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诸子登岘山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学生古诗词经典读本: (1-3年级) (4-6年级) (7-12年级)  经典名句 唐诗三百首  千家诗


与诸子登岘山

唐·孟浩然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诗题与背景:

《学生经典古诗词》下载,二维码
《学生经典古诗词》公众号,二维码

  《与诸子登岘山》是唐代诗人孟浩然所作的一首五言律诗。岘(xiàn)山:一名岘首山,位于湖北襄阳市,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山。诸子:指作者的几个朋友。

  孟浩然大半生居住在襄阳城南岘山附近的涧南园,此诗即作于他在家乡隐居读书、写诗自娱期间。在求仕不遇,心情苦闷的时候,与几个朋友登上岘山游览,凭吊羊公碑,想到羊祜当年的心境,想起羊祜说过的“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者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着,皆湮灭无闻,使人伤悲”的话,正与孟浩然的处境相吻合。由此借古抒怀,写下了这首诗。


逐句释义: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人间的事情都有更替变化,春去秋来,年复一年形成了古今。
  人事:人世间的事。
  代谢:交替;更替。
  往来:旧的去,新的来。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江山各处保留的名胜古迹,而今我们又重新登攀亲临。
  江山:江河和山岭,多用来指国家或国家的政权。
  胜迹:有名的古迹。
  我辈:我等,我们。
  复:再;又。
  登临:登山临水,泛指游览山水名胜。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冬季)水位下降鱼梁洲边的江水变浅,天寒地冻云梦泽显得迷濛幽深。
  水落:水位下降;潮水退下去。
  鱼梁:沙洲名,在湖北襄阳鹿门山的沔水(汉水)中。
  天寒:天气寒冷。
  梦泽:即云梦泽,湖北江汉平原上古代湖泊群的总称,如今已消褪为一些相互分离的湖泊。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羊公碑如今依然立在这里,读完碑文泪水浸湿了衣襟。
  羊公碑:位于湖北襄阳市的岘山上,是为怀念西晋著名政治家、军事家羊祜建立的。见其碑者无不流泪,因而又称“堕泪碑”。
  尚:一作“字”。
  沾襟(zhān jīn):浸湿衣襟,多指伤心落泪。


  【注】“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习近平主席《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2016年11月30日)中曾引用,讲话原文是:“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文学家、艺术家。广大文艺工作者要牢记使命、牢记职责,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同党和人民一道,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羊公碑(堕泪碑)位于湖北襄阳市岘山上,是为纪念西晋著名政治家、军事家羊祜建立的。在羊祜死后,每逢时节,周围的百姓都会祭拜他,睹碑生情,莫不流泪,羊祜的继任者、西晋名臣杜预因此把它称作“堕泪碑”。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触景伤情的感怀之作。岘山是襄阳名胜,作者于此吊古伤今,感念自己的身世,再度抒发了感时伤怀的这一古老主题。

  首联“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是一个平凡的真理。大至朝代更替,小至一家兴衰,以及人们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人事总是在不停止地变化着,没有谁没有感觉到。过去的一切都已不存,今天的一切很快又会成为过去,古往今来,寒来暑往,春去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光永在无情地流逝。首联两句凭空落笔,似不着题,却流露出诗人的心事茫茫、无限惆怅,饱含着深深的沧桑之感。

  颔联“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紧承首联。“江山留胜迹”是承“古”字,“我辈复登临”是承“今”字。“胜迹”包括山上的羊公碑和山下的鱼梁洲等。作者的伤感情绪,便是来自今日的登临。登临岘山,首先看到的就是羊祜庙和堕泪碑。羊祜镇守襄阳颇有政绩,深得民心。他死后,襄阳人民怀念他,在岘山立庙树碑,“望其碑者莫不流泪,杜预因名为‘堕泪碑’。”作者望碑而感慨万分,想到了前人的留芳千古,也想到了自己的默默无闻,不免黯然伤情。

  颈联“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写登山所见。登山远望,水落石出,草木凋零,一片萧条景象。作者抓住了当时当地所特有的景物,提炼出来,既能表现出时序为寒冬,又烘托了作者心情的伤感。“浅”指水,由于“水落”,鱼梁洲更多地呈露出水面,故江水更“浅”。“深”指更远处,一望无际、辽阔广远的云梦泽展现在眼前。天寒水清,更感湖泊之“深”。在岘山看不到梦泽,这里是用来借指一般湖泊和沼泽地。这两句诗写的是一种萧条荒落的情调,用来陪衬上下文。

  尾联“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将题目中“岘山”二字扣实。“羊公碑尚在”,一个“尚”字,十分有力,蕴含了诗人极其复杂的情感。羊祜镇守襄阳,是在晋初,而孟浩然写这首诗却在盛唐,中隔四百余年,朝代的更替,人事的变迁,是非常巨大的。然而羊公碑却还立在岘山上,令人敬仰。与此同时,又包含了作者伤感的情绪。四百多年前的羊祜为国效力,也为人民做了一些好事,是以名垂千古,与山俱传;想到自己仍为“布衣”,无所作为,死后难免湮没无闻,这和“尚在”的羊公碑,两相对比,自伤不能如羊公那样遗爱人间,与江山同不朽,因之就不免“读罢泪沾襟”了。

  这首诗语言通俗易懂,感情真挚动人,以平淡深远见长。


作者简介:

  孟浩然(689~740年),唐朝诗人。以字行,襄州襄阳(今湖北襄阳)人。早年隐居鹿门山。年四十,游长安,应进士不第。后为荆州从事,患疽卒。曾游历东南各地,诗与王维齐名,称为“王孟”。其诗清淡雅致,长于写景,多反映隐逸生活。有《孟浩然集》。《全唐诗》收录其诗作267首,句二联。(新、旧《唐书》本传、《唐才子传》卷二)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