得知,前方主将高仙芝出征大食,遭遇挫折;当朝皇帝唐玄宗,年老昏聩;朝廷之内,外戚宦官等祸国殃民;各方藩镇如安禄山史思明等图谋不轨,真可谓“苍然满关中”,一片昏暗。诗人心中惆怅,认为佛家清净之理能使人彻悟,殊妙的善因又是自己向来的信奉,因此想学逢萌,及早挂冠而去,去追求无穷无尽的大觉之道。

  这首诗主要写佛塔的孤高以及登塔回望景物,望而生发,忽悟佛理,决意辞官学佛,以求济世,暗寓对国是无可奈何的情怀。全诗状写佛塔的崔嵬和景色的壮丽十分成功。


作者简介:

  岑参(715~770年),唐朝诗人。原籍南阳(今属河南),迁居江陵(今属湖北)。出生在一个官僚家庭,因聪颖早慧而五岁读书,九岁属文。天宝三载(744年)进士及第,守选了三年后获授率府兵曹参军,后两次从军边塞,先任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掌书记,后在天宝末年任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幕府判官。唐代宗时,曾任嘉州(今四川乐山)刺史,故世称“岑嘉州”。约大历四年(769年)秋冬之际卒于成都,享年约五十二岁(51周岁)。

  文学创作方面,岑参工诗,长于七言歌行,对边塞风光,军旅生活,以及异域的文化风俗有亲切的感受,边塞诗尤多佳作。所作善于描绘塞上风光和战争景象;气势豪迈,情辞慷慨,语言变化自如。与高适并称“高岑”。有《岑嘉州诗集》。《全唐诗》编其诗四卷,收录其诗作388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