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羲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黄宗羲

  黄宗羲汉语拼音:Huang Zongxi;1610~1695),明清之际思想家、哲学家。字太冲,号南雷,学者称他为梨洲先生。浙江余姚黄竹浦人。父黄尊素为东林党人,在与魏忠贤阉党的斗争中死于诏狱。他19岁入京为父讼冤,以铁椎击伤仇人。后阉党余孽图谋再起,宗羲与复社领袖顾杲为首签署《南都防乱揭》,揭露阮大铖等人的罪行。清兵入关后,阮大铖等在南京拥福王监国,对复社进行镇压,宗羲被捕。清兵攻陷南京,宗羲逃回家乡,成立“黄氏世忠营”,武装抗清。失败后,隐居著述,辗转讲学,屡拒清廷征召。

  黄宗羲博览经史,对天文、算学、地理、音律、诸子百家及释道之书均有研究,尤长于史学,开创可以上溯到吕祖谦的浙东史学派,开清代史学研究新风。他强调经世致用,多读书以明事理之变化,主张以经术治世,籍史应务。

  黄宗羲师事刘宗周,哲学上沿着批判程朱学派、修正阳明学派的路子,创立了“理气心性”相统一的世界观和以“一本万殊”为指导、以“会众合一”为方法的哲学史观。他反对“理先气后”说,认为宇宙间只有“一气充周”,“理为气之理”,理只是气的充周流转之“序”;他也不赞同陆王学派的“心即理”观点,指出“心即气也”,心也是“一气充周”,不过是“气”的精灵处,具有主动性的特点;主张“在天为气者,在人为心,在天为理者,在人为性”。他又说:“我与天地万物一气流通,无有隔碍,故人心之理即天地万物之理”,从这一意义上讲,“盈天地皆心”,故“穷理者,穷此心之万殊,非穷万物之万殊也”。表明其固守心性之学的局限性。他反对悬空想象良知本体,“圣人教人,只是一个行”;重视修养,“心无本体,工夫所至,即其本体”。在历史观上,强调道德意识尤其是统治者思想动机的作用,又主张“从民生起见”。在哲学史研究上,他提倡学贵创新,保存一偏之见甚至相反之论,网罗了广泛史料而又纂要钩玄,通过辨别异同,揭示各家宗旨,达到分源别派、清理学脉的目的,具有一定的方法论意义。

  黄宗羲从多方面总结了明亡的历史教训,提出一系列有关学术、政治、经济、法律、军事等方面的改革主张。他揭露君主专制,主张“天下为主,君为客”,批评君臣之间的奴仆关系,认为君臣应“为万民”,而不在“为一姓”;主张恢复“天下之法”,废除“一家之法”。他提出了近似议会的以学校为议政机构的设想,一切大政方针应由学校来决定,“公其是非于学校”,而不是“天子”一个人说了算。他还明确提出“工商皆本”的主张。这些启蒙思想在中国近代初期民主运动中起到了积极作用。

  黄宗羲一生著作70余种,1,000余卷,重要的有《明夷待访录》、《孟子师说》、《易学象数论》、《明儒学案》、《宋元学案》、《南雷文定》、《南雷文案》、《南雷文约》等。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了点校本《黄宗羲全集》。